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说谎了的姑娘~(求订阅跟月票推荐票~~)

        

“真的假的啊?”张桀惊呆了好嘛。

        

“当然是真,你以为我会说谎吗?”语气很是笃定的谢妠继续说着。

        

“可是那也太奇怪了点啊,莉颖刚才明明就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啊?”突然想起什么的张桀悄咪咪的附在自家媳妇耳边问到。

        

“那我就不知道了,但肯定跟小煜有关就是了~”谢妠也是小声的嘀咕着。

        

“那这事情也还是我们猜测的,先别说,先康康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莉颖那边我估计是没办法套出来的~”张桀给提醒着说到。

        

他就怕自己这个傻媳妇到时候瞎胡来乱说一气,都是猜测的事情,别待会没有的事就变成了他们夫妻无中生有了!

        

这样一来岂不是闹得大家都尴尬起来了?

        

“可是,二弟为什么说谎呢?难道真跟我猜的一样,她是在给我报仇嘛?可要不是,难道她真的对一个小屁孩来电了?”谢妠有些好奇了起来。

        

确实啊,打一开始赵莉颖解释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二弟是在说谎了。

        

明明就是个能够抬手镇杀小强,举脚便能踩死老鼠的妞,你现在跟我说你怕小强,还被小强给吓得从屋里跑了出来。

        

骗人也不要在熟人面前好吧?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这也太假了,听上去感觉不拆穿你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但是,当时屋内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导致二弟慌不择路的从里面跑出来呢?

        

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要不,找机会跟王导要一下屋内摄像机拍摄到的画面,调出来康康应该是没多大问题的吧?

        

心里纠结于真相的谢妠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心里开始暗暗打起了主意来。

        

拿了中药酒的张紫枫带着殷切的关心一路小跑了出来。

        

“颖宝姐,给我看看你的脚踝,小煜哥说你扭伤了,让我给你擦擦这个药酒~”跑到凉亭里面的紫枫拿出药酒说到。

        

一小樽闪烁着酒红色光芒的药酒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淡淡的药香跟酒味散发着。

        

“二弟受伤了?”听到这话的谢妠有些紧张了起来问到。

        

“莉颖,脚扭伤了怎么不说啊,还去洗澡,快,娜娜你跟紫枫帮着给她擦擦药酒消肿祛瘀止痛一下,别待会明天真肿起来了~”张桀也是快速的说到。

        

“没事的,就是...”赵莉颖话还没说完,谢妠就已经上手了。

        

伸手直接把她的腿给架到了自己的大腿上放着,“不准动,是不是左脚?”瞄了眼的谢妠很确定就是左脚了。

        

因为脚踝上面一块地方已经有些红肿了起来,轻轻一拂赵莉颖就眉头微蹙有些吃疼起来。

        

“娜姐,这是小煜哥给的药酒!”张紫枫递出自己手上的药酒说到。

        

“忍着点,我给你祛瘀散散里面的淤血,紫枫,你去冰箱看看有没有冰块,待会拿条毛巾包裹一些给小颖冷敷下~”谢妠小声的说着。

        

“好,我现在就去!”张紫枫立即跑着就走。

        

“疼疼疼,大哥,你轻点啊,很疼啊~”药酒一上,谢妠手劲还算是蛮大的,揉动的时候赵莉颖差点没有直接抽抽了过去。

        

太疼了,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人直接捏着你的肉肉三百六十度的旋转着。

        

“现在知道疼啦?”谢妠白了一眼后说道:“要是早点说出来,早点祛瘀的话,你现在也就不会这么痛了,我力气还是小了点,嗯,待会让小煜来给你弄~”

        

“不用了吧?”俏脸通红的赵莉颖声音细弱的道:“还是别麻烦人家了,怪不好意思的,大哥你来就行了,我忍着点~”

        

“疼疼疼,轻点轻点,嘶,我的脚~”

        

力道越来越重之下,赵莉颖瞬间就开始有些撑不住了。

        

“麻烦什么?”嘴角微微翘起的谢妠很是熟悉了然的说道:“小煜练武的,正所谓医武不分家,他来给你祛瘀能更快治好你的知道不?”

        

大概率已经觉得自己猜测不错的谢妠心里很是高兴的。

        

虽然一开始擦药赵莉颖脸蛋也是红润红润的,可是提完李煜后,那脸就更是红润了,都像是快要滴下血来咯~

        

这里面要是没有点啥事的话,打死她都不相信。

        

“不要,就你来就好了~”赵莉颖死活不愿意的说到。

        

“那随你吧,我的话就要时间长点的啊~”继续用力揉着的谢妠笑了起来道:“忍着点,我要再用点力气了~”

        

边上的张桀有些无语了,几次想要说话都是话到嘴边就说不出来了。

        

只能是心里暗道:傻媳妇哟,可别再用力咯,你不瞅着点你家二弟也瞅着点咱家你肚子里的两个小宝贝吧?

        

这边忙活着擦药酒驱散淤血的几人在忙活着。

        

屋内张紫枫已经是跑到了冰箱旁边,从冷藏柜里面取出了冻结的冰块,然后拿来抹布轻轻的包裹成一团拎在手里。

        

“丫头,你干嘛呢?”黄垒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

        

“给颖宝姐冷敷用的,她中午过去祠堂帮忙的时候崴到脚了,但是不说,现在已经有些红肿起来了,娜姐正在给她擦药呢,让我弄点冰块出去~”小丫头快速的说到。

        

“哦,那没事吧?”何炯若有所思的问到。

        

“没事了吧?小煜哥的药酒应该是挺管用的~”张紫枫说完小声道:“何老师,黄老师,那我就先出去送冰块了~”

        

蹬蹬蹬的这姑娘就是一路小跑的往外跑着,都不带看看脚下的路。

        

去节目组那边洗完澡回来的彭彭跟王聪聪俩满脸懵的看着,凉亭里面鬼吼鬼叫的,紫枫小脸紧张抱着东西跑。

        

蘑菇屋半小时没见咋就变了呢?

        

感觉好像有点不熟悉了,是不是有啥事情我俩是完全不知道错过了参与啊?

        

李煜从屋内走出来,洗漱完的他慢悠悠的往凉亭走去,路过这俩懵货的时候那是正眼都不带看一下的那种。

        

“额,我们好像是被无视了吗?”彭彭嘀咕着。

        

“不是好像,劳烦你把‘好像’跟‘吗’字去掉就好了~”王聪聪没好气的说到。

        

就是被无视了好嘛?

        

厨房里面做饭的俩人招招手把想要赶趟过去凉亭的王聪聪跟彭彭喊了进去,烧火的烧火,帮忙切墩的帮忙切墩。

        

就奉去那边继续掺和下去了,难道你们都是不饿的吗?

        

现在都已经四点多了,再晚点就别想准时准点能够吃上香喷喷的晚饭了~

        

苦兮兮的两人只能是按奈下内心的好奇去厨房做帮工了~

        

“没事了吧?”走过来的李煜稍稍显得有些心虚的看了眼赵莉颖问到。

        

“嗯,大概是没啥事了,淤血散了,冰敷一下明天就好了~”谢妠也是淡淡的说着,唯独就是某个当事人俏脸微红啥话也不说。

        

刚才屋内的事情怪也只能是怪她自己,谁让她自己要俯身去拍醒人家李煜的?

        

不俯身那这一切岂不是就不会发生了吗?

        

索性还好的一点就是自己出来的时候是把内衣给穿好的,没有像是在家的时候洗完澡都是真空状态出来的。

        

不然这一回就真是吃大亏了,还是那种讨不回来的亏。

        

等到稍稍散去脸上的燥热的红晕后,赵莉颖才轻声淡淡的道:“没事了,你这药酒还是蛮有用的,擦完以后感觉凉凉的还蛮舒服的~”

        

“都是自己调制出来的跌打药酒,对瘀伤跟剐蹭都有不错的效果,喜欢的话到时候给你带点回去就好了,拍戏哪里受伤了擦点很快就能消肿祛瘀的~”李煜笑着说到。

        

“那我的呢?”谢妠瞪大了眼睛问到。

        

“你又不拍戏要来干嘛?”坐在一旁的张桀没好气到。

        

“那我也要,不管,小煜你是不是准备偏心了?我的呢,紫枫的呢,彭彭的呢?还有黄老师他们的呢?”胡搅蛮缠谢妠那是出了名的。

        

“给,都给,这样好了吧?”李煜苦笑着说到。

        

反正都是自己调制的,大不了就是从系统再买点药材出来调制一些好了。

        

将心里的那股小小的歉意收起来,李煜被紫枫拉着坐在了她跟赵莉颖的中间,两个人之间间隔的空隙只有不到巴掌那么大。

        

然后大家伙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坐在凉亭里等待着,至于等啥就真不知道了。

        

那边的谢妠把自家二弟的脚放到了另一张椅子上面冷敷,自己则是悄悄的跟张桀在哪里说着悄悄话,时不时的还偷偷看一眼过来。

        

背对着李煜的赵莉颖将这些全都收入眼中,翻了翻白眼有些想逃离这里了。

        

今天答应自家大哥前来蘑菇屋根本就是个错误来的,而且还是那种一错再错,错到彻底了的那种,心累不说还难受得很!

        

李煜坐在椅子上看着紫枫画画边发呆着,眼角的余光瞄到了身边人脖颈上的白璧无瑕的肌肤,顿时脑海里就回忆起了...

        

背对着他的赵莉颖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所感觉,脖颈迅速的开始红了起来。

        

霎时间一股诡异的气息就围绕着两人开始迅速萦生了起来。

        

“对了,小煜哥,你的小布丁还没做吧?”张紫枫抬起头来说到。

        

“我都差点忘记了,行,现在就去!”说完李煜起身就走,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

        

“呵呵,小煜还真是蛮可爱的,二弟,你说是吧?”

        

“额,是...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