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一章 憋屈的黑鸢

        

面对那黑衣美妇的似水秋波,黄眉老者却不买账,只见他面沉似水,冷声道,“在老夫面前,还是收起你的魅惑之术吧!”

        

黑衣美妇闻言,抬起胳膊掩嘴笑道,“奴家这点小把戏自是入不了金城主的眼,但金城主莫要忘了,奴家只是个负责传信的罢了,金城主又何必为难奴家呢?”

        

“你说我为难你?”黄眉老者怒极反笑,怒喝道,“老夫诚心与你们合作,而你们却对我金家小辈痛下杀手,这就是你们的诚意吗?”

        

“金城主误会了,我们此次并非是针对贵府上的两位小友。”黑衣美妇坐直了身子,正色道,

        

“今日落枫林之事,我们本意是打算借吴家此次邀约,用养在落枫林的那些铁脊狼助金城主除去那位吴家少主。”

        

黄眉老者冷哼道,“助我除去吴家少主?我金家与吴家数代姻亲,你们做下此事于我有何好处?”

        

听得此言,黑衣美妇蛾眉一颦,语气也冷了几分,不满道,“你我之间何必遮遮掩掩,你若不是忌惮吴家,为何要与那禹川胡家联姻?”

        

“吴家之事你无需多管,他们不敢轻举妄动。”黄眉老者皱眉道,

        

“况且,今日吴家小子虽然受伤不轻,可那吴家兄妹两人毕竟是全须全尾的回了荆湖,而我家孙子却是至今未归,此事还望黑鸢道友能给个说法!”

        

“本来以银背狼王之能,那吴家小子必死无疑,可你那好孙女身上竟带有一套防御力惊人的阵法,这才让那吴家小子侥幸活了下来。”黑衣美妇眼中精光闪烁,咬牙恨声道。

        

黄眉老者脸色铁青,语气冰寒道,“就为了对付一个吴天昊,你竟要搭上我一双孙儿的性命?”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黑衣美妇闻言一愣,踌躇道,“那银背狼王灵智已开,我仅下令让它击杀吴家兄妹而已,并未让其对贵府两位小辈出手。

        

若不是你孙女不愿遁走,而是留下为那吴家小子布下防御阵法,我此次早早便得手了。”

        

“我那孙女仅炼气五层修为,孙子更是凡人一个,她若不是留在吴天昊身边,光是你豢养在落枫林的那些铁脊狼便足以取他们性命。”黄眉老者眼中寒星闪动,冷声说道。

        

“这……”黑衣美妇面上神情一滞,一时半会竟找不出合适的理由反驳。

        

黄眉老者见状继续道,“那落枫林中我已经搜了个遍,并没有找到我那孙儿的踪影,估计此番是凶多吉少了,此事便是拜黑鸢道友所赐!”

        

黑衣美妇脸色阴沉,抿唇道,“今日之事是奴家考虑不周,奴家愿以五百灵石谢罪,不知金城主意下如何?”

        

“黑鸢道友言下之意,我家孙儿一条性命便只值五百灵石吗?”黄眉老者拂袖冷哼道。

        

“金道友你莫要太过分了,你那孙儿不过是个没有灵根的凡人罢了。”似是看出了黄眉老者所图,黑鸢的态度也强硬了起来。

        

黄眉老者与其对视数息,见她的神色坚定,话语中再无转圜之意,只得点头道,“所幸我那孙女今日并无大碍,那便依黑鸢道友所言吧。”

        

黑衣美妇冷着脸伸手在腰间一个鼓鼓囊囊的灰色袋子上一抹,位于两人之间的宽大石桌上便忽的出现了一大堆光彩各异的菱形晶石。

        

接着,又按下怒气,转头对着黄眉老者道,“金道友可要清点一下数目?”

        

黄眉老者呵呵一笑,道,“在下自是信得过黑鸢道友的,但有一事请道友记在心上,日后切不可再擅自行动,更不能再将我那孙女置于险境。”

        

“道友放心,奴家省得了。”黑衣美妇颦眉颔首道。

        

“如此甚好。”

        

金城主闻言,挥手收起灵石,便心满意足的告辞离去了。

        

黄眉老者走后,房中的黑衣美妇忽的将手中捏着的杯盏往地上狠狠一掷,恨恨道,“这该死的老狐狸!竟敢敲诈我,若不是屈长老,我今日定要叫这老东西好看!”

        

此番被这厮勒索了五百灵石,生生将自己的身家去了大半,这叫黑鸢如何不气恼。

        

可偏偏她此次又确实理亏,即使那老狐狸心中并没有多在乎他那废柴孙子,可如今叫他抓住了把柄,若老家伙因此心怀不满,而坏了此后的大事,便得不偿失了。

        

……

        

胡家东院。

        

一名白衣老者步履匆匆的走进一处院落。

        

老者进门后,先是检查了一番西厢房的阵法,紧颦的眉心方才舒展了一些,接着又走到了东边,准备查看一下屋子里关着的那只狸猫。

        

谁知原本关着猫儿的房中,此时居然空空如也,竟是连一根猫毛也寻不到。

        

白衣老者见状面色一沉,当即又提步来到了西厢房之外,手中对着西厢房的房门打出了数道法诀。

        

很快,便看到那房门外化开了一个一人多高边缘泛着红光的洞口。

        

老者循着洞口推门而入,屋内跌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少女,听到响动,便抬头望了过来。

        

突然从门外洒进的阳光刺痛了少女的双眼,少女抬起手,眯了眯眼睛,好半晌才看清楚来人。

        

“爷爷……”两三日水米不进,少女的声音沙哑的如同破革。

        

胡为义皱眉看了看地上姿容憔悴的少女,心中便有了计较,于是叹了口气,开口道,“你可想清楚了?还是不愿说吗?”

        

胡如意闻言摇了摇头,咬牙道,“只要爷爷不再追查此事,放过吉祥,从今往后,不管爷爷是让如意嫁去城主府,还是让如意去合道宗,如意都再无怨言。”

        

“哼,说的轻巧,你如今只炼气四层的修为,半年后如何去合道宗?”胡为义冷声道。

        

“这几日孙女便能突破到炼气五层,若是接下来的半年里有金髓丹相助,如意也有些把握突破到炼气六层。”胡如意闻言忙道。

        

胡为义神色一动,沉声道,“此话当真?”

        

白衣少女点头恭敬道,“是,如意绝不敢再欺瞒爷爷。”

        

不想白衣老者闻言却是冷笑一声,语气森然道,“半年便可突破炼气六层,那过去两年里,我给你的那些灵石丹药,你都用在了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