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 18 章

        

楚韵到堂叔家里,院子里站着一群人,都是楚家的年轻人。

        

看到楚韵,纷纷打招呼,有叫姐的,叫姑姑的,还有叫奶奶的。

        

“停,楚良呢?”

        

楚良从屋里跑出来:“楚韵姐,我在这里。”

        

“叫我来干什么?”

        

“嘿嘿,还不就是会计班的事儿,他们想问问,小学生能参加吗?”

        

“当然能,只要考过了我就收。不过如果你们只有小学文凭,就算你们会做账,人家工厂也不见得会要你们。”

        

几个年轻人低下了头,为什么当初不好好学习考个初中,现在机会摆在眼前他们都抓不住。

        

“也别气馁,多学一点东西总是没有错的。”

        

“嗯,楚韵姐,我现在想重新回学校读书。”几个下定决心的年轻人巴巴地望着楚韵。

        

楚春玲挠头:“姐,他们也想要一个参加初中考试的机会。” 记住网址m.lqzw.org

        

“会不会太麻烦,如果太麻烦,就……”

        

楚韵:“不麻烦,现在这个时代,最好的一点就是鼓励大家学习,只要你们愿意努力去学,学校总不会把你们撵出去。”

        

“真的吗?”

        

“真的,下一次期末考试是明年六月份吧,时间充足的很,让堂叔给小学那边打个招呼,你们跟应届生一起参加小升初考试,考上了就去读。如果考到县城,就去我家里住。”

        

“哎!”

        

楚良嘿嘿一笑:“我想好了,我虽然成绩一般,我也要努力考高中,春玲,你可要多辅导辅导我呀。等我考上高中,请你吃肉。”

        

在县城上了半年学,楚春玲性子也阳光起来,笑着道:“行啊,也别等以后了,吃了午饭你拿课本来找我,我给你补一补,刚好,我也要跳级参加下学期的初中升高中考试。”

        

楚良瞪大眼:“我的乖乖,楚春玲,你不愧是我们楚家的学霸呀!”

        

“我不算啦,咱们楚家的学霸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楚韵姐。”

        

一群小姑娘小伙子争先吹捧楚韵,楚韵哼笑:“少来这一套,好好学习比什么都强。别等到你周围的人都靠着学习进入工厂机关单位上班,吃香的喝辣的,你们还苦巴巴地吃不上饱饭。到时候可别到我面前卖惨,我只会骂一句活该。”

        

大家听得纷纷点头,指天发誓,一定好好学,学不死就往死里学。

        

很显然,楚韵是这一代楚家年轻人的精神支柱,真实的榜样,家里爸妈爷爷奶奶为了逼他们学习,骂也骂了,打也打了,到头来还不如楚韵一句讥讽来的有效。

        

楚韵挥挥手,“散了吧,都中午了,回家做饭去。”

        

楚家的午饭,一大锅稀粥,一大锅兔子烧土豆。兔子去皮去内脏,估计也只有三斤多肉。

        

楚韵一看桌上的菜盆,根据她目测,三斤兔子肉,她妈至少切了十斤土豆倒进去。

        

楚韵夸张地在菜盆里扒拉:“我的兔子肉呢?王建业,你帮我找找。”

        

楚卫东笑出了声,李桂芳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

        

消停了!

        

楚韵默默吃饭,一口土豆一口米汤,吃的不亦乐乎。

        

下午,在家闲着没事儿,楚卫东和向红都出去找熟人和小姐妹吹牛说八卦去了,楚韵也没事儿干,趴在床上研究她的课程设置。

        

王建业在一旁陪着她:“我发现你对这个非常懂,你究竟学的是数学还是会计?”

        

“我这样的聪明人,当然是都学。”

        

王建业给她揉肩:“你教教我,你这个统计图是怎么做的?”

        

“这个简单,我跟你讲,先要拉一个表格,确定每个小项的具体数值,然后你就可以根据需要弄个柱状图、饼状图……”

        

小夫妻两个,一个说一个听,聊的还挺高兴的。李桂芳在门口停了一会儿,什么都没听懂,转身走了。

        

第二天大年三十,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围坐在一起,桌上有菜有肉,摆的满满当当。

        

向红感叹:“我这一辈子活到现在,还没吃过这么丰盛的饭。”

        

楚韵给大嫂夹了一块鸡肉:“这一辈子还长着呢,以后好吃的东西多到吃不过来。”

        

向红没把楚韵说的话当回事,一笑而过,加入到埋头苦吃的队伍。

        

大年初一的早上,四个孩子从长辈那里拿到了红包,都乐滋滋地找地方藏起来。

        

楚韵哄王二娃:“把你的压岁钱交给妈妈,妈妈给你存着交学费。”

        

王二娃不干:“我要留着,买麻糖、买羽毛球。”

        

楚韵失败而归:“孩子长大了,不好骗了。”

        

王建业从包里掏出一个大红包:“给,楚韵小朋友新年快乐,大吉大利。”

        

楚卫东和向红盯着楚韵手里那个大红包,啧啧一声。

        

楚韵脸上一红,赶紧把红包揣兜里,假模假样地指挥王建业:“你去收拾行李,吃了午饭我们就回家。”

        

等王建业走了,楚韵凶狠地给了楚卫东一巴掌:“看我笑话是吧。”

        

楚卫东利索地躲开:“没天理了,你什么时候看见我笑了,你刚才侧对我的。”

        

“大嫂肯定看见了。”

        

向红好笑地拦住张牙舞爪的楚韵:“你们兄妹别闹了,还有楚卫东,都三十来岁的人了,还逗楚韵。”

        

愉快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吃了午饭,楚卫东和向红送他们一家去镇上坐车。

        

李桂芳心疼楚韵,给她准备了好些干蘑菇、干笋干,还有烟熏笋干,另外还有一些板栗之类的坚果山货,每一颗都是他们辛辛苦苦剥壳晒干的。

        

“大哥大嫂,你们快回去吧,车子马上就走了。”

        

“哎,有空多回家看看,有事儿写信。”楚卫东撵着车子走了两步才停下来。

        

回到江东县,家里没什么变化,后院的鸡又挨了两天饿。王建业先去后院喂鸡,再烧水给一家人洗澡。

        

正月初三,楚韵还在休寒假,各个国营厂的工人都开始上班了,税务局那边也是如此。

        

上班第一天,李香兰带着公事儿上门,楚韵正在家里做蜜渍板栗。

        

红糖、白糖、蜂蜜按照比例放下去,再放板栗,熬到板栗被蜜汁浸透,蜜汁起泡收浓,就大功告成了。

        

李香兰到的时候,板栗刚刚放凉,楚韵用叉子叉了一颗板栗,裹着板栗的糖丝儿都拉起来了,看着就有食欲。

        

美滋滋地尝了一颗,好吃,再吃掉第二颗后,楚韵就腻了。好吃是好吃,就是太甜了。

        

“你尝尝?”

        

“那我尝一颗。”

        

李香兰和楚韵的口味不一样,她贼能吃甜,一连吃了四五颗才意犹未尽地放下叉子:“好吃,回头我让我妈给我做一罐。”

        

“那你要多换一些糖票准备着。”

        

“小意思。”

        

李香兰今天是来跟她说教室的事情:“屋子我们已经腾出来,你过去看看,还需要什么东西。还有考试的试卷你准备好了吗?我建议你拿给局长看看。”

        

“弄好了,我准备了几套卷子,到时候让局长抽,免得有不怀好意的人怀疑我作弊漏题。”

        

“你这个办法好,什么时候去?”

        

“现在吧,你们今天不是上班了吗?我也顺便去办个入职,不要耽误我月底领工资。”

        

李香兰哈哈一笑,这位姐就是这么的真实不做作。

        

有李香兰带路,办入职的事儿很顺利。而且因为会计班的事儿,税务局的人对楚韵态度都挺好的。

        

给会计班用的教室在一楼,屋子挺宽敞的,就是啥都没有。

        

楚韵:“至少要黑板、讲台和学生用的桌椅吧。”

        

“刘校长说了,这个你们县高中包了。”

        

“那就好。”

        

楚韵和李香兰最后去找孙局长,孙局长看到楚韵拿来的几套试卷,都卷成小桶捆着,笑道:“还是楚老师考虑周全。”

        

“试卷都在这里,您盲选一套试卷,拿去印刷出来就行。”

        

孙局长正色:“放心,我们一定尽全力保证这次考试的公平公开公正!”

        

从正月初四开始,会计班的考试正式报名,报名时间总共两天,正月初六早上正式开始考试。

        

早就盯着的县高中学生们,想参加考试的都跑去税务局报名,连初中的学生都去了一些。

        

还有就是各个国营厂的人,楚韵没想到,谢大姐的小女儿云柳也要参加报名考试。

        

谢大姐:“我也不想让你难做,所以就没告诉你。放心,这个寒假我没让她闲着,她肯定能考上。”

        

楚韵笑着祝云柳考试成功。

        

回到家后,这两天楚韵都没出门,大门紧闭,一副不欢迎人上门的样子,大家心里都有数,楚老师这是为了避嫌,也不会上门去打扰。

        

这两天,连王沐和王林两兄弟都被楚韵拘在家里,每天除了完成妈妈安排的学习任务,就是在家打羽毛球,羽毛钱玩的不耐烦了,就去后院的菜地里拔草。

        

“妈,我肯定不下山,我们去山上玩行不行?”

        

“不行,昨天晚上下了雨,山上湿滑,摔倒了怎么办?”

        

“我们穿雨靴上去。”家里有两双儿童雨靴,楚韵空间里的。

        

“少废话,赶紧干活,草拔完了才能种菜,你们不想吃新鲜蔬菜了?”

        

“想~”

        

这几天楚韵没有下山,王建业工作忙没空去买菜,家里一连吃了好几顿酸辣土豆丝、红烧土豆、干煸土豆,连片菜叶子都没看到。

        

“看到没有,新一茬韭菜长起来了,你们今天把草拔干净,中午我给你们做韭菜包子。”

        

“真的?”

        

“我现在就去发面。”

        

楚韵转身进屋,两兄弟对视一眼,唉,拔草吧!想到香喷喷的韭菜肉包子,两人就干劲十足。

        

王二娃:嘿哈嘿哈,看我的拔草龙抓手。

        

王二娃扯到一窝草,撅起屁股,全身上下都在使劲儿,啪唧一声,草被扯断了,一屁股坐地上。

        

爬起来继续干!

        

山下的路口,李春丽的妹妹李春华拿着笔走过去,看到姐姐在路口等她,望着山坡上那户人家。

        

李春华:“姐,你看什么呢?”

        

李春丽:“没看什么,文具都带齐了吗?”

        

“带齐了。”

        

李春丽嘱咐妹妹:“一定要好好考,你考上了,姐姐给你出学费,等你考上会计班,等毕业了就能找个好工作,再不用回去做牛做马了。”

        

李春华面有难色:“姐,我数学不好,可能考不上。”

        

李春丽不高兴:“还没考,说什么丧气话,你要努力考,怎么会考不上。”

        

李春华被训的低着头,不敢回话。

        

这次总计一百一十五人参考,早上九点半,所有的报名参考的人员都集中到税务局的院子里,坐在各自的座位上,等待监考老师发卷。

        

此次监考老师有十个,五个是县高中抽调过来的,还有五个是税务局的工作人员。

        

孙局长上前讲话:“这次考试的出题人是县高中楚韵老师,她一共出了五套题,我们税务局盲选了其中一套作为今天的考试卷。这次考试公平、公开、公正,主要是为了选拔出有数学天赋的人参加会计班学习,结业后有机会进入各个单位工作,请大家认真答题,珍惜这次机会。”

        

场内的一百多名考生深吸一口气,特别是县高中的学生,他们高中毕业能被推荐上大学的机会小之又小,绝大部分人毕业了就面临找工作的问题。如果这次考试通过了,他们是不是就拿到了正式工的名额?

        

大家在写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一笔一画,尤其慎重,就跟自己好不容易考上了,结果名字写错了阅卷老师没认出来让自己功亏一篑一般。

        

孙局长这一波鸡血打的好,但是吧,手底下见真章,肚子里没货的还是绝大多数,写不出来就是写不出来,连胡诌都找不到废话写,大题就只能写个解。

        

开考半个小时后,会做的考生奋笔疾书,不会做的考生写不出来,额头上全是冷汗。还有的控制不住情绪,哭了起来。

        

刘校长今天也是监考老师之一,他站在一个县高中学生的背后直摇头,这样的水平还敢来报名,都不够给他的数学老师丢脸的。

        

刘校长又走了两步,哟,这个考生学的扎实,后面一共五道大题,她已经完成了三道,不错不错,很有实力。

        

他没看错的话,这个女同学是高一二班的学习委员,他看到过好几次,这个同学去教师办公室送作业本。

        

刘校长没看错,这个女同学,梁静,高一二班的学生,就是年前在班上举手问楚韵能不能学会计的,给教育局写信也是她呼吁同学们一起干的。

        

梁静越写越顺利,妈妈的,不愧是她敬仰已久的楚老师,出题出的这么有水平,还有谢谢孙局长的幸运之手,五套题选一套,选的这套题都在她的能力范围之内,她要原地起飞了。

        

梁静写的飞起,和她格了两排的李春华却被难住了,后面五个大题,她勉强做出来一个,后面几道题,她连题干都读不懂。

        

她已经无心答题了,脑子里都是姐姐骂她不争气的情形。

        

十一点半,两个小时答题时间到了。

        

“所有考生停笔,监考老师收卷。今天下午六点之前,考试成绩会贴早税务局门口。”

        

交卷之后,觉得自己考得好,笑容满面地离开考场,和认识的同学、朋友吹牛逼。考的差的,默默离开考场,就当自己没报过名吧。

        

一百多张试卷,十个监考老师,分工合作,下午很快就把成绩统计出来。

        

李香兰看到最后出来的成绩单,笑着跟领导说:“一百一十五名考生,通过考试的一共三十二人,县高中占了二十人。”

        

刘校长也很高兴:“让我看看。”

        

考生的名字后面有一栏填写了考生的基本信息,有的写的是现在工作的单位,没有工作的单位的就写的是待业,或者某个学校某个班的学生。

        

孙局长:“哟,这二十人里面,十多个都是高一的,还是一二三班的学生,我记得一二三班的数学老师是楚韵老师吧。”

        

刘校长点点头:“没错,上学期期末考试,一二三班的数学平均成绩,比四五六班高出十几分,楚老师在教数学上很有一套。你看看这次考试的最高分,梁静,就是楚老师的学生。”

        

孙局长淡淡一笑:“应该的,楚老师是有真本事的。”

        

李香兰:“领导、刘校长,外面的学生都等急了,我们先把成绩贴出去?”

        

“去吧,通知他们,考上的后天到税务局这边来报道。”

        

“行呢。”

        

/>

        

税务局的大门打开,人群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来了,来了。”

        

“成绩单出来了。”

        

大门口空出一个位置,李香兰和同事一起把成绩单贴上去。

        

李香兰大声道:“这次一共考上三十二个人,通过考试的考生,后天到税务局报道。”

        

说完话,李香兰刚挪开位置,一群人蜂拥过来。

        

梁静和同学挤在最前头,她从最上面看过去,瞬间,眼睛都直楞了,妈呀,她是第一名!

        

旁边的同学兴奋地掐她胳膊:“梁静,快看快看,你考上了,第一名!”

        

“第一名是谁,快让我看看。”

        

梁静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扩大:“都是运气好,考到我擅长的题目,快看看,你们考上了没有。”

        

“考上了,考上了,我们班报名的五个人都考上了。”

        

二班的学生从前面挤出来,高兴的直跳脚。

        

“太好了,我就知道我能考上!哼,我妈把工作给了我大哥,没有他们帮忙,我一样能找到好工作。”

        

“就是,就是,楚老师说的对,自己有真本事,抓住机会了就能出头。”

        

李春丽下班就跑税务局这里来,着急地从人群里挤上前去,目光从成绩单的上面往下面看,直到看到六十分的位置,也还没有妹妹的名字,李春丽心里咯噔一下,凉了。

        

第六十二名,写着李春华的名字,四十七分。

        

李春丽犹如行尸走肉一般从人群里出来,李春华低着头跟在姐姐身边。

        

李春丽淡淡道:“春华,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呢?”

        

李春华吓得不敢说话。

        

云柳这次考了六十一分,险之又险的通过了考试,小跑着回家:“妈,我考上了,倒数第二名。”

        

谢大姐在家等的心焦,远远听到小女儿报喜,忍不住笑了:“考上就是了,倒数第二名还是倒数第一名都没关系。今晚上妈炒肉给你吃,咱们庆祝一下。”

        

楚韵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