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章 百炼门回城

        

七日后,胡易之依约又带着刘小鹿去了宗元城。

        

一到万象阁门口,刘小鹿便神色雀跃的当先小跑着进了门。

        

不想店里竟空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正伏在柜台上闭目小憩。

        

“哎哎,楼小鱼,醒醒,大白天的睡什么觉啊!”刘小鹿走到近前推了推那打盹的少年,道。

        

半晌,楼牧鱼这才睡眼松懈的抬起眼帘,只看了一眼对面的少女,便又再次伏下了身子,口中嘟囔道,“爷爷今天在家,有啥事直接上二楼就行,别打扰我睡觉。”

        

刘小鹿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呀,也就是仗着阁主是你爷爷,要不然像你疲懒懈怠的伙计,指定不出三天就得被老板打发走了。”

        

这回楼牧鱼却是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了,旁若无人的打起了瞌睡。

        

见状,刘小鹿也不好再把他扒拉醒,只好跟着随后进门的胡易之上了楼。

        

“楼爷爷好!”

        

一进门刘小鹿就笑着冲案边的青衣老者打起了招呼。

        

“是易之和小鹿来了啊。” 记住网址m.lqzw.org

        

闻声,楼万象笑眯眯的抬头望了过来。

        

见到进门时老者的神情,胡易之却是神色一动,皱眉道,“楼叔,铺子里最近可是遇上什么麻烦了?”

        

楼万象一怔,摆手道,“没有,店里一切正常,你别瞎担心。”

        

胡易之却是不依不饶的接着道,“往日里店中虽然生意也并不太多,可却不像今日这般一个客人都没有。”

        

“倒也没什么,今日城西新开了一家炼器铺子,不少人都去城西瞧热闹了。”楼万象口气轻松的道。

        

“炼器铺子,是哪家开的?”胡易之颦眉道。

        

宗元城中除了万象阁倒是也还有其他几家炼器铺,都是几大家族名下的,可店中卖的大都是些下品法器,坐镇的几个炼器师至多也就是个勉强能打造出中品法器的水平。

        

几大家族养这些炼器师,主要是为了给家族子弟批量打造几样低品法器。在宗元城中开的店铺也就只有一些手头拮据的散修偶尔会去买上一两件低品法器,收益并不好。

        

而自从城主府广纳散修以来,这些个投靠城主府的散修们大都得了城主府赏下的法器,各家族炼器铺子的生意就更加惨淡了。

        

在这关头,居然还敢在宗元城里新开一家炼器铺,莫不是昏了头了不成?

        

楼万象笑了笑,道,“不是几大家族开的铺子,据说是柳源城毕庄的徒弟来我们宗元城开的分店。”

        

“是百炼门的那个毕老爷子吗?”胡易之闻言一愣,道。

        

“正是。”楼万象含笑颔首道。

        

胡易之似是想到了什么,面露疑惑之色,不解道,“我记得,毕前辈不是二十多年前从我们宗元城搬到柳源城去的吗?为何如今又派弟子回来了?”

        

楼万象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回来也好,我当初年少气盛争强,好胜之心太重,才会与他一连争斗数年。后来他败走柳源城,失去了这个对手,这么多年来我心里还一直有些遗憾。”

        

“此事,怕是没那么简单,毕老前辈也是好胜之人,他当初负气而走,想必如今回归必不会善罢甘休的。”胡易之忧心忡忡的道。

        

“无妨,炼器之道本就是达者为尊,他若是真的有了突破,那我也只能甘拜下风。”楼万象笑道。

        

虽然胡易之有心再提醒几句,可见楼万象一副如此云淡风轻的样子,只得点了点头,不再应声了。

        

一旁的刘小鹿逮着机会,忙开口问道,“楼爷爷,洛麟呢?怎么不见他在店里?”

        

楼万象转头看向胡易之身旁的白衣少女,道,“反正今日店中无事,他说想去城西看看热闹,我便准他去了。”

        

他才不是一个喜欢看热闹的人呢。

        

刘小鹿撇撇嘴,心知洛麟一定是借着看热闹的名义帮楼万象打探情况去了,毕竟以楼万象的身份是不可能亲自去到百炼门查看的。

        

可是转念一想,百炼门在城西跟曲水巷的距离也不算远,不如自己也去百炼门那瞧瞧有啥开业节目?完事还正好能喊上洛麟一起去看看曲婆婆。

        

没等她说话,胡易之看着她这副神情心里便已经有数了,浅笑道,“你若是也想去瞧个热闹,我便陪你一起过去看看吧。”

        

楼万象无奈的摇了摇头,知道这些个小辈都是借着瞧热闹的名义为自己查看情况,却也不说破,只得由得他们去了。

        

临出门时,刘小鹿忽的想到了楼下打瞌睡的楼小鱼,忍不住对着楼万象道,“楼爷爷,你也不管管楼小鱼,他在楼下睡觉呢。店里大门开着又无人照看,若是来了心怀不轨的贼人可如何是好。”

        

“无事,万象阁里设了个简陋的小阵法,若是有人进来我能察觉到。牧鱼他从小没吃过什么苦,这段日子着实也是难为他了,今日也没有什么生意,就让他睡吧。”楼万象笑着摆了摆手,道。

        

“楼小鱼他怎么了?”刘小鹿不禁有些摸不着头脑。

        

楼牧鱼在店里就负责给客人介绍一下店中的法器,本来万象阁里一天也就那么几单生意,炼制法器的活儿他更是半分都沾不到,他有什么辛苦的?

        

楼万象呵呵一笑,颇为欣慰的道,“没想到这孩子虽然没有灵根,武道天赋还算可以,我便让他跟着洛麟习武了。”

        

胡易之闻言皱眉道,“楼叔,牧鱼要习武你知会一声,我教他便是。”

        

“你还年轻,抓紧机会好好修炼,别为了这孩子耽误时间,我看洛麟教的也很好。”楼万象摆手道。

        

“时辰也不早了,你们若是要去城西瞧热闹的话就趁早出门吧,再晚可就瞧不上了。”

        

不等胡易之再说些什么,两人便被楼万象推下了楼。

        

刘小鹿又看了一眼仍自伏在柜台上打盹的楼牧鱼,发现短短一个多月功夫不见,他竟然真的已经有了后天二层的功力了。

        

又想到在皎月峰上自己跟着洛麟学灵狐步的时候,不由得噗嗤一笑,洛麟可真算得上是一个极为认真负责的好老师,想来楼牧鱼这一个多月过的应该并不太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