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权妻谋臣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齐丹入关

        

听说太后因为云琦私逃出去的事情生了大气,再加上刺伤镇南侯的凶手还没有找到,所以近日前朝的气氛也有些凝重。

        

大殿之上,阿音端坐在垂帘之后,一直一言不发,所有人都按部就班的奏报事宜,只有慕无尘偶尔说两句话。这几日的早朝都是这么沉默,大家也都习惯了。

        

只是今日,出了一点状况。

        

“娘娘。”慕子枫见没有说什么了,便出列道,“今日臣收到镇南侯的折子,侯爷请奏五日之后离京南下。”

        

“这么快。”阿音终于开口,“刺伤侯爷的凶手还未抓到,侯爷就要离京了。”

        

闻言,众人都十分有默契的底下了头。

        

“慕相。”阿音看向慕无尘,“这事儿怎么还没有消息。”

        

慕无尘转身行了一礼,刚要说什么,就看见傅煊上前道:“回太后,这事儿是臣办事不利。”

        

阿音抿了抿唇角:“什么时候能抓到呢?是不是要等侯爷离京了。”微微不悦。

        

“臣尽快。”傅煊把头低了低。

        

阿音却转而看向了慕无尘:“总不会是慕相那里有什么阻力吧。”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慕无尘抿了抿唇角:“太后息怒,并没有。”

        

“息怒?”阿音缓缓地放下了手,看了一眼群臣,“你们既然你知道要哀家息怒,怎么不把事情办得漂亮一点,不惹哀家生气呢。”

        

“太后息怒。”众人垂首,纷纷下跪。

        

慕无尘和傅煊站在那里,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阿音紧了紧手心,看着慕无尘:“慕相,上近前来。”

        

众人一愣,纷纷将头埋得更低。

        

慕无尘隔着帘子看了阿音一眼,应了一声,拾阶而上,站在了帘子外头。听见阿音道:“再近一些。”

        

慕无尘抿了抿唇角,又靠近了一些,却听见阿音压低了声音道:“是不是要我亲自去搜殷木兰的府邸,将人找出来。”

        

“太后,不一定是她,这么做只会闹得人心惶惶。”慕无尘面不改色道,“这等于昭告天下,你不信任她,不信任北疆将士。”

        

阿音微微挑眉,轻笑一声:“爱卿还真是想得周到。”

        

“……”

        

慕无尘站在近前,听见阿音扬声道:“傅大人尽快吧。”

        

傅煊道:“谢太后宽宥。”

        

“好,希望傅大人不要让哀家失望。”阿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问道,“还有别事情么。”

        

闻言,慕子枫愣了一下,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慕无尘,感觉这篓子是他捅的,害的他现在都不敢说话了。

        

“慕风。”阿音暮然唤了一声。

        

慕子枫一个激灵,连忙起身回道:“还有一事。”

        

一听这话,众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真想有人上去堵住他的嘴。

        

“说。”

        

“是娄烦王,快要到奎木关了。”慕子枫硬着头皮道,“臣以为,是不是要让傅二公子一同随行回京。”

        

“傅煜?”阿音蹙眉想了一瞬,听见慕无尘道:“傅煜一直在北疆养伤,如今已然痊愈了,虽然之前的差事办得不好,但是也不能全然怪罪他。”

        

闻言,傅煊垂着眸子没有说话。

        

“傅爱卿觉得呢。”阿音问道。

        

傅煊连忙回道:“傅煜有负圣恩,若是回京,微臣一定好好教导。”

        

阿音想了想,终究道:“慕相说的没错,不能怪他,至于怪谁,大家心知肚明。”说着缓缓起身道,“就按照子枫意思,让他护送娄烦王进京,算是将功折罪了。”

        

傅煊一怔,连忙跪下道:“臣多谢太后。”

        

“其他事情你们议吧,哀家累了。”阿音说完便转身走了。

        

大殿之上,众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慕无尘远远的看了一眼转身离开的阿音,听见傅煊上前道:“是不是你的意思。”

        

“什么?”

        

“傅煜回京的事情。”

        

慕无尘收回目光,自慕子枫的脸上掠过,摇了摇头:“不是,子枫自己的意思,我觉得可以。”

        

“多谢。”傅煊说道,“这事儿我中始终不好开口。”

        

慕无尘看着他,抿了抿唇角:“怎么傅大人不怪我害得你被太后责骂么?”

        

“比起这个,我更关心你当初让我去找程晖是不是因为要试探我。”

        

“什么?”慕无尘佯装不懂。

        

“你一直怀疑年前帮着殷木兰进京的人,是我夫人。”

        

“不是怀疑,是肯定。”慕无尘道,“不过令夫人眼下想悬崖勒马,只是不巧,元宵佳节被阿音撞见她跟云琦在一起。”

        

“什么?”怪不得那晚她忽而那么失态。

        

“具体为何她会被殷木兰利用我不知道,傅大人或许可以问一问,但是这事儿我不想阿音知道,叫她伤心,所以还请伏大人处理妥当。”慕无尘道,“不过听说大人在书房睡了多日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查到些什么。”

        

傅煊闻言,面上一晒:“我的家务事,不劳慕相操心了。”说着眉心渐渐紧蹙,“我能不能去大理寺见一见四公主。”

        

“傅大人随意。”慕无尘不悦道,“今日没什么事,退朝吧。”

        

傅煊看着慕无尘离开的背影,想了想,若是简蝶跟阿音真的翻脸了,就大事不妙了。

        

二月底的时候,秦夙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便进宫辞行,顺便将丝竹一道带了回来。彼时,花园里的迎春花已然都开了,远远瞧着,也是热闹。

        

“小叔叔真的要走了。”阿音坐在御花园的玲珑阁里,微风吹过,阁楼上的风铃轻轻作响,带着一丝不舍。

        

秦夙无奈道:“我收到消息,齐丹快要入关了,已然不早了。”

        

“我明白,只是……”

        

“别怕,昨天我收到李沐的消息,一切都很顺利,有干戚军,有南疆给你做后盾,什么都不要怕。”

        

阿音垂着眼帘,半晌,用力的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不怕。”

        

“这才是秦氏嫡女该有的样子。”秦夙欣慰一笑,“还有春猎危险,你要小心才是。”

        

“知道了,小叔叔路上保重,记得传信给我。”

        

“嗯。”秦夙看了一眼湖面,道,“这南疆的荷花就是好,还不到三月就绿了。”

        

阿音闻言,抬眸看了一眼,春日阳光明媚,湖面碧波粼粼,果真怡人。

        

北疆奎木关外,一路人马正在缓缓靠近。

        

“王上,前面就是奎木关了。”

        

“嗯,一想到就快见到她了,我就恨不得插上翅膀快点儿飞过去。”

        

闻言,米尔摇了摇头,叹道:“一想到她会捅死你,我就想走得再慢一点。”

        

广袤的沙地之上,听见齐丹爽朗的笑声:“我的米尔,凡是没有付出,哪里有回报呢。”

        

“我的王上,你何时才能醒一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