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 20 章

        

楚韵还没想到办法,当天下午卫北就走了,李香兰又来家里蹭饭,说起卫北那叫一个心潮荡漾。

        

“他说了,以后结婚了,他会做家务,什么都有他在。”

        

“那他和你结婚图你什么?图你不会做家务?图你和他离得远?距离产生美?夫妻分居两地日子过的更爽?”

        

李香兰被噎住了:“他不能图我长得漂亮?”

        

“呵,实话实说,你长得还行,但也没到能迷的男人晕头转向的地步。”

        

李香兰使劲儿想理由:“不能因为他爱我?”

        

楚韵戳破她心里的粉红泡泡:“呵,你们昨天是第几次见面?这就爱上了?一见钟情呀,真够浪漫的呀。”

        

李香兰气得瞪她:“你现在最好说两句好听的。”

        

楚韵投降:“好啦好啦,别生气,我只是想你理智一点,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他下周来找你吗?”

        

“不来,他说家里有事。”

        

“他既然没空来,你休息的时候就去看他嘛,顺便看看他的朋友、家人啊,一个男人是什么样的人,你看看的他的朋友圈就能知道大概。”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朋友圈这个说法好特别哦,又好精辟。”

        

楚韵:那当然了,以后可流行了!

        

吃了晚饭,李香兰没有多呆,等她走了,王建业问她:“你为什么对李香兰的对象有这么大的意见?”

        

“她对象跟我非亲非故,难道我还故意针对他?那肯定就是他自身有问题。”

        

“什么问题?”

        

“太殷勤了,就像底下小员工对领导媚上的感觉。你再想想李香兰的家庭,这个男的肯定不是冲李香兰来的。”

        

“那有什么关系?李家各方面更好,那个男的肯定会死心塌地对她好。”

        

楚韵瞪他:“这种日子过起来有什么意思?天下那么多男人,为什么李香兰不能找个真心喜欢她的?而且这种突然跨越阶层的男人,只要上位,手里有权利和金钱了,心里就容易不平衡,他媳妇儿就是他以前耻辱的见证。因为这个心里不爽,背叛家庭或者在外面找小三的事儿还少?”

        

r />    王建业:“你说的是你上辈子的事儿?咱们这里这种事少。”

        

“那可说不准。我当时和你结婚为什么?就看在我们两个人旗鼓相当,谁也不会心里不平衡。说实话,你当时是不是也是这么考虑的?夫妻携手并进,才容易把日子过得好。”

        

说完这个话,楚韵突然愣住了,这一刻,她突然无比清晰地感觉到,她就是从小在这里出生长大,上辈子的灯红酒绿五彩斑斓,就像一个梦一样。

        

王建业:“好好好,不说了,因为个外人,你还要跟我生气?”

        

楚韵回头看王建业:“最近你有梦见过以前的我吗?”

        

“没有,上次跟你说过,自从你来之后我再也没梦见。”

        

“那你梦见过你前妻吗?我说,王建业,你这么容易就忘了你前妻就爱上我了?”

        

王建业:“……你们原本就是一个人。”

        

王建业最开始知道她神秘的过往,在心里也计较过,感觉自己的老婆换了个芯子,但后来接触下来,他十分确定,她们就是一个人。

        

楚韵点点头:“其实,我刚才也有这样的感觉。”

        

她刚才下意识说我们结婚的时候,说得太顺了,就跟她亲身经历,亲自做的决定一样,连生孩子的痛苦都记忆犹新。

        

思绪被打断了,楚韵也没兴趣跟王建业争论李香兰的对象是什么样的人。

        

楚韵:“你去打洗脚水,我去叫儿子回来洗脚。”

        

“嗯。”

        

傍晚李香兰给了他们一毛钱零花钱,这两个熊孩子吃了晚饭就溜了,不用说,肯定是拿到钱去供销社买小零食了。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王大娃和王二娃被楚韵早就收拾明白了,看到天黑就赶紧回家了。楚韵还没走到山脚下,就碰到他们回来了。

        

王二娃讨好地朝楚韵笑:“妈妈,我们回来啦。”

        

“那就走吧,你们爸在给你们打洗脚水。”

        

“好呀,哥哥,我们跑快点。”

        

两个孩子越过楚韵,比着往家跑,你追我赶的,楚韵就跟在后头慢慢走。等她到家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经洗完了。

        

王建业准备了一个大木盆,木盆旁边放着两个凳子,夫妻两个一起泡脚。楚韵提着脚不肯放进去,等王建业先放进去,她踩他脚上。

        

王建业淡淡瞥她一眼。

        

楚韵:“看什么看?我这是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咱们家的地位高低。”

        

王建业默默不语:……幼稚。

        

他有时候也不明白,一个人性格里面,怎么会兼具成熟稳重和幼稚不堪。不过,自己娶回来的老婆,有什么办法?幼稚就幼稚吧。

        

楚韵第二天下午抽空把点心做出来,全部都是禁得住放的东西,比如各种酥饼,如椒盐小桃酥、花生酥、千层酥、蛋黄酥、葱油酥、老婆饼,这都是当地很有代表性的小点心。

        

为了效率,楚韵在空间里烤的,两个孩子下午玩过之后回家,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点心,简直要疯了。

        

王大娃:“妈妈,你做点心怎么不叫我?”

        

“叫你干什么?叫你来吃吗?”

        

“嘿嘿。”王大娃不好意思地笑了。

        

王二娃拉着妈妈的衣摆撒娇:“我要吃那个金黄色的,圆乎乎的,面上有芝麻的。”

        

楚韵给他们一人一个:“这是蛋黄酥,只有一个哟。”

        

做蛋黄酥要用到咸蛋黄,家里没那么多咸鸭蛋,一共才做了三十来个蛋黄酥。

        

“好,那我一会儿要吃那个长条的。”

        

“那个是葱油酥。”

        

王建业回家,看到家里的点心多到可以开点心店的样子,已经一点不吃惊了。他媳妇儿有两辈子的记忆,别的不说,在生活上,花样儿就是比别人多。

        

王建业回来了,楚韵也懒得自己动手,直接指挥王建业:“你把这些东西每一样拿一点儿出来留给咱们吃,剩下的分成两份,一份寄给你老师他们,另外一份等李香兰过两天回市里,给爸妈送去。”

        

王建业:“楚家大队那边呢?”

        

王大娃连忙道:“对,还有外公外婆哦。”

        

楚韵笑了:“我知道,这次就算了,为了送一点点心,还要专门托人走一趟,不够麻烦的。等下次咱们回楚家大队之前再做。”

        

“好呀,好呀,下次咱们多做这个蛋黄酥,好好吃哟。”

        

楚韵揉一揉他们的小脑袋:“好。”

        

第二天,王建业把楚韵准备的点心,还有她辛苦染出来的那块布一起打包好,都送到邮局,寄去东北。

        

李香兰前几天听了楚韵的话,心里也留了个神,决定亲自去看看。她心里告诉自己,并不是不信任卫北,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儿,多了解了解是正常的。

        

李香兰回到市里,先去了一趟王家,把点心送过去。

        

“楚韵姐做的点心,知道我要回市里,托我给你们带的。”

        

刘翠笑的合不拢嘴,当着一群看热闹的街坊邻居埋怨道:“这个孩子真是的,听说她年后在兼税务局那边的会计课,这么忙,还惦记着我们两个老的。”

        

“那可不,工作那么忙,还惦记着你这个老婆婆,谁家要有这么个能干的媳妇儿,睡着了都要笑醒。”

        

刘翠心里高兴,知道李香兰着急走,也没有留她:“有空就来婶婶家坐一坐。”

        

“好,谢谢婶婶。”

        

李香兰从王家出去,辨认了一下方向,直接去找卫北。

        

她是中午从江东县出发的,就是算准了到这里刚好是下午下班的时间。

        

她大概知道卫北家的位置,绕了几圈找到卫家。家属区管得不严,她提前准备好的借口都没用上,直接就走进去了。

        

她还想找个人打听一下,就听到有个人在喊卫南,她下意识转过去。

        

卫北跟她说过,他们家的四个孩子,大哥二哥叫卫东、卫南,他还有一个妹妹叫卫西。

        

一个和卫北长得挺像的男人冲卫南招手。

        

卫南埋怨:“大哥,卫北和隔壁白小玲看电影去了,你不会是想叫我留下洗碗吧。”

        

“少偷奸耍滑,今天本来就该你洗碗,你要不乐意洗碗,那就搬出去住。”

        

卫南:“你明知道我一个临时工分不到房子。”

        

“那就别废话,赶紧去把碗洗了。”

        

卫南:“卫北上周不是说在和一个姑娘相亲吗?还和白小玲去看电影呢?也不怕女方那边知道,撕了他。”

        

卫东:“你闭嘴,卫北和白小玲就是普通邻居的关系,少败坏卫北的名声。”

        

卫南:“呵呵,你问问咱们院里的人,你这话说出去有没有人信。”

        

“我警告你,不要坏了卫北前程。”卫东对女方的家庭情况知道得更多一些。

        

听到这里,李香兰的心凉了半截儿。

        

她努力控制住自己,转身离开这里,在巷子门口站了一会儿,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一个老太太路过:“小同志,干什么呢?来这里找人?”

        

李香兰摇摇头:“不是。”

        

老太太疑惑地看了李香兰几眼,穿的很体面,看样子也不像坏人,就转身走了。

        

李香兰不是个喜欢逃避的人,直接冲电影院去,她到电影院门口,没过一会儿,这场电影就完了。年轻的男男女女笑着从里面走出来。

        

卫北长得高,样子也好看,李香兰一眼就看到他了,以及他旁边那个姑娘。

        

毕竟是公共空间,两人也没有什么亲密举动,但言行举止之间,就看得出两人不是普通关系。这都是吃了楚韵姐和王建业那么多狗粮练成的眼力。

        

李香兰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和卫北理论,就这样偷偷跟着他们,走过了好几条街,这个方向不是卫北回家的路,是出城的路。

        

到了城外,两人在河堤上散步,天色已经慢慢暗下来,四周也没有什么人,两人的手就牵上了。

        

李香兰拍拍自己的胸口:“别气,别气,气坏身体无人替。”

        

反正天暗下来,李香兰也不再在后面远远坠着,直接跟上去。

        

白小玲拉着卫北的胳膊撒娇:“卫北哥,今天和你看电影真开心,下周休息我们也去看电影吧。”

        

卫北说话温温柔柔的:“下周不行,下周我要和香兰去她家。”

        

白小玲不乐意了:“哼,李香兰有什么好,卫北哥,要不你娶我吧,我会一直对你好的,给你做饭洗衣服,我们再生一个小娃娃,多好。”

        

卫北皱眉:“别闹,我只当你是小妹妹。”

        

白小玲哭了:“你骗我,你就是觉得我家没有李香兰家庭条件好。”

        

卫北沉默了。

        

白小玲跺脚:“真的是这样吗?卫北哥,你为什么不反驳?”

        

卫北无法反驳,他虽然喜欢白小玲乖巧懂事,但是白小玲家的条件比他们家还差。他在农业局没人提携,连一个单间都分不到,就算住宿舍也只能和人家合住,他不想一直过这样的日子,他必须为自己找个出路。

        

他能接触到李香兰这样出身好的姑娘,都是他一门心思讨好李香兰的嫂子得来的,李香兰的嫂子方娅也在农业局工作。错过这个,他再找下一个好的就难了,他不能轻易放弃李香兰。

        

卫北:“小玲,你乖一点。”

        

白小玲生气,背对着卫北,默默流泪,倔强地不肯说话。

        

卫北叹气,去拉她:“别闹,天要黑了,我送你回家。”

        

白小玲:“我去求李香兰,让她成全我们。”

        

卫北不耐烦:“白小玲!”

        

李香兰慢慢悠悠地踱步走过去:“不用求我,我答应,我现在宣布,卫北以后就是你的了,我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卫北脸色难看:“香兰,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的。”

        

李香兰笑盈盈地看向白小玲:“我就是李香兰,早知道你们爱的这么要死要活,早说嘛,我这个人,最喜欢成人之美了。”

        

白小玲惊喜:“真的?”

        

李香兰肯定地点点头:“真的!天色也不早了,你们慢慢散步,我先回去了。”

        

卫北慌了,想上前去拉李香兰的手,被李香兰躲开。

        

李香兰讥讽地看了卫北一眼:“你这样想攀高枝的人我见的多了,但是心里这么没数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好好和你的亲梅竹马过日子吧,别妄想攀高枝,有我李香兰在,你谁也攀不上。”

        

李香兰太决绝,说话也太狠,卫北连解释都不能,只能眼睁睁看着李香兰走了。

        

唯有白小玲,偷偷窃喜,这样的话,卫北哥就是她的了。

        

李香兰压着脾气回到家,她爸妈看到她回来还很诧异。

        

李勇:“不是说下周回来吗?”

        

李香兰冷笑:“呵,要不是我今天回来,还不知道卫北有个青梅竹马,人家两个光明正大地去看电影,手牵手去河堤上散步,我嫂子真是给我介绍了一个好对象。”

        

全家人看向方娅,方娅也慌了:“不会吧,我问过的,他说他没对象。”

        

“呵,你问的谁?问的卫北?你随便去卫家住的地方打听一下,谁不知道卫北和他的青梅竹马形影不离?”

        

方娅:“香兰,你别生气,明天我就去单位打听,如果是真的,我和你哥绝对不会放过他。”

        

“得了吧,马后炮有什么意思?当初我问嫂子卫北怎么样,你可是全是好话,把他夸的天上有地上无的。我今天去了卫家才知道他们家什么情况,卫北就是一个想攀关系上位的小人。”

        

李策皱眉:“香兰,你嫂子也不是故意的。”

        

“她这个智商,确实有可能不是故意的。”

        

方娅被小姑子一顿挤兑,脸上挂不住,当着公婆的面,方娅也不敢怎么样,只能委屈看向丈夫。

        

李策握住媳妇儿的手:“不就是个卫北吗?没了就没了,还值得你回家闹一场。”

        

李香兰看向她爸妈:“你们也觉得,我不该闹?这可是关乎我一辈子的大事。”

        

赵艳红看向丈夫,李勇听了半天,也知道怎么回事儿了:“时间不早了,香兰先去洗漱,有什么事儿明天说。”

        

李香兰冷着一张脸,转身进屋,卧室的门砰的一声,在李勇面前关上。

        

第二天早上,李香兰连早饭都没吃,起床穿好衣裳就去车站,坐车回江东县。

        

李家的餐桌上,气氛让人窒息,方娅随便吃了两口就出门上班去了。

        

赵艳红叫住李勇:“你找人打听一下,香兰受了这么大委屈,不能就这么算了。还有方娅,脑子蠢成这样,随便就被人糊弄住了,真是看见就来气。”

        

昨晚上她虽然没有说话反对丈夫,但香兰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要真是稀里糊涂和卫北结婚了,她能气晕过去。要不是方娅一直在家里说卫北的好话,这样的人品,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

        

李勇穿好外套,也准备出门上班:“嗯,我心里有数。”

        

李策听到他妈的话,选择了沉默。

        

李香兰回到江东县,先去的单位,孙局长中午在食堂看到她还很诧异,挺阳光积极的小姑娘,今天怎么阴着一张脸:“怎么了?和家里人闹情绪了?”

        

李香兰没回答,跟孙局长打了个招呼,端起饭盒默默去旁边吃饭。

        

她没有说话,孙局长就默认了她和家里闹不痛快了。

        

孙局长因为李香兰的关系,早就和她爸李勇联系上了,下午,孙局长给李勇打了个电话,李勇麻烦他多照顾照顾。

        

孙局长当然一口应下来,都是应该的。

        

晚上的培训班课上,楚韵也看到李香兰表情不对,再联想一下她昨天回市里,事情就很明显了。

        

今天的课非常重要,知识点多,楚韵讲的很细,李香兰精神不集中,上课后她完全不在状态。

        

课间休息的时候,李香兰去前面找梁静:“今天我没记笔记,明天把你的笔记借我抄一抄。”

        

“好。”梁静一口答应。

        

楚韵站在讲台上喝水,没有去找李香兰,等到第二节课下课后,楚韵看了李香兰一眼,李香兰默默地跟着她。

        

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楚韵带她回家。

        

楚韵:“说吧,什么情况?”

        

李香兰颓然地窝在椅子里:“你猜对了,那个卫北,不是个好东西,他找我相亲,还和他的青梅竹马勾勾搭搭。他对我好也不是看上我,就是看上了我家的背景,以前我蠢看不明白,昨天事情戳破后,我一下子就明白了。”

        

楚韵安慰地拍拍她的脑袋:“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李香兰苦笑:“昨晚上我回家,还和我嫂子大吵了一架,我哥站我嫂子那边我能接受,我爸妈也站我嫂子那边,我在那个家真是多余的。”

        

“你跟我说说当时什么个情况。”

        

说起昨晚上的事情,李香兰十分愤怒,楚韵直接屏蔽她的主观猜测和坏情绪,客观评价道:“你爸妈也没说站你嫂子那边,昨晚上那个情况,你爸估计心里站你这边,只是他一个当公公的,不好骂儿媳妇儿。你妈肯定是看你爸眼色行事,所以才没有帮腔。我跟你打赌,你妈后面肯定会给你嫂子小鞋穿,你爸肯定会找卫北的麻烦。”

        

李香兰发泄完情绪,也沉默了,平心静地说,她知道,楚韵姐说的没错。

        

“我当时就是太生气。”

        

“我知道,有气别憋着,以后身体憋坏了可没人替你。”

        

李香兰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真心的笑容:“怪不得我第一眼就看上你了,想和你当朋友,我当时看到卫北也是这么想的。”

        

楚韵微微一笑,李香兰可不如她知道得清楚,长期情绪压抑和生气对女人的伤害有多大。

        

李香兰情绪低落了半个月,直到新学期要开学了,她的情绪才有所好转,主要是因为她的一箭之仇报了。

        

楚韵都没开口问,李香兰就跟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事情都说了出来。卫北那边被人抓到小辫子,差点丢掉工作,卫北知道盯他的人是谁,但也不敢声张,算是给了他一个教训。

        

李香兰:“要是我动手,抓到把柄我能让他丢掉工作。”

        

楚韵摇摇头:“不至于,卫北那人心机深,还有点野心,你要真把他逼上绝路了,光脚不怕穿鞋了,到时候说不准还会怎么样呢。”

        

李香兰啧啧两声:“我就是有点气不过。”

        

楚韵白了她一眼:“遇到一个渣男罢了,你还要为他不高兴多久?赶紧去找你的真爱去。”

        

“嘿嘿,正找着呢,这一次我自己来,我可不敢相信他们介绍的。”

        

“说到介绍,你嫂子那边怎么样?”

        

李香兰挠挠头:“我妈好像看她不顺眼,不过也没把她怎么着。现在想一想,她其实也是好心办坏事罢了,我心里放下了。”

        

>

        

“放心,大家都心里有数,其实这段时间,我们已经学了不少,孙局长说,今年我们江东县税务局肯定能出个大风头。”

        

“孙局长要升迁了?”要不怎么这么在意政绩。

        

“不知道,没定论的事情谁知道。”

        

楚韵点点头,鼓励她一下:“你要加油啊,我等着你成为领导那天。”

        

“那肯定会的。”李香兰在工作方面那是相当自信。

        

楚韵她现在也没那么急,等这一批学生教出来,让人家看到成果,她后续的计划才能继续推进。

        

她不急,现在才七五年,她还有时间,一步一个脚印,总会赢得她想要的那个奖品。

        

楚韵还在韬光养晦呢,一群熊孩子的熊家长让她露出了爪子。

        

王二娃一边哭一边往高中跑去找妈妈,鞋子都跑掉了一只。

        

王二娃一路找过去,跑到高一二班教室门口,一看到楚韵,哇哇大哭:“妈妈,快去救救哥哥呀,哥哥要被打死了。”

        

第四节课刚刚开始,楚韵正准备上课,听到这话脸色一黑:“你哥在哪里?”

        

王二娃抹了一把眼泪:“在,在学校。”

        

楚韵一把抱起孩子:“走!”

        

二班的学生伸长脖子向外面看,大家对视一眼,都是想看热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