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 9 章

        

根据楚韵的经验,在陵山县、江东县这样多山的地方,一般黑市这种敏感的地方,都不会在城里,大多在城外的树林里,这样万一有个什么,也方便大家四散逃出不是?

        

楚韵有空间在手,想弄什么都方便,也不怕遇到干黑吃黑的人,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以前不算,楚韵今天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和她以为的偷摸不能见人有点差别,大部分人最多用布巾遮一下脸。

        

这个年月,黑市里畅销的都是粮食、布料之类的硬通货,还有一些副食品,南方来的时新收音机,运气好也能碰到卖二手的。

        

但是,卖茶叶的就少见了,尤其是卖天价茶叶。

        

“大哥,你一坨茶叶卖两百块钱?你看我像是傻子吗?”

        

李二着急:“我这不是一般的茶叶,我这是祖上传下来的,极品普洱。”

        

“呵呵,再极品的茶叶也是拿来喝的,山那边不是有个茶厂?五毛钱买一大包,我全家能喝到过年去。”

        

“走了,走了,这年月,什么样的人都有。”

        

一群围观的人都散了,李二无措地抱着他那坨茶叶跟人推销,没一个人搭理他。

        

楚韵走过去:“大哥,你给我我看看。” 记住网址m.lqzw.org

        

李二眼睛一亮,连忙把怀里的那坨茶叶递过去:“同志,你看看,绝对的好茶叶,虽然放了些年头,茶香味还在呢。”

        

楚韵仔细看了看,茶叶她是不懂的,但是这样形状的茶叶,她曾经在博物馆看到过一坨。

        

看了一下周围没人,楚韵小声问:“这个外面是不是还有个条儿,写的金瓜贡茶。”

        

李二眼睛一亮:“您是识货的人。”

        

楚韵微微一笑,她以后创业的第一桶金送到她手里来了:“你卖什么价钱?”

        

“两百。”

        

说完李二又怕她嫌要价太高,毕竟现在一般工人一个月也才三四十块钱,两百属实太贵了:“您是识货的我就不多说了,我是南面那座山里面的茶厂工人,我媳妇儿生病了在县里住院,家里因为这个还欠了好些外债,我实在没办法了才把祖上传下来这坨茶叶拿来卖。您要是嫌两百太贵,您还个价。”

        

楚韵没有还价,从包里摸了两百给他,还另外给了他两斤粮票:“茶叶我就收下来了,这两斤粮票算我给大嫂的。”

        

李二眼泪都要出来了,他来黑市好几天了,除了被人嘲讽,就没遇到过楚韵这样的善心人。

        

“您的恩德,我李二一辈子都记得。”

        

“那倒不用。”楚韵开玩笑说:“你以后不要后悔你的茶叶卖便宜了就行。”

        

“不后悔,绝不后悔。”

        

李二拿着钱往医院赶,楚韵抱着那坨茶叶,买了一条腊肉,就回家了。

        

回到家里,把她准备好的长筒雨靴、手电筒、雨衣等劳保产品拿出来,这也是乡下的小超市,换城里,超市一般都不会卖这些东西。

        

马上就秋天了,秋雨连绵不见天,等淅淅沥沥的雨下起来,没有这些东西,日子可不好过。

        

王建业回家,看到家里多出来的东西:“这是哪里来的?”

        

“别问,拿着用就是了。”

        

王建业拿起一双雨靴看:“去城外小树林了?”

        

楚韵嗯了一声。

        

“少去,那里面的人,龙蛇混杂,你要什么跟我说,我写信给朋友同学帮我找。”

        

楚韵白了他一眼:“你那么厉害,再去给我买几双雨靴回来?”

        

王建业不跟她争:“你买了一坨茶叶?”

        

“嗯,卖茶叶的人等着钱救命,你看看这个茶叶,金瓜贡茶,外面的纸都要脆了,算起来也有两百多年了吧,保存到现在不容易。”

        

楚韵故意没有马上把茶叶放到空间,就是要他过过眼,知道家里有这么个东西。

        

王建业看了一眼茶叶,也没多问,他算是知道了,家里他说了不算,听媳妇儿话就行了。

        

问起上午去学校的事儿,王建业说:“学校只有你文凭最高,肯定有看你不顺眼的,别放在心上。”

        

“今天倒是没感觉出来,面上大家都挺好的。”

        

王建业看着灶里的火,楚韵站在灶台背后炒菜,楚韵一边忙活一边跟他说:“今天早上让你问孩子读书的事情,怎么样了?”

        

王建业加了一根柴火:“老二今年五岁,读一年级年纪小了点,但也没什么关系,厂里好些和老二差不多大的孩子,家长忙不过来,都送到学校混着,跟不上就留级一年。”

        

“那就好。明天开始,我们两个都要上班,他们两个在学校吃饭还是回家吃?”

        

“回家吃最好,家里做饭营养丰富。”王建业这么说有私心,他也想回家吃。

        

实际上,只有楚韵做饭才营养丰富,舍得放油放料,只要手艺还可以,就难吃不了。

        

一般家庭,舍不得吃喝,在家做饭,还不如食堂吃的好。

        

楚韵也不想两个孩子在学校吃食堂,但是让她每天中午下了课就赶回家做饭,时间太紧张,每天这样她会觉得累。

        

王建业:“那让他们带饭?中午可以在学校蒸一蒸?”

        

“冬天带饭可以,夏天饭菜容易变质。”

        

“那先让他们俩回家吃饭,你试试看,实在累就让他们带饭或者吃食堂。”

        

“好。”

        

傍晚,站在院子里,抬头看天空,五彩的晚霞瑰丽无比,山风一吹,天上的云好像在动似的。

        

楚韵喊王大娃和王二娃回来吃饭了,两个孩子听到喊声,告别刚认识的小伙伴,噔噔噔地往家跑。

        

前头灶眼做了晚饭,后头灶眼里的水都变温热了,王建业打了一盆水出来,拿了一张帕子给大儿子:“快洗洗,一头的汗,把手洗干净,要不你们妈肯定不会让你上桌。”

        

“爸爸,妈妈煮了什么?好香呀!”

        

王二娃肯定哥哥的说法:“比张大志家的香。”

        

楚韵问:“张大志是谁?”

        

王建业:“山脚下那家,张大志有个龙凤胎妹妹,他们爸爸叫张强,是机械厂的技术员。听厂里的人说,年初张强老婆生病没熬过来,去世了,六月份的时候又娶了。”

        

楚韵冷哼一声:“呵,男人!”

        

王建业看她一眼:“你对我冷笑什么?”

        

楚韵没搭理他,转身进屋。

        

下午买了一块腊肉,楚韵晚上切了腊肉丁和几种蔬菜丁,一起做腊肉时蔬炒饭,另外做了半盆丝瓜鸡蛋汤。

        

吃了饭,碗留给王建业洗,楚韵去后院看看昨天种下去的蔬菜,浇一点水。

        

天色将黑不黑,后面的山林就像一只张开口的巨兽,楚韵这样胆子大的人,在后院多呆了一会儿,被凉风一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赶紧回屋,有光线的地方才有安全感。

        

这时候,王建业已经把两个臭小子哄上床睡觉了,她洗漱完后,王建业正等着她,目光格外火热。

        

楚韵后退半步:“你干嘛?”

        

“我是你男人,我能干嘛?”

        

“别发情啊,明天要上班,还要送孩子上学,事情多着呢,早点睡。”

        

王建业索性挑开:“你对我有意见?”

        

“我对你能有什么意见?能挣钱能做家务,我对你非常满意,别多想。”这话一说出口,楚韵感觉自己的口气跟渣女似的。

        

王建业今天是没想轻易放过她,趁她不注意,一下把她拖到身下,楚韵被猛的吓一跳,差点尖叫出声。

        

楚韵虽然也心里痒痒,最后还是翘起小脚脚把他踢开。

        

王建业呼吸粗重,眼睛都要红了。

        

楚韵转开眼睛,不自在地咳嗽一声:“那个,没有那啥。”

        

怀孕是不可能怀孕的,现在两个儿子都能撒开手,她疯了才去怀孕。

        

空间里是有套套,那也不会拿出来用,只能把王建业晾着了。

        

这一下,开窗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王建业从屋里出去,楚韵撑起身,听到后面淋浴间的水声,勾了勾唇角,躺下睡觉。

        

开学新一天,王建业去厂里,楚韵去学校,顺便带着两个孩子去旁边的小学报名。

        

虽然初来乍到,王大娃和王二娃两兄弟从小在楚家大队混大,一点不怕生,再有两兄弟在一起,那就更自来熟了。

        

楚韵给他们俩报名的这会儿功夫,两人已经和新来的小朋友聊上了,其中就有张强家两个龙凤胎。

        

楚韵交代他们俩在学校别惹事,好好听老师的话,中午放学回家吃饭,两人点头答应,楚韵还没走呢,两人转头就跟人玩儿去了。

        

“臭小子。”

        

楚韵到学校办公室,几个学生正在打扫。

        

楚韵桌上放着分班名单,楚韵拿起来看,三个班的人数还比较平均。今天开学第一天,没有课,但是新生入学,老师还是要去每个班看看情况。

        

“楚老师你好,我是一二三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陈秋。”

        

楚韵笑着伸出手:“陈老师你好,我是楚韵。”

        

陈秋是老教师了,楚韵和她聊了一会儿,两人一起去班上看了看情况,等到十二点,楚韵才回家忙活午饭。

        

也来不及炒菜,就做汤面吧,番茄鸡蛋做料头,再下一锅清水面,拌一拌,面条裹上番茄鸡蛋的汁水,酸香开胃,一家人都吃得十分满足。

        

王建业休息了一会儿又去厂里上班,下午学校要打扫卫生,一年级不用去,楚韵让他们在家背书,她抽空去医院,她想了想,还是去买一包套套。

        

医生知道楚韵的需求,给她拿了两个,交代她用过之后记得洗干净晾干,重复使用。

        

楚韵懵逼:你在说什么?

        

她一脸懵从医院出来,在门口遇到李二,卖她茶叶的那个人。

        

李二热情地跟楚韵打招呼,还跟他媳妇儿介绍楚韵,楚韵笑着问候李二的媳妇儿,一个看起来挺虚弱温柔的女人。

        

李二问楚韵住在哪里,他们家那边好茶叶便宜,还有最正宗的正春茶,就是四月份采摘的茶叶,水质厚重,香气饱满。

        

楚韵被李二说的,当场说要买几斤。

        

这时候,旁边一个穿着干部装的年轻女人走过来,说话声音娇俏:“我也喜欢喝茶,能给我带一点吗?”

        

女人大方地对楚韵伸出手:“你好,我是李香兰,想和你交个朋友。”

        

“你好,我是楚韵。”

        

李香兰笑了,小声说:“我昨天就在小树林见过你。”

        

两人默契一笑,楚韵邀请李香兰去家里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