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九十五章 族长胡欲远

        

在册子的后半部分,记载着几种虫蛊之术,李焕生当日所操控的虫尸之术便赫然在列。

        

除此之外,还另有数种效果各异的蛊术,有能让人陷入幻境的幻蛊,让人昏睡的眠蛊,还有能让人意识陷入混乱之中的迷心蛊。

        

在几种蛊术之后还记载着一种名为圣蝎引的驭虫奇术,取一百零八只成年公蝎佐以三十六种毒草封入缸中任其自相残杀,直到七七四十九日之后缸中只剩下最后一只蝎子,便成就圣蝎。

        

最后再对圣蝎施以认主秘术,便能将其收入体内,圣蝎以主人精血为食,战斗之时可以将其召出助战,是为圣蝎引。

        

而操控圣蝎和施展蛊术所需要用到的法器居然就是那支看起来怪模怪样的玉笛。

        

刘小鹿不由得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那支短笛,此刻看来那玉笛翘起的尾端竟怎么看怎么像一只带有毒刺的蝎尾。

        

纵使这五毒血经是一部能修炼到筑基期的功法,她也是不会练这种邪功的,可后面记载的这几种蛊术和驭虫术倒是威力不俗的样子。

        

蛊虫之术的传说刘小鹿也在胡易之的藏书中看到过一些,听说此术是来自一个叫南岭的地方,但具体是个什么地方,就没有详细的描述了。

        

在书中有限的记录里,柳国境内出现过的施用蛊虫之术的人多半是女子,没有人知道她们是从何而来,也没有人知道她们是如何习得此术。但是一旦有这样的女子出现,多半是伴随着一个结局凄凉的爱情故事。

        

颦眉沉思了一会,刘小鹿才继续将手里的册子翻到了最后一页。

        

谁知上面记载的内容却是让她眼神一亮,没想到全本都记满了各种邪功蛊术的册子在最后却记载了一种法术。 记住网址m.lqzw.org

        

掩气术,一种施法后可以隐藏自身灵力波动的法术,不但消耗的灵力极少,而且一次施法后持续的时间足有两个时辰。

        

见似乎是一种没什么用的辅助法术,刘小鹿不禁有些失落。

        

不过此时她掌握的法术本就不多,即使是一种没有丝毫攻击力的辅助法术,倒也让她提起了几分兴趣。

        

左右也睡不着,刘小鹿便照着册子上的记载在房中练起了掩气术。

        

……

        

第二天一早,天色刚蒙蒙亮,刘小鹿就跟着胡易之坐上了前往禹川的马车。

        

两匹黄驹骏马在宽阔的官道上跑的飞快,十几里的路程只用了短短半个时辰。

        

一直到见了刻有禹川两个字的石碑,车夫便不愿再往里走了。

        

在宗元城内,即便是最普通的凡人也知道宗元城东十余里外的禹川住着一群姓胡的仙师,等闲是不敢轻易进入禹川地界打扰仙师们清修的。

        

两人只得下了车,继续步行。

        

又走了约有一炷香的功夫,穿过了一片茂密的树林,又翻过了一个山坡,一片宏大的建筑群终于出现在了刘小鹿的眼中,连绵数里尽是绿砖红瓦,亭台楼阁。

        

禹川的地形属实有些特别,胡氏祖地的建筑之外紧挨着一条环形山脉,山脉外头又环绕着一条宽约十余丈的大河,河水奔流不息,从东头的数条支流汇入,绕了禹川的山脊半圈又继续向西奔流而去。

        

看着眼前的恢弘景象,刘小鹿这才对禹川胡家的实力有了更深的了解。

        

走在前头的胡易之见身后的白衣少女停下了步子,转身开口道,“走罢,一会见过族长,先将回归家族一事了结。”

        

“是,师父。”

        

听到一会便要面见筑基期的族长,刘小鹿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紧张之色。

        

“你方才叫我什么?”胡易之颦眉道。

        

“是,父亲!”刘小鹿一愣,立马改口道。

        

胡易之闻言,弯了弯眼睛,牵起少女的手往那片建筑走去。

        

来到胡氏祖地巨大的牌楼之下,跟守卫的胡氏子弟说明了来意,又在原地等了有一个时辰,这才有人从祖地之中出来将两人接了进去。

        

跟着引路的白衣青年身后七拐八绕的又走了半个时辰,这才来到了一间大门紧闭的屋子外头。

        

白衣青年停下脚步,对着胡易之行了个礼,道,“族长就在房中,两位请自便。”便转身离开了。

        

胡易之上前敲了敲门,房中便随之传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进来吧。”

        

两人推门而入,只见一个剑眉凤目,年约五十许的中年男子正端坐在案几之后。

        

“易之拜见族长。”胡易之躬身行礼道。

        

一旁的刘小鹿见状,忙也有样学样的弯腰行了个礼,心中却有些诧异,原以为族长是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没想到居然这般年轻。

        

中年男子闻声,这才放下手中的书卷,抬起眼帘看向了厅中的两个人。

        

“易之……”胡欲远颦眉思索了一下,这才道,“你是为礼的孩子?”

        

胡易之躬身应道,“回族长,家父名讳正是胡为礼。”

        

胡欲远点了点头,扫了一眼胡易之身旁的白衣少女,道,“小小年纪便有炼气六层的修为,倒也算不俗。”

        

说完又看向了胡易之。

        

胡易之见状,忙解下了一直挂在腰间的玉佩,用两手捧着,恭敬的递了过去,

        

胡欲远接过玉佩,先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又运起修为往玉佩中注入了些许灵力,便看到玉佩发出了一阵柔和的白光,白光又渐渐的汇聚成了一个清晰的胡字。

        

直到此刻,胡欲远的脸上才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口中道,“不错,是我胡家子弟的身份玉佩。”

        

接着又对着胡易之道,“既然回来了,就去西院找你为名叔父吧,他会安排你们的住处。”

        

胡易之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忙道,“族长,小女乃是双灵根修士,不知可否入住东院?”

        

“双灵根?”

        

胡欲远目光一凝,再次看向了一旁的白衣少女,道,“今年多大了?”

        

“再有两个月便满十二岁了。”

        

胡欲远沉吟了一会,道,“虽然按照族中惯例,双灵根资质足以赐予少主身份,可是你二人毕竟今日刚刚回归家族,若是此时便直接给予少主身份恐怕不妥,还是先等待一段时日再说吧。”

        

“是,族长。”

        

胡易之只得应道。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