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 22 章

        

孙局究竟有多需要政绩,楚韵这几天去税务局那边上课有了深刻的体会。

        

一次下课后,孙局叫住她:“楚老师啊,你看我们这一批学生什么时候能毕业?”

        

楚韵挑眉,他这话问的,就像养的这批猪什么时候能够出栏卖了一样。

        

“如果只是用初级会计作为要求,他们课程已经上了三分之二了,努努力,暑假之前通过考试就能成。”

        

孙局面色一喜,楚韵又说:“他们能通过考试,具体学的怎么样还是要看实践,嘴上说的天花乱坠,不如把事情做漂亮了。”

        

孙局:“你有什么想法?”

        

“想法嘛,我还有一点。等他们通过考试之后,为了检验他们的学习成果,我想请孙局帮帮忙,把这些培训班的学生送到各个工厂的会计岗位上实习一个月。”

        

“实习?”

        

“对,让他们先去干干会计的活,学以致用嘛。这一共四十五个学生,说少也不算少了,那几个有正式工作的学生就让他们在自己的工厂实习,其他没有工作的学生可以送到其他县工厂去干活。还有你们税务局的人,也可以送去市局见见世面,同时也让外面的人知道知道,咱们这个培训班教出来的学生是什么水平。”

        

这个想法好,但是,其他县的领导,会让他们的人去实习?孙局长很怀疑。

        

楚韵笑了笑:“有一条我忘了说,咱们的学生是去免费实习,多一个人去干活,他们还能拒绝?”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孙局长点点头,去免费干活,是他也不会拒绝。这样一来,就只有市局那边要想点办法,不过有李香兰这条线在,也未必不行。

        

干了!

        

进入五月后,一连好几天大太阳,天气慢慢热起来,一些怕热的人都开始穿短袖了。

        

李香兰下班提着一块肉就来楚韵家:“楚韵姐,快给我搞点吃的,肚子里缺油水了。”

        

楚韵正在忙手里的教案,看了一眼她手里的肉:“你把肉洗一洗,扔锅里煮一煮,一会儿我给你炒回锅肉。”

        

“行,回锅肉吃起来才过瘾。”李香兰就爱吃楚韵做的菜,放油放调料特别大气。吃过楚韵姐做的饭之后,就算回市里,吃她妈做的饭后,和楚韵姐做的一比较,她都觉得她妈炒的菜有点没油没味的。

        

楚韵大声:“记得切两片生姜丢进去。”

        

“知道了。”

        

楚韵空间里面,家里的仓库还囤着不少油,主要是各个品牌的菜籽油,还有一些大豆油、香油、花生油之类的,手里不缺油,用起来可不就大方嘛。

        

李香兰不怎么会做饭,但是切两片生姜还是会的,她拿刀的时候,瞅了一眼旁边的油罐子,一排好多个,除了猪油,其他的油都很清亮,不像乡下土榨菜籽油那么浑浊。

        

李香兰小声嘀咕了一句:“楚韵姐去哪儿弄的这好的油?”

        

楚韵忙完手里的工作,去厨房看了一眼,锅里的肉煮得差不多了。

        

“把肉弄到案板上,我去后院摘点菜回来炒。”

        

“好嘞。”

        

第一茬辣椒已经结果了,楚韵摘了半篮子菜椒,还有带刺儿的小黄瓜、小青菜、豆角都摘了一些。

        

李香兰:“不错啊,看着好嫩。”

        

菜板上的肉已经不烫手了,楚韵洗洗手,拿起菜刀:“你来摘菜,我切肉。”

        

两人各忙各的,李香兰蹲地上摘菜:“楚韵姐,你是不是给孙局出了什么好主意,我看他这几天脸上红光满面的,前几天还忧心忡忡的呢。”

        

“出了个主意,他估计会找你爸,你心里也有个数。”

        

“找我爸干什么?”

        

楚韵一边切肉一边说:“这一批学生不是要毕业了吗?我想让他们去实习,其他学生去工厂实习,你们税务局的人就去市局实习。”

        

“楚韵姐,你这个主意高啊!”李香兰眼睛都亮了,以前还没有这么搞过呢,这相当于把工作成果送到领导眼皮子底下啊。

        

“所以这事儿你要帮着办成,到时候你肯定也要去,多刷刷脸,孙局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李香兰哈哈大笑:“行,这事儿我一定全力以赴。”

        

楚韵:“还有件事,我本来想等到实习的事情确定了之后再跟你说,现在干脆就跟你一起说了。”

        

>    李香兰:“啥事儿?”

        

“实习这事儿成了之后,你带队去市局,如果领导对这一批学生满意,你想办法跟领导说说,我想申请一个批文,把咱们的培训班弄成一个培训学校。”

        

李香兰老实说:“这事儿估计不好办,说真的,教育局和我们税务局不是一个系统的。”

        

“我知道,到时候时机成熟,你先把消息透出去,让领导知道有这么个事儿就成,后面的事情我再想办法。”

        

“这个没问题。我回家问问我爸,看看有没有教育局的关系,到时候给你介绍。”

        

楚韵笑了笑:“那就先谢了。”

        

没过几天,不知道实习的事情从哪里传出去的,楚韵每天去上课的时候,面对下面四十多双目光灼灼的眼睛,楚韵淡定地上课,完全没有想主动解释的意思。

        

直到有一天,终于有人憋不住了。

        

这一天,楚韵上完课,关上教案:“今天这堂课有没有哪里没听懂的?”

        

一个人举起手,楚韵示意他问。

        

那人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他站起来:“楚老师,听说我们会去工厂当会计是吗?”

        

楚韵笑了:“你漏掉了一些信息,原话应该是通过结业考试之后,你们才有可能去工厂实习当会计,实习还是免费的,没有工资,一个月实习结束后,人家愿不愿意留你们当会计也不一定,谁知道你们有些人是不是擅长考试不擅长做账呢?”

        

那人激动道:“楚老师,我会做账,每天的课后作业我都好好完成了。”

        

“那我期待你的考试结果。”楚韵看向教室里所有的学生:“这个月月底就要考试了,希望你们能一次性通过,不要辜负我在你们身上花费的时间和精力。”

        

楚韵拿起教案,没有赶着回家,反而去了一趟楼上。

        

孙局的秘书小南看到她,立马扬起笑脸:“楚老师,我么孙局在办公室等您呢,茶都泡好了。”

        

楚韵笑着道:“大晚上的,这么高兴,孙局有什么喜事儿?”

        

“嘿嘿,您进去就知道了。”

        

进了办公室,孙局长脸上的笑容比小南还夸张:“楚老师上课辛苦了,快来这边坐,小南,快给楚老师倒茶。”

        

楚韵享受了这份殷勤,也不管晚上适不适合喝茶,赶紧喝了一口温度刚好的茶,润润嗓子。

        

不用楚韵问,孙局长就主动把事情说出来了。

        

“市局那边也跟关心我们这个培训班办的怎么样,昨天市局给了我准确的消息,咱们江东县税务局的人,通过结业考试就去市局工作一个月。市局那边定下来,其他学生的去处也联系好了,那些工厂一听我说给他们送个免费会计用,一口就答应了。”

        

“那挺好。那培训学校的事情,您有谱吗?”

        

孙局长说话谨慎起来,“这个嘛,现在还没看到具体的成果,说这个有点早。不过我相信以楚老师的能力,带出来的学生差不了。”

        

楚韵微微一笑:“孙局这边能敲敲边鼓,我到时候送您一份大礼。”

        

孙局长连忙摆摆手,义正言辞地拒绝:“咱们都是为人民服务,楚老师可不能让我犯错误。”

        

楚韵身体后仰,靠在椅上,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名声也不要?”

        

名声?谁不想要个好名声?别人不知道,他肯定是想要的,但是究竟是什么样的名声,值不值得他拼上人脉。

        

楚韵淡淡道:“我有个同学,在省里报社工作,等我们结业考试那一天,我准备邀请我同学过来采访,咱们培训班做的这样好,毕业的学生都要去工厂实习了,总要跟全市人民汇报一下工作成果。孙局长,您说是不是?”

        

孙局长一听这话,马上改变刚才的谨慎态度,厚实的大掌重重地拍到桌上,斩钉截铁道:“必须汇报!”

        

楚韵没再说话,垂下眼脸,端起茶,喝了一口。

        

楚韵这位在报社工作的同学,是她的高中同学,也是她公公的学生,这些年关系维持的不错,有一次元旦放假楚韵去市里看公婆,还在公婆家见到过他。

        

找他帮个忙,他应该不会拒绝吧,他要不给面子,她就找公婆出马。

        

楚韵准备回家,刚走到税务局大门口,就看到了王建业。

        

她晚上上课,王建业没有事情耽搁,都会到税务局门口来接他。

        

楚韵甜甜一笑:“等久了?怎么不进去找我。”

        

这个时候学生都已经走了,税务局门口只有一个看门的大爷还在。

        

王建业一手拿手电筒一手牵着她:“没等多久,咱们回家。”

        

“好呀。”

        

两人一路上山,只有眼前的路,和天上的月亮是亮的。

        

王建业:“这样上课你还要忙多久?”

        

“这一期课程快要上完了,很快就能休息了。”这小半年她的工作安排的满,上午去高中上课,下午做会计班的教案,晚上还要给培训班的学生上课。

        

“这一批学生毕业了你就能休息?”王建业不信。

        

楚韵爬坡有点喘,轻声笑了:“休息不了,暑假还要上课,不过我只准备上午上课,下午准备休息。这一批学生毕业后,初级会计的教案暑假还能继续用,我还省下了做教案的工夫。”

        

这些财务知识都在楚韵脑子里,再加上她以前大学学过的旧课本都在空间里,备课不麻烦,但是她必须自己手写一版教案出来才行。等过段时间,她就把教案印刷出来给后面的学生当课本,就轻松了。

        

王建业:“别那么累,咱们家不缺钱,上次你跟我说的小型机器已经试验通过了,前几天车间已经在加班加点生产,所以,这个月底奖金就会发下来,楚老师,你又能入账一大笔。”

        

听到钱楚韵就来劲儿了:“有多少?”

        

“听总工程师说,肯定会比上次多。”

        

“上次你可是发了一千的奖金,这次还会更多?”

        

王建业捏了捏她的手腕:“小财迷,到时候你拿到手就知道有多少了。”

        

楚韵在心里计算她手上有多少钱,这些年的她的工资和王建业的工资,存下来的就不是个小数目,再加上王建业去年和今年拿到的奖金,楚韵觉得,她可以买块地皮了。

        

“你说,我们在山下选一个地方修个小房子怎么样?”

        

>

        

上次楚韵跟他说资产的事情,他心里还是有点计较的,单位分的房子现在也不是自己的,既然有钱,媳妇儿又愿意折腾,那就修个自己的房子吧。

        

“那也行。”

        

两夫妻你一言我一语,聊的还挺高兴的,但压根儿不是同一个事情。楚韵想修的房子和王建业想象中的房子可不一样。

        

第二天早上,王建业看到楚韵掏出来那张图纸,惊了一下:“这就是你说的小房子?”

        

图纸楚韵早就准备好了。那张图纸上画成一个长方形,左右和后面都是一排房子,都是两层的,前面是围墙和大门。

        

“对呀,我准备修一座学校,后面是教室,左右分别是男女寝室。”对于一个学校来说,真的挺小的。

        

王建业:“……你开心就好。”

        

他突然怀疑,他挣的那点钱,够不够媳妇儿折腾。

        

“我们把左边那块空地买下来修房子,这个事儿要找谁?”

        

昨晚上她想了一下,如果修在山上,他们家左边那块地正合适,离他们家有两百多米,到时候修一条路过去,她自己也方便。

        

“这个交给我,上次听人说,谢大姐娘家有个亲戚就是管这个的,你还是买来修学校,山上的地也没人跟咱们抢,应该没问题。”

        

李香兰得知她已经在准备修学校了,那个震惊的小表情,可比王建业生动多了:“楚韵姐,老实说,你小金库有多少钱?”

        

“你猜!”

        

“哎呀,你跟我说说嘛。”

        

“走开,走开,不要耽误我写教案。”

        

李香兰不闹了,凑过去看:“楚韵姐,你这个教案写的也太详细了点吧,我看你写高中的教案,就是随便写写,言简意赅的列出知识点。”

        

“这个有用,回头我去印出来,下一期的学生就有教材用了。”

        

李香兰心里酸:“我们不配拥有楚老师的手写教案。”

        

楚韵笑了:“请你帮个忙,印刷厂的人你应该熟悉吧,印教案这事儿到时候就交给你,等印出来,你想要几本拿几本!”

        

“行勒!这事儿交给我!”

        

孙局长知道楚韵找关系买地皮修学校,还找李香兰准备印刷教案,他心里笃定楚韵肯定能把这次的事儿办成。心里那点疑虑被打消,他也积极联系认识的朋友,准备给培训班的第一批毕业生造势。

        

随着结业考试的时间越来越近,班上的气氛也越来越紧张,不仅是通过考试进来的学生,连税务局的人也紧张。考试通不过,去市局实习的名单上就会把他们的名字划掉。

        

大家都在心里默默给自己鼓劲儿,这个机会,要抓住啊!

        

楚韵越来越忙,王建业脸色也越来越黑,媳妇儿多久没好好跟他说过话了?

        

王大娃和王二娃也郁闷,他们的惩罚早就过了,为什么妈妈还不给他们做点心?

        

王二娃:啊啊啊啊,好想吃好吃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