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七章 婚事恐生变

        

城主府。

        

一名身着黄色长衫的老者对着密室中的人影躬身行礼道,“禀城主,胡家那丫头的画像和生辰八字送来了。”

        

法阵中的人影微微点了点头,道,“送到东苑大少爷那吧。”

        

黄衫老者闻言,犹豫了一会,踌躇道,“我见那画像上的模样是挺俊俏,可就是资质差了些。”

        

“是何资质?”金老城主忽的抬起眼帘,两道如利剑一般的冷光爆射而出。

        

“是,是三灵根。”黄衫老者被金老城主犹如实质的目光刺的一个激灵,忙道。

        

金老城主沟壑纵横的面上看不出喜怒,冷声道,“名唤几何,胡氏何人之女。”

        

黄衫老者悄悄用衣袖擦了一下额角的冷汗,口中恭敬道,“回城主,其名唤做胡如意,乃是胡为义的孙女。”

        

“胡为义?”金老城主沉吟道,“我仿佛记得那是现如今禹川胡氏一族中唯一的炼气十层?”

        

“正是。”黄衫老者忙不迭道。

        

“嗯。”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金老城主垂下眼帘,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又开口问道,“棋儿还有多久回来?”

        

黄衫老者一听金老城主提起金子棋,忙赔笑道,“少城主在此次合道宗内门大比中大放异彩,一路势如破竹杀进前三甲,深得宗门重视。

        

如今众长老正在商议众弟子选择师尊之事,想必等此间事了,少城主才能告假回乡探亲。”

        

“那便是快了。”金老城主听得此言,面上终于露出几分欣慰的表情,口中喃喃自语道。

        

……

        

胡家东苑。

        

“为义,如意的生辰八字今晨我已经派人送去城主府,想来两人的婚事很快就能定下。”坐在案几之后的胡欲远看着堂下站着的白色人影语气轻松道。

        

胡为义闻言,颦眉道,“族长,我听闻那金家少城主已经通过内门大比,成功晋升为合道宗亲传弟子,而我家如意仅仅是个资质中上的三灵根,此事恐怕再生变数。”

        

胡欲远摇头笑道,“此事你莫要忧心,金家那位若是想借联姻之事将我胡家收入麾下,那他就必定会想方设法迎娶我胡氏资质最好的族女。”

        

“可小一辈中如意也算不上资质最好的。”胡为义语气低沉的凝声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其他人并不符合金老城主的要求。”胡欲远叹气道。

        

胡为义面色难看的咬牙道,“那金老城主既然并不打算让少城主与我胡氏族女双修,若是仅做联姻之用,为何还要要求灵根属性?族长你不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吗?”

        

胡欲远闻言沉吟了片刻,这才开口说道,“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但也可能是金家为与我胡家联姻之事找个由头罢了。”

        

“三灵根资质的水灵根女修,我想另外三家之中怎么也能找出那么一两个来,算不上什么合适的理由。”胡为义再次反驳道。

        

“事已至此,已无退路。”

        

胡欲远双眉紧锁,但很快面上又划过几分期冀之色,开口道,“为先即将出关,若他此次冲击筑基中期成功,我胡家便能多几分依仗。”

        

胡为义闻言,脸上露出些许羡慕的神情,口中恭敬道,“族长无需太过忧心,大哥他定能顺利突破。”

        

……

        

这一个多月来,刘小鹿隔三差五的就往宗元城跑,胡易之则是天天闭门修炼,对此倒也没有多管。

        

自从百炼门开业之后,万象阁的生意确实冷清了许多,除了一些老熟客之外,鲜少再有新客登门。

        

不知为何,那百炼门所出的各类中低品法器皆比万象阁的价格足足低上三成。

        

若是开业那几日的促销活动也就罢了,可这整整一个多月来,那百炼门竟是丝毫没有将价格上调半分。

        

如此低的价格,别说是那些囊中羞涩的散修,就连不少各家族中的修士也心动不已,纷纷上门选购法器。

        

一时间,百炼门在宗元城中的风头无两,已经远远超过了楼万象的万象阁。

        

似乎真的只是为了抢夺客源,挤垮万象阁一般,百炼门除了低价出售法器之外,倒是并没有别的什么动静。

        

这天,洛麟又陪着刘小鹿去了曲婆婆的店里帮忙。

        

糖水铺中如往常一般,食客零星,生意惨淡。

        

收拾完桌上的碗筷后,刘小鹿忍不住开口问道,“小麟,那百炼门已经低价促销了一个多月了,一直这样七折出售法器,他们还有的赚吗?”

        

洛麟摇了摇头道,“万象阁中出售的法器价格并就不算高,去了材料成本大约也就两三成利润。

        

这还是在楼老炼器技艺高超,材料鲜少出现意外损耗,而且万象阁中只有我和楼牧鱼两个伙计的前提下。

        

而那百炼门中人手众多,用的还都是修仙者,想必光此一项的开销就很是惊人。

        

在此情况下,他们还坚持以万象阁的七折价格出售法器,想必定是亏损不小。”

        

“你说那毕老头和楼爷爷有仇就算了,那背后支持毕老头的金主又是怎么想的?

        

这一个月来,百炼门中卖出的法器少说也有百八十件了吧?

        

难不成那人花这么多钱就为了帮毕老头出口气挤垮万象阁?”刘小鹿托着下巴,疑惑道。

        

“楼老与宗元城各家族的关系都还算融洽,听说那毕姓炼器师本人仍留在柳源城中,并未与他的徒弟一同前来,兴许百炼门背后的这家势力便是出自柳源城那边。”洛麟猜测道。

        

刘小鹿闻言眨了眨眼睛,道,“柳源城在哪?”

        

洛麟摇了摇头,显然对此也并不清楚。

        

一直坐在一旁听两人闲聊的曲婆婆却在此时突然开口说道,“柳源城在宗元城西面三百里外,也是一座汇聚了不少修仙者的大城。”

        

“三百里?那得有多远呀……”刘小鹿一愣,本以为从沐月山到宗元城便已经够远了。

        

当初三人乘着马车昼行夜息,足足花了有三四日功夫才来到宗元城,可饶是如此,两地之间也就一百多里的路程。

        

“对凡人来说或许很远,对筑基期修士来说,也就不过半日功夫罢了。”曲婆婆摇头笑道。

        

是了,曲婆婆她可是筑基修士啊,说不定之前就去过柳源城呢。

        

刘小鹿眼神一亮,这段日子来的相处,倒是差点让她忘了曲婆婆筑基期修士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