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九十六章 西院胡为名

        

好在族长虽然并没有答应立刻给刘小鹿少主身份,可在胡易之献上了天灵果之后,却是痛快的答应了前往宗元城为洛麟祛除鬼气之事。

        

又从里屋捧出来一块硕大的玉碟,上面密密麻麻的刻满了数不清的人名,胡欲远从案几上拿起一杆金漆笔,在玉碟的一个角落里添上了胡如鹿三个字。

        

接着再次冲两人摆了摆手,道,“你二人先去西院找为名安排住处吧,待用过午饭,我便随你们去宗元城走一趟。”

        

“是,族长。”

        

胡易之又躬身行了个礼,便拉着身旁的白衣少女从房中退了出来。

        

此刻无人指引,所幸二十多年间胡家祖地的建筑并没有多大改动,胡易之虽在东院长大,但对西院地形倒是也多少有些了解,两人又辗转了一炷香左右,才找到了地方。

        

西院管事胡为名是一位面白无须,年约五十许的中年男子,虽然容貌颇为俊秀,但看上去却总让人觉得少了几分阳刚,倒有几分女气。

        

“九叔,易之今日回归家族,奉族长之命带着小女来西院安置。”胡易之行礼道。

        

胡为名摸了摸他光洁的下巴,颦眉打量了两人一阵,方才道,“易之?我记得你是五哥的孩子吧?诶,说起来五哥倒也可惜。”

        

胡易之面色微沉却没有吭声,一旁的刘小鹿自然也不敢随便接话。

        

胡为名叹了口气,又接着道,“罢了,回来就好,如今你为义叔父已经有了炼气十层的修为,想必你们父女二人今后的日子也会好过很多。” 记住网址m.lqzw.org

        

“七叔当真已经突破到炼气十层了?”胡易之惊喜道。

        

“七哥五年前便突破到炼气十层了,若不是家族之中没有富裕的筑基丹,说不得如今我们族中便能再出一位筑基期修士了。”胡为名摇了摇头,有些惋惜的道。

        

胡易之闻言,双眉一颦,疑惑道,“这是为何?如今族中炼气十层的修士很多吗?”

        

胡为义算起来今年也有六十余岁了,若是族中有年轻修士先突破道炼气十层,那拨下的筑基丹先给后辈使用了倒也算合理。

        

胡为名苦笑一声,道,“自大哥坐化后,为字辈除了你为义叔父便没有第二个炼气十层修士了。”

        

“易字辈十余人中更是只有易泉侄儿一人突破到了炼气九层修为,其余众人皆是炼气中期修为。”

        

“如字辈中倒是出了几个不错的苗子,可年纪尚小,都还不成气候。”

        

“易之啊,比起二十年前,家族如今虽然看似仍旧光鲜,可实则却已是摇摇欲坠,步履维艰了。”

        

胡易之显然没想到如今家族是如此状况,脸色微微一变,道,“难道三伯没有筑基成功吗?加上三伯,我胡家至少应该有三位筑基期修士了才是,何至于如此艰难?”

        

“你三伯早在二十三年前便筑基成功了,那几年家族确实风光了一些日子,可好景不长,自六爷爷十五年前坐化后,我们胡家便每况愈下了。”胡为名叹道。

        

胡为名的六爷爷,也就是胡易之的曾叔祖,胡所澜,是一位筑基后期修士。族长胡欲远则是一位筑基中期修士,而二十年前新晋的筑基期修士胡为先,直到如今还止步于筑基前期。

        

胡所澜一去世,胡家虽然还有两位筑基期修士,看似数量上没有变化,可族中没了筑基后期修士的支持,附近其余几个修仙家族难免对胡家在宗元城中的产业虎视眈眈起来,更有甚者也许已经把主意打到了胡氏祖地也未可知。

        

胡氏一族中所字辈已经全部坐化,欲字辈也只剩下一个筑基中期的族长,为字辈虽然出了一个筑基期的三伯,可其余的众叔父们也都年岁渐长,唯一一个筑基十层的七叔也已经年过六十,易字辈众人资质平庸,如字辈又只有一些还未长成的少年。

        

念及此处,胡易之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一片忧愁之色。

        

胡为名见状,又叹了一口气,道,“如今家族正是青黄不接之时,只盼我们这些老家伙能再多撑些日子,等到如字辈的这些小家伙长成,便再无后顾之忧了。”

        

接着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扭过头看向了一旁的刘小鹿,口中问道,“易之啊,你家丫头看着修为倒是不错,就是不知资质如何,今年多大岁数了?”

        

“小女是双灵根资质,今年快十二岁了。”说到刘小鹿,胡易之的脸色才好看了几分,笑道。

        

“才十二岁的炼气六层?!”

        

胡为名闻言脸色一变,很快又接着道,“易之你莫不是搞错了,双灵根资质如何会入住西院,莫说住到东院了,就是少主身份也足以当得了。”

        

“其实易之原本也以为族长会给小女安排个少主身份,可方才族长说,我与小女今日刚刚回归,直接给予少主身份恐怕族中其他人会有所微词,便让我二人先来西院九叔这里了。”胡易之皱眉道。

        

胡为名沉吟了一会,道,“罢了,既然是族长的安排,我也不便多说。聊了这么些时候,还是先带你二人去住处安置吧。”

        

两人跟着胡为名来到了西院的一处院落,又寒暄了几句,胡为名便离开了。

        

刘小鹿进屋换上了胡为名给他们准备好的家族服饰,又把胡家的身份玉佩系在腰间,身上所穿的衣物不知是何种布料所制,料子看着轻薄,可一穿在身上,在这春寒料峭的二月间竟教人觉得全身暖融融的。

        

对着桌上的铜镜照了又照,刘小鹿突然明白了师父为何一年到头都只穿白色衣衫。

        

原来是因为胡家的家族服饰就是清一色的月白长衫,从今日进门开始,无论是族中的青年子弟,还是族中管事,甚至是族长,尽皆是一袭白衣。

        

不过似乎还是有些不同的,刘小鹿仔细看了看铜镜中自己的影子,月白长衫的胸口处绣有两道银色的月牙,衣襟和袖口也滚了一圈带云纹的锦缎。

        

而方才见到的西院管事身上却绣了三道银色月牙,族长的胸口更是绣着两道金色的月牙。

        

想来,从这衣物上所绣的月牙儿的数量和颜色上便能分辩得出每个人的修为和在族中的地位了。

        

刘小鹿换好衣服走进堂屋,发现胡易之不知何时已经坐在桌旁等着她了。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