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他不是良人

        

季北邺眉峰微蹙,“司?不是一个这么不知轻重的人,所以陈昉的死,其实是薄浥做的,司?设计的他。”

        

“嗯,你真聪明。”

        

男人听了她的夸奖,并没有觉得多高兴,“司?有没有越界。”

        

“没有,什么都没有,就坐在我面前,看着我,让我毛骨悚然,你以后千万不要那样,我真的受够了,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季北邺皱了皱眉,司?的心思的确让人难猜,而且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这样的人在沈姒予身边,不知道是好是坏。

        

“你放心,我不会像他那样对你。”

        

男人的声音带着穿透力,而且郑重其事,沈姒予下意识的放下心来,“小叶子,我希望我们还能平静交流的时候,把话说清楚,我们可以是朋友,知己,兄妹,但不会成为爱人。”

        

“你是一个成熟且稳重的男人,应该知道及时止损的道理,也知道这个世上有很多人值得等待与喜欢,没有谁离开谁就活不下去,我们之间,现在这样,就很好了。”

        

其实季北邺心里很清楚,沈姒予是个特别清醒的女人,她不止一次明确拒绝他,只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心罢了,“你离开薄浥,我们就有机会。”

        

沈姒予抿着红唇,没有说话。

        

半晌才道,“我永远不会离开他,生死都是他的人,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我已经从身到心都给了薄浥,没有余力再继续放别的人。” 记住网址m.lqzw.org

        

季北邺有洁癖,对自己,对女人,都有,而且还令人发指,但对沈姒予,所有的标准和规则全都没用,他就是眼里心里都是这个女人,哪怕她的心不在他身上,还和薄浥发生了关系,他都不介意,所以听见沈姒予这么说,就更加明确的知道她在暗示他,不再是当年那个十五岁的小女孩,而是真正的成了女人。

        

“他不是良人。”

        

这句话沈姒予听了太多次,每一次都能激起她的反骨,这一次也不例外,“我心甘情愿,飞蛾扑火,遍体鳞伤也在所不惜。”

        

“为什么会喜欢他,给我一个理由。”潜意识里,季北邺觉得他不比薄浥差,可是沈姒予偏偏要喜欢这个恶劣又无赖的男人,他很不服。

        

沈姒予的眉宇间闪过一丝不耐,声线也冷了几分,“没有理由,爱他没有理由,就是爱,死了也爱。”

        

季北邺没有说话了,在这一刻,他明白了薄浥和他在沈姒予心里的本质区别,沈姒予拿薄浥当自己的男人,拿他当朋友,伙伴,但如果他非要与薄浥为敌,阻止他们在一起,那就会成为敌人。

        

“知道我为什么不像司?那样发了疯的阻止你和他在一起吗”。

        

本来以为沈姒予会不理他或者摇头,但她没有,她直接实话实说,“因为我的病他能缓解,你早就发现了,在美国的时候就知道,谢谢你,不自私,什么都为我着想。”

        

男人笑了一下,“算自私吧,后来想想,你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沈姒予收敛了身上的冷意,捏了捏鼻梁,“快到了,你跟我一起去,别说话,我看看他就离开。”

        

“好。”

        

到了医院,病房内,雁姬来了,正在照顾司?吃饭,但是这个男人眉头蹙着,不想让女人来照顾,“我自己吃,你放在这里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