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开心呢?

谢瑾瑜抱着乐华来到踏雪的面前,将乐华扶上马。自己翻身上马,坐在乐华的身后。


谢瑾瑜手里握着缰绳,双腿一夹,踏雪便慢慢地前进,谢瑾瑜顾及乐华的身体,不敢太快。一路上,谢瑾瑜一句话也不说,就冷着一张脸,乐华不敢回头也不敢开口说一句话,场面极度尴尬。


跟在身后的沈雪打了个冷颤走到霜降和惊蛰的身旁小声说道:“你们不觉得的现在的氛围很奇怪吗?他们是在闹矛盾吗?”


“他们这么多天都没有见面了,再者郡主刚刚才从险境中脱困,他们之间不是应该有好多话说吗?”


惊蛰瞥了一眼沈雪侧过头哼了一声说道:“我家郡主怎么敢跟谢世子闹别扭,哪一次不是眼巴巴的跟在谢世子的身后,想念谢世子,不顾危险的来云川,没想到受到这样的待遇,我家郡主放着好好的郡主生活不过,来这干什么,某人明显就不欢迎”


沈雪委屈极了,那是他家主子,管她什么事,有本事这样对主上啊!沈雪看了一眼前面的谢瑾瑜,哼了一声惊蛰,也傲娇的偏过头,霜降看两人这般,忍着笑,摇了摇头。


乐华鼓起勇气小声说道:“瑾瑜”,谢瑾瑜不回答,也不低头看着乐华,只顾着前进。


乐华见没有反响,想了想撒娇地叫道:“瑾瑜哥哥”,谢瑾瑜照样不理会乐华。


好呀!谢瑾瑜!老虎不发威,你当本郡主是病猫吗?


想到这乐华大声吼道:“谢瑾瑜!”乐华回过头怒视谢瑾瑜,谢瑾瑜手中用力,踏雪听到指示停下脚步,身后的众人见状,也便停下脚步,谢瑾瑜开口说道:“你们先行”


沈雪内心里默默惋惜道:世纪大战,看不见了。


“前进”沈雪指挥道。沈雪带着前来的人先行离开,霜降来到乐华的身旁,乐华示意她跟着沈雪一起离开。


惊蛰不放心地看了一眼乐华,在惊蛰的眼里自家郡主,瘦瘦弱弱的在谢瑾瑜的面前不堪一击,她要是离开了,郡主说不定会被欺负。


乐华瞧了一眼惊蛰,见她还不走,便一脚揣在惊蛰的马身上,马突然受惊,疯狂地带着惊蛰前进,乐华耳边只留下惊蛰的一串尖叫。乐华看着远去的惊蛰默默地在内心说道:惊蛰啊!我相信你是可以的。


谢瑾瑜见人都走后,便离开下马。谢瑾瑜伸出手要扶乐华下马,乐华哼了一声,不理会谢瑾瑜,一把打开谢瑾瑜的手,乐华翻身准备下马,乐华刚刚服下解药不久,体力本就还没有恢复,再加上乐华正生气着,一个身体不稳,眼看就要面朝大地,谢瑾瑜眼神不曾离开乐华,便第一时刻发现乐华要摔倒,连忙上前抱住乐华。


乐华没有感觉到疼痛,便慢慢睁开双眼,便发现自己在谢瑾瑜的怀里,乐华瞪了一眼谢瑾瑜,抬起脚就踩在谢瑾瑜的脚上,谢瑾瑜怎么也没想到乐华来这么一手,连忙松开手。


由于谢瑾瑜突然松开乐华还没准备好,一个重心不稳,又华丽丽的倒在谢瑾瑜的身上。这一次乐华连带着谢瑾瑜一起华丽的摔倒在地,谢瑾瑜护好乐华不让她受到一点伤,乐华趴在谢瑾瑜的怀里,“扑通扑通”乐华耳边听到谢瑾瑜的心跳声,身体感受到谢瑾瑜那颗跳动毫无规律的心脏。乐华抬起头,便看见谢瑾瑜万年不变的面孔,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乐华扫眼便看见谢瑾瑜的耳朵红彤彤的,可爱极了。乐华盯着谢瑾瑜的眼睛,便发现谢瑾瑜撇过头。


乐华在内心偷笑道:“怎么也没想到,谢瑾瑜还有这样一面,有什么好害羞的,我才是女孩子好吗?你这样子我怎么办,我是不是也要装一装。”


“不对”乐华摇了摇头,“话本子上不是这么说的这个时候男主角不是应该趁机吻上去,然后女主就会原谅男主。”


乐华伸出手强行扭过谢瑾瑜的脸,让谢瑾瑜好好地看着她。


“快啊!快啊!”乐华内心一个声音在狂叫着,眼神紧紧地盯着谢瑾瑜,眼神热切且真挚地看着谢瑾瑜,至少乐华是这么认为的。谢瑾瑜倒是不明所以地看着乐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