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九章 景天楼约谈

        

景天楼。

        

“为义兄,不知今日约在下前来所为何事啊?”一名身着黄衫的白发老者慢条斯理的呷了一口盏中的灵茶,不急不缓的开口道。

        

陆行昀犹自老神在在的品着香茶,可坐在他对面的另一位皓首老者显然就没有那么沉得住气了。

        

胡为义一张沟壑纵横的老脸上隐隐泛出些青气,沉声道,“陆行昀,你这厮少在这跟我打马虎眼儿,联姻之事已经定下,城主府日前许下的筑基丹如今可以给我了罢!”

        

“原来为义兄是为了此事着恼啊。”陆行昀不动声色的放下手中的茶盏,摇头一笑,面上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见他如此神情,胡为义不由得心中一紧,口中却仍不依不饶道,“金老城主乃堂堂筑基后期之事,想必做不出背信弃义之事,还请陆道友速速将丹药交出,莫要以此等小事坏了城主名节。”

        

“小事?”陆行昀瞟了胡为义一眼,眯起双眸语气戏谑道,“我竟不知原来在寻常修士眼中珍贵无比的筑基丹到了为义兄面前竟只能称作区区小事耳,禹川胡家果然是家底丰厚的修仙大族呢。”

        

“你!”胡为义的眼中迸出两道冷光,语气不善道,“如此说来,城主府竟打算食言不成?陆道友莫要忘了,如今我胡家也有筑基后期修士坐镇。”

        

“此事我自然知晓,但在下先前与为义兄定下的交易,似乎并不涉及胡家吧?”陆行昀双眸含笑,可说出的话语里却透露出毫不掩饰的讥讽之意。

        

闻言,本就心怀不满的胡为义蓦的站直了身子,一道青芒倏忽从他怀中探了出来,萦绕在白衣老者的身侧不断闪烁。

        

胡为义突破炼气十层已有些年月,除了那几位筑基期之外,在宗元城的各大势力里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记住网址m.lqzw.org

        

这城主府竟敢戏耍与他,若是金老城主亲来也就罢了,可要是单凭眼前这个姓陆的散修却不会是他的对手。

        

虽然论修为陆行昀也同样是炼气十层,可他毕竟是散修出身,神通手段比之修仙家族出身的胡为义自然是要有所不如。

        

再加上他的岁数其实比胡为义还要长些,如今已是年近古稀,而炼气期修士年纪越大精气溃散的越是厉害,以致于他根本不能全力出手。

        

似是见胡为义当真动了几分火气,陆行昀这才收起了面上始终漫不经心的神情,正色道,

        

“为义兄,在下好心提醒一句,你可别忘了这景天楼可是合道宗的产业,若是在景天楼内动手,恐怕你我都讨不了好。”

        

白衣老者脸色阴沉,眼神闪烁不定,虽然并未因他所说便立即将身侧冒着莹莹绿光的法器收起,却也没有再做出别的动作。

        

陆行昀见状,微微一笑,再次轻声劝道,“为义兄,你莫要太过心急,既是城主应允之事,我城主府便自然会履行承诺。”

        

果然,胡为义闻言脸色一动,虽然并未开口言语,却是默默的伸手一招,便将那光芒大作的绿色法器收回了怀中。

        

见胡为义面露探究之色,再次朝自己望了过来,陆行昀满意的伸手捻了捻自己下巴上的一缕山羊须,眯眼笑道,

        

“为义兄请放心,只要那丫头顺利嫁进城主府,陆某届时必定亲自将筑基丹双手奉上。”

        

胡为义垂眸沉吟了片刻,方才皱眉道,“既然城主府还是不放心这桩婚事,为何还要将婚期安排在两年之后?”

        

还有一句话,胡为义藏在心里没有问出口,既然金老城主把两家的婚期定在两年之后,又为何在此时将那少城主从合道宗唤回?

        

要知道那少城主资质出众,前段时间更是夺得了内门大比前三甲的好名次,此时正是合道宗中各方势力争相拉拢之时。

        

听说本有数位金丹长老有意将他收入门下,可那孩子却不知怎的拜了合道宗内一位新晋的金丹女修为师。

        

要知道合道宗内的数位金丹长老争权已久,一个新晋的金丹长老在合道宗中可比不上那些老牌金丹长老来的有权有势,自然在宗门内的资源分配上面也会有所不如。

        

不过听闻那位女性金丹修士生的极美,难道那潜力无限的少城主,却竟是个耽于美色之人?

        

陆行昀却是面色不变的摆手笑道,“为义兄说笑了,胡家定下的联姻人选现年不过十二岁,若是此时成婚未免也太操之过急了,就是等到两年之后那丫头也才堪堪十四岁而已。”

        

胡为义闻言沉默了半晌,陆行昀说的倒也不无道理,可自己毕竟已经年过六十,精气不断溃散,若是再枯等两年,恐怕到了那时即使顺利得到筑基丹,也未必能够筑基成功了。

        

见对面的白衣老者面露踌躇之色,陆行昀微微一笑,再次开口道,“对了,近几日在下倒是听闻合道宗那位裕清道人与彭泽许家走得颇近,也不知他手里的那颗筑基丹如今是否已经易主。”

        

“裕清前辈远在合道宗,怎会与那许家扯上关系?”提及此事,胡为义果然表情一变,忙出声问道。

        

陆行昀两手一摊,叹气道,“许家族长年事已高,所幸儿孙辈里倒颇有几个争气的,族中如今修炼至炼气十层的竟是足有三人之多。

        

欸,可现如今这筑基丹难求啊,许家前两年动用了库存里仅有的一颗筑基丹也没为家族培养出第二个筑基修士来,便开始四处打听这筑基丹的消息。

        

这一来二去的,也不知他们从哪儿听闻合道宗的裕清道人手中有一枚闲置的筑基丹准备出手,便与其打起了交道。”

        

胡为义脸色一阵变幻,望向陆行昀的双眼之中更是有寒光频频闪动。

        

许家需求筑基丹之事他也知晓,其实不止是许家,在这宗元城中除了人丁单薄的城主府,各大家族就没有不缺筑基丹的。

        

可那裕清道人素来与宗元城各势力并无往来,自己当初与其也是偶然结识,立下约定更是已有两年之久。

        

许家怎的就突然打上了他手里那颗筑基丹的主意?

        

要知道彭泽许家习得可是五行之外的毒属性功法,在合道宗中也并没有什么人脉。

        

此时突然在他与裕清道人之事上斜插一脚,只怕是有心人透露风声,刻意安排的。

        

陆行昀倒也不在意胡为义此时作何感想,起身颔首告辞之后,便自顾自的推门离去了。百镀一下“鹿觅仙途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