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 琴音显锋芒

        

只见莫晓元口中大喊着,圆滚滚的身子却是毫不犹豫的就地打横一滚,张武的大刀再次重重的劈落在青石平台上发出了沉闷的一声巨响。

        

莫晓元居然躲开了这所有人都以为必中的一刀!

        

一时间众人表情各异,甚至有几个弟子偷偷用衣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心里琢磨着是不是要重新估计一下台上这个小胖子的实力。

        

张武被莫晓元的灵活走位搞的有些心烦意乱,这次参加律堂大比张家并没对他寄予多大希望,反而是把大部分的关注都放在了堂哥张文身上。

        

张武虽以武为名,可自从练武以来一直被年岁仿佛的张文死死压着。两人自八岁开始便一起跟着族叔习武,没想到年复一年,小时候看起来文弱不堪的堂哥,居然在武道上的天赋比他强了不止一筹。

        

这让他为堂哥开心的同时也心存不甘,总想着能在众人面前表现一番,证明自己的天赋并不比堂哥差。

        

后天四层的实力在参加律堂大比的弟子中真的不算高,就算无法成功的脱颖而出,也没有人会说什么。

        

可此时遇到的仅仅是皎月峰门内选拔中的一个后天三层的普通弟子,若是连此人他都不能干脆利落的击败,更遑论跟张文一较高低。

        

那不仅家族会对他失望,就算是张武自己也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念及此处,张武沉着一张脸,运起十二分的内力,手中大刀对着莫晓元避开的方向连劈而去,巨大的刀身在接连的快速斩击之下居然形成了一道银光闪闪的刀幕,气势颇为惊人。

        

“我投降我投降!不打了!!!”莫晓元一边大喊,一边连滚带爬的往平台的角落里退去。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张武挥刀的动作一顿,似是有些发愣。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觉得手中一轻,手中握着的宽刃大刀不知何时已经被飞云师兄捏在了手里。

        

飞云似是有些无奈,摇了摇头,一手提着莫晓元,一手拎着张武的刀走下了平台。

        

皎月峰围观的众人见此情景,不由得连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这个胖子也太逗了吧!”

        

“实力这么差又这么怕死,真不知道他怎么报的名,哈哈哈!”

        

听到旁边几个弟子的嬉笑声,王小宝脸色一沉,狠狠的瞪了过去。

        

而这时莫晓元已经回到了两人身边,见状忙拉住王小宝连声道,“哎哎,小宝,算了算了!”

        

“对上张武的劈山十八刀,我确实是没什么胜算,不如趁早认输,何必要浪费时间,你说对吧小鹿姐?”

        

看着莫晓元一本正经的样子,刘小鹿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小胖子你真是怂的理直气壮!”

        

倒是王小宝听了莫晓元的话,若有所思的转过了头,对着刘小鹿道,“鹿姊姊,若是遇到厉害的对手,你也别勉强。”

        

“呃……好!”刘小鹿知道小宝是在为自己担心,只得满口答应下来,可到底能不能做到,那就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月华台上的比试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又观看了几场其他弟子们的比斗,等了快一个时辰左右,台上的飞云这才喊到刘小鹿的名字。

        

一登上平台,刘小鹿就有些好奇的往对面望去,打量起了自己今天的对手。

        

在青石平台的另一端站着一个身材壮硕的少年,此人刘小鹿并不相熟,只知道他似乎姓徐。要不是上台前飞云师兄会一一唱名,刘小鹿甚至连此人的全名都不知晓。

        

徐松见刘小鹿抱着把琴,皱了皱眉头似是有些不解,但却也没多问,只是冲着她微微抱了个拳,便取出了自己的长剑。

        

飞云倒是对刘小鹿最近练琴的事有所耳闻,可一时半会也没法把这小小的膝琴跟比武联系到一起去,于是开口说道,“小鹿,比试马上开始,快把你的兵器取出来。”

        

刘小鹿转头冲着飞云笑了笑,却不言语。

        

见她胸有成竹的样子飞云也不好再劝,只得宣布比斗开始。

        

徐松手中的长剑一抖,挽出一串剑花,挺身朝着刘小鹿冲将而来。

        

眼看徐松挥剑而来刘小鹿却不慌不忙,一手抱着膝琴,一手按着琴弦,脚步一错便飘身退到了数丈之外。

        

徐松有些诧异的转过身子,显然没想到这个抱把琴来参加比斗,将律堂大比当做儿戏一般的奇怪女孩身法居然如此之好。

        

而一旁观战的飞云则是一眼就认出了刘小鹿使的正是他教给洛麟的灵狐步。这套步法颇为玄妙,饶是他当年在胡易之的亲自教导下也花费了三两个月功夫才学会。

        

看刘小鹿此时脚下似乎已经颇为熟练,也不知道洛麟是什么时候开始偷偷将这步法教给她的。

        

飞云还在暗自思量,徐松却早已回过神来,提剑再次刺去。

        

自练成天音九变以来,刘小鹿还没有机会在别人身上施展过,也不知道具体威力几何,既怕威力太小形同搔痒,又怕下手太重将同门重伤。

        

此时徐松已欺身近前,刘小鹿不再犹豫,右手一抹,一道铮铮的无形琴音便向徐松身上打去,正是风声。

        

徐松只是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普通内门弟子,所幸他颇为勤勉,功力虽然堪堪突破了后天四层,却没有什么强大武技傍身,只在张教习那学过一套崆梧派的基础武技——崆梧剑法。

        

此次参加律堂大比对他来说一是想要通过同门切磋来锻炼提高自己,二也是希望能够有机会加入律堂之中学习更加强大的武技。

        

随着琴音的响起,徐松本朝着刘小鹿冲过来的身子随之一顿,一双精光闪闪的眸子也变的呆滞起来。只见他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双脚似乎深深种在了青石平台上,原本握剑的右手也无意识的垂了下来。

        

见此情景,所有人一时间目瞪口呆。

        

半晌,才有人小心翼翼的问道,“这……这是什么妖法?”

        

“是琴音!徐松被那琴音定住了!”

        

不只台下众人纷纷惊奇议论,其实刘小鹿心里也有些忐忑,生怕自己下手没个轻重把人伤出个好歹来。

        

好在又过了一会,徐松的眼神就渐渐恢复清明,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这才教刘小鹿把悬在肚子里的心放了下来。

        

虽然徐松此时已经恢复了意识,可却像喝醉酒一般,走起路来歪歪倒倒的。他心中大骇,但却没有就此认输的意思,摇摇晃晃的举着手里的长剑仍旧朝刘小鹿劈去。

        

刘小鹿抱着怀里的膝琴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运起身法再次退避。显然此时徐松的神魂已经受到了一定的损伤,若是自己再对他进行攻击,不知会不会造成什么不可逆转的伤害。

        

又被徐松这么摇摇晃晃的追了一阵,刘小鹿终是向飞云投去了一个求助的目光。

        

飞云显然也察觉到了刘小鹿的犹豫和徐松的异常,皱了皱眉,进场拦住了正在挥剑乱砍的徐松。

        

不想飞云这一干涉,台下却登时炸开了锅。

        

“这……飞云大师兄怎么把徐松拦住了啊?”不知是谁起了个头。

        

“就是,他俩都没打完呢,虽然她那把琴有点邪性,但是谁知道是不是只能发出一次攻击啊!”

        

“对呀!如果那诡异的琴音效果是一次性的话,等徐松恢复一下状态还是有胜算的!”

        

这徐松似乎在新进弟子中的人缘不错,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都为他帮起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