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小鹿醒来后(幻想大大万赏加更)

        

刘小鹿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自己房间的床上,胸口缠着厚厚的纱布,闷的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转头看了看,桌旁有一个圆润的女子背影,正背对着她,手里忙碌着什么。

        

“孙师姐?呃,嘶......”

        

刘小鹿挣扎着想要起身,却牵动了胸口的伤势,伤处霎时传来一阵钻心剧痛,只得乖乖躺好。

        

“呀,你终于醒啦?”

        

“别动别动,伤的这样重,还不赶紧老实躺好。”

        

孙师姐听到响动,连忙转身,端着手里的瓷碗快步走了过来。

        

“小麟他没事吧?”

        

想到晕倒前发生的事,刘小鹿心有余悸,忙向孙师姐打听洛麟的安危。

        

孙师姐吹了吹瓷碗里的汤药,送到刘小鹿的嘴边。

        

“他的伤没什么大碍,有飞云在那边照看,你就放心吧。”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看到刘小鹿乖巧的小口喝着药,孙师姐又念叨了起来。

        

“倒是你这丫头,胸口都叫人戳了个窟窿,险些丢了命去。”

        

“你阿,功夫不行,遇到危险就不要逞强。”

        

“以后若是再遇到什么危险,一定要记得保命要紧,能跑多快跑多快,然后再去找你师父师兄为你撑腰。”

        

看着孙师姐一脸关切的样子,刘小鹿忍不住想到了许久未曾见面的阿娘和爹爹。若是他们知道自己受了这样重的伤,怕是不知道有多伤心难过呢。

        

“怎么了,发什么愣?这孩子,莫不是伤到了脑子不成?”

        

见刘小鹿呆呆的不说话,孙师姐伸手掐了掐她的脸。

        

“我......我没事,师姐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那人为什么要杀洛麟?”

        

刘小鹿回过神来,急切的追问道。

        

“具体缘由我也不甚清楚,你先把药喝完,我去禀报峰主,他自会来跟你说明。”

        

孙师姐板起一张肉嘟嘟的圆脸,一副不容商量的语气。

        

刘小鹿这才闭了嘴,安静的喝起药来。

        

孙师姐离开后不久,胡易之就推门进来了。

        

“师父。”

        

刘小鹿忙想起身相迎,却被胡易之一把按回了床上。

        

“你可感觉好些?”

        

胡易之一贯表情淡然的脸上挂着几分担忧。

        

“师父莫要忧心,徒儿已经没事了。”

        

刘小鹿不想让师父为自己担心,冲着胡易之勉强扯出一个笑脸,很快又接着问道:“到底是什么人要杀洛麟?”

        

看着失血过多一张小脸白的跟纸一样的小徒弟,胡易之颦起双眉,脸色冰寒。

        

“是他姑姑。”

        

“姑姑?”刘小鹿一愣。

        

刘小鹿的爹爹老刘头本有兄弟姊妹三个,可是那时候家里穷,另外两个孩子都早早饿死了,只剩下老刘头一个独苗。因此姑姑伯伯什么的,刘小鹿是都没有的。

        

可在刘小鹿想来,姑姑应当同姨母是差不多的,自己的姨母待自己一家都极好,从来没有因为她们家穷而嫌弃她们,还对她们多加照拂。在刘小鹿心里,姨母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可洛麟的姑姑为什么要杀洛麟呢?刘小鹿想不明白。

        

胡易之摸了摸刘小鹿的头,缓缓的给她解释起了事情的始末。

        

听了胡易之的话,刘小鹿低下头,沉默半晌,终于闷闷的憋出来一句,“洛麟真是可怜。”

        

接着又抬起头,一双圆眼睛红红的,“师父难道就这样不管洛麟了嘛。”

        

胡易之的脸色沉得能滴出水来,“既入我门下,我岂有不管的道理,她竟然敢上皎月峰伤我徒儿,若不是洛老和麟儿一齐为她苦苦求情,昨日我就连夜赶去王府打杀了那女子!”

        

刘小鹿听了胡易之的话,微微一愣,却也觉得在情理之中。

        

洛峰主年事已高,早年丧子,如今膝下只剩下洛青瑶一女,定是会想尽办法为她求情的。而洛麟心思单纯,心地善良,只怕不想惹爷爷伤心,也不忍心对自己的姑姑痛下杀手。

        

见刘小鹿似乎没有什么想问的了,胡易之这才从袖中取出一物递了过来。

        

“此物你从何得来?”

        

刘小鹿定睛看去,胡易之手心里躺着一张黄色的符纸。

        

虽然那黄色的符纸烧了半截,但刘小鹿还是认了出来,这不正是被阿娘缝在自己衣裳里的平安符吗?

        

“这是我阿娘在慕云观的广云子道长那为我求的平安符。”刘小鹿老老实实的回答。

        

这慕云观就是当年刘小鹿三哥被爹娘送去做道童的道观。

        

“慕云观广云子?”胡易之喃喃的重复了一遍。

        

胡易之当然知道这并不是一张普通的平安符,而是一张真正的初级防御符箓——金光符。

        

此种类型的灵符他当年离家时也带出来过数张,这些年来早就消耗的差不多了,也难怪洛峰主想当然的以为刘小鹿的宝物是他赐予的。

        

但是需要催动灵符,至少需要达到炼气四层以上可以控制灵气离体的修为才可以。

        

他早已细细查过,刘小鹿分明还是炼气二层的境界。

        

可这符箓......

        

虽然心中疑惑,不过他并不打算现在就跟刘小鹿细说这些修真界的事情。

        

“师父,这平安符有何不妥吗?”刘小鹿疑惑的看着分明对着符纸分外上心的胡易之。

        

“并无不妥,既是你的母亲专门替你所求,你好好收着便是。”

        

胡易之将手中的符纸放到刘小鹿的手心里,又叮嘱她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到了晚上,才得到消息的王小宝和莫晓元赶到了刘小鹿的住处。

        

“都说了没事了,瞧把你们俩给吓的。”刘小鹿看着两人紧张的神色忍不住笑了,这一笑又扯到了伤口,痛得她龇牙咧嘴的。

        

两人一直陪刘小鹿待到深夜,才不放心的无奈离去了。

        

临走前,王小宝目光炯炯的看着刘小鹿,语气认真的说:“鹿姊姊,我一定会努力修炼,以后就换我护着你。”

        

刘小鹿笑着点了点头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催促两人赶紧回去休息。

        

两人走后没多久,刘小鹿刚昏昏沉沉的睡过去,就听见外面又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谁呀。”刘小鹿起不了身,只得躺在床上问了一句。

        

“我。”

        

门外走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手里还端着一大盆不知道什么东西做成的汤。

        

“刘师兄?”刘小鹿一脸懵逼的看着刘星宇。

        

刘星宇的表情有些不自然,“那个,我听飞云说你受了伤,想着给你做些吃的补补身子。”

        

“去饭堂问了张师兄,结果他说现在快到月底了,送肉食的要到下月初才会来门派里。就去你上次说的那个水潭抓了不少螃蟹,可是飞云说你受伤了不能吃那些。”

        

“我就想着去山里打点什么回来,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日里常见的那些个野鸡獐子如今都没个踪影了......”

        

接着把手里的大盆往桌子上一放,又絮絮叨叨的接着说道,

        

“好在最后终于抓到一只野兔,飞云说兔肉你是可以吃的,我就给你炖了一锅汤。”

        

刘小鹿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刘师兄,天气这么冷,山上的野兽早都躲起来冬眠了,也亏得你居然还能打到兔子。”

        

嘴上这么说着,刘小鹿心里却依旧觉得暖融融的。

        

虽然爹娘不在身边,但是门派里还有师父和师兄师姐们关心照顾着自己,这种感觉......好像也不错。

        

不过......

        

刘小鹿转头看了一眼桌子上黑乎乎的兔肉汤。

        

刘星宇不是不会做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