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八章 胡为礼之死

        

胡家族长书房。

        

“父亲,你为什么在这时候突然决定更换联姻人选?与城主府的联姻本就已非必要,况且你这次定下的还是个双灵根的丫头。”胡为先望着对面的白衣中年,双眉微颦,语气不解道。

        

胡欲远摇了摇头,轻声道,“我就知道你会有此一问,其实我原本也没打算将那孩子送去联姻。”

        

胡为先闻言追问道,“既然如此,父亲为何又突然改变了心意。”

        

“我胡家的双灵根苗子自然要留在族中好好培养,绝不可能外嫁他族。”

        

胡欲远淡淡道,“可若那孩子并非胡家之人,我胡家又何必为了她耗费心力,不如假手他人,如此一来倒还能有些价值。”

        

“并非胡家之人?”胡为先闻言一怔,下意识的重复道。

        

胡欲远微微颔首道,“没错,已经有人专门派人去易之原先在世俗界所在的门派打探过了,那孩子只是易之在世俗界收下的一名弟子罢了,并非我胡家骨血。”

        

胡为先皱眉道,“可即使那孩子是易之的徒弟,也能算作是我胡家之人,日后将她许给我们族中的晚辈,岂不是更好?何必要将她送去金家,无端为他人做了嫁衣。”

        

“你家如星的灵根里没有火属性,就算与她成婚,也没有多大助益。

        

况且这孩子身怀水灵根之事一旦传出,恐怕会引来合道宗方面的关注,我们胡家如今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外姓弟子与合道宗之人过多纠缠。”胡欲远沉吟道。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合道宗中,除了一位常年闭关的元婴大修士之外,其余各位金丹长老的关系错综复杂,并不像表面看来那般一团和气,而是为了争夺宗门内的资源各自抱团,互相倾轧。

        

胡家原先那位金丹长老本就性子孤僻,不喜争斗,不然也不会偏居一隅,带着族人在宗元城这种小地方发展。

        

自那位金丹前辈死后,胡家在合道宗中便彻底没有了什么话语权,不管胡家到时候是将此女留在族中自行培养,还是交给任意一方,都会招来合道宗中大人物的不满。

        

如今的修仙界,传说中天灵根资质已是万中无一,就算当初胡家的那位金丹前辈,也不过是双灵根修士而已。

        

若她是胡家人倒也罢了,族中长辈自是会设法为她顶下压力,毕竟她的双灵根资质在那摆着,别说跨入筑基期只是时间问题,就是突破筑基期之上的金丹期也未必没有可能。

        

可她既然并非胡家之人,那在她身上花费太多代价就显得有些得不偿失。旁的不说,就是筑基之时要用到的筑基丹,对如今的胡家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别忘了,胡家现在除了她,还有一位货真价实的双灵根少主。虽然两个人的资质相差无几,可这亲疏远近之间,却是不言而喻。

        

见胡为先犹自颦眉不语,胡欲远只得再次出言劝道,“你也无需太过介怀,世上哪有两全其美之事。

        

你七弟的事想必你也知晓,他已经卡在炼气十层很多年了,若是这两年再不能得到筑基丹,恐怕此生筑基无望了。”

        

胡为先的脸上露出几分自责之色,语气沉重道,“当初若不是五弟谦让,将族中唯一的一颗筑基丹让与了我,说不定他就能成功筑基,也不会早早身故。”

        

胡欲远摆了摆手道,“此事与你无关,都是命数。你二人资质本就相差仿佛,当初为礼三十余岁便修炼至炼气十层,而你那时已经年过四十,更是卡在了炼气十层数载之久。

        

若他安心能再等待十年,族中便拿到新的筑基丹,可他居然数次强行筑基,引得体内灵气暴动,这才不治身亡。”

        

“父亲你不用为我开脱,五弟他不顾反噬强行筑基的原因你我心里都很清楚。”

        

胡为先沉声道,“若不是我当年筑基失败,五弟也不会为了不与我争夺第二颗筑基丹而去尝试强行筑基。

        

那第二颗筑基丹,本就应该是他的,而原本此生筑基无望之人应该是我才是。”

        

胡欲远扭头看了神色黯然的胡为先一眼,叹了口气,道,“为礼他确实是个好孩子,是家族对不起他。这些年来,我也是看在为礼的份上才对为义多有照拂。”

        

胡为先皱眉道,“父亲若是想补偿五弟,便应该对易之多加照顾才是,那才是五弟留下的唯一血脉。”

        

“你说的不错。”胡欲远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道,“可易之那孩子的资质实在是太过不堪,五行杂灵根,再怎么培养也注定难成大器。”

        

见胡欲远心意已决,胡为先也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告辞。

        

……

        

一间布置讲究的精致卧房内,一名容貌秀丽的白衣少女将手中的纸条小心的收入袖中,这才面露喜色的抱起腿上的双色狸猫。

        

“吉祥,他竟然真的做到了,我不用嫁去城主府了!”

        

少女的声音清脆悦耳,虽然压抑着不敢大喊出声,但也能叫人清晰的感受到她话语中溢满的欣喜之意。

        

“喵。”

        

怀里的狸猫见主人的心情大好,也应和着轻轻叫了一声。

        

胡如意低头揉了揉狸猫的耳朵,小声喃喃道,“接下来,就只等他突破炼气八层,我们便立马离开禹川。”

        

……

        

城主府。

        

“启禀城主大人,那禹川胡家日前已经同意换下胡为义的孙女儿,将那位双灵根的族女嫁入我们城主府了。”陆行昀对着法阵中的黄眉老者躬身行礼道。

        

“嗯,知道了。”金老城主语气淡淡道。

        

陆行昀见状,踌躇了一番,方才出声问道,“不知与那胡家的联姻之期定在何时?”

        

金老城主仍是惜字如金般的开口道,“两年后。”

        

“两年后?听闻那位双灵根的胡家之女现年只十二岁,待两年后十四岁时再与我们少城主成婚倒也合适。”陆行昀闻言暗暗点头道。

        

可数息之后,他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声开口道,“两年后不就是碧水洞天的开启之时吗?”

        

“我便是要在他们从碧水洞天回来之时,邀请各大家族参加棋儿的婚礼,怎么,有何不妥?”金老城主抬起眼帘,眼中冷光迸射,语气冰寒道。

        

“不不不,想来城主如此安排定有深意,小人不敢妄自揣测。”陆行昀只觉得后背一凉,忙低头行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