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 13 章

        

除了蛋卷,楚韵还准备了五斤小米,五斤大米,另外还有一块肉,都打包放在桌上。

        

王建业回来,看到桌上的东西,笑着跟楚韵说:“辛苦了。”

        

“觉得我辛苦,今天的晚饭交给你了。”

        

“行。”王建业撸起袖子去厨房,发现晚饭已经做好了,不禁笑出了声。

        

这个女人!

        

一家人吃了晚饭,李春丽来找楚韵,楚韵眨了一下眼睛,这个女人找她干什么?要现场battle吗?

        

李春丽皮笑肉不笑:“听说下午楚老师做了蛋卷,真让人稀罕,我家大志和小花回来就跟我闹,你说说,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故意挑事儿呢。”

        

楚韵冷笑:“说的是,我怎么忘了这世上还有白眼狼,吃了人家的东西,还回头找人家麻烦,我倒要问问张强,这不是他们家祖传下来的品行,还是你李春丽娘家带来的糟粕。”

        

论打嘴炮,楚韵就没有认输的时候,不是要吵架嘛,来呀!

        

“春丽!”张强在山下叫。

        

李春丽咽下那口气:“请问楚老师,您这蛋卷怎么做的呀?我家两个孩子吵着要吃呢。”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简单,奶粉、鸡蛋、白糖、面粉和油,可劲儿放,这些好东西放进去,怎么做都好吃。你家张强喊了,我这就不送了。”

        

这些好东西,按照张强的工资,也不是买不起,但是为了一口小零食,要用这么多好东西,李春丽心疼得都要滴血。

        

回到家里,张强问这个怎么做的,赶紧给孩子做,别整天吵吵,让邻居听到了不好。

        

李春丽何尝不知道,她难道不要脸?

        

这不是东西太贵重了嘛,家里唯一一袋奶粉,还是她用粮票跟人家换来的。

        

张小花多聪明,听她爸说要做,就去屋里把奶粉拿出来:“楚老师放了一大袋奶粉呢。”

        

这晚上,张家两个小孩儿最后还是吃上蛋卷了,李春丽心里更加讨厌楚韵,这个女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李春丽走后,王建业看她:“做蛋卷要这么多好东西?”

        

楚韵抬了一下下巴:“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嘛。给爸妈奶、粉鸡蛋啥的,他们肯定舍不得吃,还不如做成吃食,这个不禁放,他们肯定会吃的。”

        

“辛苦你了。”

        

“这句话你今天说两次了。”

        

“说再多次也是应该的,我不知道做这个这么费心。”和外面买的东西比起来,心意更加难得。

        

第二天早上,元旦节当天,一家人坐车去市里,从江东县到市里要坐四五个小时的汽车,刚好能赶上中午饭。

        

自从收到信,知道小儿子一家要回来,王翠早早就开始囤东西,一大早就把一只老母鸡炖上,还有一斤猪肉剁成肉馅做饺子。

        

“可惜没买到冬笋,楚韵最喜欢吃竹笋了。今天只能做白菜猪肉馅儿的饺子。”

        

“娘亲手做的,做什么都好吃,我们做小辈的,哪有嫌弃的份。”

        

说这话的是楚韵的大嫂张素芬,她和王建业的大哥王建国都在市里纺织厂工作。她虽然看不上楚韵是在县里上班的,但是楚韵是个大学生,还是公公教过的学生,只这两点上,她就比不过楚韵在公婆心里的地位。

        

瞧瞧,她一大早从纺织厂家属院过来,她婆婆都没夸她一句,嘴里说的念的都是楚韵,让张素芬听的闹心,心里更是不是滋味。

        

刘翠笑眯眯道:“你们都是孝顺孩子,看到你们两妯娌关系好,我和你爸爸心头高兴得很。”

        

这话说的张素芬不好接,事儿干的差不多了,她找了个借口先回家一趟,一会儿中午再过来。

        

“去吧,叫王勤和琴琴早点过来。”

        

王勤是王建国和张素芬的大儿子,今年读高一,为人诚恳踏实。小女儿和儿子的名字是一个音的,叫王琴琴,今年十四岁读初一,两兄妹的名字一叫出来,就知道是一家出来的。

        

这一儿一女是张素芬的骄傲,两个孩子也是王杰和刘翠从小带大的,疼得很。

        

也是因为老大家的两个孩子是他们带大的,老小家两个孩子他们没沾过手,一张尿片都没洗过,老两口对楚韵和楚韵的娘家特别尊重,遇上逢年过节的时候,省吃俭用也要给楚家大队寄一些东西去。

        

纺织厂家属区和学校家属区离的不远,刘翠每次去邮局,张素芬总会知道,长年累月的,心里那点不痛快就越积压越多。

        

道理谁都懂,但张素芬总是会猜测,婆婆对楚韵娘家那么好,应该不仅仅是因为楚韵娘家带大王沐兄弟俩吧。

        

说不准在公婆心里,就是更看重楚韵一些,毕竟是公公当年带出来的大学生,现在还成了他们的小儿媳,多荣耀啊。

        

真的是巧,张素芬在楼下遇到楚韵,一眼看过去,她这弟媳好像比年前看到的时候更好看了。

        

张素芬端起大嫂的范儿,笑眯着眼,跟楚韵打招呼:“建业、弟妹,你们今天到的挺早的,江东县那么偏远,你们一路过来真不容易。”

        

楚韵看张素芬那样儿,笑的跟狐狸似的:“呵呵,还行吧,江东县那个偏远地方东西也少,就随便给爸妈带点东西来,尽尽孝心。”

        

“带什么了?”张素芬很想知道。

        

楚韵打开袋子给她看:“你看,我亲手做的蛋卷,里面加了奶粉、白糖、精面粉、油,别提多有营养了。还有大米、小黄米、两斤肉。”

        

张素芬勉强地笑了笑:“你们两个还要养孩子,用不着这么大手笔吧。”

        

楚韵瞪大眼:“这哪里算大手笔?爸妈虽说没给我们带孩子,但爸妈对我们的爱护我们一直记在心里,能回报一点,我们两个都高兴。是不是,王建业?”

        

王建业点点头:“你说得对。”

        

张素芬心思都不在跟楚韵说话上了,找个借口就要赶着回家,楚韵小笑眯眯地挥手告别,让她早点过来。

        

等张素芬走了,王建业看她。

        

楚韵瞪回去:“你想说什么?”

        

“你明知道大嫂好面子,你还刺激她。大哥大嫂收入加起来,也不见得有你一个人的收入多。”

        

是了,王建国和张素芬,两人都在纺织厂工作,王建国是车间工人,好像当个了小组长,张素芬在纺织厂工会上班,两人收入都很一般。

        

“怪我?还不是她先阴阳怪气的。”

        

王建业腾出手拉着她:“我也没怪你。”

        

“哼,你想怪也怪不着,就算大嫂攀比,最后也是爸妈受益。”

        

况且,以爸妈的脾气,就算张素芬送过来,爸妈最后也会找借口还回去。

        

他们两夫妻坠在后头,王大娃和王二娃跑在前面,还在楼下就喊爷爷奶奶,刘翠听到响动,把手上的水在围裙上擦了擦,连忙赶着去开门。

        

门一打开,刘翠被两个小孙子抱了满怀,乐的刘翠哈哈大笑。

        

“哎哟,奶奶的乖孙,长得可真结实,你外公外婆把你们照顾的可真好。”

        

楚韵走到门口,刚好听到这一句,笑了笑没说话。

        

刘翠看到小儿子和小儿媳来了,赶紧把他们让进屋,王建业和楚韵喊了妈。

        

“爸今天没在家?”

        

“你们爸爸听说今天水库那边要卖鱼,吃了早饭就去水库那边,现在这会儿还没回来呢。”

        

市里上风口那边有一个小水库,主要是为了保障下游城市用水,那个水库的水干净,养出来的鱼好吃,每次水库那边要捞鱼了,听到消息的人都要去水库那边抢一条。

        

“楚韵和人换肉票弄了两斤肉,买不到鱼也没关系。”王建业把手上的袋子放下,把带过来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那一大包金黄的蛋卷尤其显眼。

        

王大娃猴在刘翠身边,绘声绘色地跟刘翠描绘她妈做蛋卷时的盛况。

        

“我妈做的可好吃了,我怕他们把带给爷爷奶奶的蛋卷吃光了,我就带他们出去玩。”

        

刘翠摸摸大娃的头:“还是你机灵。”

        

王大娃嘿嘿一笑,他也觉得自己机灵。

        

王二娃继续显摆:“我妈下午做了蛋卷,好多阿姨来我们家,问我妈是怎么做的。”

        

刘翠和蔼一笑,埋怨似的跟楚韵说:“你看看你,奶粉多金贵的东西,现在奶票可难弄了,手里有点留给大娃和二娃吃多好。”

        

王建业:“妈,你看他们的身板儿,我们那一片的孩子,就没有比他们长得壮实的。给您您就留着吃,别都送出去了。”

        

王建业不动声色地跟刘翠卖好,刘翠就更心疼楚韵了。每天忙着上课,还要伺候一家老小,心里还记挂着他们两个老的,真不容易。

        

楚韵一句话没说,王建业就替她把好感度刷满。楚韵偷偷捏了一下王建业的手,脑子不错,会说话,会说就多说点。

        

王大娃和王二娃闹着要吃蛋卷,刘翠就给他们拿了两个:“想吃就吃,东西做出来就是给人吃的。”

        

“我妈说这是给爷爷奶奶的,就给我们尝了个味道。”

        

刘翠看楚韵的眼神,就更加温柔了。

        

楚韵有点遭不住,清了清嗓子:“妈,中午做什么菜?我给您搭把手?”

        

“今天中午吃鸡汤、白面饺子,饺子都做好了,等你爸爸回来,就下锅煮。”

        

家里没什么可忙的,王建业和楚韵陪着刘翠聊聊天,主要是刘翠和楚韵在说,王建业就负责给两个女人杯子里添点热水。

        

“我有个学生的家长在百货大楼工作,我寻思着,你和你大嫂家两个孩子,不说别的,布料肯定都不够用,我就厚着脸皮打听了一下,听说后天有一批瑕疵品要处理,咱们后天一早去看看?”

        

“那当然行,一年发的三尺布都不够做一套衣裳,这布票比肉票还难换,不吃肉没什么,没有衣裳穿可不行。”

        

“谁说不是呢,你钱带够了吗?钱不够妈先给你贴上。”

        

张素芬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这句话,心塞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