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二章 引诸多猜测

        

见吴天昊出现,吴天娇当即撒娇道,“哥哥让我们等了这么久,该补偿一份百花灵露才是!”

        

闻言,金子画忙道,“天娇,那百花灵露一份就要十几个灵石,这桌菜品我们几个已然够吃了,你别让天昊哥哥太破费了。”

        

吴天娇却不理她,只是眼巴巴的盯着对面的吴天昊。

        

“罢了罢了,你若是想吃去点便是。”吴天昊只得无奈道。

        

“我就知道哥哥最好啦!”吴天娇当即雀跃道,接着兴冲冲的一个闪身便出了房门。

        

“天昊哥哥,你未免也太宠着天娇了。”金子画忍不住嗔怪道。

        

吴天昊摇了摇头,笑道,“无妨,她前段时间跟那胡家小子较劲,把身上的灵石都输了个干净,已经好久没出来打过牙祭了。”

        

“天昊哥,你方才与人动手了?”一旁的白衣少年突然皱眉道。

        

金子画一怔,忙看向吴天昊的脸,这才发觉他的脸色确实有些发白,身上的灵力波动也有些紊乱。

        

吴天昊摆摆手道,“我没什么大碍,只是法器有些受损罢了。子祺,此事晚些时候我再跟你细说。”

        

闻言,金子棋微微颌首,便不再开口了。 记住网址m.lqzw.org

        

接着吴天昊又不放心的扭头对金子画叮嘱道,“子画,你别跟天娇提起此事,免得她担心。”

        

“嗯。”金子画点头道。

        

几人正说着,便听到门外传来了吴天娇的声音。

        

“子画子画,你猜我刚刚听到了什么!”吴天娇神秘兮兮的道。

        

“怎么啦?”金子画问道。

        

吴天娇嘻嘻一笑,得意道,“我刚刚去点菜的时候,在外面听到两个侍女聊天,说那个胡家丫头被景天楼的菜品价格吓跑了!哈哈哈,我就说那个土包子肯定没钱来景天楼这种地方吃饭吧。”

        

“你呀,莫要背后议论他人是非。”金子画无奈道。

        

“胡家丫头,哪个胡家丫头?”吴天昊闻言不由得奇道。

        

“好像……叫什么鹿,对,胡如鹿。”吴天娇思索了一会,道。

        

“胡如鹿?”吴天昊瞳孔一缩,这不就是方才他见过的那个胡家丫头嘛。

        

“是啊,怎么,哥你认识?”见吴天昊如此反应,吴天娇不禁疑惑道。

        

吴天昊回过神来,忙道,“不认识,只是似乎并未听说胡家有这么个人,一时有些好奇。”

        

“确实是,这个丫头就跟凭空冒出来的一样,一副乡下人进城的穷酸相。”吴天娇撇嘴道。

        

金子画颦眉道,“这倒是有些奇怪,那个胡家姑娘看上去年岁比我们还小一些,便已经有了炼气六层的修为,至少是个三灵根资质,在胡家怎么也不该如此不受重视才对。”

        

……

        

城主府。

        

一处布置考究的庭院中,一红一白两个人影正立在一棵海棠树下低声交谈着什么。

        

“天昊哥,你方才要跟我细说的到底是何事?”白衣少年开口道。

        

一旁的红衣青年很快答道,“两件事。其一,天娇她们说的那个胡家丫头是个双灵根。”

        

白衣少年闻言奇道,“双灵根?资质倒是不俗,可她是胡家人,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从她身上散发的气息来看,很有可能是木水灵根。”红衣青年想了想道。

        

“你是如何看出来的?”金子棋动容道。

        

“她周围的水属性灵气比其他地方浓郁数倍。”

        

金子棋皱眉道,“兴许是她身上有什么水属性的高品法器。”

        

“我今日与她交过手,她身上并没有水属性法器。”吴天昊摇头道。

        

“如此说来,倒真有可能……”金子棋说到一半,却突然想到了什么,惊道,“她区区一个炼气六层如何伤的了你的高品法器?”

        

闻言,吴天昊面色一沉,道,“这便是我要跟你说的第二件事,宗元城中似乎隐居着一位筑基期修士,今日就是她出手将我逼退的。”

        

“筑基期修士?”金子棋颦眉思索了一会,方道,“天昊兄今日所说之事我都记下了,若胡家那位果真是木水灵根,那便算是帮了我大忙了。”

        

吴天昊摇头笑道,“你我之间,不必如此。”

        

……

        

谁也没想到在曲水巷开了几十年糖水铺子的曲婆婆竟是位隐藏在凡人之中的修仙者。

        

虽然曲婆婆一再表示并不是为了救下两人而出手,可刘小鹿心中却仍旧感激曲婆婆的搭救之恩。

        

能做出如此香甜的汤羹的老婆婆,一定是个好人!

        

“曲婆婆,我可以打包一份带回去给我父亲尝尝吗?”刘小鹿打了个饱嗝,看着眼前的数个空碗,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道。

        

见曲婆婆点了点头,刘小鹿当即咧嘴笑了起来。

        

“你二人都是禹川胡氏子弟?”曲婆婆突然语气淡淡的问了一句。

        

刘小鹿想了想,介绍道,“家父是胡家外放子弟,这位是我师兄。”

        

洛麟闻言,对着曲婆婆行了个礼,道,“在下来自崆梧派,只是个没有灵根的凡人,并非胡氏子弟。”

        

面上一直古井无波的曲婆婆闻言却是一怔,追问道,“崆梧派,哪个崆梧派?”

        

虽然有些疑惑曲婆婆为何会对崆梧派感兴趣,可洛麟还是恭敬道,“便是六十年前迁至沐月山的那个崆梧派。”

        

“六十年前,六十年前,是了……”曲婆婆面上露出些许迷茫之色,嘴里喃喃的念叨着什么。

        

“曲婆婆,曲婆婆?你怎么了?”见曲婆婆举止怪异,刘小鹿忍不住出声道。

        

一连叫了几声,曲婆婆才回过神来,将手中打包好的小瓦罐递给刘小鹿,面露慈祥之色,柔声道,“无妨,我今日有些乏了。你二人若是愿意的话,以后就常来曲水巷陪陪我这老婆子吧。”

        

刘小鹿接过瓦罐,又看着曲婆婆这幅行将朽木的老迈模样,还以为是方才出手拦下吴天昊才使曲婆婆感到乏累,心中不由得感到有些内疚。

        

当即拍着胸脯保证道,“曲婆婆您放心吧,我们以后肯定会常常来看你的!”

        

“嗯。”曲婆婆含笑点头,站在店铺门口看着两个白色的身影并肩走出了曲水巷,这才转过身子,满是皱褶的脸上露出了一副怨毒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