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 24 章

        

第二天楚韵在家休息,一大早把海带泡上,王建业出门的时候,楚韵跟他说:“中午早点回家吃饭。”

        

王建业笑着应了一声。

        

等王建业走了,楚韵让两个孩子在家先做作业,她准备去肉铺买两只猪蹄。

        

去买肉的路上碰上谢大姐,谢大姐手里拎着一个篮子,看样子是买好菜准备回去了。

        

楚韵还没说话,谢大姐三两步小跑过来:“哈哈,楚老师,我今天运气真好,能碰到你,我以为你这两天不出门呢?”

        

“家里孩子馋肉,我去肉铺买点肉给他们补一补。”

        

“哎哟,你现在去可没有什么好肉了,我这里买的多,我分你一点。”谢大姐说着就上手给楚韵拿肉。

        

楚韵连忙阻止她:“你可别,你家人也要吃,现在谁家肉票都没有富裕的,你放心,我能买到肉。”

        

谢大姐见楚韵真的不要,这才放下,她左右看了一眼,没有熟人,然后才小声说:“楚老师,我家云柳这次考试能通过吗?”

        

谢大姐这两天一想到这个就着急上火,她小女儿是倒数考进培训班的,这次考试要是通不过要怎么得了?

        

谢大姐只能自己干着急,还不敢让女儿知道,女儿虽然成绩不好,平日里读书到半夜,她也不忍心增加女儿的心理负担。 记住网址m.lqzw.org

        

楚韵劝她:“你别这么急,云柳学的不错,只要好好发挥,差不了。再说呢,这次差一点也没关系,不是还有一次补考的机会吗?你也别给孩子太大压力,影响她发挥。”

        

谢大姐愁眉苦脸的:“我哪敢给她压力啊,我就一个人偷摸着急。你也知道,咱们机械厂里会计不够用,今年新招来一个,老会计说带不出来,让那个会计去干其他的活。云柳这次要是考试过了,她就能去试工当个会计,这就是正式工了呀,找对象都好找。”

        

可怜天下父母心,楚韵只能尽力安慰谢大姐:“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给孩子做饭,我去肉铺看看。”

        

“哎,真是耽误楚老师了。肉铺要是没有肉,你上我家来,我分你一点,你要心里过意不去,给我拿点你家种的菜就行。”

        

楚韵又和谢大姐说了两句,拎起篮子去肉铺,好家伙,别说肉,肉骨头都没有了。

        

肉联厂卖肉的人说:“还有一副猪大肠你要不要?这个不要票。”

        

猪大肠不好收拾,手艺不好做出来还不好吃,大热天的远远就闻到了臭气。

        

楚韵:“要,给我吧。”

        

她准备拿回家做卤肥肠。

        

没买到肉,楚韵又跑了一趟城外的小树林,好肉依然很抢手,但猪腿还有,剩下的楚韵全部包圆了,留了三个在外面,其他全部塞到空间。

        

她也不是不想多屯一点肉,就是她每个月手里这点肉票买不到多少肉,小树林这边不要票,供应的肉也很有限。他们家隔三差五还能吃上肉,但能敞开吃的时候也不多。

        

回到家,拿出她的大砍刀,把猪蹄处理好,焯水之后,和糖色炒一炒,挪到砂锅里,加上各种香料盖上盖子就是炖。

        

楚韵朝外面喊了一声:“王大娃,作业做完没有。”

        

“做完啦!”

        

“那过来帮我看着火。”

        

“哦。”王大娃小跑过来,手里还有一本特别旧的小人书。

        

楚韵腾出手去洗大肠,加盐、加酒、加面粉,各种揉搓,总算把大肠清洗干净了,她感觉自己的手已经累得不行了。

        

好不容易起一锅卤水,只卤肥肠肯定不划算,她拿起菜刀去后院选了一只肥鸡,半个小时后,肥溜溜的肥鸡放到卤水里面。

        

楚韵喜欢吃卤素菜,竹笋、海带、莴笋片、土豆、山药、莲藕片,都来一点,还有鸡蛋也丢几个进去。

        

原本中午只想做一个红烧猪蹄的,结果又折腾出一大盆卤货出来。

        

卤肉的味道相当霸道,在楚韵最开始卤鸡的时候,在楚韵家附近玩的孩子就闻到香味了,到后来的卤肥肠,那香味简直都和鼻子捆绑在一块儿了,根本逃不开。

        

这个年月缺吃少穿,稍微懂事点的家长,都会教孩子别去邻居家蹭饭,到饭点就赶紧回家。

        

张大志是回家了,回家就闹着要吃肉,家里只有李春丽和张大志,李春丽气不过,第一次翻脸骂人:“吃什么吃?肉是你能吃的吗?怪就怪你没有投生到好人家,你亲妈早死,你爸爸没本事,吃不上肉你活该!”

        

张大志愣住了,然后哇哇大哭:“爸爸,我要我爸爸,我要我奶奶,后妈欺负我。”

        

李春丽火气也上来了,捡起一根棍子就要打人:“张大志你这个没良心的玩意儿,老娘好吃好喝地伺候着,你跟你那赔钱货丫头片子妹妹,整天在外面败坏我的名声,等我哪天怀上孩子,我要你们两个好看,都给我滚出去。”

        

张大志被李春丽打了,哭得声嘶力竭,刚下班回来的张强站在门口,拳头都握紧了。李春丽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就是她说的把两个孩子当亲儿子?

        

张小花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害怕地抓着爸爸的大手:“爸爸,我害怕。”

        

张大志摸着女儿的脑袋:“别害怕,爸爸在呢。”

        

张大志一脚踹开门,在地上被抽的打滚的张大志,和正在气头上的李春丽都朝门口看过去。

        

李春丽反应过来,丢开手里的棍子,突然哭起来:“当家的,我太生气了,你要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

        

张小花跳脚:“你就是故意的,我和爸爸都在门口听见了,你骂我妈早死,骂我爸爸没本事。”

        

李春丽脸色一白,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嚎:“当家的,我心头苦啊!”

        

张大强冷声道:“李春丽,当初结婚之前我就跟你说过,我有两个孩子,如果你对他们有意见,我们就不要结婚,免得以后吵架闹矛盾,你当时是怎么说的?”

        

李春丽一抹眼泪:“我对他们还不够好吗?要啥给啥?我自己都舍不得吃穿,都给他们了,你还怪我?张强,你有没有良心?”

        

“我张强挣钱就是给他们吃给他们穿的,怎么了?用你一分钱了吗?”

        

李春丽委屈:“这样花用我们能存下几个钱?你去看看,谁家天天吃肉啊?山上楚韵家都在修新房子了,我们家存了多少钱?买得起宅基地修得起房子?以后我们生孩子怎么办?”

        

张大志抱着妹妹哭:“我没有天天吃肉,你冤枉我。”

        

张强把儿子拉起来,俯视着李春丽:“我挣的钱,我乐意给我儿子女儿花,楚老师家能修新房子那是人家有本事拿两份工资,人家王工一次拿奖金就能拿两千,你比不过,我也比不过,你要嫌弃我没本事,我们就去离婚,你自己再找一个有本事的。”

        

张强一手拉着一个孩子进屋,在堂屋门口停下脚步,回头对李春丽说:“以前我想过我们要生孩子,看现在这个样子,我们还是别生了吧,孩子生下来,以后吵不完的架,孩子也受罪。”

        

李春丽彻底崩溃了,嚎啕大哭,她怎么会嫁给这么一个冷心冷肺的男人?

        

进到屋里,张小花把爸爸的手握得紧紧的,仰头看爸爸:“以后没有小弟弟小妹妹吗?”

        

张强温柔道:“没有了,爸爸有你们就够了。以后,如果李春丽不走,你也别针对她。”

        

张小花被说红了脸,羞愧地低下头:“我害怕,我害怕爸爸不要我们了。”

        

“不会,我永远都是你们的爸爸。”

        

张小花笑了,露出小白牙:“爸爸,我以后一定管住哥哥,让他好好学习,以后挣大钱,给爸爸买肉吃。”

        

张大志眼睛红红的:“我也给爸爸买肉。”

        

张强牵着儿女的手:“好,我们大志和小花都是好孩子。小花最聪明,但是聪明要用到正道上才好。”

        

“嗯嗯,我跟楚老师学,周围的婶婶和奶奶们都说,楚老师有本事。”

        

有本事的楚老师,正在堂屋吃午饭。两个孩子没见识,就爱猪蹄和大鸡腿,楚韵乐得没人和她抢肥肠,她还能多吃两口。好久没吃卤肥肠了,把肚子都吃撑了。

        

王建业笑:“这么喜欢吃肥肠?”

        

“那可不,外面没有卖的,只能自己动手做,要不是太麻烦,一周吃个两三次我都愿意。”

        

两人聊着食物,聊着聊着就说到隔壁的学校。

        

楚韵:“今天去买肉遇到谢大姐了,这个节骨眼儿上,她小女儿明天还要参加结业考试,我也没跟她多聊,都忘了谢谢她帮咱们办地皮的事情。”

        

“不着急,过两天跟她道谢也行。”

        

地皮买下来,早就已经在动工了,地基都打好了。这些楚韵就出了个主意,其他的都是王建业找人办的。

        

请来修房子的人是靠谱的,跟王建业保证,这个房子只修两层,简单得很,再加上学校也不大,他叫来的人多,六月中旬左右肯定能完工。

        

第二天是会计培训班的结业考试,楚韵虽然不参与监考,但是中午的时候还是下山了一趟,去接路阳。

        

路阳和负责照相的同事到江东县,已经是十点半了,他们一大早从市里出发,这算是快的。

        

路阳看到楚韵:“在这里。”

        

楚韵笑着道:“累了吧,累了就再走两步,我带你们去税务局喝水。”

        

路阳笑了,露出大白牙:“我还以为你要说带我们去你家休息休息。”

        

“中午去我家,现在先去办正事。”楚韵跟路阳的同事点点头,给他们带路。

        

到了税务局门口,考试还在继续,看门的大爷看到楚韵来了,背后还跟着两个穿着体面的年轻人,赶紧开门让他们进去。

        

孙局长和贺副局长看到了楚韵,孙局长一马当先,和路阳以及他的同事握手,轻声打了招呼。

        

路阳的同事拿出相机,找好角度拍照。最后从后面拍了一张全景,孙局长和贺副局长,一脸欣慰地站在考场的最前面监考。

        

学生埋头苦写,根本就不知道考场来了人。只有李香兰提前写完考卷,抬头看到考场上的两个陌生人,看起来其中一个和楚韵关系还挺好,李香兰心里就有谱了。

        

十一点半,考试结束,孙局长笑着跟路阳说:“路大记者,真是麻烦你跑一趟了,大热天的,可真是太辛苦了。”

        

“哈哈,都是为了工作嘛,你们一大早就在这里监考,也挺不容易的。”路阳去县里镇上跑新闻的时候多了,早学精了,游刃有余地应对孙局长。

        

孙局长知道路阳能来这,走的是楚韵的关系,孙局长拉着路阳胳膊,对楚韵一顿夸,路阳听得津津有味,楚韵听烦了。

        

楚韵:“孙局长,下午阅卷还是按照咱们商量好的来?”

        

“对,按照我们之前商量的来。你都给出答案了,县高中的老师一起来帮忙,很快就能出结果。”

        

“那行,我先带路记者他们去吃午饭,下午休息休息再来做采访,等成绩发布出来,再采访一下名列前茅的学生。”

        

“好的好的,就这样办。”

        

楚韵带着两人出税务局:“我带你们吃人民饭店?”

        

从税务局出来,路阳就没有那么正经了,说话都有点痞:“哟,我下车那会儿还说中午去你家,我这还没被里利用完呢,就用这个打发我?”

        

“这不是还有你同事在嘛,请客显得正式点。”

        

路阳同事连忙说:“没关系,我们在哪里吃都可以。”

        

“既然如此,去我家吧。”

        

路上,路阳一直叨叨:“王建业不是个工程师吗?你们怎么不选一个好点的房子?住山上好难走。”

        

“我觉得挺好,左右都没有邻居,舒坦。而且会计培训学校的地址就在我家左边,以后我去学校上课也方便。”

        

“下午我们去你未来的学校看看?”

        

“看看是可以,不过也没什么好看的,刚打了地基。”

        

一路走着一路聊,终于到了家里,楚韵闻到香味:“谁做饭?”

        

路阳白了她一眼:“你们家除了你那位,还有谁能做饭?”

        

楚韵去厨房,王建业挥着铲子在炒青菜,旁边砂锅里还有红烧土豆,饭锅里蒸着白米干饭,饭上还铺着一层香肠。

        

楚韵笑了:“哟,王工程师今天大展厨艺啊!”

        

王建业把锅里的菜铲起来:“这几道菜你经常做,我看都看会了。”

        

路阳意有所指道:“看来我还是个挺重要的客人,能劳动王工程师给我做饭,真是受宠若惊啊。”

        

王建业看向路阳:“来家里别客气,老早就想请你吃顿饭,这次机会正好。”

        

路阳没有说话,从厨房出来,逗两个小孩儿玩:“你们妈妈答应请我吃西瓜,说让我去地里随便挑哦。”

        

王大娃大方地拍着胸口:“随便挑,我家的西瓜长的可大了。”

        

王二娃小声说:“叔叔,等你挑好西瓜,能不能给我吃一块?”

        

路阳装作小心地看了一眼厨房:“你爸妈不给你吃呀?”

        

br />    王二娃点点头,扣着手指头:“我们昨天吃了西瓜,今天就不能吃,要等明天才能吃。”

        

路阳咧嘴笑,一把抱起老二:“走,我们去选西瓜,选一个你爱吃的。”

        

今天的午餐很丰盛啊,香肠白米饭、红烧土豆、蒜蓉青菜、清炒山药、回锅肉。

        

楚韵给路阳和他同事夹了一筷子肉:“别客气,尽管吃,难得遇到我们王建业同志做饭,大家多吃点。”

        

路阳可不会跟王建业客气,端起碗就吃,一碗吃了没够,还指使王建业给他添饭。王建业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路阳嚣张:“怎么的?还不能给我添个饭?”

        

王建业淡淡道:“可以。”

        

说完他扭头问路阳的同事:“这位同志,也添一点?”

        

“谢谢,谢谢,我够了。”

        

王建业给他们装饭的碗都是大碗,一大碗白米饭还有香肠,桌上这么多菜,就算一个大男人都肯定够吃了。他看了一眼路阳,这小子今天是故意找茬吧。

        

王建业给路阳装了半碗米饭,路阳哼哼一声,端起碗就吃,后头都没夹菜,就盯着碗里的饭吃。吃完最后一口饭,路阳摸摸肚皮,吃撑了。

        

还求着路阳办事呢,吃完饭路阳在堂屋里乘凉,王建业去厨房洗碗,楚韵顺手煮了一锅酸梅汤。

        

收拾完厨房王建业要去上班,厨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楚韵细嫩的手臂勾着他的脖子,亲了一口:“辛苦了!”

        

王建业笑了笑:“就这一次,他下次再这么不识相,看我不收拾他。”

        

楚韵嘿嘿笑:“还不是你当年干的好事,还不准人家报复一下。”

        

“今天不是让他报复了么。”

        

“那你还把人家给撑着了,他不是也没占到便宜?”

        

王建业啧了一声:“楚韵,你是哪一边的?”

        

楚韵踮起脚又亲了他一口:“你这边的,你这边的,我当然和你一边。快走,别耽误下午上班,晚上我给你做豆汤丝瓜面。”

        

王建业从厨房出去的时候,脸上带着一抹微笑,路阳见了哼哼一声:“心机男!”

        

答应了要给王建业做豆汤丝瓜,楚韵去泡了两碗豌豆,下午熬豆汤。

        

楚韵家的西瓜路阳今天没有肚子吃了,在王大娃和王二娃眼巴巴的盼望中,他喝了一碗酸梅汤消食,就跟楚韵去税务局。

        

等大人都走了,两兄弟跑到厨房,看见泡在水桶里的那个大西瓜,晚上能吃得着吗?

        

王二娃哼哼一声:“那个叔叔是个骗子!”

        

税务局那边,阅卷还在紧张进行中,楚韵到的时候,刘校长正在复查阅过的卷子。

        

楚韵:“怎么样?”

        

“目前看情况很不错,成绩已经统出来的这些,都过了线。”

        

楚韵拿起一份卷子,特别醒目的满分,再看学生的名字,是梁静。

        

刘校长欣慰地说:“不出意外,梁静会是这次结业考试的最高分,没有给我们县高中丢脸,也没有给你这个老师丢脸。”

        

楚韵微微翘起嘴角:“挺好的。”

        

下午四点,结业考试的成绩单新鲜出炉,在隔壁办公室焦急等着消息的税务局工作人员,第一时间知道了消息,看到成绩单哈哈大笑,互相恭喜拥抱。

        

有特别激动的人,把桌子拍得砰砰响,桌上的灰尘都飞得老高。

        

孙局长大喜:“快,快把成绩单贴出去!”

        

下午四点,太阳大得能把人脸上晒出一层油来,一群着急知道成绩的学生不肯走,巴巴地守在税务局门口等消息。

        

税务局的大门从里面打开,眼尖的人看到孙局长手里的那张红纸,还不等贴上墙就要挤过去。

        

孙局长赶忙护着手里的红纸:“干什么呢?退后,都给我退后。”

        

被孙局长大嗓门一吼,众人推开一个位置,让孙局长把红纸贴上去。

        

云柳高呼一声:“啊,我考过了,倒数第二名!”

        

更高兴的是县高中的学生,一个女生大吼一声:“梁静,梁静你快来,你第一名,你又是第一名!”

        

梁静看到了,她笑:“还有香兰姐,她也是第一名。”

        

“哈哈,这次出了两个并列第一名。”

        

“我过了!”

        

“我过了!”

        

“我也过了!”

        

四十五个学生,全部都通过了这次结业考试。

        

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看到自己的成绩,忍不住红了眼眶。

        

想一想他们这小半年,从冬天入学考试一直坚持到现在,特别是那些还在上班的人,每天忙完工作草草吃两口饭就要去上课,下课已经月上中天了,回到家里还要继续学。

        

对于很多人来说,楚韵讲的很多东西都跟天书一样,为了不被落下,他们比县高中那些学生付出的更多。

        

好在,一切都有了回报,一切都是值得的!

        

路阳他们用相机忠实地记录下这振奋人心的一幕。路阳,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让这条新闻见报,被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