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 14 章

        

门没有关严实,门口一有动静,楚韵就发现了。

        

“大嫂,门没关。”

        

“哦。”张素芬推门进去,手里提着一块肉,还有几斤米。

        

王建国也看到了桌上摆着的东西,赶忙把手里的肉和米递到刘翠手里:“妈,这是我们给的节礼,您拿着吃。”

        

刘翠对老大两口子是真的埋怨了,不是做做样子:“你们两口子负担重,王勤兄妹两个还在读书开销大,我和你爸也不缺这点吃的,你们拿回去,补贴补贴家用。”

        

王建国大手一挥:“这怎么能行,我做大哥的,不能比建业还给的少吧,说出去让人笑话。”

        

楚韵低头,掩饰住嘴角的笑容,这两口子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连心思都像得很。

        

王建业也不赞成大哥拿这么多东西,递了一个台阶:“大哥你们在市里,平日里可以照顾着爸妈,这就是尽孝了。我隔得远,回来一趟送点东西是应该的。”

        

王建业这个台阶递的好,张素芬到底还是心疼这些东西,拉着王建国就下了,和刘翠推搡了几下,就勉强答应下来,一会儿回去就把东西带回去。

        

刘翠高兴了,两个儿子都是孝顺的,心里乐呵得很。

        

王杰提着一条鱼回来了:“哟,建业、楚韵回来了,看把你们妈乐的。”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楚韵笑着笑了一声老师:“您今天厉害了,这一条鱼有十来斤吧。”

        

王杰挺直了腰板,得意道:“那可不,和我一起去的赵老头儿,连个鱼尾巴都没抢着,还好我眼疾手快。”

        

刘翠接过鱼:“这个晚上怎么吃呀?”

        

楚韵:“做一鱼几吃,鱼头炖豆腐,鱼身一半做酸菜鱼一半红烧?”

        

“那可行。”刘翠转头跟大儿子和大儿媳说:“你们晚上也过来吃。”

        

张素芬点头答应:“我家里还有一块豆腐,下午我拿过来。”

        

“行,我也买了一块儿,原本想着晚上做汤的,两块豆腐炖一大锅,够吃了。”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坐下吃肉饺子,王大娃和王二娃可不知道什么叫客气,端起碗就是干,一碗不够还想添。

        

锅里的饺子都是有数的,早就分完了,楚韵把碗里的饺子给两个孩子一人分了两个,又给添了一碗鸡汤。

        

刘翠懊恼:“哟,看来我是做少了。”

        

王建业劝了一句:“没事儿,他们两个胃口大,别管他们,少吃一两口也饿不着。”

        

王杰说:“晚上早点做饭,别饿着他们。”

        

张素芬原本想讽刺一句没吃过好东西,公公发话了,她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吃了午饭,王琴琴主动揽过洗碗的活儿,楚韵带两个孩子去睡觉,跟着楚韵后,两个熊孩子都养成了睡午觉的习惯。

        

下午没事儿干,王建业打了招呼,去见一个朋友,晚饭前回来。

        

刘翠叫住他:“好歹是元旦节,不能这样空手上门,不太好,你等等,我给你拿一些蛋卷。”

        

“妈,不用,我身上有票,一会儿我去买包饼干。”

        

楚韵也说:“就是,这个蛋卷奶粉就放了一斤,给人家吃您舍得?”

        

刘翠还真舍不得,罢了,蛋卷还是留给自家人。

        

公婆这里没什么事儿,张素芬下午要回家,刘翠分了三分之一给她:“拿回去,给王勤兄妹俩吃。他们这个年纪,不抓紧时间长一长身体,以后就长不起来了。”

        

张素芬当然是想要的,她看了一眼楚韵,楚韵就跟没听到似的,转身进了卧室。

        

没有楚韵盯着,张素芬面子上过得去,双手接过来,赶紧回家。

        

回到家里,王勤猴急:“妈,快给我尝尝,饭前看王沐吃我就想吃了。”

        

张素芬拍掉他的手:“急什么,都十几岁的人了,跟个毛孩子一样贪吃。”

        

嘴上骂着,张素芬还是打开袋子,给两个儿女一人两个,两兄妹咔嚓咔嚓就吃起来,奶香,甜香混合在一起,还特别脆,还没反应过来,两根蛋卷就吃完了。

        

王琴琴意犹未尽:“婶婶的手艺真好。”

        

张素芬:“我要有这么多好东西折腾,我能做的比这个更好吃。”

        

王琴琴闭嘴了,她今年十四岁了,知道家里很多事,反正她妈在外人面前都挺好的,就是跟婶婶过不去。

        

此时,楚韵跟公婆聊天,她一点都不会不自在。她和公婆都是老师,能交流的东西多得很。

        

楚韵说起她给税务局支招做复式记账,王杰很感兴趣,问了好些细节。

        

“读了大学和没读大学的就是不一样,脑子活,知道的也多。”

        

楚韵给王杰添了一点茶水:“再厉害还不是您教出来的。”

        

是了,王杰是楚韵的高中数学老师。

        

王杰哈哈大笑,刘翠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这张嘴啊,干什么都能成。说实话,我和你婆婆有时候都觉得,你当老师可惜了。你有能力,还会说话,就算去机关单位,也能混出头。”

        

楚韵摇摇头:“我觉得现在挺好的。您看看,我上半天课,下午学生去劳动,我的时间就空出来了,还能照顾家里,抽时间给王建业和您两个孙子弄点好吃的,平时忙着呢。”

        

刘翠拉着楚韵的手:“真是辛苦你了。”

        

“一家人不说这个,而且,也就是这半年的事,往些年还是我爸妈在帮我带孩子。”

        

说起两个亲家,刘翠和王杰都很感激。

        

王杰:“他们从小把王沐和王林带大,这一走就是好几个月,肯定想得很。你们元旦节到我们这里来了,过年那几天就回楚家大队陪一陪两老。”

        

楚韵心里其实也是这么打算的,嘴上说出来就不是这么回事:“那可不行,你们肯定也想孩子,过年我们还来市里。”

        

楚韵坚持,又说王建业肯定不同意,刘翠在一旁劝,王杰最后拍板,过年带着孩子会楚家大队,事情就这么定了。

        

楚韵笑着道:“你们的心意我爸妈肯定知道,但是毕竟是过年,我提前带两个孩子回来看看你们,然后再回楚家大队。”

        

这一下,王杰和刘翠就更高兴了。

        

张素芬和王建国也在家说话,他们进屋那会儿,妈说要给楚韵垫钱,是怎么回事?

        

“楚韵和你弟两个人的工资比我们两个人都多,而且县里哪里有我们市里消费高?他们手里肯定不缺钱花,这是什么意思?想骗爸妈的养老钱?”

        

王建国:“话只听了一半你就开始胡思乱想了,想知道你就当面问问呗。他们两口子就不是抠搜的人,肯定有事儿咱妈才这么说。”

        

张素芬心里不高兴王建国为那两个说话,不过也没再多说。

        

傍晚,一家人去公婆那边吃晚饭,他们到的时候,饭菜都做得差不多。

        

楚韵掌勺,虽然不如在自己家做饭那么不吝惜油盐,但也比刘翠更舍得放,做出来的鱼头豆腐汤、酸菜鱼、红烧鱼的香味飘了出去,几个老邻居都在门口问呢。

        

楼里好多人家今天都买了鱼,怎么就你们家做出来的格外香啊?

        

刘翠笑得牙不见眼,跟大家说,今天的晚饭是小儿媳做的。

        

哟,老王当年教出来的那个大学生。看看人家,脑子聪明,做饭还这么好吃,人跟人真是比不了哦。

        

所以说嘛,远香近臭,这才一天工夫,楚韵和王建业都刷了好几波好感了,让老两口既有里子,又有面子,可不得要说儿子儿媳的好嘛。

        

不过刘翠再高兴心里还是有分寸的,看到张素芬来,亲热地叫她过来,跟老邻居们说:“我家大儿媳也是个好的,平日里有点好吃的都要送来,冬天送碳,夏天送西瓜,可别提多孝顺了。”

        

“那是,那是,你和老王会教孩子,儿子儿媳都是孝顺孩子。”

        

张素芬心里满意了,跟着婆婆招呼邻居。

        

这会儿也到了饭点,大家聊了两句,都要回家吃饭了。

        

张素芬心里舒坦了,王家晚上这顿饭,吃得比中午还和谐。

        

饭桌上,刘翠说后天一早去买瑕疵品,嘱咐张素芬多准备点钱,最好一次多买点。

        

人情用一次少一次,别浪费机会。

        

“我还是那句话,你要手里钱不够,我给你垫一垫。”

        

张素芬听到婆婆的话,脸都红了:“妈您放心,我们手里存了一些钱,不缺钱花。”

        

第二天,楚韵公婆都要上班,楚韵和王建业请了假,正好有空,就带着两个孩子去玩。

        

先去的文化宫,上辈子楚韵小的时候,文化宫在小学生里面地位还是很高的,里面吹拉弹唱书法毛笔字,干什么的都有。

        

但是现在这会儿,文化宫感觉就跟个体育场一样,除了一间屋里摆着几本红色书籍和报纸,其他的房间都是乒乓台、羽毛球馆之类的。

        

王建业带着孩子玩了一会儿羽毛球,两兄弟都很喜欢。

        

“妈,我们买一副羽毛球拍吧,我和弟弟在家玩儿。”

        

“行啊,回去让你爸给你们做个球网,你们在家玩儿。”

        

王大娃嘿嘿一笑:“谢谢妈妈。”

        

“事先说好,作业没做完,就别想七想八了。别说玩儿,饭都别想吃。”

        

日常被威胁,王大娃已经习惯了,保证好好学习。王大娃很想问问他妈,他们现在才一年级,懂得比二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还多,妈妈着什么急?

        

下午,两夫妻带着两个孩子去百货大楼,这里的东西比江东县更加丰富,楚韵买了两盒百雀羚、一瓶夏士莲雪花膏,勉强用着吧。还有两个孩子要的羽毛球拍,买了一副,羽毛球就多买了一些放着。

        

王建业:“我以前听说,上海那边,有一家国营厂做珍珠粉卖,只是量少,还要出口,卖不到咱们这里来。”

        

楚韵眼睛亮了:“贵不贵?你能不能买到?”

        

王建业笑了:“我回去打听打听。”

        

楚韵拉着他的胳膊:“你可要好好打听,要不然我就要变成黄脸婆了。”

        

这时候,一个穿着干部装的女人路过旁边:“哼,伤风败俗!”

        

楚韵默默地松开王建业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