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 7 章

        

回到楚家大队,楚韵跟父母说了江东县那边的情况。

        

“房子挺大的,江东县高中请我去那里教书,工资还涨了一些,我觉得挺好就答应了。”

        

李桂芳:“肯定要答应啊,你们结婚这几年也不容易,现在好歹一家人能住在一起。”

        

楚为民没说话,心里也支持女儿去江东县工作,家里有个男人搭把手,日子会好过得多。

        

向红问:“那大娃和二娃也要去江东县读书?”

        

“嗯,去。说到读书,江东县那边重视读书,那边国营厂多,有个初中文凭,去厂里找个工作,以后日子就好过了。从文和从武以后也要好好学习,到时候小学毕业争取考上初中,最好读个高中,毕业了还有我这个姑姑。”

        

向红眼睛一亮:“小妹,你是说以后给从文从武找工作?”

        

“打铁还需自身硬,只要有能力,机会有的是。”

        

向红连忙点头:“是是是,你说的对,我以后一定好好监督他们学习,考不上学,我打断他们的腿。”

        

楚为东红着脸:“妹妹,辛苦你为我们一家打算。”

        

楚韵笑了:“挺大一个男人,你扭捏什么呢?我当年读书的时候,你不也早早辍学帮家里分担嘛,贡献不分早晚。”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那不一样,我那是自己脑子笨,不爱读书。”

        

楚为民和李桂芳脸上带着笑,虽然他们只有两个孩子,但兄妹关系好,肯互相拉拔,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

        

说起读书,李桂芳说起队里的八卦:“你知道春玲吧,去年她爸去世就辍学在家照顾她妈,春玲成绩好,她妈想她继续回学校读书,她死活不去,母女两个这两天在闹矛盾呢。”

        

“为什么不去?”

        

“春玲不放心她妈一个人,王霞呢,觉得女儿年纪不小了,一个姑娘家,做不了什么重活,干脆好好读书,说不定还能有条出路。”

        

“她妈说的对,不管以后招婿上门还是怎么着,有个文凭有个工作,比什么都强。回头我找她说说。”

        

br />

        

楚韵找到春玲,小姑娘在自留地里忙活着锄草。

        

“听说你想以后在农村种地?你一个小姑娘,挣的公分养得活你和你妈吗?”

        

楚春玲死犟:“养的活。”

        

“估计勉强养的活吧,但是你不想你妈过好日子?看着她一天天累的腰都直不起来,还操心你以后过得不好,你忍心?”

        

楚春玲不说话了。

        

楚韵淡淡道:“过几天开学了,我要去江东县教书,因为我有学识,有文凭,人家校长亲自上门请我去教书,给我涨了二十多块工资,我现在一个月工资八十六钱,你辛苦一年有我一个月的工资多吗?”

        

楚春玲看向楚韵:……扎心了!

        

“我要是你,就好好投资自己的现在,你才会有更好的未来。你们家还有不少存款吧,你重新回去读书,从初一开始读,就算读到高中毕业,也不过四年,能花多少钱?好好的一条路摆在你面前,你在犯什么蠢?”

        

楚春玲嗫嚅着:“我都辍学半年了,人家学校不一定要我。再说了,我走了,我妈在家肯定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只知道省钱……”

        

楚韵打断她:“这些我给你解决,我在陵山县教那么多年高中,这点人脉还是有的,再说你成绩不差,只要通过考试,去县城读初中也没什么。至于住的地方,我搬去江东县,陵山县的房子就空出来了,那房子当初集资修的,我自己出的钱,不用担心学校收回去,你们母女去住,就当帮我看房子。”

        

“那怎么行?”

        

楚韵不耐烦地瞪她一眼:“不该客气就别瞎客气,听我的,一会儿我还要去找堂叔,以后考上县城中学的,都可以去我家住。”

        

楚韵太强势,加上楚春玲自己其实也是想读书的,就点头答应了。

        

楚韵点点头:“这才是聪明姑娘。”

        

楚韵回头去找她堂叔,说起她要去江东县的事:“我去了之后才知道,那边的日子比咱们好过多了,家里的小孩儿也别太放纵,有能力的都送去读书,以后啊,才有进厂子的机会。”

        

楚为家其实也愁,他们楚家从北方搬到这里之后,一代不如一代了,现在楚家大部分人只能埋头种地,勉强养得活自己。楚韵说的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楚韵趁机说楚春玲的事儿:“以后有空的时候,你们会读书的,多给家里孩子补补课,尽量往外面考,公社的学校和县里比,从哪方面都要差一截儿。我陵山县的房子空出来,租给别人住一个月也就那么几块钱,还不如给家里孩子们住。房子里有厨房,大人也能去照顾,自己做饭还省钱。”

        

楚为家感概:“楚韵啊,还是你想得远,以后啊,你要有余力,多拉拔一下楚家的孩子。”

        

楚韵笑了:“能帮的我肯定帮,但是自己不行,就不怪我了。”

        

楚为家哈哈一笑:“自己烂泥扶不上墙,还敢唧唧歪歪,给惯的。你去江东县也别操心家里,你爸妈有我们呢,咱们都是一家出来的,不说外道话。”

        

楚韵要的就是这样,他爸妈和大哥大嫂,性子都很和平,有族人互相照看着,她才放心。

        

离开学还有几天,楚韵不着急去,这两天就在后山上逛,收罗了不少菌子、竹笋之类的晒干。还弄了一些小鸡崽儿在空间养着,以后吃肉吃蛋就看它们了。

        

李桂芳唠叨:“你要不早点去?你还要去陵山县收拾东西,带着两个孩子,麻烦着呢。”

        

“我知道,这不时间还早嘛。”

        

这几天天气好,她前两天晒的各种菌子和蘑菇、蔬菜干之类的已经晒干了。

        

搬家是个麻烦事儿,但对于楚韵来说也就还好。她准备提前一两天去就行了,只要避过别人的眼睛,搬家小意思。

        

再说了,楚春玲母女俩要搬去住,陵山县好多东西她都不准备搬走,空间里面不缺这些东西。

        

在李桂芳的唠叨中,王建业等了好几天不见媳妇儿来,就写了封信过来。

        

机械厂有卡车八月二十八要路过陵山县,到时候帮她搬家到江东县。

        

楚韵把信给他们看:“瞧瞧,不用我操心,你们女婿已经弄好了。”

        

“哼,人家建业每天忙着工作,还要操心你们母子三个,你倒是也体谅体谅人家。”

        

“妈,你胳膊肘到底往哪边拐?”

        

“我帮理不帮亲。”李桂芳凶了她一句走了。

        

得!在家呆的太久,她妈看她已经不顺眼了。

        

楚韵目光扫向磨皮擦痒的王大娃和王二娃:“干什么呢?痒啊?我给你们挠挠?”

        

王大娃连忙摇头:“我们要专心学习。”

        

“哼,知道就好。”

        

楚韵心情好转,哼着小调去厨房。

        

两个小可怜,一想到跟着妈妈去其他地方,没有外公外婆的日子,就想好好哭一哭。

        

八月二十七,楚韵去陵山县教师家属院,众人看到她都纷纷跟她打招呼:“楚韵啊,回来了?前几天听说你要调到江东县去教书啦?”

        

江东县那边,刘校长得到楚韵的准信儿,早早就让人把调职这事儿办了,消息就传出去了。

        

楚韵跟他们寒暄几句,解释了她家的情况,孩子长这么大都没跟爸妈住几天,这也是没有办法。

        

结了婚的老师都表示理解,楚韵家这几年其实过的也不容易,特别是前几年,一个女人要上课,还怀着孕,除了娘家人来看看,平时连个搭把手的都没有。

        

“孩子都这么大了,要读书了吧?”

        

王大娃和王二娃营养不错,长得比同龄的小孩儿高一点,看着就像要入学的孩子。

        

“对,两个孩子皮的很,去了江东县,让他们爸管教去。”

        

几个女老师哈哈大笑,说起孩子就有的聊了。

        

楚韵把王霞和楚春玲叫过来,说了一下她们家的情况,也说了楚春玲重新考初中,到时候如果考过了,要在家属院住,请大家多多关照。

        

“都是我们楚家的人,在这里就拜托各位人美心善的老师们了。”

        

大家都是女人,王霞的情况特别让几个女老师同情,纷纷答应帮忙照料。

        

下午,楚韵带着两斤小饼干一包大白兔奶糖去找校长,校长早得了消息,在办公室等她,同时两个主任也在。

        

陵山县高中没有那么多学生,初中和高中都在一块儿管理,一个校长总揽,初中和高中各有一个主任分管。

        

“校长,主任,一个暑假不见,看着又睿智了不少。”

        

校长哈哈一笑:“少贫嘴,你带来的孩子呢?”

        

“在外面等着呢,我这不是先来跟你们叙叙旧嘛。”

        

楚韵把饼干和奶糖放在桌上,“给你们带的开学礼,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东西也不多,都尝尝味儿。”

        

这不算重礼,但是有那么个意思,校长和主任也领情,把饼干和奶糖分了,带回去给孙子甜甜嘴。

        

楚韵是个优秀的老师,更不要说她公婆还在市里工作,校长肯定得卖她一个面子。但公事还得公办,要想入学,手底下见真章。

        

楚春玲也争气,考试成绩算不上最好,但也很拔尖,校长和两位主任很满意,觉得这是个好苗子,以后肯定能考上高中。

        

楚春玲跟着楚韵从办公室出来,手都在颤抖:“楚韵姐,我以后就是初中生了?”

        

“对,你要考上高中,你以后还是高中生,你要努努力而且有那个机会,以后你还会是大学生。”

        

楚春玲嘿嘿一笑:“高中生就挺好,到时候我去参加招工,找个好工作,分了宿舍,我就把我妈带上。”

        

“小姑娘,愿望是美好的,继续努力哦。”

        

“嗯。”楚春玲高兴地点点头,又恢复成朝气蓬勃的样子。

        

楚韵笑了笑,这个姑娘有韧性,她都开始期待她以后的样子了。

        

“咱们回家,你妈肯定在屋里等急了。”

        

楚春玲也急了,拉着楚韵的手:“快走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