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 12 章

        

中午放学,楚韵买了四只猪蹄回去,晚上的晚餐就是红烧猪蹄。

        

烧得软糯味美的猪蹄,配上鲜甜粉糯的板栗,这一顿大餐,只是听人家形容做法,都能让人馋的流口水。

        

没有高压锅,为了猪蹄达到软糯的口感,楚韵半下午就开始做,王大娃和王二娃一边写作业一边馋的吞口水。

        

因为嘴馋,写作业速度提高了不少,等楚韵检查过作业之后,两兄弟撒腿就往机械厂跑。

        

他们俩到的时候,还有几分钟就到下班时间,厂里热闹起来,三五成群的人开玩笑、说八卦,聊晚上吃什么。

        

王大娃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看到王建业出来了,马上跑过去:“爸爸快点,妈妈做了好吃的。”

        

王建业走过去,揉了一把儿子的头发:“做什么好吃的?这么等不急?”

        

王大娃跺脚:“哎呀,快点回去,冷了就不香了。”

        

王大娃想炫耀来着,但是上次妈妈说了,不准他们在外面说家吃了什么好吃的,要不以后没肉吃不说还要挨揍。

        

王建业一看儿子那反应,估计家里做肉了,拉着两个孩子就要走。

        

这时候,张强叫住他:“王工,听说今天上午厂长开会夸奖研发组了,你们研究的设备下个月要投产,这次肯定能拿不少奖金吧。” 记住网址m.lqzw.org

        

王建业和张强不熟,淡淡一笑,和他寒暄两句就要走:“家里媳妇儿等着了,我就先走了,下次聊。”

        

王建业拉着两个儿子走了,张强笑着挥挥手。

        

等王建业走远了,一个和张强熟悉的人凑过来:“这是个厉害人物啊,来咱们厂里几个月就有研究成果了,厂长对他一顿夸,我们这种老技术员都比不上人家这个新来的。”

        

“呵,所以说人家是工程师,你只是个技术员。”

        

那人恼了,挤兑一句:“张强,你不也是个技术员嘛,你的技术可是咱们里面最好的,什么时候升工程师啊?”

        

张强瞥了一眼这人阴阳怪气的样子:“技术员和工程师的差别你不知道?人家是大学生,学的就是这个,人家能设计图纸,你却只能拿着人家的设计照样生产出来,你也配眼红人家拿奖金?”

        

张强走了,一群人背着他又说他坏话,前老婆刚死,后老婆没一个月就进门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搁这儿装什么装?

        

所以说,男人嫉妒起人来,心眼儿也小的跟针尖尖似的。

        

摸着良心说,张强对王建业心里没点想法是不可能的。

        

他比王建业还大一两岁,人家大学生,他高中生,人家老婆是正儿八经的高中老师,他老婆只是个临时工,一样两个孩子,人家两个孩子就是比他的两个懂事,听说成绩也好。

        

羡慕嫉妒是羡慕嫉妒,但张强想和王建业交个朋友也是真的。王建业年轻又有真本事,和他交好说不定指点一下,说不准他也能涨一级工资。

        

但现在来看,王建业好像并不太接受他的示好。

        

王建业不知道张强的想法,但就算知道,估计也是无动于衷。可能是受楚韵态度的影响,他对张强一家,一向是敬而远之。

        

“做什么好吃的了?他们两个一早就在机械厂大门口等着我,拉着我回家吃饭。”

        

“嗯,今天心情好,做了红烧猪蹄,还蒸了白米干饭。”

        

王建业趁两个儿子不在厨房,洗完手故意摸了她的脸:“今天发生什么好事了?”

        

楚韵推开他的手,十分嫌弃:“你手上有水。”

        

然后又得意地说:“今天学校里有几个女人夸我是狐狸精。”

        

王建业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狐狸精不是骂人的话吗?

        

“呵,你懂什么,这是对女人外貌的最高夸奖。”

        

她踢了王建业的小腿一下:“快点把砂锅端出去。”

        

王建业慢条斯理地擦干手上的水,一双大手勾住她的细腰,把她搂进怀里,他炙热的呼吸在她耳边萦绕,撩的她耳朵都红了。

        

他轻声说:“你今晚狐狸精一下,给我瞧瞧。”

        

楚韵顿时从耳根红到脸颊。她漂亮的贝齿咬着红润的嘴唇,含羞带臊地瞪了他一眼,这平时话少靠谱的理工男,也有这种骚断腿的时候,惹不起,惹不起。

        

王大娃在堂屋里急等着吃饭,大吼一声:“妈,猪蹄呢?”

        

楚韵被惊了一下,赶忙推开王建业,王建业顺势松开手,捏了一下她的耳垂,端着砂锅去堂屋。

        

楚韵揉了一下耳朵,妈妈的,都要烧起来了。

        

今天的红烧猪蹄做得好,胶原蛋白都被烧出来了,肉质软糯鲜香,吃起来还有点粘嘴。吃完猪蹄,砂锅里剩下的板栗和肉汁,用来拌白米干饭,一家人都吃撑了。

        

休息了一会儿,王建业拉着楚韵去散步消食,厨房的一摊子家务交给两个儿子。

        

两兄弟也五六岁了,从搬到江东县之后,楚韵就教两个孩子做家务,扫地、烧火、洗碗他们都已经做熟了。

        

今天吃了一顿好吃的,他们还盼望着有下一顿呢,一点都不介意爸爸支使他们干活。

        

王大娃拍着胸口保证,一定把碗洗得干干净净的。

        

楚韵其实不太想动的,吃饱了躺着不香吗?

        

王建业不准,一定要拉着她,这时候天色还没有黑,还可以去县城转一转。

        

路过张强家,听到张强的小女儿在哭,山脚下不像他们坡上目前只有他们一家人,张强家周围前后左右都是机械厂的人,别人肯定听见了。

        

小姑娘还在哭,张强的儿子就声嘶力竭地吼起来,左不过就是后妈偷家里的东西往娘家送。

        

王建业拉着她的胳膊:“小心,看路。”

        

“哦。”

        

已经是十二月下旬了,西南的天气这几天估计只有几度。天气冷,在外面逛的人少,夫妻两个穿过县城最宽的那条人民路,绕到河边,慢慢悠悠地散步。

        

“王建业。”

        

“嗯。”

        

“刚才张强家的吵闹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

        

楚韵呼出一口白气:“我跟你说,我娘家那边我不会不管的,等时机合适了,我肯定会拉拔我两个侄子。我爸妈和大哥大嫂对我挺好的,我也不会对不起他们。”

        

王建业轻声笑了:“我知道,不说其他,岳父岳母带大我们的两个孩子,就冲这个,我也干不出没良心的事儿。而且,我相信你有分寸。”

        

楚韵心情甚好地挽住他的胳膊:“放心,有我这个旺家的媳妇儿给你盘算,以后你肯定会老有所养,不缺吃穿。”

        

王建业把她的手揣在兜里:“我的都是你的,都是你做主。如果你想起来,跟我说一声就行了。”

        

楚韵笑出了声:“我发现你这个男人越来越可爱了。”

        

王建业自己也没想到,结婚这么多年,最近几个月他才真切地感受到什么是夫妻生活,什么是一家人。

        

两夫妻还是要住在一起,不要分隔两地,现在想起前几年,他都会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回来。

        

王建业侧头看她,只有和她长期相处后,他才发现,他的小妻子是这样的鲜活有趣。

        

楚韵推开他的脸,故意道:“别看我了,人家会害羞的。”

        

夜色昏暗,周围也没有人,王建业大胆地搂着她,亲了一口。

        

楚韵这时候转过头看他:“我发现你这个人胆子越来越大了,小心人家举报你作风有问题。”

        

“我亲我媳妇儿有什么问题?”

        

楚韵笑了,抱着他的胳膊:“走,我们回家。”

        

楚韵今天心情是真好,变身狐狸精,在那件事上特别配合,让这个闷骚的男人开开眼界。

        

平常又温馨的日子,有如胶似漆的感情是不够的,还要一日三餐才行。这桩桩件件,没有离得开的钱的。

        

第二天下班,王建业领回了这个月的工资和奖金,楚韵就跟掉进米缸的小老鼠一样,数钱数的笑眯了眼。

        

“王建业同志,干得不错,以后继续努力。”

        

“嗯。”王建业看到她数钱那开心样儿,心里也觉得愉悦。

        

后天就要去市里看公婆,王建业对她爸妈很不错,楚韵也不会对公婆小气。况且,公婆对她是真不错,还是她以前的老师。

        

她公公王杰和婆婆刘翠,一个是高中老师,一个是小学老师,钱和票是不缺的,但这个年代,就算你有钱有票,想囤点什么好东西都是看运气。大家都是过苦日子过来的,就算有点什么好东西,也舍不得吃。

        

楚韵也没想送麦乳精、奶粉什么的,送去估计也是放着,过段时间不是给大哥大嫂家的孩子,就是给他们寄回来。

        

楚韵从空间里面拿了一个平底锅,用奶粉、面粉和鸡蛋,再加一点白糖、芝麻和植物油,调出面糊,准备做蛋卷。

        

这个味道简直霸道,楚韵搬了一个小炉子在院子里做蛋卷,王大娃和王二娃带着他们的小伙伴蹲在炉子前面,眼巴巴地看着金黄的蛋卷在楚韵手里成型,旁边的筲箕里面的蛋卷慢慢堆成了小山。

        

楚韵听到一个小孩儿咽口水的声音,轻声笑了:“王大娃,带你的小伙伴们去厨房洗洗手,洗完手过来吃蛋卷。”

        

“嗯嗯。”

        

王大娃跑在前面:“你们快点过来呀。”

        

“来啦,来啦。”

        

一群小孩儿心急吃蛋卷,利索地洗干净手,去楚韵那里领蛋卷。

        

一口咬下去,蛋卷金黄酥脆,还甜甜的,香香的。

        

王大娃看到王大志吃着手里的蛋卷,还盯着锅里的,顿时警惕起来,吆喝着小伙伴们下山去玩,可不能让他们把蛋卷吃光了。

        

小孩儿天性喜欢炫耀,机械厂的一群小孩儿拿着蛋卷往山下跑,可把其他小孩儿馋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