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一章 糖水铺老妪

        

到了此时,刘小鹿哪看不出来吴天昊的法器受制是被水属性符箓所克制之故,心中不由得暗自庆幸,甚至连带着对那抛售水属性符箓的吴天娇也生出了几分感激之情。

        

眼看那自己的宝贝法器在蓝色水团的包裹下,光芒逐渐暗淡,吴天昊的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

        

就在刘小鹿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却看到那吴天昊黑着个脸,伸手在怀中又取出了一柄金色小剑。

        

不好,他还有别的法器!

        

刘小鹿心中顿时警铃大作,一只手拉着身前的洛麟,一只手暗中掐诀施展开轻身术,身形一晃,便运起灵狐步往身后的巷子里窜了进去。

        

吴天昊显然没想到面前的两个人居然毫不犹疑的掉头就跑,偏偏这逃遁的速度还快的惊人,他即使是现在立即运起轻身术也别想追的上。

        

看了看在一大团水球包裹着中红光微弱的赤炎子母环,吴天昊面上的表情迅速变幻,等自己击散了这水球术,那两人必定已经跑得没影了。

        

没再多做犹豫,吴天昊便咬牙撇下岌岌可危的赤炎子母环,驱使手中的飞剑朝着两人追了过去。

        

纵使刘小鹿的身法再快,却也是及不上吴天昊手中激射而出的金色飞剑。

        

就在那金光即将击中两人身躯之时,刘小鹿的身上突然亮起一阵青光,忽的升起一个青濛濛的光罩将两人包裹在内。

        

被吴天昊的飞剑狠狠一击,两人身上的青色光罩剧烈的闪烁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挟裹着两个人影朝着曲水巷深处撞了过去。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两个白色的人影撞破了一间店铺的大门,摔进房中。

        

刘小鹿在地板上滚了几圈,全身都被门板的残骸硌得生疼,可鼻翼之间却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甜香。

        

不容她细想,那金色飞剑便从两人身后追了上来,数息之后,吴天昊的身影也紧跟其后出现在了店铺门口。

        

“臭丫头,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跑!”

        

价值不菲的高品法器受损,吴天昊自是怒极,不禁脸色铁青的大喝道。

        

话音一落,盘旋在他身侧的金色流光便再次朝着两人身外的青色光罩劈斩而去。

        

可就在此刻,几人所在的店铺深处竟也激射出一道金色剑芒,这剑芒后发却先至,锵的一声在吴天昊的飞剑落在光罩上之前,便与其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一击之下,吴天昊的那柄中品飞剑竟是直接被那剑芒震的倒飞出去,咻的穿透了对街一家店铺的门窗,看不见踪影了。

        

“何人在此!”吴天昊见状,登时脸色大变,环顾四周,冷声喝道。

        

虽然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修仙者挡住了吴天昊的飞剑,可毕竟敌友不明,刘小鹿自然也不敢大意,只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一对黑漆漆的眼珠子在眼眶里不停的左右转动,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哎。”

        

众人身后忽的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叹息声。

        

接着一个满头白发,手拄拐杖的老妪从里屋步履蹒跚的走了出来。

        

“少年人,如此这般追着一个姑娘家在别人家里大打出手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白发老妪摇头道。

        

三人见状,皆是一愣,显然没想到这位藏在暗处的修仙者竟然是一位风烛残年的白发老妪。

        

吴天昊眉头紧锁,全然没有因为对方是个年迈的老妪而轻看半分,此人方才出手之时,气势磅礴,凭他练气九层的修为根本难以抵挡,可不过转瞬之间,便又归于平静,在此刻看来竟是如同一位毫无半点灵力的普通老妪。

        

刘小鹿此时更是心头巨震,方才那剑芒从屋内射出之时,她分明感受到屋内有着一个比胡家族长还要强大许多的气息,可如今那老妇人毫不遮掩的在几人面前现身,她却不能在其身上感受到半分灵力波动。

        

来不及再多想,刘小鹿当即朝着那老妪躬身一拜,恭敬道,“禹川胡氏胡如鹿多谢婆婆出手相助!”

        

老妇人闻声转头看了刘小鹿一眼,口中却淡淡的道,“小姑娘,你不必谢我,若不是这少年人出手毁了我的铺子,我本无意插手你们的事。”

        

“前辈见谅,晚辈无意冒犯,对铺子的损失我可以照价赔偿,还请前辈不要干涉我和胡家丫头之事。”吴天昊脸色冰寒的行礼道。

        

老妇人看了看吴天昊,又看了看一旁的刘小鹿,冷笑道,“三息之内若你仍是不走,那老身便亲自送你上路。”

        

吴天昊闻言,脸上一阵青红交错,咬牙继续道,“前辈您许是误会了,我对胡家丫头并无杀心,只是想查验一些事而已。”

        

“三。”

        

“前辈!”

        

“二。”

        

“那晚辈告辞了!”

        

见那白发老妪看向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冷,吴天昊不由得心头一突,忙抱拳行了个礼,便转身夺门而出。

        

“谢前辈搭救!”

        

吴天昊一走,刘小鹿忙撤去身外的光罩,两人一起对着白发老妪恭敬行礼道。

        

老妪摆了摆手道,“我方才已经说过,此番出手并不是为了救你二人。”

        

见老妪转身欲走,刘小鹿却是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口中道,“婆婆的铺子今日可开张了?不知我二人是否有幸向婆婆讨碗糖水喝。”

        

……

        

吴天昊来到方才交手之处,只见那符箓所化的水球术已然消散,一大四小五个光芒暗淡的红色圆环正散落在街道之中。

        

忍痛将法器一一收起,吴天昊又不甘心的扭头朝身后看了一眼,这才沉着脸大踏步走出了曲水巷。

        

……

        

景天楼中,一位年约十六七岁的白衣少年并两位十三四岁的少女正坐在二楼一处包厢中等待着什么。

        

“天娇,你哥不是说要请我们吃饭吗,怎的却迟迟不见踪影?”金子画皱眉道。

        

“这……我哥他应该马上就到了。”

        

吴天娇脸色涨红,不住的朝着门口的方向张望着,三人点的这一桌子菜,怎么也得十几二十个灵石,若是吴天昊不来,她身上此时可没这么多钱付账。

        

反而那白衣少年的面上倒是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冲着两人温柔一笑,开口道,“天昊兄许是有事在路上耽搁了,你们俩要是饿了的话就先吃吧,今日便由我先替天昊兄买单罢。”

        

就在此时,门外却传来了一个清朗的男声。

        

“知道我们少城主财大气粗,却也没有这般抢着付账的道理。”

        

闻声,吴天娇的眼神顿时一亮,忙扭头朝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红衣青年正轻笑着提步跨入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