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野蜂寨之谜

        

见白棠这副模样,小枝不再等他自己招认,道:“那日在凌云阁,你为何要对我说那句话?”

        

当时白棠说:小枝你记住,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耳朵听到的也可能有假,但是风雨总会过去,凡事都有拨云见月的时候。

        

白棠眼神闪躲,小枝又道:“十年前你出现在野蜂寨,并非路过,对不对?”

        

“你都知道了?”白棠被小枝问得糊涂了,说完这句,才惊觉自己说漏嘴了。

        

小枝道:“看来我猜得不错,当日在野蜂寨,赠伞的老大娘,是你所化。”这句不再是问白棠,而是在说一个事实。

        

小枝继续道:“让我再猜猜,我师父也并非被雪鹄妖掳到野蜂寨,而是他自己前去的。”

        

白棠叹了口气,终于不再隐瞒,“你猜得不错,本来我答应你师父,这件事替他保密,但既然你已知晓,我也算不得失信于他了,而且……他也不值得。”

        

“你三番两次提醒我,他放心不下,于是用计将你困在冰湖结界。”小枝攥紧手指,这件事一旦摊开来说,夏云泽和她的师徒情分,只怕是真的要尽了。

        

那日在仙界,夏云泽虽冷漠地说要与她断了师徒情分,可小枝一直觉得那是他的气话,她一直想着有一天,待她查明夕雾仙子仙陨的真相,便去师父面前磕头认错。

        

如今她心中已有答案,一个她不愿面对的答案。

        

“我被困在冰湖结界里,虽然不曾见到他,但我觉得,这件事与他脱不了干系。”白棠眼中有几分伤感,他也一直不愿面对这个猜测,但如今连小枝都这么认为,他还怎么逃避。 记住网址m.lqzw.org

        

他不仅当夏云泽是救命恩人,更把他当朋友,被朋友算计,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他为何要去野蜂寨?”

        

“我当时一路跟着他,发现他进了雪鹄妖的屋子,我躲在暗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也知道了他的秘密。”白棠目光微沉,“当我质问他的时候,他没有反驳,因他于我有救命之恩,我不得已只能答应他,替他保守秘密。”

        

“那个秘密是……他杀了夕雾仙子,可对?”小枝面色煞白,山风吹乱她的秀发,她的心也乱了,她虽早有此猜测,但真到面对这件事的时候,她还是畏惧了,那可是她的师父啊。

        

白棠没说话,但从他的眼神中,小枝知道自己猜对了。

        

“你明明已经找到他,为何不直接出现在他面前,而要尾随于他?”小枝又问道。

        

“因为在那之前,我遇到了一个小仙童。”

        

白棠与郁兰夫人在崇月楼大打一架之后,没有从她口中得到夏云泽的消息,四处寻找无果,再回到崇月楼时,听闻小枝去了青岚城,左右找不到夏云泽,他便打算先去青岚城找小枝。

        

刚到青岚城的地界,白棠在山里遇到一个红衣小仙童,小仙童坐在一棵老松树下抹眼泪,嘴里念念叨叨,说夏云泽杀了他家仙子,白棠听到夏云泽的名字,自然是要停下来问个明白。

        

谁知这一问,竟让他对夏云泽产生了怀疑,是以他虽然发现夏云泽住在青岚城外的山脚下,却没有急着上门找他。

        

他不敢相信夏云泽会做出这等弑仙的事情,而这事又不能直接问他,纵然是真的,他也不可能承认,甚至会让他们之间产生罅隙。

        

当时小枝和陆七去了幽檀山,景昭魔君去寻南竺魔,替十四女儿报仇,竹舍里只有夏云泽、叶蓁蓁、白茴茴,以及被上古七星禁咒所困的花曲柳和景黎魔君。

        

叶蓁蓁和白茴茴去城中时,白棠躲在暗处,亲眼看到夏云泽身边出现一个修为颇高的魔,将景昭魔君留在竹舍保护叶蓁蓁的魔卫尽数降伏,甚至连那只黑猫也被夹走。

        

白棠一路追着夏云泽,便到了野蜂寨,让他没想到的是,几日后,小枝竟然也去了野蜂寨。

        

“那个魔,想来就是南竺魔了。”陆七沉思片刻,将一些细枝末节捋了一遍,野蜂寨的索仙藤地洞与南竺魔有关,白棠看到的那个修为颇高的魔,定然是他。

        

“南竺魔?”小枝蹙眉。

        

“当初父君得知十四姐被人下毒,险些丧命之事,急匆匆去找那人报仇,当时我便觉得此事蹊跷,如今看来,倒真是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

        

夏云泽借魔界十四公主中毒之事,将景昭魔君支走,然后让南竺魔捉了叶蓁蓁,将她关进上古太阴镜,又让燕燕假扮叶蓁蓁,与雪鹄妖成亲,引景昭魔君前来。

        

绕这么大一个圈,为何不直接与景昭魔君正面较量?

        

一来正面较量他们打不过景昭魔君,二来不支走景昭魔君,他们不可能抓得到叶蓁蓁。

        

可他们此番行事,到底是为了什么?总不可能是闲的。

        

“他们引景昭魔君到野蜂寨,并非要与他一较高下,他们的目的,乃是为了引起妖魔两界的纷争。”白棠想起那晚,夏云泽和雪鹄妖的谈话,仍觉背脊生寒。

        

这就对了,景昭魔君得到叶蓁蓁被抓的消息,定然会赶去野蜂寨,他若是抢亲成功,未必会对妖界下狠手,毕竟他老人家眼里心里只有叶蓁蓁,既然她无碍,他只杀一个雪鹄妖便能泄愤。

        

可若是他抢回去的那个不是真的叶蓁蓁,而是燕燕假扮的,便是脾气再好的人,只怕也要恼羞成怒,更何况他就是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叶蓁蓁藏在一面镜子中。

        

找不到叶蓁蓁,景昭魔君如何会放过妖界?

        

夏云泽心思缜密,每一步都思虑周全,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叶府那个不靠谱的老管家,竟派了个更加不靠谱的魔狮去给景昭魔君传消息。

        

景昭魔君赶到的时候,野蜂寨已被一片火海湮没。

        

好在景昭魔君虽然没来,但他儿子陆七来了,他们的计划还是可以照常进行。

        

谁知陆七不仅从索仙藤地洞中逃脱,还将那个地洞给毁了,而小枝竟然找到了真的叶蓁蓁。

        

更糟糕的是,他这一番布局,竟都被白棠看在眼里。

        

“他当时没有修为,能在野蜂寨里来去自如,也是南竺魔在背后帮他?”小枝问道。

        

“没错,他和雪鹄妖一番话毕,便飞身隐入夜色,住在野蜂寨里的不过是些山野小妖,怎会发现那黑斗篷下萦绕的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