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葫剑仙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百丈原

        

百丈原,位于无双域西南境的边界附近,距离天河域、七星域的三域接壤处,只有不到五千里的距离。

        

此处虽然地势平坦,但四周瘴气环绕,天然就可以屏蔽修士的神识,即便通玄境的修士进入其中,神识也只能探测到百丈方圆,所以得名“百丈原”。

        

距离梁言到达抗妖盟已经过去了七日。

        

这一日阴云密布,烟霞漫天。

        

百丈原外,半空之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大片修士。

        

这些修士虽然御空而行,但速度很慢,还有不少修士专门负责在前方探测四周,看上去十分谨慎。

        

修士人群之中,一辆高大的鸾车,里面坐了一位灰衣男子,正是一路赶到这里的碧海宫之主,梁言。

        

他此时正靠在鸾车内的一张躺椅上,一边饮酒,一边吃着桌桉上的灵果,看上去十分悠闲,并不像是来出征的样子。

        

而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个身穿白裙的清丽女子负手而立,正是他的记名弟子,白清若。

        

“前面就是百丈原了,师尊怎么还这般悠闲?”白清若的眼中有一丝不解之色。

        

梁言听后,微微一笑道:“区区妖族,不足挂齿!百丈原一场好戏,徒儿你就跟在我身边好好看着吧。”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正说着,鸾车之外,有人来报:

        

“启禀宫主,我们已经进入了‘百丈原’的内部,魏盟主刚刚差人来送信,请你一同去商议对策。”

        

“好!”

        

梁言把一颗拇指大小的灵果丢入口中,澹澹道:“你去告诉魏盟主,说我稍后就到,请他和几位掌门稍候片刻。”

        

“是!”

        

车外那位碧海宫弟子领命,向远处飞去,显然是去通告抗妖盟的修士了。

        

梁言从坐塌上起身,看了一眼身后的白清若,忽的笑道:

        

“清若,百丈原一战,你就不用跟我去了,我另有任务交给你。”

        

梁言说着,忽然止住声音,改用传音的方式,向白清若详细交代了她的任务。

        

白清若听完,先是微微一愣,但马上就平静了下来。

        

她和梁言相处的时间虽然不多,却很了解梁言的为人,如此安排绝不是空穴来风,肯定有他的用意。

        

“清若领命........只是师尊,我们碧海宫的通玄真君都被你委托了任务,如今连我也调走的话,那你身边岂不是无人可用了?”

        

“怎么?你还担心为师的安危不成?”梁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也对.......”

        

白清若心中暗暗点了点头,自己这个师尊并不是普通的通玄境修士,就算九大妖王一同前来,恐怕也是能逃几个是几个,不被一网打尽那都算是幸运了。

        

“既然如此,那清若就告辞了,师尊保重!”

        

“去吧,去吧!”

        

梁言背对着她摆了摆手,不再多言,推门走出鸾车,手中掐诀,化为一道灰色遁光,往百丈原的深处去了。

        

..........

        

半盏茶的功夫之后,梁言来到了百丈原的边缘地带。

        

这里是百丈原的入口之一,两侧有悬崖,中间一条峡谷,峡谷上空漂浮了七个人影,其中一人身穿皂袍,头戴道冠,正是抗妖盟的盟主,魏长风。

        

“见过梁宫主。”

        

魏长风向梁言打了个招呼,其余六人也同时见礼。

        

“不必多礼。”

        

梁言微微一笑,目光扫视了周围一圈,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此处阴阳交汇,煞气相冲,倒是一个提前埋伏的绝佳之地!”

        

“哈哈,英雄所见略同!”

        

魏长风捻须笑道:“刚才我和六位掌门实地勘察过了,如果妖族大军从西南方向而来,最有可能就是从这里进入‘百丈原’。正如梁宫主所言,此处阴阳交汇、煞气相冲,还能隐蔽我等的气息,的确是我们人族大军埋伏的最佳地点。”

        

“嗯。”

        

梁言眯了眯眼睛,点头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我们就在这附近扎营,不知几位道友准备用什么阵法埋伏妖族?”

        

几位掌门对视一眼,最后由断情书院的掌门柳永泰上前一步,拱手道:“回禀梁宫主,经过我们几人刚才的初步商议,决定用道门大阵‘阴阳落魂阵’来截杀妖族,此阵杀伤力极大,而且不需要太长的布置时间,是最适合我们现在使用的阵法。”

        

“阴阳落魂阵?”

        

梁言喃喃一声,面露沉吟之色。

        

他在碧海宫待了五十年,身为宫主,碧海宫的藏经阁自然可以随意出入,趁着这个机会梁言也查阅了不少阵法,道门“阴阳落魂阵”恰好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此阵虽然有规模宏大,杀伤力强,布置时间不长等优点,但却需要两个修为极高的修士临时主持阵法,而且过程中不能有半点分心。”梁言缓缓说出了自己的认知。

        

“不错,梁宫主果然博古通今,见闻广博!你刚才所说的,正是‘阴阳落魂阵’的优劣之处。”魏长风笑着点了点头道。

        

他不轻不重地拍了一记马屁,紧接着脸色一肃,又接着道:“如今形势紧迫,我们虽然提前一步到达‘百丈原’,但按照梁宫主提供的情报,妖族大军抵达这里最多也只要四、五天的时间,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要在三天之内把大阵布置完毕。如此紧张的时间,要想达到预期的效果,唯有‘阴阳落魂阵’可以选择!”

        

“这一点我赞成。”

        

梁言环视了四周,知道魏长风所言不错,就点头道:“既然大家意见一致,那就让大军在此处扎营,从现在开始着手布置法阵。”

        

“梁宫主先别急,刚才你也说了,这大阵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去布置,但却需要两个修为极高的修士来主持.........”

        

魏长风扫了一眼众人,目光看向梁言,呵呵笑道:“我们这些人之中,唯有梁宫主与魏某有这个实力,‘阴阳落魂阵’有阴、阳两个阵眼,不如就由梁宫主与魏某各占一个,咱们合力主持大阵,如何?”

        

“当然可以!”

        

梁言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点头同意了下来。

        

“本座这次前来,就是为了剿灭妖族叛军,还我无双域边境一个朗朗乾坤,只要是和诛杀妖族有关的,本座都义不容辞!”

        

“好,梁宫主果然义薄云天,一身正气!”

        

人群之中,魏长风、柳永泰等人都是脸色肃然,拱手称赞,唯独周瑞、熊杰二人脸色阴晴不定,眼中时不时闪过一道精芒。

        

不过这两人显然左右不了众人的决定,经过一番商讨之后,八人很快在峡谷中定下了详细的策略,然后各自命令手下的弟子门人在这附近安营扎寨,又调遣了擅长阵法一道的修士来峡谷布阵。

        

“阴阳落魂阵”虽然布置起来并不繁琐,但毕竟是修士军队所使用的大型法阵,规模十分宏大。碧海宫和抗妖盟各自挑出了五十个精通阵法的修士,也要三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完成。

        

而从峡谷之中回来以后,梁言就始终待在自己碧海宫的鸾车之中,把伏击妖族的任务部署都交给了抗妖盟的魏长风,自己则是足不出门,在鸾车之中闭目打坐。

        

第一天还好,整个百丈原风平浪静,修士大军扎营的扎营,布阵的布阵,所有事情似乎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到了第二天晚上,梁言正在闭目打坐,忽然车外有人通报:

        

“启禀梁宫主,抗妖盟的盟主魏长风求见。”

        

鸾车之中,原本正在入定之中的梁言,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睁开了眼睛,嘴角微微一笑,看上去并不意外。

        

“让他进来吧。”

        

“是!”

        

车外那人应了一声,转身离去,过不多时,一个身穿皂袍的中年道人推开了鸾车的帘幕,缓缓走了进来。

        

“魏盟主,深夜造访,是有什么事情吗?”梁言看了一眼来人,口中澹澹道。

        

“魏某深夜前来,实在是有机密要事,只不过此事不宜告知众人,以免动摇军心。”魏长风压低了声音道。

        

“哦?究竟发生了什么?”梁言眉头一挑,显得十分意外。

        

“魏某今晚巡逻的时候发现,玉蟾洞的掌门周瑞,托天宗的掌门熊杰,这两人居然不告而别,而且离开的时候还带走了自己宗门的亲信精锐,我怀疑...........”

        

“怀疑什么?不要吞吞吐吐,有什么就直说!”梁言厉声喝道。

        

“是!”

        

魏长风神色一肃,沉声道:“我怀疑他们两个是奸细,或许早就被妖族给收买了,如今带领亲信精锐离开,只怕是要去给妖族通风报信,如果让他们得逞,我们不仅埋伏不了妖族,还有可能反过来被妖族算计!”

        

“这怎么可能!他们可是我人族的修士,堂堂一宗之主,怎么会去给妖族做内应?”

        

梁言拍桉而起,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事实如此,梁宫主,你久居碧海宫,不知道我们边境修士的疾苦。这些年妖族肆虐,我们人族修士几乎抢占不到修炼资源,抗妖盟的内部有人被收买,那也是正常的事情,否则梁宫主以为,我们抗妖盟老巢的位置,是如何泄露出去的呢?”

        

听了魏长风的一番话,梁言的眼中闪过迷茫之色,又重新坐回了坐塌上。

        

“就算如你所言,之前被妖族逼迫,不得不背叛人族。可如今我碧海宫大军出征,剿灭妖族指日可待,周瑞和熊杰怎么还会出卖我们?”梁言脸色不解地问道。

        

“梁宫主,你应该知道‘积重难返’的道理,这两人在你来之前就已经背叛了我们人族,背地里不知道收了多少好处,又害死了我们人族多少义士,就算你能剿灭妖族,可到时候事情真相大白,你身为碧海宫之主,还会放过这两人吗?”魏长风耐着性子解释道。

        

“所以他们就选择先下手为强..........”

        

梁言恍然大悟,脸色渐渐变得阴沉,“啪!”的一声,将身前的桌桉拍得粉碎。

        

“这样一来,咱们在此处伏击妖族的计划不就全部落空了吗?本座身为碧海宫之主,难到第一次出征就要以失败告终?”

        

“梁宫主莫急。”魏长风摆了摆手,低声道:“魏某倒有一个办法。”

        

“哦?你有什么计策,快快说来!”梁言看上去有些急切。

        

魏长风见状,依旧不紧不慢,缓缓道:“周瑞、熊杰二位掌门虽然叛逃,但我们大军不宜轻举妄动。风神宗掌门游博射、赤松观观主松鹤子,这两人都极其擅长飞遁之术,而且宗内还有极品的飞行法器,可以命令这二人前去追捕。也不必击杀周瑞和熊杰,只需要赶在他们与妖族大军汇合之前将之拦下,不让这两个叛徒把消息传递给妖族就可以了。”

        

“至于我们,继续在‘百丈原’布置‘阴阳落魂大阵’,妖族九大妖王,有四个分散了出去,只剩‘火邪王’、‘浑屠王’、‘巨力王’、‘永生王’、‘白羊王’这五大妖王。而据我所知,‘浑屠王’、‘白羊王’与其他三王不合,到时候必定轻敌冒进,我们在‘百丈原’以逸待劳,以有心算无心,可将这五大妖王逐个击破,如此一战平定妖族,梁宫主的战功必将响彻整个无双城,到时候还有谁敢质疑你的威望?”

        

抗妖盟地处偏僻,所以魏长风并不知道梁言以一己之力剑挑素心斋的事情。

        

他用常理推测,觉得梁言这个宫主有名无实,肯定经常受到其他修士的质疑,所以刚才才会说出最后那句话。

        

“原来如此.......”

        

听了魏长风的建议,梁言露出沉吟之色。

        

半晌之后,他眼神中的迷茫渐渐褪去,目光又重新变得坚定起来。

        

“魏盟主说得没错!抗击妖族是我当上碧海宫宫主之后的首战,此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区区几个叛徒,动摇不了根本!我意已决,就在‘百丈原’与妖族决一死战,此战我要全歼妖族大军,扬我碧海宫之威!”

        

“梁宫主圣明!”

        

魏长风拱了拱手,沉声道:“魏某这就去加紧筹备,明晚子时,请梁宫主与我一同主持‘阴阳落魂大阵’,咱们会猎于百丈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