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 8 章

        

从学校回去,王霞心不在焉地忙着手里的活儿,等到楚韵回来了,她连忙跑过去:“春玲,考上了吗?”

        

春玲大声应了一声:“考上了,以后我又可以读书了。”

        

王霞高兴的眼泪婆娑:“好,真好,我就知道你一定行。”

        

“妈!”

        

母女两个抱在一起,哭成泪人。

        

楚韵淡淡一笑:“好了,别哭了,我闻到骨头汤的味道了,要吃晚饭了?”

        

王霞不好意思地擦干眼泪:“吃,我揉了面,今天是个好日子,咱们吃饺子,用骨头汤煮。”

        

两个小子哇哦一声:“妈,我要吃饺子。”

        

“吃吧,多做一点,一会儿你舅舅舅妈要过来。”

        

她说了一个人就可以搬家,爸妈不放心,一定要让哥嫂来帮忙。为了不耽误上工,他们半下午才从镇上出发,估计还有一会儿才能到。

        

王大娃撇嘴:“我想我外婆了。”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王二娃说着就要掉眼泪:“还有外公。”

        

“不准哭啊,又不是以后见不着,你们要想外公外婆,等放假休息的时候就回去,或者等咱们安顿好了,你们外公外婆农闲的时候,请他们到咱们新家住。”

        

王大娃问:“咱们新家和外公外婆家一样宽敞?”

        

楚韵点点头,王建业分到的房子,也是五间大房子,一个凹字形,里面三间,左右各有一间,围起来的就是前院。

        

楚韵不喜欢在前院做饭,屋里都是味道,她走之前跟王建业交代过,在后院再搭一个厨房出来。反正后面就是菜地,方便。

        

“那我不要和弟弟住,我们一个人住一间。”

        

王二娃哼哼一声:“我也要一个人住。”

        

“住吧,反正房子宽敞,随便你们怎么住。”

        

楚韵、楚春玲、王霞在厨房忙活,两个小子去楼下玩儿,等舅舅和舅妈过来。

        

楚卫东和向红到的时候,饺子刚包好下锅。

        

“大哥、大嫂,赶路累了吧,洗洗手快来吃饭。”

        

/>    “哎。”

        

楚韵要打包带走的东西不多,厨房的剩下的柴米油盐都留给王霞母女两个,屋里那一套桌椅也没什么好带走的,只有她收拾出两箱衣裳要带走。

        

“这么好的被套床单你不带走?日子可不能这么过?让咱妈知道了肯定要说你。”向红手脚利索,在楚韵犹豫的时候,把床单被套全部打包上。

        

再有王大娃和王二娃两兄弟的换洗衣裳,其实统共也没多少东西。

        

江东机械厂的卡车到了,王霞母女俩送他们上车,追着车子大声喊:“路上慢点啊,注意安全。”

        

楚韵跟她们挥挥手:“回去吧。”

        

楚春玲挽着她妈的手臂:“我以后要是像楚韵姐这么厉害就好了。”

        

王霞拍拍女儿的手:“会的,在妈心里,你一直是好孩子。别怕,以后妈陪着你,咱们母女两个,总会把日子过好。”

        

“嗯。”

        

楚韵后悔了,现在的路况是真的差,货车上没有货,空着的,司机开得快,车颠簸的不行,王大娃和王二娃直接颠飞了。

        

楚韵不顾向红反对,打开包裹,拿了一条棉被出来垫着,这样才好了一点。

        

到了江东县,楚韵连下车的力气都没有了。

        

王建业半搂半抱着她下来:“怎么样?难受?”

        

楚韵脸上有点苍白:“把孩子抱下来。”

        

两个熊孩子不怕颠,这几个小时玩的倒是挺开心的。

        

“爸爸,我们回去也坐大卡车吗?”

        

王建业随便应了两声,心神都在楚韵身上:“这里不用你,我先背你回家休息。”

        

楚韵推了她一下:“去帮大哥大嫂拿东西,我还撑得住。”

        

王建业看她还行的,放开她去拿行李,从兜里拿了一包早准备好的烟递给司机:“同志,谢谢了。”

        

“哈哈,小事儿,不用客气。”

        

走到山坡下,楚韵把钥匙交给王大娃:“看见没有,坡上那个房子,就是咱们家的,你和弟弟走前面去开门。”

        

“好。”王大娃把钥匙挂在脖子上,带着王二娃,嘻嘻哈哈地往坡上跑。

        

楚韵:“大嫂,我给你搭把手。”

        

向红侧过身体:“不用,这点东西累不着我,你走前面带路。”

        

四个大人爬到坡上,放下东西,楚卫东看了一下房子,看得出来,这是新修起来,一家四口住也很宽敞。

        

向红:“就是后院小了一点,那片菜地也小,地也不肥,种不了什么菜,而且后面树木也多,见不着什么阳光,你们要吃菜,平日里估计还要自己买一些才够。”

        

楚卫东也看过了:“不怕,后面树木我明天砍一些,有太阳就好一些,地再养一养,种点菜吃还是没什么问题。”

        

楚韵也去后院看了,表扬了王建业一句:“不错嘛,我只叫你在后院弄个厨房,你还知道举一反三修个淋浴间,不错不错,值得表扬。”

        

王建业笑了:“我问了,咱们山上面有条小溪,东面流到江东河里面,等我有空了就去弄一根管子,把溪水弄下来,这样用水也方便。”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找个理工科男人的好处了,楚韵看他的眼神非常满意,这个男人是个细心的,还有动手能力。

        

王大娃和王二娃在院子嘻嘻哈哈跑着玩儿,楚韵叫他们自己去收拾房间,喜欢哪一间就住哪一间。

        

两兄弟选了西边的两间屋,房间都挨着,楚韵给他们铺好床:“晚上你们自己睡没问题吧。”

        

“我们可以。”两兄弟信心满满。

        

楚韵他们卧室外面,东边还有一间房子,就给大哥大嫂住。

        

楚韵没有精神,晚饭是向红做的,延续了楚家一贯节约的风格,少油少盐少粮食,锅里就是水多。

        

天还没黑,王大娃和王二娃闹着肚子饿,楚韵早有准备,从箱子里拿出一个袋子,三斤多饼干,是那种最传统的饼干,饼干面上裹满了白糖。

        

这种饼干在不缺吃的现代社会不好卖,小孩儿觉得不如蒸蛋糕之类的好吃,小姑娘嫌弃上面都是糖热量太高。但换到现在,这就是好东西。

        

楚韵递给大嫂几片,向红有点舍不得:“给大娃和二娃吃,我不饿。”

        

“吃吧,这里多的是,我买的多,你们回去的时候带两斤回去,平日子上工来不及做饭,就先吃几片垫一垫,别把身体搞坏了。”

        

晚上加了餐,总该睡觉了吧,王建业刚关上门一会儿,两兄弟抱着枕头就来了,仰起头冲王建业笑:“我想和妈妈睡。”

        

王建业冷着一张脸:“你们不是说你们是大孩子了吗?要一个人睡吗?”

        

王二娃要哭了:“可是,我想和妈妈睡,我不想当大孩子。”

        

“呵,”王建业回头:“楚韵。”

        

楚韵慢悠悠地铺床:“听到了让他们进来,第一天晚上,就让他们睡一睡怎么了?”

        

嘿嘿,两兄弟从王建业打开的门缝里挤进去,跟小鸡崽儿一样,凑在楚韵身边,两兄弟一左一右霸占了楚韵身边的位置。

        

王建业:媳妇儿回来第一天晚上,他睡床脚!

        

王二娃兴奋地拍拍旁边的位置:“爸爸,快来睡觉觉呀。”

        

王建业:“……来了。”

        

楚卫东和向红忙着回去,第二天吃了早饭,让王建业找人借了工具,把后院遮挡菜地的树木全部砍了,劈成柴,整整齐齐地堆在墙角,等着晾干烧火。

        

向红和楚韵拿着绳子去后山上打柴,不砍树,就是把树上的枝桠砍下来拖回家烧,如果能遇到干了的死树运气就更好了。

        

“你们这里虽然离县城中心有点距离,平日里生活还是挺方便的,用木柴做饭烧水,就省了买煤炭的钱。”

        

“谁说不是。”楚韵自己的习惯吧,虽然煤炭更方便,但是她觉得用木柴做饭更好吃。

        

向红满意地点点头,小姑子总算知道节约了。

        

王建业要上班,家里的活帮不上什么忙,中午下班他在食堂买了饭菜端回家,剩下楚韵做饭的功夫。

        

楚卫东把树砍了,还给楚韵做了一个鸡笼子,楚韵有空了,也可以买鸡回来养。

        

地也给清理出来,这个季节,适合种小白菜、花菜、莲花白和香菜,都给种上。还有日常要的小葱和韭菜,也在菜地边缘给种上。

        

忙活完这些事儿,已经两天过去了,楚卫东和向红忙着回去上工。

        

楚韵也不留他们,吃了早饭就送他们去车站,送他们上车,把饼干和两斤肉都塞到她大哥怀里:“别亏了嘴,我在这边弄肉票比你们方便,别跟我客气。”

        

向红笑了:“啥话都让你说完了。”

        

楚韵下车,目送汽车出站。

        

坐在向红前面的大姐扭头过来跟她说话:“这是你家亲戚?挺大方的。”

        

“是我家小姑子,在县高中当老师。”

        

“哟,真出息啊!”

        

楚卫东和向红骄傲地笑了笑。

        

今天是开学前最后一天,楚韵去了一趟县高中,已经有老师在学校来了,今天要开会。

        

楚韵进去,门卫拦住她:“你找谁。”

        

“我是楚韵,新来的数学老师,找刘校长。”

        

门卫笑道:“你就是那个大学生啊,我们刘校长早说过了,让你到了就直接去后面的教师办公室找他,有门牌儿,你进去就看得见。”

        

“好,谢谢。”

        

刘校长看到她,朝她招招手,楚韵走过去,刘校长说起她的工作:“我们高一六个班,高二五个班,你才来,就先上高一的数学课吧。”

        

“好。”

        

“你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一般只上半天课,上午学习,下午要学习革命精神和参加劳动。你教的数学课是主课,我们一般上午安排一节课,高一两个数学老师,你上一二三班,他上四五六班,没问题吧。”

        

楚韵点点头,这样的工作量她挺满意的,下午自己还有时间摸摸鱼。

        

楚韵等了一会儿,和学校的其他老师打了个招呼才走。

        

下午她要去找找,江东县有没有黑市,这几乎是每个地方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