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一章 第一轮守擂

        

赤蟒瞬息而至,而胡如渊却是神色不变,翻手从袖间抛出了一件巴掌大小的怪异法器。

        

那法器迎风便涨,眨眼间便从巴掌大小涨大至一人多高,将胡如渊整个人罩在了其中。

        

“后土钟?”在一旁盘膝调息的胡如松见此情景,语气惊讶的出声道。

        

刘小鹿双耳一动,便凑了过去,小声道,“松哥,你说啥?啥钟?”

        

胡如松望了一眼场中激战的两个人,低声道,“这后土钟是早年我胡家一位高祖的成名法器,后来听说传给了大爷爷,没想到今日竟能在二哥手中见到它。”

        

“听起来似乎来头很大的样子啊。”刘小鹿闻言一边点头,一边朝着胡如渊身外那个黄澄澄的半透明罩子望了过去。

        

“那是自然,土属性法器本就防御力惊人,此钟虽然的品阶虽然属于低阶高品,可防御力却足以比拟寻常的中阶法器了。”胡如松微微颔首,语带着几分羡慕的解释道。

        

就在两人说话间,那两条赤色火蟒已经缠绕在后土钟上狠狠撕咬起来。

        

轰鸣之声接连响起,随着火蟒的猛烈攻击,黄澄澄的钟身上也不断闪动起片片涟漪。

        

一阵光华闪动之后,火蟒符的灵力终于耗尽,无声的消散在了空气之中,而那后土钟所形成的护罩却依旧完好无损的伫立场中。

        

刘小鹿还没从此钟强大的防御力中回过神来,便听得场中又传来了当的一声脆响。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抬眼看去,只见在胡如渊绿色飞剑又一次的猛力撞击之下,灵力消耗过大的陆敏克终于难以为继,

        

原本始终在空中与绿色飞剑纠缠在一起的那道金色流光忽的一黯,竟是被其直接击的倒飞了出去。

        

陆敏克脸色大变,忙一手掐诀试图重新将法器召回,一手从怀中再次取出了一张黄色符箓,就要往自己身上拍去。

        

胡如渊双眼微眯,探手在空中轻轻一点,那绿色飞剑便闪电般在空中划过,停留在了陆敏克额头三寸之外。

        

剑尖轻吟,陆敏克的瞳孔不由得为之一缩,黑着个脸将手里的金光符收回了怀中,拱手道,“这一场是在下输了。”

        

听得此言,胡如渊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一招,那绿色飞剑便调转剑身,重新隐入了他的衣袖之中。

        

“不愧是二哥,牛逼啊!”胡如渊刚一退到场边,胡如松便朝他竖起大拇指道。

        

就连一直默不吭声的胡如珏也红着脸小声赞叹了一句,“二哥真厉害。”

        

见此情景,刘小鹿张了张嘴,本打算也说点什么应应景,却被胡如渊摆手打断道,“他也是炼气七层,此番又不是越阶取胜,没什么好得意的。”

        

刘小鹿闻言微微点头,的确,那陆敏克先前便有所消耗,手中又没有什么防御法器,这一场二哥能轻松取胜倒确实在情理之中。

        

“说的也是,有后土钟在手,想来就是寻常炼气八层也未必是二哥的对手。”胡如松嘿嘿一笑,应和道。

        

而身边的胡如珏虽未开口,一张尖尖的小脸上也露出了一副钦佩的神色。

        

“……”

        

刘小鹿望着径直走到一旁闭目打坐的胡如渊撇了撇嘴,心中暗想,二哥这一手可比胡如星那小子天天自夸自擂的效果好多了啊。

        

三场守擂赛已经结束了两场,场上几人里还没出过手的只剩下刘小鹿和胡如珏了。

        

两人对视数息,刘小鹿终于在胡如珏水汪汪的眼神中败下阵来,提步走到了场中。

        

陆敏克刚趁着守擂方轮换的间隙吞下一颗丹药,试图借此回复些灵力。

        

可当他抬头看清了上场之人时,却面露不甘之色,径直认输下台了。

        

此时他体内灵力不足两层,就是磕了药至多也只能回复到近半灵力,若胡家派出的是那个娘们唧唧的炼气七层小白脸,他倒是还有几分把握,

        

可眼前这个炼气八层的丫头,他全盛之时都未必能打得过,此时就更是不可能是其对手了。

        

陆敏克不战而败,刘小鹿也乐得清闲。

        

胡家这轮守擂赛只打了两场便分出了胜负,几乎是全场最先结束的了,反观场上其他几个赛场,众人倒是正噼里啪啦打的热闹。

        

刘小鹿的目光在场上略一搜索,便找到了胡如星的身影。

        

只见他正与一个吴家少年斗法正酣,荆湖吴家擅长制符之术,那吴家子弟身上显然带了不少灵符,

        

就这么一会功夫,刘小鹿已经见他往空中抛了七八张低阶符箓,两张中阶符箓,而且看他那架势似乎还远不止于此的样子。

        

而胡如星身为胡家嫡系少主,身上的宝贝自然也是不少,整个人被严严实实的包裹在数层光罩之中,任那吴家少年如何攻击,也无法伤到其分毫。

        

两人交手间皆是一阵阵光芒闪动,看似气势惊人,实则一点油皮都没破。

        

随着吴家少年不断的洒出各种符箓,胡如星身上的光罩终于渐渐支撑不住,一层层消散开来,露出了身上披着的一件绿色藤甲。

        

见此情景,吴家少年面上一喜,再次探手从怀中取出一张灵符,得意道,“臭小子,任你防御法器再多,能有我吴家的符箓多吗?

        

今天小爷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吴家高阶灵符,火雨符的威力!”

        

紧接着,此人两指夹住手中的符箓,嘴唇快速的翁动了几下,便将其往空中一抛,口中叱道,“咄!”

        

眼见那黄色符箓在空中化为一颗颗鸡蛋大小的火球,朝着胡如星攒射而去,可后者非但不闪不避,脸上还露出了几分戏谑的神情。

        

“小样,这么快就使杀手锏了?符箓丢完了吧?”

        

胡如星嘻嘻一笑,伸手在身上轻轻一拍,只见其身上那副有些破旧的绿色藤甲竟霎时间光华大盛起来,

        

墨绿色的光芒有如实质般凝成了一副样式魁梧的气派铠甲,将他整个人裹入其中。

        

“该死!”

        

吴家小哥暗骂一声,此时就算他再缺心眼,也看出来这件其貌不扬的藤甲才是胡如星最大的依仗,只得从怀里又掏出了数张灵符,一股脑的朝着胡如星丢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