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七章 黑衣人被擒

        

花木芳香,草长莺飞,秀美的皎月峰被纷纷细雨笼在怀中,宛若一副烟雨迷蒙的画卷。

        

胡易之的伤势又复发了,已经连着快一个月都没出过房门,甚至连每日饭堂送去的饭食也总是原封不动的退回来。

        

飞云也再次被派下山去寻药,而洛麟自从上次受伤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终日将自己闷在房中不肯见人。

        

皎月峰上的其他新进弟子不是独自闭门苦修,就是三五成群的相约去演武场对练。

        

就连重伤初愈的刘小鹿也成了勤奋修炼的弟子们中的一员。

        

缓缓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运行完七个大周天的刘小鹿结束了一天的修炼。

        

这一个月来,她每日把自己关在房中修炼,可这内力每日却只增加头发丝似的那么一点。

        

别说后天四层了,这后天三层还不知道要练到什么时候去呢。

        

照这么下去,一个月以后的律堂选拔,不,那五十两黄金!可就真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了啊。

        

“哎。”

        

刘小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一张小脸皱成一团,平日里总是笑的弯弯的圆眼睛也没精打采的耷拉着。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只见她又拄着下巴呆坐了一会,却实在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

        

这才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酸痛的筋骨,眼看外头天色已经不早了,便又去打了水,准备洗漱休息。

        

刚闭眼躺下,却听到外头蓦地传来一阵巨响,声音震耳欲聋,地面仿佛都伴着这声巨响摇晃了几下。

        

刘小鹿被这突然而来的巨响吓了一跳,惊得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下来,连鞋子也没顾得上穿,便跑出门去。

        

这声巨响的源头分明是胡易之居住的峰主大殿方向,刘小鹿抬头往山上望去,只见山顶大殿高大的殿门此时居然塌了一片,废墟中还有一青一黑两个人影翻飞纠缠着,不时发出铿锵的兵器交击声。

        

许多弟子也被这响声惊醒,纷纷走出了房门,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糟糕,师父!

        

刘小鹿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很快其余众人也都反应过来,一个个拿上兵器往大殿处赶去。

        

平日里并不觉得太远的路程此时仿佛变得格外漫长,忧心师父安危的刘小鹿拼命甩动着自己的两条小短腿。

        

终于赶到了殿前,刘小鹿这才发现那个青色的人影竟然是本应在山下采买药材的飞云师兄,而另一个黑衣人却蒙着脸,看不清容貌。

        

两人皆手持三尺青峰,从空中打到地面,又从地面打到空中,战斗的余波将坍塌了的大殿破坏的更加千疮百孔。

        

方才离得远了还看不出来,直到此时刘小鹿才震惊的发现那个黑衣人的武功居然似乎还远在飞云师兄之上。

        

飞云师兄后天九层的修为在皎月峰年轻一辈弟子中已经是最高的了,此时他显然已经使出了全力,连流云剑法都用上了,却依旧无法奈何与他交手的黑衣人。

        

而那个黑衣蒙面人,居然还将左手背在身后,仅单手执剑就轻松与飞云师兄打了个平分秋色,甚至看起来还仍留有余力的样子。

        

仔细看去,此人身形居然隐隐有些眼熟,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四周的皎月峰弟子越聚越多,黑衣人几次试图击退飞云遁走,都被飞云不计代价的拼命阻拦而失败了。

        

刘小鹿不禁有些纳闷,这黑衣人明显修为比飞云师兄高深,为何不尽全力?难不成他竟托大到以为可以在皎月峰上所有弟子的围攻下脱身?这已经不是自大,而是愚蠢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有几位赶到的师兄加入了战局,形势对黑衣人更加不利起来。

        

黑衣人似乎也终于察觉到了局势的变化,一脚踢开身侧骚扰的一位师兄,手中长剑在身前横扫,又逼退了正面的飞云师兄,接着足尖点地往后一跃,右手迅速从腰间取出了一样物品,猛地往前一掷。

        

师兄们见状连忙四处散开,试图避让。

        

然而那不知是何物的圆形珠子砰的一声摔在地上,居然炸开了一团黑烟。这黑烟扩散的极快,瞬间把几个参战的师兄全笼在了烟雾里。

        

只听得接连几声闷哼,那些被烟雾笼住的师兄就接二连三的软倒在地,生死不知了。

        

边上还围着的那些未参加战斗的大都是些实力低微的弟子,被这阵仗吓了一跳,纷纷往后退去。

        

黑衣人见宝物生效,毫不犹豫的向前一扑,试图强行冲出人群。

        

众人见黑衣人要逃,纷纷试图阻拦,可此人实力强劲,众弟子几乎全是一招落败,竟没有一个能在他手下过得两招的。

        

眼看黑衣人就要冲破包围圈遁走,坍塌的大殿废墟后倏地激射而出一道纤细的青芒,冲着黑衣人直扑而去。

        

青芒一击就穿透了黑衣人的双腿,只见他一个踉跄,咚的一声双膝跪倒在了地上。

        

而那道青芒在空中滴溜溜的打了个转,又往来处飞回去了。

        

这时,大殿后方才缓缓走出一个白色的人影。

        

黑衣人抬头看到那人,不敢置信的惊呼出口,“你!你怎么,你不是.......”

        

胡易之浅浅一笑,语气冰寒,“我不是该中了你的蚀骨散动弹不得了是吗?”

        

这时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四肢粗短的肥胖弟子。

        

见到此人,刘小鹿一愣,这不是饭堂管事的张师兄吗?

        

只见张师兄越众而出,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弟子贪图贼人功法险些铸成大错,请峰主责罚!”

        

“张铁南你居然敢出卖我!”

        

黑衣人对着张师兄怒目而视,而张师兄却一声不吭,连看也不看他一眼。

        

事已至此,黑衣人已是无力回天了。

        

人群中又走出两个青年弟子,拿着绳索把黑衣人捆了个结结实实。

        

“你们几人留下,其余的散了吧,今晚之事休要在外人面前提起。”

        

胡易之语气淡淡的点了几个人的名字。

        

刘小鹿这才发现,许久未见的洛麟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殿前,只是刚刚场面太过混乱,自己并没注意到他。

        

而刘星宇居然也在其中,被胡易之点名留下。

        

胡易之递给刘星宇一个小瓶,嘱咐他拿着瓶中之物将地上的十余个倒地不醒的师兄救起,这才转身往残破大殿后方的厢房走去。

        

张师兄则压着五花大绑的黑衣人紧紧跟在胡易之身后。

        

刘小鹿扭头看了一旁的洛麟一眼,洛麟见她望向自己,脸色一变,目光有些闪躲,忙抢先几步也跟了上去。

        

这人怎么回事?

        

好歹那天自己也为他挡了一刀,他不感谢也就罢了,也不用这样躲着自己吧。

        

虽然心中不满,但刘小鹿还是迈开步子跟上了洛麟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