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九十八章 真火祛鬼气

        

不等刘小鹿和胡易之再多聊一会,便有族中仆役提着饭盒,送来了午饭,又叮嘱他们用过饭后便去胡家祖地门口候着。

        

两人知道这是族长的吩咐,不敢耽误,草草的用过午饭之后便往大门口赶去。

        

在胡家的牌楼底下等了没多久,就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从胡家祖地之外的那条山脉中飞了出来。

        

那人影速度极快,不过转眼功夫便到了两人跟前。

        

刘小鹿定睛看去,只见此人正是上午见过的胡家族长胡欲远。

        

此时他脚下正踩着一副卷轴,整个人凌空而立,一身月白衣衫被东风微微拂起,活脱脱一副衣袂飘飘白衣胜雪的仙人模样。

        

御器飞行,这就是筑基期修士的神通吗,当真是神气极了。

        

正当刘小鹿心中憧憬着自己日后筑基的景象之时,却突然感觉身子一轻,再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到了距离地面足有十余丈的高空之中。

        

胡易之紧挨在她身旁,而胡家族长则独自一个人站在两人的身前,三人脚下的那副卷轴法器此时已经展开来,画卷上是一副小桥流水的水墨山水画。

        

不等她再仔细观察一番,见两人站稳了身形,族长便催动脚下的法器朝着宗元城疾驰而去。

        

霎时间,刘小鹿只觉得狂风阵阵衣衫鼓荡,不由得身子一歪,一个踉跄。若不是身旁的胡易之眼疾手快的扯了她一把,几乎就要掉下卷轴。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经过这么一折腾,刘小鹿一张小脸微微发白,方才那股子第一次被人带着感受御器飞行的兴奋劲儿蓦然之间就化为乌有了。

        

一站稳身子,她立马就学着身旁的胡易之那般,运起体内的灵力开启了一层薄薄的灵力护盾。

        

有了灵力护盾的保护,方才那股强烈的恶心和眩晕的感觉顿时减轻了不少,刘小鹿这才觉得好受些。

        

接着又小心翼翼的探头往身下看去,只见山川,河流,密林,村落等各种景物在她眼前飞快的闪过。

        

没等刘小鹿在这种新奇的体验中回过神来,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宗元城外那一片高大的城墙便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

        

已经到了宗元城外,可族长却并没有丝毫要降落的意思,而是带着两人径直御器入城,按照着胡易之指点的方向直奔客栈而去。

        

看着族长潇洒恣意的模样,刘小鹿不禁又想到就在昨日,她与师父进城时还被那城门口的凡人守卫为难,不由得再次感叹实力的重要性,更是在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努力修炼,争取早日筑基成功!

        

三人落到客栈之中,引得店内一阵轰动,众人纷纷伏地而跪,口呼仙师。

        

而族长却对这些凡人毫不理会,脚步不停的带着两人从跪了一地的人群面前走过,连一个眼角的余光也没有向他们瞥过。

        

来到洛麟的房前,胡易之上前推开门,族长便当先走了进去。

        

床榻上的少年依旧双目紧闭,昏迷不醒,只是面上笼着诡异的青黑之气看起来似乎比起昨日还要更浓重了一些。

        

族长走到床铺旁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又捏起少年的手腕,运起灵力查看了一下他体内的情况,面上露出了几分怪异的神色。

        

见族长如此神情,胡易之心中一紧,忙出声问道,“族长,不知小徒体内的鬼气能否祛除?”

        

族长闻言,转过身来打量了一会胡易之,这才道,“易之啊,你这徒弟只是个没有灵根的凡人,你当真要为了救他付出一枚天灵果的代价吗?你若是现在改变主意,我可以做主给你拨下低阶灵石五十块,金髓丹两瓶。”

        

五十块低阶灵石足够买上一件不错的高品法器,或是两件普通些的中品法器了。而金髓丹则是族中分配给家族修士辅助修炼的一种灵药,对炼气期修士的帮助很大,家族中寻常炼气中期的修士每三个月才能领到一瓶,两瓶金髓丹的价值也在四十块灵石左右。

        

按理说天灵果虽然珍贵,但若是拿到市面上出售的话,撑死了也就能卖个八十灵石。可一来胡易之毕竟是自家后辈,二来胡欲远也不是很情愿为了一个凡人动用先天真火。

        

毕竟先天真火对于修士来说也颇为重要,即使是筑基期修士,若是动用了体内的先天真火去帮人祛除完鬼气,回去至少也要闭关修炼个十天半个月才能填补此次的消耗。

        

半个月的时间对普通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可对一心想要提高修为突破境界的修士们来说,时间恰恰是最宝贵的。

        

胡欲远本以为胡易之会欣然答应,不想胡易之闻言却摇了摇头,又对着胡欲远鞠躬行礼道,“小徒虽然是个无法修行的凡人,可他既已拜入我门下,于情于理我都无法对他放任不管。还请族长出手为小徒祛除体内的鬼气吧!”

        

“那便随你的意思吧。”胡欲远双眉微颦,似乎对胡易之做出的决定不太满意,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见他撩开洛麟身上的被褥,左手掐诀,右手掌心猛地升起了一簇橙色的火苗,接着又在火苗之外裹了一层绿莹莹的灵力,便伸出右手向着床榻上少年的身体抚去。

        

随着胡欲远的掌心跟洛麟的身体每一次接触,就有丝丝缕缕的黑色鬼气从两者相交之处逸散而出,发出微弱的滋滋声后,又化为缕缕青烟消失在了空气里。

        

用先天真火将洛麟全身的肌肉骨骼内的鬼气蒸腾完之后,饶是实力强大如胡欲远,此时的脸色也微微有些疲惫。

        

稍微休息了一会,胡欲远又将再次掌心抵在洛麟的丹田之处,用灵力裹着先天真火将其浸入经脉中的鬼气也祛除了一遍。

        

前后大约花费了足有两个多时辰的时间,直到天色渐晚,胡欲远才收回了放在少年身上的右手。

        

直到此时,洛麟面上的青黑之气才完全褪去了,虽然面色仍旧有些苍白,但看起来状态已经好多了。

        

胡欲远见状,转身对着胡易之道,“易之啊,你徒弟体内的鬼气已经完全祛除了,但这些日子被鬼气缠身却是伤了些元气,估计还要再修养一两日功夫才能转醒。今日你便留在城中吧,先将徒弟安置好,明日再回祖地便可。”

        

“是,易之替小徒多谢族长的救命之恩!”胡易之躬身道。

        

胡欲远点了点头,便独自走出了房间,御器朝着胡家祖地的方向飞去了。

        

那飘然若仙的样子,若不是刘小鹿方才留意到了族长额角的汗珠和出门时有些虚浮的脚步,简直丝毫教人感觉不出他此时消耗了大量的灵力。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