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七十九章 一人舞剑器

        

不等几乎个个带伤的崆梧派众人好好修整一番,殿外却突然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正盘膝打坐的莫掌门和胡易之脸色一变,忙起身来到月华殿门口,只见殿外的狂风寨众人正举着五花八门的武器朝那金色光罩狠狠的攻击着。

        

普通帮众的攻击倒不算什么,至多只能让那金色光罩上浮现点点涟漪,而那黑袍青年手中的红色细剑和那看不清面容的黑衣人手中的黑色长刀却是不同,每一次斩在光罩之上,都会让光罩上被攻击之处产生明显的凹陷。

        

虽然金光闪烁数下之后,光罩又能重新恢复原状,可在频繁的斩击之下,那金色光罩上的金光却几不可查的微弱了几分。

        

黑袍青年停下手里的动作,朝两人森然一笑,道,“掌门师兄,如今我倒是很期待你这个乌龟壳能撑得住多久。”

        

黄袍大汉走后,黑袍青年左思右想,虽然依旧弄不清楚吴天成是如何以凡人之躯开启这金光八门阵的。

        

可越是强大的阵法,需要消耗的灵力就越多。

        

而殿内的崆梧派众人里虽然有两个修仙者,可尽是境界还不如自己的法力低微之流,想要靠他们支撑起如此庞大的阵法,简直是天方夜谭。

        

如此一来,这阵法便只可能是依靠外物支撑起来的,只要将此物的灵力耗尽,那这看似强大的中阶法阵也就不攻自破了。

        

莫掌门双眉一簇,冷声喝道,“李焕生,师门待你不薄,你却自甘堕落修炼邪术,甚至恩将仇报加入狂风寨沦为山匪!如此行径,若是师父他老人家泉下有知,你如何对得起他!”

        

黑袍青年面色不变,扯了扯嘴角,寒声道,“哦?师兄,你似乎忘了,自你逐我出门那日起,我便没有师父了。” 记住网址m.lqzw.org

        

“竖子不足与谋!师兄你又何必跟他多费口舌。”胡易之脸色冰寒,冷声说道。

        

“孽障!”莫掌门叹息一声,拂袖重重的关上了殿门。

        

看着紧闭的殿门,黑袍青年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提起手中的红色细剑再次朝光罩斩去。

        

……

        

两人退回殿中。

        

莫掌门望着眼前仅剩的二百余个崆梧派弟子,双眉紧锁,对胡易之道,“困守在此不是长久之计,八门金光阵恐怕维持不了多久。”

        

“再有一两日,轮守在城中弟子就该陆续回山了,到了那时或许会有所转机。”胡易之抿了抿唇道。

        

谁知莫掌门闻言却摇了摇头,语气沉重的道,“且不说阵法能不能维持到众弟子回山之时,就算能撑到他们回来,我等本就已是强弩之末,即使再加上回山的弟子,也未必是那孽障的对手。”

        

胡易之沉默了一会,不再言语,转头朝殿中的弟子看去。

        

见到胡易之的神情,莫掌门叹了口气,道,“为今之计,只能请师弟带着剩下的弟子们从密道出山,能走几个是几个吧。”

        

闻言,胡易之瞬间领会了莫问剑的话中之意,脸色猛地一变,扭头道,“易之愿与师兄一同留下!”

        

莫掌门苦涩一笑,道,“若不是我强要你多留一段时间,此时你本该已经带着徒弟回到家族了,本就是师兄连累了你。无需多说,况且出山之路也未必安全,剩下的弟子还要靠你照拂。”

        

胡易之看了看神色坚决的莫问剑,又看了看殿中的二百余个十来岁的少年弟子,终是眼中含泪的点了点头。

        

莫掌门见胡易之答应下来,方才如释重负般的露出了一丝笑容,又从怀中取出一个样式古朴的小袋子交给了他。

        

“此物一直由历代掌门保管,个中缘由想必师父当年也与你说起过一二。如今我把它交予你,带着他们离开沐月山,从今日起,世上再无崆梧派!”

        

接着转身大踏步走到大殿之上对着那以金丝楠木雕刻而成的掌门宝座用力一推。

        

随着一声隆隆的巨响,沉重的座椅往旁边平移而去,座椅背后露出了一间小小的石室。

        

殿中弟子闻声尽皆聚拢过来,围在了两人身旁。

        

只见石室内的地面上用银色粉末篆刻着一些奇异的符号,八个有些面生的青衣弟子双目紧闭的正盘膝围坐在地上,石室的另一侧还连接着一条狭长的甬道。

        

刘小鹿紧盯着那几个青衣弟子仔细的端详了一会,猛然发现石室里那三个年纪较小的弟子赫然就是当年律堂大比中胜出的二十个弟子中的其中之三,霎时脸色大变。

        

如此一来,另外五个年长一些的弟子的身份便也呼之欲出,这八人竟就是此前让刘小鹿羡慕不已的每个月有五十两银子补贴的律堂弟子!

        

更诡异的是那三个原本实力最高也只有后天六层的律堂弟子,才短短一年多时间没见,如今三人中实力最低也有了后天八层的功力。

        

刘小鹿心中一紧,不由得想起了当年飞云师兄提到的那部功法,一颗心瞬间沉到谷底。

        

随着殿外不断传来的轰鸣之声,那篆刻中地面上的银色符文不断闪烁。

        

而随着那些奇异符号的每一次亮起,盘膝坐在地上的几位弟子面上便显露出一副痛苦之色。

        

莫掌门有些不忍的看向盘坐在石室中的那八名弟子,深吸了口气,并没有解释什么,而是转身对着众人说道,“此处地道连接沐月山外围,你等随后便跟着胡峰主出山各自回家去吧。若是见到城中的弟子,也叫他们莫要回山,各自寻个差事,好好活下去。”

        

“师父,我不走。”

        

“我也不走!”

        

人群中突然挤出两个身影,咚的一声齐齐跪在了莫掌门身前,正是望月峰的两位亲传弟子——徐一尘和孟凯风。

        

“莫要胡闹!金光八门阵支撑不了多久,我留在此处还能阻拦那孽障一二,你们只有后天实力,就算留下也毫无用处。”莫掌门面色沉凝,冷声呵斥道。

        

“弟子愿与师父共存亡!”

        

见两人仍是不肯,莫掌门只得口气一软,无奈道,“由此下山也不见得就一路畅行,若是你们都留下,只靠胡峰主一人未必能护的大家安全。”

        

接着又转头看向胡易之道,“速速带着他们下山去吧!下山之后便回你的禹川去,日后若是有可能的话,替我杀了那个孽障!”

        

“师兄放心,易之明白!”

        

胡易之双目通红,后退两步,对着莫掌门郑重的行了个礼,便决绝的转身带着众弟子朝石室中的密道走去。

        

众弟子步履沉重跟在胡易之身后一一跨入了密道之中,很快大殿里便仅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身影。

        

只见洛麟仍神色恍惚的独自一人站在角落里,口中呢喃道,“我不走,爷爷还在这里,小麟不能走……”

        

刘小鹿和莫晓元对视一眼,将手中的王小宝交给了同样脸色惨白的飞云师兄,两个人走到洛麟身边一左一右合力把他推到了密道里。

        

很快,大殿里便只剩下了莫掌门和他的两位弟子。

        

“去罢。”莫掌门背过身,不肯去看跪在地上的两个人。

        

终于,徐一尘咬牙对着莫掌门的背影重重的磕了个头,便拉起跪在地上的孟凯风朝密道走去。

        

空旷的月华殿内只剩下了莫掌门一人,他默默的走到台上用力将宝座复原到了原来的位置。

        

接着长笑一声,抽出背上的长剑,便在大殿正中就着殿外不断隆隆响起的轰鸣之声执剑而舞。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