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 15 章

        

带着孩子玩了一天,晚上回去一夜好眠,就是床太小,他们夫妻中间还放着两个孩子,楚韵都不敢翻身,生怕摔床底下去了。

        

王建业给她揉揉被老二压麻了胳膊:“下午咱们就回去。”

        

“嗯。”

        

吃完早饭,刘翠带着楚韵和张素芬去百货大楼。今天去就不是从前门进去,而是从后门走。

        

楚韵出门的时候不忘了把男人带上,买了布料也是要给他做衣裳的,肯定要他出点力。

        

楚韵理所当然地使唤王建业,张素芬见了有点羡慕。

        

刘翠点点头:“楚韵做的对,王建业平时在家帮不上你什么忙,使唤他干点活是应该的。”

        

楚韵哈哈大笑,亲热地挽着婆婆的手臂:“您别心疼就好。”

        

刘翠脸上带着笑:“我心疼什么,就该这样。”

        

有楚韵这样的社交小能手在,她要愿意说话,就没有冷场的时候。

        

说着就到了百货大楼,刘翠看到一个年轻的女人,上去和她说话,这个应该就是那个有关系的家长了。 记住网址m.lqzw.org

        

“刘老师你们来得挺早,咱们赶紧进去,趁其他人还没来,咱们也能多挑一点好东西。”

        

“行,咱们赶紧的。”

        

这次这一批瑕疵品里面布料占了大头,据说是纺织厂那边的仓库年久失修,漏了雨,好些布料沾了水,过了好几天才被管仓库的人发现,深色的布料晒干还能看,浅色的布料看着就有点磕碜了。

        

楚韵自己其实喜欢穿浅色的衣裳,但这个年代染色技术着实不行,好些碎花布,洗几次上面的花样就糊了,楚韵也随大流,选了好些深蓝色、黑色的布料。

        

最后,浅色的布料也选了一些,拿回去她试试扎染,反正布料便宜,也不差这点钱。弄好了,这些棉布洗一洗用来做被套什么的也好。

        

张素芬惊喜:“妈,你快来看,这里还有两把菜刀。”

        

“我看看。”

        

刘翠拿起来一看:“哎哟,上面有两个缺口,不妨事儿,拿回家在磨刀石上磨一磨就好了,这个不用工业券吧?”

        

旁边一个人应了一声:“不用。”

        

刘翠:“那可难得,刚好有两把,素芬啊,你和楚韵你们一人一把,刚好。”

        

张素芬脸色僵硬了一下,她还想给娘家带一把呢,他们娘家那把菜刀缺了老大的口子,都不能补了。

        

楚韵摆摆手:“我们家有菜刀用,给大嫂吧。”

        

刘翠:“拿着吧,拿回家给你爸妈用也好,这个菜刀拿在手里沉手,一看用料就很足。”

        

“我爸妈家也有菜刀,没关系。”上次楚韵在家砍筒骨,把菜刀砍报废了,就给家里换了一把菜刀。

        

这个时候钢材紧张,质量也一般,刀刃上那点钢,砍几次骨头就报废了。说实话,她们家小超市里面,随便一把四十五块钱的菜刀都比这个好。

        

见楚韵真不想要,刘翠也没再劝,张素芬赶紧把两把菜刀放到她选的那堆布料里面。

        

菜刀看不上,但是长筒雨靴楚韵看得上,一口气买了六双,都是给她爸妈的。乡下地方,农忙的时候,刮风下雨都要下地,有双长筒雨靴,老了之后,腿脚也少生病。

        

后面,售货员拿出来一箱钢针、碎布头、染色不均匀的毛线、有划痕的皮带等等。楚韵看上了毛线,眼明手快地抱走一箱,赶紧付完钱让王建业抱走。

        

王建业等在门口,他脚边堆着布料、长筒雨靴和毛线:“还要什么?”

        

楚韵摇摇头:“不要了,其他的东西咱们家都有。”

        

突然想起一件事:“咱们家还是要买一个缝纫机,今年冬天还能给两个孩子的袖子接上一截儿勉强穿,明年都要换新的,靠我手缝可太累了。”

        

“知道了,我回头找同事换一些工业票先存着。”

        

“嗯,”

        

他们俩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刘翠和张素芬都大包小包地跑出来了:“咱们先回家,里面的人越来越多了,幸好咱们来的早,后头的人,为抢一块布都打起来了。”

        

回家放好东西,张素芬和刘翠还要赶着去上班,王建业和楚韵收拾好东西,就准备做午饭,中午王杰和刘翠回来一起吃了顿午饭,他们一家就要回去了。

        

王大娃和王二娃兄弟俩挥手跟爷爷奶奶说再见,刘翠是真舍不得,孙子长得快,几个月不见又长变样儿了。

        

“建业呀,要不咱们想想办法,让你和楚韵调回市里来?”

        

王建业:“妈,我们在江东县挺好,下次你们有空来看看,我分了一套大房子,还有前后院,住的舒坦,待遇也好,是县里还是市里有什么关系?”

        

“你别说了,他们两夫妻自己会考虑。”王杰跟王建业说:“有空多回来看看。”

        

“哎。”

        

下午一家人坐上车回家,王二娃从衣兜里掏出二十块钱。

        

楚韵:“哪来的?”

        

“不知道呀。”

        

王建业肯定道:“肯定是爸妈补贴我们的。”

        

楚韵把钱收起来,看了一眼王建业:“你没跟爸妈说我们两个的工资?”

        

“没说。”王建业淡淡道:“我们的工资是大哥大嫂的好几倍,万一让大哥大嫂知道了,又是事儿。”

        

楚韵笑了笑,没说话。王建国和张素芬未必不知道他们两口子工资高,但知道的大概,和知道具体比他们高多少还是不一样的。

        

“王建业,你挺聪明的嘛。”

        

王建业握住她的手,楚韵不让。

        

“小心又被骂伤风败俗!”

        

楚韵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回家让你牵手,想牵多久牵多久。”

        

王建业身体突然绷紧,楚韵坐好偷笑,这个男人,又被她撩到了。

        

他怎么这么可爱?

        

回到家,家里一切正常,只有后院的几只鸡饿得乱叫,王建业倒了半盆玉米粒进去,又给加了水。

        

“妈妈,有鸡蛋。”

        

“哦,你捡回来放到厨房。”楚韵忙着收拾带回来的东西。

        

“哦。”

        

王大娃拿了一个大碗去捡鸡蛋,被王建业拦住了:“拿个篮子过来。”

        

楚韵很讲究,吃饭的碗绝对不能拿去装鸡蛋的,鸡蛋壳上还有干掉的鸡粪。

        

做了一下午车楚韵也累了,不想做饭,当然要指使男人了。

        

王建业做了一盆面,摘了一把小青菜丢进去,碗里用筷子夹了一点凝固的猪油和一点盐巴就算调料。

        

楚韵对面的兴趣一般,碗里一点点面,其他的都是菜和面汤。

        

“等我抽出时间,炒一点蘑菇酱、鸡肉酱之类,放着拌面吃。”

        

王大娃高兴了:“妈妈,我想要那个肉酱。”

        

“也行啊,等我买到肉就给你们做。”

        

王建业:“可以做一点辣椒酱。”

        

“没问题。”在这方面楚韵还是很好说话的。

        

晚上,楚韵烫完脚,王建业端着洗脚盆出去倒水,楚韵已经缩在被窝里了,抱着暖和暄软的被子,舒服地叹了口气,还是自己家睡着舒坦。

        

楚韵不知道,她的舒坦日子,止于王建业进屋关上门的那个时刻。

        

脱掉衣裳的男人化身野兽,一只手就能摁住她,任凭她跟个躬腰乱扭的大虾一样挣扎,也逃不过他的五指山。

        

他鼓起来的腹肌贴着她的纤腰,干燥的嘴唇贴着她细嫩的脸颊,灼热的呼吸如蒸腾的水蒸气,快把她的耳朵蒸熟了。

        

他的声音又低又沉,欲的不行:“小狐狸,大庭广众之下就敢勾我,嗯?”

        

被王建业一只手封印住的楚韵不敢作妖,只能哼哼唧唧地老实配合,争取宽大处理。

        

可惜,今晚上的男人不打算赦免她,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一顿。

        

辛苦操劳一晚上,第二天上午还有课,楚韵慢吞吞地往学校走,路上遇到陈秋。

        

陈秋看到她眼底的黑眼圈,和她走路的动作,啧啧两声:“你们家老王够凶猛的啊!”

        

楚韵这样厚脸皮的肯定不会被陈秋调侃到,大剌剌回了一句:“你们家那位难道差了?”

        

陈秋脸色一红:“你这人!”

        

楚韵哈哈一笑:“这两天辛苦你了,今天你的语文课给我补数学课。”

        

“得了,反正不着急,明天你休息好了再补,今天就算了,不差这一天。”

        

楚韵搂着她的肩膀:“那就谢谢人美心善的陈老师啦。”

        

陈秋微微一笑:“互相帮忙罢了。”

        

楚韵的上课风格,深入浅出,只要不是基础差的没边儿的人,大家几乎都能听得懂。

        

今天的课上,一个女生举手,楚韵点她说话。

        

“楚老师,听说你教税务局的人做账,能不能教教我们?我高中毕业后,想进工厂当个会计。”

        

这个女生话声一落,班上的学生都目光炯炯地看着她,看来,也是有这个心思了。

        

楚韵低头,放下粉笔,笑道:“你家是干什么的?”

        

“我爸妈都是拖拉机厂的工人,我表姨夫在税务局工作。”

        

楚韵点点头:“我知道了,但我只是个老师,上课内容都是有规定的,这个事儿还是要校长或者教育局拍板才行。”

        

一屋子高中生,家里的人不是在机关单位就是在工厂工作,楚韵的言外之意,他们门清。

        

只要楚老师肯答应,剩下的事儿,就要他们自己使劲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