第481章 儿子不孝

第二天一大早,王文斌就起来了,依旧是租了个摩托车去了镇上,在镇上买了礼品去见了姑姑和姑父。然后在镇上给老爷子买了两套新衣服,又给家里买了很多的生活用品,买了菜买了米,装了一整个三轮车回家。


然后中午在家里独自下厨,一个人给老爷子做了一桌子的菜。当天中午,王文斌再次陪着老爷子喝着酒,以前两父子坐在一起基本无话可聊,可这次王文斌却一直与老爷子聊着,聊了很多的事,小时候的事,家里的事,村里的事,也聊了很多自己在上海的事。


老爷子被酒喝得红光满面,他年纪大了,虽然喜欢喝酒,但是酒量却越来越不行了。见到老爷子喝的脸红了王文斌就不让老爷子喝了。吃完饭之后,王文斌就让老爷子先去睡一会儿,喝了酒的老爷子倒在床上就睡了,鼾声震天。


王文斌独自把家里收拾了一遍,然后就偷偷地提着自己买的香烛和水果去了后山,他的母亲就安葬在后山上。


王文斌来到母亲的坟墓前,摆好水果,点上香烛,磕了三个头,这是当地的习俗。


“妈,我来看你了,你在那边过的还好吗?有什么不好的拖个梦告诉我。”


王文斌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把那本结婚证掏了出来摆在了坟墓面前,坐在那点了一根烟道:“妈,我结婚了,这是结婚证。对不起,因为很多不得已的原因我没有再结婚之前告诉你这个消息,而且直到现在都没敢告诉我爸,我不孝。”


“她叫张欣怡,是一个很漂亮很善良的女孩,只不过因为一场意外生病了,她目前是个植物人。虽然她目前身体有些不便,但是她真的是一个非常优秀心地非常善良的女孩子,我相信她一定会好起来会康复的。”


“她是个很好的女孩,但是我却是个混蛋。”看着照片里的张欣怡王文斌不由得感叹着。


“妈,我向你保证,我会对她好,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呵护她让她幸福,就像我爸对你一样。”


“妈,我知道你和爸一直都对我有很高的期望,都希望我过的好,我也一直都努力地想活成你们想我活的样子。可是妈,生活真的有太多的无奈,不管我怎么努力,我却总是没有活成你们想要我或成的样子,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我爸。”


“我是个不孝子,已经结婚了都没敢提前告诉你们,甚至于婚礼都被人明确要求不允许家人参加,天底下这么不孝的儿子估计也就只有我一个了。我不敢告诉我爸,我要是告诉他他一定会打我。其实我倒是希望他打我,我希望他能够狠狠地打我一顿,这样子我心里或许会好过一些,可是他的身体不好,我不敢告诉他,我怕他受不了这个刺激,他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王文斌就坐在母亲的坟墓前抽着烟,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就像是他母亲没有去世之前他坐在院子里跟她聊着心事一样,这一聊就是一个下午,一直坐在了太阳快下山王文斌才又在自己母亲的坟墓


前磕了三个头离开。


回家的时候老爷子已经起来在打扫着院子,王文斌当天晚上坚持着再次给老爷子做了晚饭。不管老爷愿不愿意,他当天晚上打水给老爷子洗了脚,一直到老爷子在床上睡去之后他才偷偷地去了隔壁的叔叔家,拿了五千块钱给隔壁的叔叔,让他们平时多给老爷子买些好吃的。


第二天一早王文斌就出门准备离开,刘永进只给了他三天时间,给他订的返程机票就是当天下午的。


王文斌出门的时候老爷子送王文斌出门,叮嘱王文斌以后没事别回来,他在家里好好的,别浪费钱。


王文斌在走出家门的时候忽然愣在那,然后转身,忽地一下跪在了老爷子面前重重地给老爷子磕了三个头。


“你干什么啊你,我又没死,你磕头干什么?”老爷子被王文斌的举动给吓了一跳,连忙去拉王文斌。


“爸,儿子不孝,这么多年以来,不仅没有让你跟着我享一天福,却总是让你跟着我受委屈,整天替我操心。我对不起你。”王文斌望着老爷子苍老的样子眼泪再次忍不住地流着。


自己结婚了,老爷子却丝毫不知情,而且还被人严令禁止不准去参加婚礼。这份侮辱不仅仅是对王文斌的,也是对老爷子的。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王文斌这个不孝子。


老爷子被王文斌突然的举动给弄懵了。


“站起来,被别人看到了像什么样子。”一直不善于言辞的老爷子呵斥着王文斌,但是眼眶也红红的。


王文斌走了,离开了家,老爷子站在院子门口望着王文斌离开,直到王文斌完全不见了才默默地走回了屋子。从头到尾他都不知道王文斌这次为什么回家,也不知道王文斌为什么突然跪在地上向他磕了三个头说对不起。


王文斌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家,依旧是租了辆车直接去了火车站坐着火车到了省城,飞机是下午五点的,他到省城的时候才不到两点。他没有急着去机场,而是在省城里转着。


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省城心里总是会浮现李雯的影子。


思绪了很久之后,他打了个车去了李雯任教的中学门口。进学校门口的时候被学校的门卫给拦下了。王文斌在说了李雯的名字和手机号码确认他真是李雯朋友之后,才登记了身份证进了学校。


他不知道李雯教的哪个年纪哪个班,更不知道李雯办公室在哪。所以只是漫无目的地在学校里走着。其实他并非找不到李雯,他手机里有李雯的电话号码,也有李雯的微信,只要他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李雯就能马上来找他,但是在犹豫了很久之后他终究没有打这个电话。


他只是单纯在这里走一走看一看,看一看李雯现在工作的环境,但求一个心安而已。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再去打扰李雯,以前不应该,现在就更不应该了,他已经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