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二章 城中暗潮起

        

“小麟,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刘小鹿惊疑不定道。

        

“我……”洛麟显然也没想到会在此处遇到他们,忙神色慌乱的想要解释。

        

“噤声!”胡易之脸色难看的低喝一声,接着又伸出手指了指头顶,这才道,“先出去再说。”

        

刘小鹿瞪了洛麟一眼,便扭头跟在胡易之身后下了楼,洛麟见状也忙快步赶了上去。

        

三人一路畅通无阻的走出了百炼门,又一连走过了两三条街道之后,这才停下了步子。

        

“说吧。”胡易之双眉微颦,脸色有些阴沉。

        

洛麟低着头,一张俏脸涨的通红,道,“今日百炼门开业,凡人不得入店,于是我就在门外远远的站在人群里看。

        

没一会,就有一个白衣女修从店里出来,说是店里有人找我。我跟着她一直走到三楼的一个房间里,坐了一炷香时间,那白衣女修便让我走了。”

        

“你去百炼门的三楼见了谁?你和他们怎么会扯上关系?”刘小鹿抬头盯着洛麟的脸,皱眉道。

        

胡易之在一旁负手而立,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是面上显然也是一副颇为不满的表情。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我与百炼门毫无瓜葛,那人带我去的房间里也并没有人!”洛麟急道。

        

“你方才说,你是一炷香之前被百炼门里的人请到三楼的?”胡易之突然出声问道。

        

洛麟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在大门外看了有半柱香功夫,见看不出什么名堂便准备回去,结果从里面突然出来个白衣女修把我叫了进去。”

        

刘小鹿闻言撇了撇嘴,道,“人家叫你,你就跟着进去?在宗元城内修仙者是不允许无故对凡人动手的,门外这么多人看着,你不想进去她还能强行拉你进去不成?”

        

“我,我本来是想着反正在外面也看不到什么,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值得修仙者看得上的宝贝,不如索性跟她进去看看百炼门找我到底想做什么。”洛麟见她不信,忙再次开口解释道。

        

胡易之对着还想再说些什么的刘小鹿摆了摆手,神色凝重道,“百炼门不会无故对一个凡人起了兴趣,若是照洛麟所说,想必在我们到百炼门之前,便有人发现了我们的行踪。

        

百炼门的人不但知道我们是从万象阁来的,还知道洛麟也是万象阁之人,洛麟和我们在万象阁相遇便是他们提前安排好的。”

        

“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洛麟虽然是万象阁的,可他只是在万象阁帮忙打杂,至于我们更只是偶尔过去看望楼爷爷而已。

        

若说这是他们的离间计,可是离间我们师徒对百炼门又有什么好处?”刘小鹿不解道。

        

“我也想不明白,但能在你我进入百炼门之前就做好安排,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百炼门在宗元城中耳目众多,能时刻掌握我们的动向。

        

还有一种就是今日在百炼门中有筑基期修士提前发现了我们的踪迹。”胡易之沉吟了一会儿,缓缓说道。

        

刘小鹿一双乌黑的圆眼珠子瞪的溜圆,惊声道,“筑基期修士?这百炼门不是那个姓毕的炼器师的徒弟开的吗?难不成他徒弟是个筑基期修士?

        

就算如此,可他们刚来宗元城,又是怎么知道我们和万象阁有关的呢。”

        

胡易之摇了摇头道,“虽然百炼门的店铺今日刚开,但是他们可能早就在宗元城中安排了人手。

        

我们来往万象阁从未避讳,有心人想查的话,很容易便能查到我们和楼叔的关系。”

        

洛麟闻言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皱眉踌躇道,“我今日被带进百炼门的时候,见到店铺中接待的女修好像有几个之前在万象阁见到过。”

        

刘小鹿皱眉想了想,似乎之前在万象阁的时候,洛麟确实挺招女修士们喜欢。

        

至于百炼门中的女修……

        

门口的两个应该是没见过,一楼的那些黄衣女修似乎也没有什么印象,二楼的接待他们的那个青衣女修长得倒是挺好看的,可确实也没见过。

        

等等,细想之下,二楼另外两个青衣女修倒是有些眼熟,而且自从两人上了二楼之后就有意无意的跟他们拉开距离,几乎是一直背对着两人,为对面的货架边上的客人们介绍法器。

        

又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当日在万象阁中见到的情景,刘小鹿终于确定了那两个青衣女修的身份。

        

胡易之似乎也想到了此间的关联,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

        

上次在万象阁见到她们,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了,想来百炼门应是在更早之前就已经在宗元城中有所布置。

        

“可是他们图啥啊,就因为楼爷爷和那个毕老头有点过节?也不是什么生死大仇,费这么多时间精力,有必要吗?”刘小鹿疑惑道。

        

胡易之摇了摇头,脸色冰寒的道,“虽然不知道他们的最终目的,但想来定是所图不小,今日这般做派恐怕就是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若是光靠毕庄一个炼器师,百炼门不太可能有如此实力,他身后说不得还有宗元城中其他势力插手。”

        

此话一出,几人瞬间都沉默了下来,在心中纷纷猜测起百炼门背后支持的势力。

        

见两人都沉着脸一言不发,胡易之伸手拍了拍刘小鹿的脑袋,笑道,“想也无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无论他们有什么招数,我们接着就是了。

        

楼叔不但在炼器之道造诣颇深,而且为人和善,这些年来与宗元城各个家族的关系都不错。百炼门再怎么虚张声势,也未必能动摇的了万象阁的地位。

        

毕竟炼器师之间的争斗不比寻常修士斗法,始终还是要在炼器之道上一较高低。”

        

虽然刘小鹿心中仍有些担忧,但闻言也点头道,“对,毕竟楼爷爷是宗元城内唯一能打造高品法器的炼器师,今日我看那百炼门中最好的也不过是些中品法器,想来并不足为患。”

        

胡易之笑着摇头道,“即使是高品法器也分品质高低,楼叔浸淫炼器之道多年,若不是修为所限,否则炼制中阶法器也是有几分把握的。”

        

“原来炼器术跟修为也有关系吗?”刘小鹿好奇道。

        

“自然是有的,初阶法器用凡火便可炼制,可中阶法器便如那筑基丹一般,需要以先天之火淬炼方才能成功炼制。”胡易之解释道。

        

原来炼器和炼丹虽然方向不同,可却是殊途同归,同样需要用到先天之火才能炼制出品质更好的法器来。

        

刘小鹿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是想着,若是日后她筑基成功,那是不是可以用她的先天之火去帮楼爷爷炼制中阶法器呢?

        

如果可以成功炼制出中阶法器,想必楼爷爷一定会很高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