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 25 章

        

通过结业考试,就意味着以后可能当个会计,成为一个正式工的机会大大增加。

        

一群年龄相差甚大的同学,互相拥抱着为彼此庆祝。

        

今天在这里,没有失败者!

        

气氛实在太热烈了,随后还有考生的家人加入其中,为了方便采访,路阳和领导们商量之后,让学生先去教室。

        

听说有记者采访他们,还要给他们照相,大家情绪高昂,有一肚子的话要跟记者同志说。

        

虽然他们昨天晚上还在这间教室里复习,黑板上还写着复习重点,隔了不到二十四小时回到这里,大家都感觉这里让他们既熟悉又陌生。

        

“请问梁静同学,你是这次考试的并列第一名,你对培训班有什么看法?”

        

什么看法?梁静眼睛亮晶晶的:“培训班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楚老师的培训班不仅让我学到了知识,还给我的人生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从培训班毕业后,我还会坚持不懈地学习,我坚信,只要我一直努力,我有一天一定会像楚老师那样优秀,做一个做社会对人民有用的人!”

        

“好!”

        

“好!”

        

“好!”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教室的同学啪啪鼓掌,叫好声让楼上还没走的阅卷老师听的清清楚楚。

        

刚才在税务局门口哭得泪眼婆娑的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动情地说:“我到了这把年纪,还有机会学到这么有用的知识,都是楚老师的带来的。”

        

虽然在坐的大部分人,心里想的都是通过考试之后能走上会计岗位,拿更多的工资,受人尊敬,但嘴上说出来的都是对楚韵的感谢。

        

路阳快速记录下大家朴实的感谢,和对培训班的继续办下去帮助更多人的期望,以及他自己的一些感想。

        

最后采访了税务局的领导们,以及县高中的刘校长。领导们除了对楚韵的夸奖,还透露出一个最重要的事情。

        

以后培训班还会继续办下去,但培训班放在税务局不太合适,县里领导商量后,决定把培训班挪到县高中那边,由高中进行管理。

        

刘校长:“我们正在跟教育局申请,将培训班升格为会计学校,作为我们县高中的一个分校,这样就能给所有的毕业生发毕业证,方便他们以后的工作。培训班虽然挪了地方,转为由我们高中进行管理,但其他一切不变,还会对外招生,为国家和人民培养会计人才。会计学校的一切具体事务,还是由楚老师进行管理。”

        

其他锦上添花的夸奖不谈,刘校长说的这个才是请路阳他们来最重要的目的。路阳也知道他们的意思,承诺一定会把这句话写上去。

        

采访到最后,所有的学生和领导们一起合影,孙局长招呼梁静和李香兰赶紧过来,让她们两个站中间。

        

“你们俩可算是楚老师一手带出来的,这次还考了并列第一,太给你们老师长脸了,这次必须站中间。”

        

贺副局长也说:“小李,快点走到前面来。”

        

李香兰并不拒绝,露脸的事情怎么能拒绝,她拉着脸皮薄的梁静走过去,笑着道:“学生考得好,怎么能忘了老师呢?必须让楚老师站最中间啊。”

        

另外一个县高中的学生跟着起哄:“对,给我们楚老师来一朵大红花。”

        

众人哄堂大笑。

        

孙局长没看到人:“楚老师呢,楚老师在哪里?”

        

“这儿呢。”楚韵听到有人叫她,连忙出声。

        

孙局长:“楚老师,快点过来,准备大合影了。”

        

“好,来了,来了。”

        

楚韵抓紧时间小声跟路阳说:“你别忘了我刚才说的话,培训班能不能升格成会计学校就看你的了。”

        

路阳嘿嘿一笑:“放心,我心里有数。我看你们促成会计学校的几率很大。”

        

楚韵笑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

        

“别说了,快去照相。”

        

大家已经在站好了位置,就等楚韵了。楚韵小跑过去,站在前排最中间,笑着和第一届培训班的学生和领导们拍下一张大合照。

        

拍完合照,时间已经不早了,路阳他们要赶着最后一班车回市里,孙局长也没留他们吃晚饭,和楚韵一起送他们走。

        

“路记者啊,等我们的会计学校申请下来,第一批学生实习结束,到时候再请你过来做一个专访啊!”

        

路阳:“局长放心,这个事儿既然是我跟的,我肯定善始善终,我计划等他们去工厂实习后,我再挨家走访一遍每个工厂。”

        

“谢谢,谢谢,真是太感谢路记者了。路记者你下次早点来,我们江东县人民饭店的红烧肉做的好吃,到时候我请你去吃一顿。现在正是夏天,吃菌菇汤也不错……”

        

孙局长热情的让人觉得负担,好在前面就是车站了,路阳跟楚韵挥挥手,赶紧跑上车。

        

楚韵在一旁偷笑,等车开走了,楚韵跟孙局长说:“时间不早了,局长,我就先回家了。”

        

“回吧回吧,这段时间太忙了,你也好好休息几天,后头的安排有我们呢。”

        

楚韵回到家,王建业还没下班,她先把泡了一下午的豌豆放锅里煮上,还从空间拿了两块骨头丢进去一起炖。等王建业回家,豌豆已经煮开花了,锅底全是粉糯绵密的豆沙。

        

重新起锅煮了一锅清水面,青翠细嫩的丝瓜去皮放进去煮一煮,和面一起捞到碗里,再放上骨头汤豆汤,放上调料,撒上小葱花,这个味道简直绝了。

        

一家人吃出一身汗,休息一会儿,王建业把厨房水桶里那个西瓜抱出来切了,两个孩子一阵欢呼。

        

此时,通过考试的其他人家,都在热闹地庆祝,只有梁静家,气氛有点不对劲。

        

上次因为培训班名额的事情,一家人闹了一场,梁铮没得到好处不说,还让梁静爸妈离了心。这一次梁静考了第一名,后头还要去工厂试工会计,梁铮又心动了,怂恿他妈帮他说说情。

        

就算他不够格当会计,用会计这个工作名额给他换一个另外的正式工名额也是可以的嘛。反正梁静还在读书,有工作也去不了。

        

梁妈今晚上也做了一桌子菜,饭桌上的一家四口却心思各异。

        

梁静什么都不管,坐下就是吃,不管她妈示好还是她哥献殷勤,一律冷淡处理。

        

梁静油盐不进,梁铮气恼,喊了一声爸。

        

梁父淡淡瞥了梁铮一眼:“不想吃就出去。”

        

梁铮闭嘴了。

        

梁静吃完饭,放下筷子,自顾自说:“今天市里来的记者给我们做了采访,还拍了照。路记者是我楚老师的朋友,还跟我说,我成绩好,到时候肯定会重点写一写我和香兰姐。等报纸出来了,梁家的亲戚都能在报纸上看到我出息了,爸妈哥哥,你们高不高兴?”

        

不等他们回答,梁静说自己有事儿找香兰姐,转身就出门了。

        

梁静一走,屋里的人也没了吃饭的兴致,梁父放下碗,看向梁铮:“烂泥扶不上墙就算了,我对你也没什么指望,你胆敢去折腾你妹妹,我就把你赶出家门。”

        

梁父转身进屋,梁铮不满地叫了一声妈:“我爸什么意思?他现在偏心梁静那个丫头偏心到家了,梁静要嫁出去的他不知道?”

        

梁妈劝了一句:“毕竟是你妹妹,别这么说。”

        

“哼!”

        

梁铮说个不好听,就是个窝里横的,现在梁静不搭理他,他爸也不站他那边,他也不敢怎么样。老头子说要把他赶出去,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梁静真有事儿找李香兰,因为楚韵的关系,以及她们在家庭方面的相似,她们两个惺惺相惜,现在感情挺好。

        

梁静叹气:“香兰姐,你说我要去哪里试工?”

        

李香兰刚洗了澡,拿着一盒百雀羚,一边对着镜子擦脸一边跟她说:“你这个成绩,我猜孙局他们会把你安排到市里的工厂实习,别怕,我肯定要去市局实习,到时候有事儿就来找我。”

        

梁静放下一点心:“香兰姐,你说,如果到时候工厂留我,我是留在工厂上班还是回学校继续读书?”

        

“你傻呀,肯定回学校读书啊,你还有一年就高中毕业了,没有拿到高中毕业证的人和拿到的能一样?”

        

梁静搓搓脸:“我就是受我妈他们影响,觉得好工作难找。”

        

李香兰冷笑:“对于你哥那样的人来说,不仅好工作难找,如果没有你爸爸,他别说正式工,他连临时工都找不到你信不信?”

        

李香兰站起身,一边擦手一边跟她说:“你就没有这个顾虑了,你是会计学校毕业生里面的第一名,报纸一发出去,有了名声,随时找得到工作,没必要为了一份工作放弃学业。”

        

梁静捏紧拳头:“对,我还想跟楚老师多学一点,你没听楚老师说吗?我们学的是初级会计知识。”

        

李香兰搂着她的肩膀:“小妹妹,看来我们英雄所见略同啊。”

        

梁静笑眯眯道:“你说,你叫楚老师姐楚韵姐,我也叫你姐,是不是约等于我也可以叫楚老师姐姐?”

        

“你有胆子你就叫。”

        

梁静的肩膀垮下来:“我没有胆子。”

        

李香兰哈哈大笑:“时间不早了,晚上外头不安全,早点回去。”

        

“嗯嗯。”

        

路阳动作很快,回去第二天就把采访稿写出来,整篇稿子,字里行间透露出当事人那种热情洋溢,对未来饱含着的期望,以及记者对这个培训班未来的展望。看到这篇报道的人,估计恨不得马上就去这个培训班报名。

        

主编拿着稿子看,叫路阳进来。

        

过了一会儿,路阳走进主编办公室:“主编,您找我?”

        

“嗯,你这稿子大部分写得挺好,但是不是不够客观?”

        

路阳无辜道:“当时被采访者原话就是这样说的,您看配的那张合照,就看得出来大家的心情。”

        

主编指着最后一段:“你这个又是什么意思?你还给人家宣传呢,让大家都去报名吗?”

        

“哈哈,这不挺好的嘛。好多工厂都缺有经验的会计,如果我们能帮着这个会计培训班打出名号,以后也能给我们省添一层名声,对哪方都有好处。”

        

路阳这话倒是没有说错,主编想了想:“这篇稿子过了,你让他们送去印吧。”

        

“哎。”

        

路阳的这篇报道上了第二天的头版,打开报纸就是赫然醒目的大标题,放大的合照,不过一上午,江东县会计培训班的名字就被传开了,所带来的热度比所有人想象的都大。

        

首先是江东县这边,今天的报纸他们还没拿到,一般头天的报纸他们县里第二天拿到就算快的了。但这丝毫不影响,孙局长一上班就接到好多电话,都是打听今天报纸上那个会计培训班。

        

有觉得当个会计有前途,想送自家孩子亲戚来学习的。也有工厂跟他打听毕业的会计会不会分配到他们工厂的。还有的就是打电话恭喜他,这次江东县出名了。

        

孙局长办公室的电话一上午都没停过,在隔壁办公的人,一直听到孙局长响亮的笑声。

        

旁边一个同事戳了李香兰一下,小声问:“孙局长这次算稳了吧?”

        

李香兰淡淡一笑:“谁知道呢。”

        

“咱们一个局上班,跟我你还不讲实话?”

        

李香兰笑着道:“别闹,我真不知道,我比你还想孙局长上去。”

        

“是哦,孙局长高升,那接替位置的人……”

        

李香兰没有接话,一心写她的税务改革报告。她把楚韵姐的话听到心里去了,这次事情虽然是她牵头开始做起来的,但是最大的好处肯定落不到她的头上,但是她要自己往前冲一冲,说不定还能多收获一点。

        

此刻,市里高中的教师办公室,一群老师拿着报纸再看,议论纷纷。

        

王杰下课拿着书进办公室,所有人都看着他。

        

王杰:“你们看我干啥?”

        

一个语文老师招呼王杰:“王老师,你快来看看今天的报纸。”

        

“今天的报纸怎么了?”王杰拿起报纸,看到头版上那张照片,愣住了。

        

“老王,这是不是你小儿媳妇儿?”

        

“我记得叫楚韵吧,还是从我们学校毕业的。”

        

“对对对,我也记起来了,这都十来年了,能从乡下考到市里上高中,最后还考上大学的,就这么一个。”

        

“哈哈,楚韵和老王家小儿子结婚的时候你回老家了,要不你印象肯定深刻。”

        

“老王,你这个媳妇儿能耐啊,自己都能搞出一个会计培训班,看报纸上讲的,还要弄成培训学校呢。”

        

“哟,你们看这篇报道的记者,路阳啊,也是咱们学校的。”

        

“哈哈,咱们学校可真是出人才啊!”

        

“都是各位老师教的好,咱们也算后继有人啦!哈哈哈。”

        

办公室里一群老教师,你一言我一语的,叽叽喳喳讲个不停,年轻的教师也知道了,照片上站在中间那个看起来格外年轻的姑娘是谁。

        

听说孩子都读小学了,怎么看起来比没结婚的姑娘还嫩?

        

王杰快速把报道看完,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笑呵呵地谢过大家的恭喜,还谦虚道:“去年听楚韵说过两句,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做出成绩来了,还上了报。”

        

啧啧啧,这话说的就有点那啥了,不过也没人戳穿他,对着楚韵一阵夸。

        

一些老师不仅夸,还打听培训班招生的事情,毕竟谁家没几个没有工作的亲戚?报纸上说的,这些毕业生还能去工厂试工,这试工试好了不就留下来了嘛,会计这个岗位很不错啊。

        

王杰连忙道:“我今天也是看报纸才知道,具体的招生我真不清楚。我看报纸上说,招生还要考试呢,培训班要办成培训学校,我看这就很不错,一个班才招生多少人?培训学校就能多招点学生。你们认识教育局的亲戚的话,有空就打听打听,等学校办下来了,就能第一时间去报名。”

        

这话说得没错,一个班才多少人?看到今天这份报纸的人肯定不少,这么多人竞争那么点名额,招生考试的难度肯定高,还是办学校好。

        

都是在市里当了这么多年教师的人,谁家都有点弯弯拐拐的关系。

        

这天晚上,在教育局工作的人,不管是干什么的,都有好多亲戚熟人跟他们打听,会计学校什么时候能办下来?他们好赶着点儿去报名啊。

        

什么?还没研究好是不是升级成培训学校?

        

你们家孩子不缺工作,你们家亲戚也不缺?当个会计风吹不着雨淋不着还有高工资,脑子坏掉了才不让人家培训班做大做强。

        

之前没有先例,高中名下挂一个培训学校以前也没这么操作过呀,我们也不好下决定!

        

家里老太太不干了,我不管你什么先例不先例,必须早点做决定,家里一群孩子快毕业了,再没有工作就该被送去下乡了!

        

第二天一早上班,大家坐下开会,大家十分有默契,最先商议的就是江东县这个培训班。

        

领导敲敲桌子,大家都看过去:“怎么样,商量好几次了,今天举手表决?”

        

br />

        

对人民有好处,对国营厂有好处,还能给他们省扬个名,没什么好说的,就通过吧!

        

会议结束,孙局长当下就接到老朋友打来的电话,孙局长高兴的哈哈大笑,这两天真是好事不断啊!

        

遇上楚老师,真是交好运了!

        

孙局长谢过老朋友,等下午教育局的通知下来,孙局长赶紧打了个电话回去,要给今年的第一届毕业生备个案,在他们去工厂试工之前,抓紧把毕业证办下来,也好持证上岗不是?

        

会计班升级成会计培训学校叫什么名字?

        

哟,这个孙局长还不知道,这个还得问问楚韵,这个工作就交给李香兰了。

        

李香兰顶着大太阳去楚韵家,楚韵正在收拾土特产。

        

王建业东北的老师和朋友上次收到他们寄过去的点心和布料,又给他们送东西过来了,这次是东北晒干的各种蘑菇,里面还有两根小小的人参。

        

楚韵:“学校名称啊,我早想好了,江东专业财务学校!”

        

“不叫会计学校?”

        

“会计太狭隘了,还是叫财务学校。”楚韵问:“那边同意咱们办学校了?”

        

李香兰狠狠点头:“同意了,我们孙局长得到市里的消息,那笑声跟铜锣似的,现在还不赶紧巩固战果,把钉子拍实了?”

        

楚韵笑了笑,跟孙局长这样有眼色的合作人,还挺不错的。

        

第二天,孙局长、刘校长、江东县教育局的人,以及楚韵,拿着这次学生的考试成绩去市里教育局备案。

        

他们的人去的齐全,该走的流程现场就走了,江东专业财务学校的名字确定好,下午章刻出来,咚咚咚几下,刘校长拿着新鲜出炉的毕业证,乐的哈哈大笑。

        

教育局给□□的人说:“你们这个毕业证搞得挺正规的哈,你们还给编了编号呢,每张毕业证上还有照片,这样以后也没人敢假冒,查起来也方便。”

        

谁说不是呢,楚韵在有办学校想法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个。现在的好些证件上面就简单几行字,一个名字,一个章,谁知道这个证件是不是本人的?

        

br />

        

楚韵前两天就跟通过考试的学生说了,每人交三张寸照来,一张办毕业证,两张分别留在教育局和他们学校存档,以后需要查验证件的时候也方便。

        

正事儿办完了,楚韵这个今天过了明路的,挂在江东县高中名下的江东专业财务学校分校的校长,得到了大家的热情欢迎。

        

大家关心的只有一件事,下次招生什么时候开始啊?招生名额有多少啊?

        

楚韵微微一笑:“过几天会通过报纸告知大家,请大家多留意报纸上的消息。”

        

哟,招生也要在报纸上宣传,这个学校不错嘛。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晚了,孙局长带着人去住招待所,楚韵正好有时间回去一趟看看公婆,和孙局长约好明天一起回江东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