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二章 复赛的对手

        

这一次,刘小鹿抽到的签子上面写着乙贰,王小宝抽到的是乙伍,而洛麟则是丙叁。

        

如此一来,两人就只能跟洛麟分开了。

        

刘小鹿不放心的看了洛麟一眼,后者却毫不在意的冲她点了点头,就转身独自一人朝着贴有丙字样的平台走去了。

        

由于刘小鹿抽到的号次靠前,于是在王小宝的催促下,几人也不敢再耽误,径直来到了乙字号平台的旁边。

        

此时乙字号平台上已然站着两个人,其中提着一把青色长刀的精壮中年人正是皎月峰上的武技教习张长老,而另一个腰间配着一把短剑的青年女弟子似乎也有点眼熟。

        

刘小鹿歪着头想了好一会,直到台上的那位师姐唱完名,第一对比试的弟子已经登上台去,她这才缓缓回忆起了此女的身份。

        

此女正是当日和那个讨厌的孔雀精一起来皎月峰的另一个望月峰亲传——苗师姐!

        

早就听莫晓元说望月峰的整体实力要比其他几峰弱上不少,苗师姐作为望月峰的亲传大弟子,在气势上给刘小鹿带来的感觉也就跟皎月峰上普通的内门师兄们差不太多。

        

幸好复赛是由各峰的教习长老和亲传大弟子一起监看的,不然就凭着苗师姐后天七层的实力,怕是很难看顾的过来。

        

大约过了有一炷香的功夫,台上的战斗终于分出了胜负,月华峰的一名陈姓弟子一剑挑飞了另一名水月峰的参赛弟子,获得了比斗的胜利。

        

待两人退下场后,苗师姐便又继续开始唱名,当念到刘小鹿的名字时,她的语气明显一滞,才略带迟疑的念出了下一个名字——李轻舞。 记住网址m.lqzw.org

        

随着一阵清脆的铃铛声,李轻舞越众而出,扬着下巴跳上了平台。

        

刘小鹿皱了皱眉,也从另一侧走了上去。

        

“哟,没想到阿,后天三层居然还能进复赛?看来你们胡峰主给你准备的绝世神兵倒还真是不俗呢!”李轻舞抱着双手,语气夸张的说道。

        

刘小鹿却不理她,只是低下头,右手五指连动,专心的为自己怀中抱着的膝琴又校了校音。

        

“刘师妹,你跟小舞功力差距颇大,不如还是日后有机会再做切磋吧?”苗师姐看了看两人的神色,面带犹豫的开口道。

        

苗师姐这话说的颇为含蓄,可意思却不难理解,多半是觉得后天三层的刘小鹿必定不是后天五层的李轻舞的对手,怕刘小鹿莽撞应战会被李轻舞所伤。

        

而她这个小师妹,素来是不知道什么叫做分寸的,若是两人真打起来,万一自己和张教习插手的速度慢上几分,这刘小鹿说不得真会被打出什么好歹来。

        

“多谢苗师姐关心,虽然我的实力在我们皎月峰是最差的,但是对付某些人却够了。”刘小鹿抬起头冲着苗师姐笑了笑,话语里却并没有丝毫避让的意思。

        

“臭丫头你放心,我不会对你下重手的,最多就是把你给打成猪头罢了,哈哈哈哈!”李轻舞嚣张的笑了几声,双手握拳,摆出了一个随时准备战斗的姿势。

        

刘小鹿这才注意到李轻舞的双手十指之上戴着两副黑漆漆的物什,此物她在胡易之的藏书中也见过,似乎是叫做铁莲花。

        

这倒是让刘小鹿微微觉得有些诧异,这铁莲花又名指虎,是拳术家常用的武器,没想到小孔雀精看起来这么娇气,居然是个练拳法的。

        

练拳可比练普通的刀剑要多吃上不少苦,可李轻舞怎么看也不像是个能吃苦的,这倒真是有些稀奇。

        

没等刘小鹿再多想,站在场中的苗师姐见她神色坚定,心知自己就算再劝说怕也是无用,便大声宣布了比试开始。

        

李轻舞可不管刘小鹿此时在想些什么,苗师姐一声令下,她就后腿一屈,整个人像装了弹簧似的冲了出来,右拳高高举起带起一阵轻微的破风之声,朝着刘小鹿扑去。

        

等刘小鹿听到苗师姐的声音回过神来,李轻舞的拳风已经欺到了她身前寸许之地。

        

此时想要施展灵狐步避开已经来不及了,刘小鹿脸色一变,当即一矮身,然后立马全力运起步法,朝着左侧平移而去。

        

刘小鹿的身量本就比李轻舞略矮些,这猛的一矮身,李轻舞的拳头就堪堪从刘小鹿的头顶擦了过去。

        

原本这几日为了律堂大比,刘小鹿特地将一头黑发全部束起,盘在头顶,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干练。

        

可此时头顶用来束发的水绿色丝带却被这一拳的拳风轻易震脱了,一头浓密如瀑的黑发挣脱束缚披散开来,随着刘小鹿灵巧的步伐在空中飘散着。

        

李轻舞见一击不中,便改击为砸,谁知一拳砸下却仍是落在了空处,方才还在眼前的刘小鹿,眨眼间就退到了离她数丈之外的距离。

        

刘小鹿稳住身形,微微皱起了眉头,那一拳虽然没直接击中她,可光是拳风就刮得她头顶生疼,想来她这个小身板若是被李轻舞结结实实打上一拳,估计又得在床上躺上几个月功夫了。

        

李轻舞侧过身子,面上的表情微微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讥讽道,“早就听说你们皎月峰的武技不行,逃命的本事却是不少,今日看来果真如此。”

        

“李师妹,不是师姐我不给你展示皎月峰的武技,实在是万一伤了你,我可不好跟林峰主交代呀。”刘小鹿耸了耸肩道。

        

“闭嘴!你这个该死的臭丫头!”李轻舞显然是被刘小鹿的话挑起了火气,右脚后撤,在青石平台上重重一踏,一记刚猛的崩拳就朝着刘小鹿打了过去。

        

“怎么?恼羞成怒了吗,李~师~妹~”刘小鹿一边笑嘻嘻的调侃着暴怒的李轻舞,脚下步法却不断变幻,轻易的躲避着她的攻击。

        

李轻舞手中双拳不断挥出,一记记重拳如雨点般不停的朝着刘小鹿打去,可每一次都能被她以极小的差距堪堪躲开。

        

刘小鹿甚至也不与李轻舞将距离拉的太远,只是黏在她身边的数丈之地不断辗转腾挪,可不知怎的就是教李轻舞沾不着她的身体半分。

        

“可恶!”李轻舞气的大喝一声,却收起了双拳,不进反退,腰身一拧,猛地一记鞭腿带着呼呼的风声就朝着刘小鹿扫了过去。

        

两人本就离得很近,李轻舞突然换拳为腿,刘小鹿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来不及避让,只得勉力一个侧身,却还是被这记鞭腿擦到了腰腹处。

        

这李轻舞虽然骄横跋扈,可在拳脚功夫上却明显是下了苦功的,这一记鞭腿虽然没完全打实,但这威力也已是不小,顿时痛得刘小鹿闷哼一声,只觉得腰腹处传来一阵火辣辣的感觉。

        

踉跄着退开几步,勉强稳住身形,刘小鹿心知光凭一手风骚的灵狐步在李轻舞面前是讨不了好了,于是果断的将右手按上琴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