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宝珠消失了

        

“独臂的师兄,姓陈?”刘星宇重复了一遍刘小鹿的话。

        

“对对对,就是一个姓陈的独臂师兄,感觉......很不好相处的样子。”刘小鹿说着缩了缩脖子。

        

吃完晚饭,刘小鹿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有些心慌,忍不住找到刘星宇打听了一下陈师兄的消息。

        

刘星宇的表情看不出多少变化,语气却有点低沉,“陈师兄的性格是有点孤僻,不过不是什么坏人。而且......他的那条手臂也是三年前在岚山城丢的。”

        

又是岚山城?刘小鹿眉头一皱,下意识地想在刘星宇面前避开关于岚山城的话题。

        

“我今天还看到于大勇了,刘师兄你知道于大勇吗,就是今年朔月峰乌峰主新收的那个亲传弟子,他说陈师兄是他的表哥呢。”

        

“乌峰主?”刘星宇显然有些意外,“乌峰主跟咱们胡峰主关系可不太好,没想到收的亲传弟子倒是我们皎月峰内门弟子的亲戚。”

        

见刘星宇果然被关于乌峰主的事吸引了注意力,刘小鹿心里松了口气,嘴上却是追问道:“啊?为什么呀?”

        

刘星宇得意地笑了笑,“我们峰主是老掌门最小的弟子,也是天赋最好的弟子。而在我们峰主入门前,老掌门的徒弟里资质最好的就是乌乞山乌峰主。”

        

刘星宇的话没有说的太明白,可刘小鹿却是听懂了,想必是胡峰主入门后,天赋好学得快,很受老掌门喜欢,而作为原来最得宠的弟子,乌峰主心里难免生出几分嫉恨来。

        

刘小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却突然想到了于大勇,乌峰主和胡峰主关系不好,乌峰主的亲传弟子私自跑来皎月峰,若是被乌峰主知道了,想必是少不了挨罚的。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对了师妹,上次的螃蟹你是从哪弄来的。”刘星宇有些好奇的问。

        

闻言刘小鹿有些沮丧地撇了撇嘴,“啊,那个阿,就在山下的小潭里啊。但是现在不能去了,飞云师兄说我再敢偷跑下山就把我逐出门派。”

        

刘星宇笑着伸手揉了揉刘小鹿的头顶,“飞云他才不会呢,他是最心软的了。”

        

刘小鹿别过脑袋,有些不满地说:“总之我是去不了了啦,上回要不是洛麟帮我说话,说不定飞云师兄已经把我赶下山了。”

        

“他要是敢赶你下山,我就帮你揍他,这总行了吧?”

        

“噫,你又打不过他!”

        

“屁!我一个打他三个!”

        

“哦,刘师兄真棒。”

        

“???”

        

......

        

夜色渐浓,自称一个打三个飞云的刘星宇以练功为由赶跑了刘小鹿。

        

刘小鹿也不在意,独自一人顺着山道就往回走。

        

才走出长老们的居所范围没有多远,路边的小竹林里突然拐出来一个人,这人身形有些臃肿,动作倒是颇为灵活,脚步匆匆的没一会就不见了人影。

        

此人有些眼熟,但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是谁。

        

刘小鹿看了一眼小竹林的方向,又想到之前偷听被飞云师兄被抓了个现行的结果,一两半银子的月银终究压了好奇心一头,老老实实地继续朝药园走去。

        

刘小鹿走了没多久,小竹林里又钻出来一个人影,足尖轻点,扬起的衣衫颇为飘逸,几个起落就融入了夜幕之中。

        

回到药园的小木屋里,刘小鹿像往常一样拿出了床底下的小木盒。

        

打开盒子,只见原来水蓝色的珠子表面已经被奇异的白色纹路布满,整个珠子也涨大了一圈。

        

刘小鹿打开窗子,再把打开的小木盒放在桌子上。没等多久,就有无数的光丝透过窗口直奔珠子而去。而珠子则再次化成了一个光茧,吸收着这些光丝。

        

按照平时的情况来看,这种现象会一直持续到凌晨,光丝才会渐渐散去。因此刘小鹿取出珠子之后也没太过在意,转身又在身后的架子上取出了一个小陶罐。

        

罐子里装的是播种完后余下的灵犀草种子,剩的不多,也就二三十枚。灵犀草是一种颇为珍贵的草药,用它为主料制成的灵犀散辅助修炼,能让弟子们修炼内功事倍功半。而整个沐月山也就皎月峰上有那么一个小药园,药园里也就堪堪一亩灵犀草而已,还得由胡峰主亲自配制才能获得成品。而且自从胡峰主受伤后,灵犀散的配制更是从三月一次改为了一年一次。因此灵犀散的产量并不高,别说内门弟子了,除了皎月峰外的亲传弟子,想必都没有几人有机会能长期使用灵犀散练功的。

        

灵犀草颇为珍贵,刘小鹿的本意是把这些余下的种子种到第三亩药田里,反正那片药田里也没几株药材,等到收获成材再拿去山下卖钱,但被王小宝阻止了。

        

第三亩药田里种的是峰主最为在意的几味草药,如果因为擅自在那片药田里种了灵犀草影响了那些草药的生长怕是会引来峰主的责罚。而且,药园里所有药材的生长情况每个月都有录星殿的专门弟子来检查,即使私自播种这些灵犀草生长周期也要三个月,根本避不开他们的检查。

        

不能播种的话,光是这么几枚种子可卖不了多少钱阿。

        

刘小鹿捧着手里的陶罐叹了口气,却发现屋子里不知什么时候暗了下来,那仿佛无穷无尽的光丝今晚在持续了不到半个时辰之后就消失了。

        

刘小鹿凭着窗口照进来的月光勉强辨别了一下方向,朝桌子边走去,想离近一点看看珠子的情况。

        

就在这时,原本沉寂下去的珠子突然爆发出了一阵耀眼的光芒,并在珠子的上方浮现出一个似鹿非马的白色影子。这个模糊的白色影子像活过来了似的绕着珠子打起了圈,珠子上的白色纹路也闪烁个不停。

        

刘小鹿吃了一惊,手里的陶罐应声而碎,可她此时显然顾不上去收拾一地的种子和碎瓦片,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的黏在了发出异象的珠子上。

        

异象一闪而逝,很快,白色影子消失了,珠子上的白色纹路也不闪了,珠子又变回了安安静静的样子。

        

经过几天的接触,珠子除了晚上发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刘小鹿的胆子也不像一开始的时候那么小了。有些疑惑的用两根手指捏起珠子观察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把珠子放回了盒子里。

        

接着小心地把地上的陶片拢到一起,又把散落在地上的灵犀草种子一颗颗地捡起来。

        

“嘶。”指尖不小心被一块碎片割破了,痛的刘小鹿一张小脸皱成了一团,连忙把手指放在嘴里嘬了嘬。

        

好不容易把灵犀草种子都拣了出来,可费了不少心思找到的小陶罐却是碎的不能再碎了。刘小鹿歪着头想了想,把手心里的种子也放到了装珠子的小木盒里。

        

带着血迹的手指无意中碰到了木盒里的珠子,还没等刘小鹿反应过来,珠子忽地化成一道白光,消失不见了。

        

“诶?我的珠子呢?刚刚还在这的,那么大的一颗珠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