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三章 愿青蛇无事

        

胡为先冷冷瞥了胡易之一眼,开口道,“如此说来,他当年贪墨五弟留下的修仙资源作为己用也是为了你好?”

        

“易之修为浅薄,离开家族后若是带着大量的灵石灵药,于我确实是祸非福。”胡易之抓着身前的绿色藤蔓咬牙道。

        

“哼,愚昧!”胡为先一拂衣袖,不肯再去看他。

        

接着又对着胡为义冷声说道,“父亲既然让你做了东院管事,那你便管好东院事务便是,西院之事就不用你插手了,速回东院去吧。”

        

“可是……”

        

胡为义还想再辩解几句,却被胡为先挑眉打断道,“若是你喜欢西院,不愿再做这东院管事也就罢了,我自会禀明父亲让你与为名调换一下职务。”

        

“三哥说笑了,为义这就告退。”胡为义闻言脸上一阵青红交错,却只得咬牙行礼道。

        

见胡为义的身影走出院门,胡为先这才扭头看向胡为名,微微颔首道,

        

“为名,我出关后察觉到西院有异常的灵力波动便立即赶过来了。此间事宜暂且交给你处理,我先回东院见过父亲。”

        

“三哥放心,为名省得。”胡为名笑着行礼道。

        

“嗯,如此甚好。”胡为先应了一声,足尖在地上一点,便腾空而起,再次踏上那圆滚滚的青花福禄寿瓶法器御空而去了。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胡为名仰头看着胡为先的身影渐渐远去,半晌才回过头来,伸手对着胡易之身外的藤蔓囚笼轻轻一点。

        

失去了法力加持的绿色藤蔓被胡为名的飞剑法器轻易剥离开来,露出了其中胡易之的身影。

        

“多谢九叔。”胡易之忙恭敬行礼道。

        

“无需谢我,此事若非三哥出头,单凭我炼气九层的修为也无法奈何得了七哥。”胡为名笑着摆了摆手道。

        

这就是筑基期修士的地位吧,竟能让炼气十层的七爷爷也乖乖听话,两人明明只相差了一层境界,可实力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刘小鹿看着胡为先的身影在空中渐渐的化为了一个小小的黑点,这才低下头来移开了目光。

        

“糟了,小青!”刘小鹿忽的惊叫一声,扭头便朝着小青先前滚落之处跑去。

        

只见堂前的空地上洒满了一地蛇血,一条三尺多长的青蛇正气息奄奄的伏在地上,往日灵动的双眸此时却紧紧的阖着,细长的腰身上一个巨大的血洞深可见骨,几乎将那青蛇拦腰折断。

        

“小青小青!”见此情景,刘小鹿蹲在青蛇身旁,脸色苍白的连声呼唤道。

        

然而地上的青蛇却恍若未闻一般,任她如何喊叫也没有半点反应。

        

胡易之见状,面露不忍之色,开口劝道,“小鹿,你莫要太难过。小青它……怕是不行了。”

        

“不,不会的,一定有办法救小青的!”

        

情急之下,刘小鹿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对着院中的胡为名哭道,“九爷爷,您一定有办法救小青的对不对,求求您救救小青吧!”

        

胡为名却是一愣,疑惑道,“不过是一条未长成的灵宠,何至于此?你若是喜欢青链蛇,我替你去寻那墨家子弟再买一条便是,也费不上多少灵石。”

        

刘小鹿双眸含泪,紧咬着下唇,语气坚决的摇头道,“不,小青他是我的好朋友,是为了护着我才被七爷爷的火弹术打伤的,我绝不能就这么撇下他不管!”

        

闻言,胡为名双眉一簇,看了看眼前哭成泪人的小丫头,又看了地上的青蛇一眼,面露犹豫之色。

        

“九爷爷,求您了!只要能救回小青,您让小鹿做什么都行!”

        

泪水已经打湿了刘小鹿的衣襟,她却浑然不觉,只顾朝着胡为名大声哭求道。

        

“小鹿,小青伤的如此重,已然是无力回天了,你又何必为难九叔?”一旁的胡易之实在看不得她这副模样,只得无奈的开口轻声呵斥道。

        

“欸。”胡为名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拉起刘小鹿,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巧的白色玉瓶递了过去,口中说道,

        

“此瓶中有两颗养息丹,一颗碾碎撒在伤处,一颗化水让它服下,但最终能否救活,也只在五五之数。”

        

“谢谢九爷爷,谢谢九爷爷!”

        

刘小鹿忙接过玉瓶,抹了把脸上的泪痕连声道谢。

        

“养息丹?”

        

胡易之闻言却是脸色一变,望向胡为名道,“九叔,这养息丹是珍贵无比的疗伤圣药,我族中早已失了丹方,如今用一枚便少一枚,你……”

        

“无妨。”胡为名摆了摆手,看着身前破涕为笑的白衣少女,语气轻柔道,“不过是两枚丹药罢了。”

        

刘小鹿听得胡易之此言,却也当即明白了手中玉瓶的价值,忙起身对着胡为名郑重行礼道,“今日多谢九爷爷慷慨解囊,来日若是九爷爷有用得到小鹿的地方,小鹿必当鼎力相助!”

        

胡为名毫不在意的笑着摇了摇头,冲两人挥了挥手,便转身走出院门去了。

        

看着胡为名的背影,刘小鹿抿了抿唇,却没再开口说些什么。

        

毕竟自己如今才炼气七层的修为,又能为炼气九层的九爷爷做些什么呢?九爷爷赐下灵药,不过是出于长辈对晚辈的关照而已。

        

“九叔对我们的关照你要记在心里,至于七叔,他今日的所作所为虽然有些出格,可他毕竟是族中长辈,你心中也莫要太过记恨于他。”胡易之忽然开口道。

        

“放心吧,父亲,小鹿记下了。”

        

刘小鹿点了点头,咬牙道,“只要小青平安无事,其他的小事我自然不会与七爷爷计较。”

        

胡易之双眉微颦,却也没再开口,只是拍了拍刘小鹿的肩膀,两人一起把昏迷的小青挪到房中上药。

        

……

        

胡家东院。

        

“什么?!爷爷这么快就出关了?!”一名容貌俊秀的白衣少年惊声叫道。

        

“臭小子,快什么快,你爷爷都闭关快三年了!”白衣少年身旁,一位容貌与其有着七八分相似的中年男子抬手敲了一下少年的脑门,恨铁不成钢的道。

        

“完了完了全完了!”白衣少年哀嚎一声,瘫坐在了地上。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恨声道,“你爷爷一会从族长那回来便要考校你这两年的功课,你趁现在赶紧好好准备一下吧!”

        

白衣少年闻言,面上神色一动,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转头奔回了房中。

        

待他再出现时,身上已经换上了一件青光闪闪的绿色藤甲,腰上更是别了数件形态各异的中品防御法器,哭丧着脸对着院中的白衣中年大声道,

        

“父亲,一会您一定要及时喊族长来救我啊!我可是您的亲儿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