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六章 神兽的尊严

        

刘小鹿闻言白了小青一眼,道,“若只是内腑受损倒还好说,配两副汤药养些日子便好了,但若是中了毒,那便要等到父亲回来再做打算了。

        

我虽然早年跟着父亲习过一些医术,但对解毒之道却是没有多少了解。”

        

“那你方才给蠢猫吃的是什么?”小青歪着脑袋看了看刘小鹿手里的瓷碗,忍不住追问道。

        

小废柴连蠢猫到底是受伤还是中毒都不知道,就给它喂药?

        

它方才分明看到小废柴掰了半颗药丸化在水里喂蠢猫喝下去了!

        

“啊?你说这个啊,生精丹啊,固本培元的药物,有生精养气之用,稳固伤势的效果也不错。”刘小鹿扬了扬手里剩下的半颗丹药道。

        

小青面露怀疑之色,吐了吐信子道,“你手里这劳什子药丸,半点灵气也无,当真有用吗?”

        

听得此言,刘小鹿顿时没好气道,“你这不识货的,这可是玉髓生精丹,要整整二十年份以上的玉竹黄精配以数种珍贵药材才能制成呢!

        

就宗元城这物价,光是制药的这块黄精就得要个几千两银子,我这一块还是当初在门派里带出来的,若不是如此,我可舍不得在宗元城里买药材制药。

        

宗元城这些个丧尽天良的黑心商家,光是采购其他几味用量极少的辅材,也花费了我千多两白银。”

        

“哦,原来是不过二十年份的凡草,怪不得一丝灵气都没有。”小青不屑道。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你!”

        

刘小鹿冷哼一声,狠狠剜了这高手低的家伙一眼,也懒得和这家伙多做争辩。

        

少女扭过头,有心不去理它,却听得一旁的小青又狐疑道,“不对呀,你是什么时候制的药,孤怎么不知道?

        

况且这生精益气的药物,你也用不上吧?这不是体修们才需要用到的吗?”

        

刘小鹿伸出手指对着大青蛇的额头敲了一记,板着脸道,“自然是在前几天你睡觉的时候做的,再说了,我又没说做给自己用。”

        

少女力气本就不大,小青更是全身布满坚硬的麟甲,这一记爆栗对小青来说形同搔痒,反倒是出手之人的手指被其厚重的甲壳硌的隐隐作痛。

        

见讨不到什么便宜,刘小鹿只得撇了撇嘴,悻悻的收回了手。

        

可不知怎的,小青一听她说的话,却是来了兴致,挤到刘小鹿身边好奇的仰头道,“你这小抠门精还有主动往外掏兜的时候?”

        

“我哪里抠门了,你自己算算你吃了我多少金髓丹!”刘小鹿闻言登时怒道。

        

“那是孤凭本事偷吃的,又不是你主动献给孤的。”小青歪了歪头,理直气壮道。

        

“……”

        

好像确实是这么个道理,若是小青不偷吃,她才不会把金髓丹给这家伙吃呢!

        

等等,本来就是她的丹药,为什么这家伙偷吃不说,还这么理直气壮啊喂!

        

念及此处,刘小鹿当即瞪圆了双眼,对着眼前的大青蛇怒目而视。

        

“咳。”小青似乎也发觉眼前的少女当真动了火气,忙轻咳一声,道,

        

“那啥,孤现在这不是已经不偷吃了嘛。孤要是还想偷吃的话,你以为你那匣子里的那两瓶丹药能藏到现在?”

        

刘小鹿却不买账,冷冷道,“现在不偷吃怕是因为你进阶一级妖兽之后已经用不上金髓丹了吧。”

        

小青被戳中心思,不由得讪讪一笑,又从另一边凑了过来,开口问道,“所以你这玉髓生津丹到底是为何人准备的啊?

        

是为了你父亲吗?虽然他确实有武功在身,但在孤看来,人界武道传承早已断绝,有这功夫练武,还不如多修习两门法术呢。”

        

“他没有灵根。”听得此言,刘小鹿收拾药箱的动作一顿,语气低落道。

        

人界武道传承断绝,即使是天纵奇才也注定成就有限,此事她又何尝不知道呢。

        

可人总要活在当下,化境武者的实力便相当于筑基修士,甚至还要强些。

        

而众多身怀灵根的修仙者中,又有几个能成功筑基呢?怕是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难觅得一颗筑基丹吧。

        

虽说也有许多不使用筑基丹便能成功筑基的先例,可如此一来筑基过程便太过凶险,稍有不慎便会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多数修仙之人踏上仙途的初衷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活的更久,又怎敢因此堵上身家性命?

        

小青自苏醒以来,从未出过禹川,自然也不识得刘小鹿口中之人。

        

有些疑惑的眨了眨黑漆漆的圆眼睛,有心发问,可见她此时似乎情绪不佳,犹豫了半晌,又自顾自的伏下身子往少女的床榻上游去。

        

小青在少女松软的床铺上拱了拱,找了个最舒适的位置,刚阖上眼睛准备小憩一会儿,便听到耳边传来了少女的尖叫声。

        

“小青!!!”

        

饶是镇定如小青也被这一声尖叫吓得浑身一颤,忙睁开眼睛朝着出声之人看去。

        

只见方才还立在案前的白衣少女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床边,正满脸怒容的伸手拉住它的尾巴使劲把它往床下拽。

        

“小废柴,你又抽哪门子风?”小青不满的吐了吐信子,怒道。

        

这个可恶的小废柴,难道不知道扰人清梦犹如杀人父母吗?!要不是有这血契牵绊,孤真是恨不得一口吞了她才好!

        

刘小鹿松开拽着蛇尾巴的手,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小青沾满尘土的身体厉声道,“你看看你这一身的泥灰!赶紧给我下来!去洗干净了再上床!”

        

“……”

        

不知怎的,小青心底顿时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小废柴这幅嘴脸,怎么这么像人界那些雇人干了活不给薪资,还动手打人的无良老板?

        

不过这念头刚冒出来,小青便立即把它掐灭了。

        

它可是神兽,又不是小废柴的包身工,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念及此处,小青不由得黑着个脸,动作迅捷的从床上游了下来,夺门而出。

        

不多时,便有族中仆役为两人送来了晚饭。

        

见小青仍自蜷在院子里的草木之间闹着小情绪,刘小鹿也不去管它,将饭盒提到堂屋自顾自的吃起了晚饭。

        

随着阵阵菜肴的香气伴着徐徐的晚风送入院中,小青一双漆黑如墨的圆眼睛里不由得露出了几分挣扎之色。

        

罢了,好蛇不吃眼前亏!好蛇不跟女斗!大蛇有大量,神兽肚里能撑船!

        

嗯……这次孤就不跟小废柴计较了!

        

大青蛇拧了拧身子,终是循着饭菜的香气朝着堂屋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