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 16 章

        

原本以为今天事情可能比较多,楚韵中午就不做饭了,王建业和两个孩子都吃食堂,不回家。

        

楚韵回家随便吃了点东西,去空间舒服地泡了个热水澡,换了身衣裳出来睡午觉。

        

这一觉睡得香,起床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楚韵看了眼手表,穿上衣裳,把写给爸妈的信,一匹蓝色的布料和几双长筒雨靴带上,去邮局寄东西。

        

邮局的工作人员看到麻袋里的东西,眼睛都亮了,问她能不能分一双。

        

楚韵笑着拒绝了:“我们娘家人多,都是乡下人,冬天下河挖淤泥,没有雨靴,光脚踩在泥水里,一会儿就能没了知觉。”

        

工作人员也感慨:“可不是,我娘家也是乡下的,日子可难过了。”

        

楚韵附和了几句,盯着他们封袋,交了邮费才走。

        

从邮局回家,楚韵想到肉酱的事儿,这会儿肉铺的肉早就卖光了,她去了一趟小树林,拎回家两斤肉,用空间的绞肉机绞成肉泥。

        

这时候,在外面疯够了的王大娃和王二娃也回家了,老老实实做作业,期待着爸爸回家给他们做球网。

        

等王建业回家的时候,泡好的香菇,以及姜蒜等各种配料都切好了,楚韵准备炒肉臊子。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撇开缠着他的两个孩子,王建业放下手里的东西去厨房看了一眼楚韵,楚韵瞪了他一眼。

        

这一个眼神,这看在王建业眼里,那一眼,简直勾魂摄魄,媚意天成。

        

这个时候,王建业不敢得罪媳妇儿,这个理工男也说不出什么顺耳的话,接过楚韵手里的锅铲:“我来。”

        

厨房门口,两个熊孩子眼巴巴地望着他们爸,楚韵抢回她的锅铲,娇娇地哼了一声:“滚出去,看你就不顺眼。”

        

王建业看了一眼媳妇儿,讪讪地出去,两个熊孩子笑着扑到王建业怀里:“爸爸,快给我做球网。”

        

球网已经被王建业拿回来了,只需要做两根能够搬动且放置稳当的柱子,把球网绷起来。

        

去后院挑了两根小孩儿手臂粗的小树,砍成合适的长度,再在木棍的底部套了一个圆盘,把木棍立起来,绷上球网,就做好了。

        

王建业把球网搬到前院:“你们俩试试。”

        

王大娃跑去屋里把宝贝的羽毛球拍拿出来,两兄弟兴高采烈地玩起来。

        

玩了一会儿,王二娃跳脚:“爸爸,太高啦,球网低一点。”

        

王建业又把球网调低一些,两兄弟满意了,两个菜鸟打球,常规套路就是你发球,我捡球,很少有能打两个来回以上的时候。

        

王建业腾出手,又转头去厨房,用他的方式,给楚韵献殷勤。

        

楚韵炒好了香菇肉酱,放下锅铲,故意说:“我手累着了,晚上你做饭。”

        

“好,我做,你想吃什么?”

        

“你会蒸窝窝头不?底部有个窝窝,用来装肉酱吃。”

        

王建业硬着头皮答应,楚韵洗洗手,去院子里休息,躺椅子上,看两个孩子玩羽毛球。看了一会儿,手痒难耐,还自己上手试试。

        

王建业在厨房揉面,他还知道,冬天面团很难发酵起来,要把盆子放到热水里加快发酵。

        

过了一会儿,楚韵在外面喊:“王建业,你行不行啊?你媳妇儿和儿子都饿了。”

        

“快了!”王建业第三次揭开锅开,盆里的面团还是那样儿,一点也没变化。

        

等到天色昏暗,玩不了羽毛球,楚韵拍拍手去厨房,王建业站在灶台后面,揭开热水锅的盖子,正在看面团。

        

楚韵过去瞅了一眼:“呵,你放面引子了吗?”

        

王建业脸色一僵,楚韵就明白了,这位大哥忙活半天,肯定是忘了放面引子了,面团能发起来才怪。

        

王大娃跑进来:“爸爸,什么时候吃饭啊?”

        

楚韵撸起袖子:“靠你们爸爸,今晚上估计是吃不上饭了。”

        

楚韵把面盆端起来,加了两把面粉,重新揉了一下面团,把面团揉得硬邦邦的。

        

“烧火。”

        

王建业自觉去烧火。

        

楚韵舀了两瓢水倒进锅里,水烧开后,把面团揉成粗粗的长条,用刀切成一片片的丢进锅里煮。

        

四碗刀切面舀起来,不用面汤,每碗两大勺香菇肉酱放进去,撒一把小葱,拌一拌,干拌刀切面香气四溢。

        

一碗面条下肚,再来一碗面汤溜缝儿,那种满足感啊,幸福感啊,到了峰值。

        

楚韵奚落一句:“所以说啊,宁要讨饭娘,不要当官的爹。”

        

王大娃多机灵啊,马上就明白了他妈妈的意思,赶紧献殷勤:“妈妈,我给你打洗脚水。”

        

王二娃不甘落后:“我给妈妈擦脚。”

        

楚韵笑:“王工程师,你干啥呀?”

        

“我洗碗。”

        

“行,各司其职,都跪安吧。”楚韵得意的笑出了声。

        

楚韵闹这么一场,其实也没生气,就是想折腾一下王建业。

        

王建业呢?面上不显,但心里还是挺得劲儿,没看他挺乐在其中嘛,配合得很。

        

王家两个孩子有了新玩具,没用两天工夫就传开了,山下的小孩儿又要闹起来了,没过两天,山下好些小孩儿都在玩羽毛球,张大志肯定也不甘其后。

        

家里是双职工的,虽然羽毛球拍不便宜,宠孩子的家长咬咬牙也愿意买。李春丽对前头留下的两个孩子都是面子工夫,又要花一大笔钱出来,心里别提多恨楚韵了。

        

虽然打嘴炮打不赢,楚韵回家路过王家外面,偶尔撞见李春丽,李春丽少不了要阴阳怪气地冷哼一声。

        

楚韵一个白眼怼过去,此时无声胜有声。

        

李春丽没给楚韵添堵成功,反而自己被气着呢,一跺脚回家,做饭的时候,切菜把菜板剁得咚咚响。

        

孩子不在家,耳根难得清静,王强回家正想休息一会儿,被剁菜板的声音吵得不行,不耐烦地吼了一声:“吃饱了撑着了!”

        

李春丽停了一下,随后切菜的动作就轻了。

        

第二天是休息日,工厂和学校都放假,楚韵抱着被子睡了个懒觉,早饭都是王建业端到床边的。

        

十点钟,王建业叫她起床:“李香兰来了。”

        

楚韵揉揉眼睛:“前天碰到她没说要来啊。”

        

“已经到了,在前院和孩子们玩羽毛球。”

        

“哦。”楚韵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裹上厚厚的棉袄。

        

西南的冬天,真的是魔法攻击,阴冷的湿气仿佛能钻进骨头里。老实说,西南这块地方,其实也需要东北的火炕。

        

王建业在东北工作了几年,也觉得东北的火炕挺好,楚韵问他会不会修,王建业撒谎说不会。

        

冷一点就冷一点吧,媳妇儿觉得冷,晚上主动滚到他怀里,特别是上床的时候被窝还没有暖和起来,恨不得趴在他身上。

        

王建业心里可享受得很,要什么火炕?

        

楚韵一身过冬打扮出门,看到李香兰,从袖子里伸出一只手跟她打招呼,打完招呼又缩回去了。

        

李香兰哈哈大笑:“姐,有这么冷吗?”

        

楚韵给她使眼色:“来亲戚了。”

        

李香兰秒懂:“那确实要注意保暖,让王工给你煮一碗生姜红糖水。”

        

“别,他就知道做这个,昨天我可喝够了,大晚上那么冷,跑了两三趟厕所。”

        

“嘿嘿,那不是关心你嘛。”

        

李香兰在楚韵旁边坐下:“姐,我跟你说,前天我跟着我们领导去市里作报告,我们县的总结报告一交出来,呵,几位领导挨个夸奖咱们,说我们的总结报告做得好,一目了然,税务局的同志,就该有我们这个水平。市局的领导还说,让我做优秀代表,下周去给其他县的税务局做报告。”

        

楚韵:“你们领导不错啊,不揽功。”

        

李香兰得意地笑了:“我爸当时就在办公室。”

        

“哦,怪不得呢。小姑娘干得不错,前途无量!”楚韵伸出两根手指头,捏捏她的小脸儿。

        

“这都是托姐你的功劳。我听说,县高中的学生在跟教育局写信,想在数学课上学更多实用知识,比如如何做账,这个事儿吧,和我们税务局沾一点关系,我们局长说,教一个也是教,教两个也是教,想特聘你当我们税务局的顾问,顺便教一教税务局的同志如何做账。”

        

楚韵看她一眼:“你跟你们局长说的?”

        

“我就提了一嘴,其实我们局长早前就知道我跟着你学做账。”

        

“当顾问有工资吗?”

        

“有,我来之前去打听了,钱和票还不少哦,比我的工资还高。”

        

楚韵点头:“有钱拿就行,这事儿我应了。”

        

作为一个打工人,钱都送到手里来了,肯定不能推出去。而且,楚韵费心费力搞那么多动作,实际上也是想积累一些机关的人脉。

        

李香兰神秘道:“姐,你好好干,干得好了,名声传出去,以后的好处还在后头。”

        

李香兰是个聪明人,她从开始就知道,楚韵姐不会无缘无故地教她复式记账、做报告,辛苦一场自己没捞到什么好,风头都让她出了。

        

不过她这个人聪明,也想得开。这条道上,想走的远,有关系虽然好,但要有聪明的战友是一定的。

        

就跟她爸教她的那样,为人大气一点,楚韵姐推她一把,她也不会忘了拉她一下,互惠互利才好。

        

两个聪明的女人,笑着交换了一个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

        

王建业在角落里劈柴,目光不经意地扫过两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