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 26 章

        

因为事先也没有通知,楚韵抱着西瓜出现在教师家属楼下,一群刚下班的老师和家属发现了楚韵,很快把楚韵围了起来。

        

“楚韵啊,我看到你上报纸了,真出息了!给你们家王老师、刘老师长脸!”

        

“是的哟,咱们家属楼这么多人,上报纸的也只有楚韵一个,不得了哦。”

        

“你们那个培训班听说成培训学校了?”

        

“什么时候招生啊?你看我家外孙女行不行?初中毕业了的,脑子聪明又机灵。”

        

“我家小儿子也挺好的呀,今年考上了高中,开学就高一了呀,更聪明。”

        

得!这为了上她的培训学校,还卷起来了!

        

楚韵连忙劝大家别激动,反正要考试,考上了都能读,学历啥的不重要。

        

听到楚韵这么说,那些家里孩子只有小学文凭的瞬间觉得自己家孩子也有机会。对!找个数学老师好好补一补,肯定能考上!毕业就能端上铁饭碗。

        

王杰和刘翠买菜回来,看到楼下的人围了一圈:“你们干什么呢?”

        

楚韵回头:“爸妈,你们回来了。”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刘翠挤过人群:“哟,楚韵回来了,走,跟妈回家,忙活学校的事情可累着你了吧,妈给你做好吃的。”

        

旁边一位大婶拦住:“刘老师别着急走嘛,我们再聊聊,我还有好多事想问楚韵呢。”

        

刘翠笑眯眯地把儿媳妇儿从人堆里薅出来:“啥事也没有吃饭这事儿大,大家都回去做饭吧,吃了晚饭我们坐下慢慢聊。”

        

楚韵终于坐在家里,耳根子清静了,忍不住长舒一口气:“我今天一下午耳根子都没清静过。”

        

刘翠哈哈大笑:“说明你厉害,这事儿办的好。”

        

王杰更关心学校的事儿:“你今天来市里是办学校的事儿?”

        

“嗯,和孙局长他们一起,把学校名字定下来,给第一批毕业生备个案,给他们把毕业证办了。”

        

“你们县教育局不能办?”

        

“这是第一次嘛,学校办下来之后,后面应该就能办了吧。我从今天起就是江东专业财务学校的校长了,我以后的工作重心肯定就在财务学校这边,县高中那边上课时间就少了。”

        

刘翠连忙说:“少了就少了,当老师哪有当校长好。”

        

楚韵哈哈一笑:“妈,我以后还是要给学生上课的。”

        

王杰皱眉:“财务学校刚办起来,想入学读书的人可不少,就你一个老师,忙活得过来?”

        

“现在暂时只有我一个老师,但一直只有我一个人肯定不行,后面我会另外招两个代课老师的。”

        

三人聊了一会儿,时间不早了,楚韵帮着婆婆一起做晚饭,晚饭刚做到一半,王建国和张素芬带着孩子来了。

        

王勤和琴琴看到楚韵就喊人,小嘴儿甜得很。更难得的是,张素芬今天态度也好得出奇。

        

“哎呀,妈和楚韵做饭呢?要炒土豆丝?那我来切土豆吧,我切土豆的手艺可好了。”

        

楚韵还没来得及说话,张素芬挽起袖子,利索地把她手里刚洗好的土豆拿走。

        

张素芬刀工确实好,噔噔噔一会儿功夫,粗细均匀的土豆丝堆满了菜板。

        

“够了,够了,再多吃不完。”

        

张素芬切得正顺手呢,遗憾地停手,又要包揽炒菜的事情。勤快热情地让楚韵适应不了。

        

有张素芬帮忙,一顿晚饭很快做好,刘翠招呼他们坐下吃点儿,张素芬摆摆手:“我们吃过晚饭才过来的。”

        

“那也不能让孩子看着我们吃。”

        

刘翠去厨房切了半边西瓜给他们端出来:“楚韵买的,你们吃吃看甜不甜。”

        

张素芬一边吃西瓜,嘴巴还在不停地说:“楚韵啊,我看到你上报纸了,你真厉害,我们就你一个人上了报纸。”

        

楚韵抬头看了张素芬一眼,难得啊,大嫂还有这么直白夸她的时候,还没有阴阳怪气,就是实在地夸奖她。

        

楚韵朝她笑了一笑,张素芬就更来劲了,平时你不顺眼的人,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别说,楚韵心里还挺受宠若惊的。

        

楚韵心里还没得瑟过五分钟,张素芬就问了她今天听了无数遍的问题:“楚韵啊,你们学校招多少人啊?你看王勤能去吗?他这个月刚毕业,还在找工作,没找到合适的,要是能拿个会计的文凭,肯定就好找了呀,不是说一毕业就分配工作吗?”

        

楚韵看向王勤,王勤不好意思:“婶婶,我参加了几家工厂招工考试,考上了一家,但是我妈觉得工作不太好。”

        

张素芬一拍大腿:“那算什么好工作?让你去干后勤,还要给领导端茶倒水的,还不是正式工,以后能有啥前途?”

        

张素芬原来是想把自己的工作交给儿子的,但是她现在年纪也不大,退下来以后几十年就在家做家务?

        

她跟男人和公婆商量,一家人都反对她现在退下来。

        

王勤好歹是高中毕业,不管好坏肯定能找到工作,她现在退下来没必要。而且她把工作给王勤,琴琴到时候怎么办?干脆都不给。

        

都是一家人,楚韵也明说了:“大嫂,不是说我这个婶婶有能力不帮王勤,学校还是培训班的时候就定下的规矩,想入学就必须通过入学考试,要拿毕业证也必须通过结业考试。以前税务局的人可以不考试进来上课,现在也不行,没有人能例外,不懂我意思吗?”

        

张素芬试探着问:“不能走走后门?”

        

楚韵坚决道:“不能。”

        

王勤红着脸:“妈,别人能考上,我也能考上,考不上那是我本事不如人家,你别为难婶婶。”

        

楚韵笑了:“王勤成绩不差,这也才刚毕业,知识都还记着呢,好好在家复习复习,等过段时间考试的时候,考中的几率大一些。”

        

王勤狠狠地点头:“我肯定好好复习。”

        

王杰夸了一句:“王勤好样儿的,咱们堂堂正正去考,考不上也不丢人。”

        

儿子都答应了,公公话里有话,张素芬再想说什么也不合适了。

        

楚韵在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和孙局长他们一起回江东县。这都过了一晚上,孙局长他们的情绪还是那么高涨,主动跟楚韵商量招生计划。

        

招生楚韵想好了,现在只有她一个老师,她只准备招生一百人,开个大班一起上课。等明年之后,培养出新的老师,就可以让他们由学生转成老师,减轻楚韵上课的负担。

        

事实上,楚韵很看好李香兰和梁静,李香兰以后的职业规划早就做好了,肯定没兴趣来会计班当个老师,但梁静还可以争取一下,明年这个时候梁静也高中毕业了。

        

孙局长觉得招生人数有点少,等报纸上的广告打出去,肯定很多人都会来报名。

        

“不少了,我们开暑假班和寒假班,一年就是两百人,我们市里一年才多少初中高中毕业生?又有多少人愿意花时间来学这个?”

        

她不能什么人来了就收,而且说是招生一百人,说不定能通过招生考试的人,还没有一百呢。

        

现在培训学校那边和税务局也没什么关系了,孙局长还是听她的。虽说,学校那边的事情她说了算,可怜巴巴的,只有她一个光杆司令。

        

楚韵回到家,已经中午十一点了,王建业还没下班,两个孩子在家写作业,楚韵随口夸一句:“都挺乖的嘛,一会儿给你们吃好吃的。”

        

“好呀,妈妈我们下午能吃冰棍吗?”

        

“冰棍有什么好吃的,我给你们做冰粉。”

        

楚韵上一次和学校的老师去买冰棍,楚韵只吃了一口,糖精的味道太霸道了!还有添加的色素,居然还有没有化开的,至此以后,楚韵再也没买过冰棍吃。

        

楚韵进屋看到堂屋桌上堆着东西,有蔬菜、小米、蜂蜜之类的东西,还有一块儿肉。

        

“谁买的?你们爸爸?”

        

王大娃摇头:“不是哦,是山下的奶奶婶婶给的。”

        

“谁?”

        

“他们说哥哥姐姐们的试工名额下来啦,明天就要去工厂了,特地来谢谢妈妈的。”

        

王二娃从兜里摸出一颗奶糖:“云柳姐姐给我的糖,梁静姐姐也给了。”

        

楚韵看到桌上的这堆东西,这些肯定送不回去了,送回去就打人家脸了。

        

楚韵:“以后不管谁送东西都别要知道吗?”

        

“为什么呀?”

        

“以后跟你们解释,你们听话就行。”

        

“哦。”两个孩子有点遗憾,不能吃别人给的糖糖了呀。

        

王建业下班回来,楚韵已经做好饭了,他看到桌上的东西:“昨天下午就有人送过来,我都给推回去了,今天早上又送了?”

        

“嗯,我回来就在桌上放着。”

        

王建业看到桌上那罐蜂蜜:“收下吧,蜂蜜是你的一个学生家长送的,说是孩子爷爷奶奶为谢谢你专门送来的,说是野蜂蜜,昨天就送了,我没要,今天又送来。”

        

楚韵点点头:“下午下班早点回来,我给你们做冰粉,试试红糖水的,再试试蜂蜜水的。”

        

王建业右手捏着她的腮帮子:“我哪天下班没有早点回来?”

        

楚韵一巴掌拍他手上,瞪他:“你捏疼我了。”

        

“哟,现在楚校长金贵了,捏捏都不行了?”

        

“去你的!”

        

王建业笑着问她爸妈怎么样,楚韵说挺好的,反倒是大嫂为了王勤,对她的态度一下和颜悦色起来,还挺不适应的。

        

“大嫂那个人就是好强,为了孩子,也能拉得下脸面。”

        

楚韵哼哼一声:“奇了怪了,她对外面的人都挺好,为什么偏偏好我的强。”

        

“你这就明知故问了。”

        

楚韵得意地笑:“不遭人妒是庸才,可能我太优秀了吧。”

        

王建业一边端菜一边和她闲聊:“大嫂要面子,你们都是王家的媳妇儿,她是初中生,你不管大学毕业没有,你好歹读过大学,她可能介意这个。还有,你以前还是爸爸的学生,她担心爸妈更偏心咱们,所以才那样。”

        

楚韵调侃道:“王工程师,你今天话有点多啊。”

        

王建业给她拿筷子:“我说这些,是想跟你说,她惹到你了,你忍不过怼她没问题,但是我们毕竟是一家人。”

        

“我还能不知道这个,放心,两个侄子侄女我会好好培养的。”

        

王建业不吝惜夸奖:“我们楚校长就是大气,真是教书育人的好榜样。”

        

虽然知道他说的都是玩笑话,楚韵还是被他夸得眉开眼笑的。

        

下午,楚韵在家搓冰粉籽,李香兰来找她。

        

楚韵招呼她坐:“想吃西瓜自己去后院摘,想喝茶自己倒。”

        

李香兰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喝下肚,山里的过堂风一吹,腋下生凉,李香兰舒服地长舒一口气。

        

“你怎么这时候来?今天不上班?”

        

“不上,今天下午我们休息,局长让我们准备准备,明天去市局报道。我下午赶最后一班车回城里,所以先来你这里看看,一个月都见不到,你肯定会想我。”

        

楚韵笑:“想不想你我不知道,不过我今天做的冰粉你肯定吃不上了。”

        

“时间还早,你拿去凉水里放着,肯定吃的成。”

        

“那就看你运气了。”楚韵把搓好的冰粉放到后院,又去屋里装了半盆生花生来剥,准备一会儿炒熟做花生碎。

        

“你今天只是来给我打个招呼的?”

        

“那不是,还有一件事儿,我的税务报告写了前半段,后头的半段我写了个大概,等我在市局实习完再补上去,走之前来找你看看。”

        

“我现在给你看看。”

        

“给。”

        

楚韵接过她的手写稿,仔细看起来,看完后说:“你这个稿子一看就知道是基层税务工作人员写出来的,太接地气了。”

        

接地气是什么说法?

        

“我很理解你想把你的稿子写的大家都看得懂,但是吧,你得把你的报告好好包装一下。比如,你这个开篇就写了冗长的一段说税务局的钱不够花,地方税收不够吃财政饭等等问题,你精简一点,就是收支不平衡!”

        

“还有你后面写的一些厂矿吃大锅饭,效率低下,你要举例出来,我教过你的报表,横向比较,纵向比较,把工厂的工人数量和工厂的月产出年产出列出来,再做一个数据图,方便大家一目了然地看。”

        

一共没几页稿子,楚韵一口气挑了五六个毛病,每个都说到点上了。

        

李香兰脑子也不笨,就是第一次写这个没经验,听楚韵指点后,拿着笔就开始修改她的报告结构,重新布局详略,一整理后就清爽多了。

        

李香兰是真的在做实事,她的报告真的戳中了当前的税务好些痛点。在楚韵的印象中,税务是进入八十年代后才开始逐步改革,财政管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转成市场经济,都是到了九十年代末期,才全面转变过来。

        

可以说,李香兰写的这个报告,核心思想是很先进的,更可贵的是看到了实实在在的问题。至于怎么改,怎么变,就不是她们这些小虾米能操心的问题。

        

不过这份报告,对于李香兰这样的有志青年来说,无疑是个很厚实的上升踏板。

        

楚韵点了她一句:“你好好写,这份报告十分有价值,特别是对你来说。”

        

“我知道,等我把后面的实习心得补上,去我就去投稿。”

        

“投稿别忘了提一嘴我们江东专业财务学校。”

        

李香兰哈哈大笑。

        

楚韵脸皮厚:“笑什么,以后有这样的露脸的机会,不管行不行吧,有枣没枣打一杆子。你们也别觉得学校占你们便宜了,学校和学生有时候是相互成就的关系。大家一起努力把学校的名声带起来,你们身为学校的毕业生脸上也有光。”

        

“确实是哈,何况我还是学校的第一届学生中的第一名。”

        

楚韵大言不惭道:“有我在,我们江东专业财务学校,以后肯定全国知名,你和梁静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梁静一头汗跑上来:“楚老师,什么好日子?”

        

“得,你也是来见我最后一面的?”

        

梁静嘿嘿一笑,脸都被晒红了:“对啊,我明天也要去工厂试工,我分去的是市里的钢铁厂。”

        

楚韵顺手给她倒了一杯茶:“你去钢铁厂上班住钢铁厂的宿舍?”

        

“嗯,住宿舍。”

        

“当初说好的是免费去试工,你们没有工资拿,这一个月的粮票和钱你爸妈给你没有?”

        

梁静笑了,也只有楚老师才会心细地关心到这些事情:“我爸给我了。”

        

“那就好,钱不够用就找我借,你要好好表现,等明年你高中毕业了,如果不读大学,我就请你到财务学校来教书,就当借给你的。放心,不会找你要利息。”

        

李香兰哼笑:“大学是想读就读的吗?现在哪个工厂有个推荐上大学的名额,那简直抢的要打破头了。”

        

楚韵:“我话先放在这里,梁静别跟我客气,和你香兰姐比起来,我可不是一般的有钱。”

        

这自卖自夸的语气,把梁静逗得哈哈大笑。

        

她们两个运气不错,走之前还是吃上了楚韵做的冰粉,一碗凉滋滋的冰粉,上面放着碎花生、切碎的葡萄干、熟芝麻、西瓜粒,还有一勺稠稠的红糖水。

        

李香兰满足地吃了一大碗:“享受啊!”

        

时间差不多了,李香兰准备去坐车回家,梁静也跟着一起下山。

        

楚韵把刚才写好的招生通知交给李香兰,让她转交给路阳,当时说好的,招生要登报的,招生考试时间就在这个月十号。

        

她们走之前,楚韵提醒李香兰一句:“你的稿子收好,别给他人做了嫁衣。上次听你说,你哥哥最近折腾得厉害?”

        

“放心,我心里有数。”

        

楚韵点点头:“你快走吧,时间不早了。一个月时间也不长,希望你们真的能学点东西回来。”

        

梁静握紧拳头:“楚老师,我会努力的。”

        

站在院门口,楚韵目送两人下山。

        

招生考试之前的这段时间没事干,楚韵的时间就空出来,她打算带着孩子去楚家大队住几天,顺便把楚家大队的孩子带过来参加考试。

        

楚韵转头看向左边,虽然只隔了两百多米,茂密的树木把学校那边都遮了起来,楚韵在家也很少听到那边修学校传来的噪音。

        

晚上一家人吃完晚饭,王建业带着她和孩子去学校那边溜达了一圈,消食。

        

里面的教学楼和两边的寝室,第一层的墙砌好封顶了,估计要不了几天第二层也能完工。

        

远处的夕阳已经落到地平线了,倦鸟归巢,山下家家户户都在准备晚餐,食物的香味在空气里流转。

        

王大娃和王二娃在学校平整的操场里跑来跑去,楚韵勾着王建业的手臂,望着山下的人间烟火气:“后面几天家里交给你了。”

        

王建业抽出被她勾着的手臂,把她搂进怀里:“你们早点回来。”

        

两人相拥片刻,夕阳已经彻底落到地平线下面,只余一点天光还没被黑夜完全掩盖。

        

“你们两个别跑了,回家吃冰粉。”

        

王大娃:“来啦,来啦!”

        

王二娃跑在后头:“爸爸,妈妈,哥哥,等等我呀!”

        

两个孩子在前面蹦蹦跳跳,两夫妻手牵手,慢悠悠地走在后面。翠□□流的山林和暮色映照下,这一副景象,美得就像一幅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