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 27 章

        

回楚家大队,最开心的就是王大娃和王二娃了,不用说,回去看小伙伴肯定要带他们最喜欢的羽毛球拍,还有他们存下来的糖。

        

楚韵惊讶:“你们两个贪吃嘴儿,还能存下糖?”

        

王大娃冲他妈傻笑,赶紧把一兜兜糖捂严实了,兜兜里不仅有大白兔,还有塑料纸包装的水果糖、麦芽糖之类的,品种特别丰富,估计供销社里面有的糖他们手里都有,没有的也有。

        

王建业笑着说道:“这几天他们出去玩,一堆人给他们塞好吃的。”

        

王大娃赶紧解释:“我和弟弟不要的,婶婶和奶奶们硬要给我,太多了,我们就分不清谁是谁的。”

        

“所以你们就拿回来了?”

        

两个娃肩膀垮下来了。

        

楚韵一句话解救了他们:“这次就算了,以后不准这样了。我们今天回楚家大队看外公外婆,到时候你们也给他们带点红薯干啥的回来分给人家吃。和人家交往必须礼尚往来,就是人家给你一颗糖,你也要回送人家个什么东西,这样才好,知道吗?”

        

王二娃连忙乖乖道:“知道了,妈妈说过的,不能占别人便宜。”

        

楚愉快地冲王建业挑眉,意思是,看看我教的孩子多听话。

        

王建业拎起她的包裹:“快点,早上请了一个小时的假,我送你们去车站。” 记住网址m.lqzw.org

        

为了回楚家大队,王建业一大早起床拿着肉票去山下买了三斤肉,还去供销社买了饼干和点心。这样的大手笔,熟人见了都要赞一句是个孝顺女婿。

        

三斤肉啊,好多人家过年能有一斤肉吃,那都是个肥年了。

        

不过能娶到楚老师这么能干的媳妇儿,还给他生了两个活蹦乱跳的机灵小子,对丈母娘再怎么好也不过分。

        

楚韵带着孩子坐车摇摇晃晃到镇上,已经中午了,楚韵早有准备,母子三人吃了点饼干垫垫肚子,甩开腿就往家里走。

        

虽说都挑着树荫下走,回家的这段路也不近,大热天的更不好受。

        

王大娃:“妈妈,我们家怎么不买自行车呀。”

        

“因为用不着啊,我们平日里都在县城,你们读书、我和你爸爸上班都很近。”

        

“怎么用不着,去外婆家就用得着了嘛。”

        

“你一年回外婆家几趟?每次为了这一截儿路,还要把自行车从江东县带过来?”

        

王二娃叹气:“妈妈,还有好远呀!”

        

“别叹气,你们光着手,我拿着行李还没叹气呢。”楚韵手里不仅有王建业买的肉和点心,还有楚韵前两天特地找印刷厂的人,帮忙印刷出来的几十份试卷。

        

要不是楚韵把试卷放在空间里,她也要耍赖不走了。

        

所以说幸福感是在比较中产生的,看到妈妈手里那个大包裹,两个不孝子没说帮帮忙,反而跑起来了:“妈妈你慢慢走,我们跑快点,叫舅舅舅妈来接你。”

        

“别跑快了,慢着点。”

        

两个孩子跑在前头,周围没人,楚韵干脆把肉和点心也放进空间,手里的大包裹里面塞了一件轻飘飘的羽绒服撑场面。

        

母子三人你追我赶,下午一点多钟到了楚家大队,进大队之前,楚韵把卷子、肉和点心换出来,好家伙,真沉手。

        

楚韵走了两步,脸上脏兮兮的两个侄子跑过来了。

        

楚从文光着脚跑的特别快:“姑姑,我帮你拿东西。”

        

楚韵不客气地把东西递过去:“有点重,你和从武分着拿,晚上姑姑给你们做肉吃。”

        

楚从武看到了包裹里面的肉,咽了咽口水:“我来拿肉。”

        

“行,都给你,你拿吧。”

        

王大娃和王二娃跑进大队,站在田埂上扯着小嗓子就吼:“石头,栓子,我们回来了,我给你们带糖回来啦!”

        

在田里忙活的大人直起腰,纷纷笑了起来:“楚韵带着两个孩子回来过暑假了。”

        

“不用说,楚韵肯定又带好吃的回来了。”

        

“哈哈,是不是羡慕没有生个孝顺女儿,你家三个小子才十多岁,你回去跟你男人努努,说不定明年能生个老来女。”

        

那人笑骂一句:“去你的!等我三个儿子娶媳妇儿回来,我就当闺女一样待,肯定都孝顺我们老两口。”

        

“哈哈哈,说得对,孩子好好教,男女都一样!”

        

这个时节正是夏忙的时候,下午也才刚刚上工,李桂芳想回去见女儿,这会儿也不好回家,叫人看见了不好。

        

“大娃、二娃,快过来。”李桂芳把两个外孙子叫过来。

        

两兄弟甩开小腿跑过去:“外婆,我们好想你呀,给你吃糖呀。”

        

王大娃剥了一颗糖塞李桂芳嘴里,让李桂芳一直甜到心里,眼睛都笑眯成一条线。

        

“乖孩子,你们吃午饭没有,没有吃就回去让你们妈给你们下碗面。”

        

“我们下车的时候吃了饼干,现在还不饿。”

        

“不饿也回去在吃点儿,你们也别在这里呆着,外面太晒了,赶紧回去。”

        

“嗯嗯。”

        

回去的路上,王二娃绕路跑去另外一根田埂,给外公和舅舅舅妈一人塞一颗糖。

        

王二娃甜蜜蜜道:“外公,甜吧。”

        

楚为民笑呵呵道:“乖孙,甜呢!快回去!”

        

楚为民古铜色的脸笑成一朵菊花,旁边的人都夸他两个外孙子孝顺,懂事。

        

“哈哈,都是楚韵教的好,前两年跟我我们,还是调皮呢。”

        

大家又转而夸奖楚韵,说起楚韵上报纸的事情。他们楚家大队还能出一个上报纸的姑奶奶,长脸了。

        

楚韵是陵山县考出去的学生,还在陵山县教了好几年的书,楚韵上报纸这么大的事情,很快就传出去了,县里的人还专门骑自行车跑了一趟楚家大队,给他们送报纸。

        

楚家大队识字的人不少,兴奋激动的小年轻,拿着报纸念了好几遍。楚为民、楚为家一众当家人,当天还小酌一杯庆祝。

        

要不是最近夏忙,他们非得开两桌席庆祝一下。

        

楚韵回来了,下午一下工,一群楚家的年轻人就往楚韵家跑,李桂芳和楚为民回到家的时候,他们家的院子里和屋檐下站的都是人。

        

“楚韵姐,我们什么时候能去参加培训班的考试啊?”

        

“楚韵姐,你上报纸了,好厉害呀,我们老师还跟我打听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一个小孩儿跳脚:“姑姑,你看看我,我也想上培训班。”

        

楚良叹气:“我害怕我考不上?”

        

“担心啥呀,我给你补了半年数学,你还不相信我的水平。”说话的是楚春玲,楚家这一代的学霸。

        

楚春玲其实想去考江东县上高中,当楚韵姐的学生,考虑到实际情况,以后估计还是要在陵山县读高中。

        

楚韵刚才正在做揉面,一群人冲进来,厨房都挤不下了,楚韵连忙道:“出去说,出去说。”

        

到了院子里,楚韵大声说:“第一件事,现在已经不是培训班了,已经升级为江东专业财务学校,请大家叫我楚校长,谢谢!”

        

“哇哦!”院子里一群年轻人兴奋地起哄。

        

楚韵笑了笑:“我虽然是校长,你们也走不了后门,十号是暑假班的入学考试,想去的找大队长开介绍信,考不上的自己麻溜儿滚回来。”

        

“知道啦!”

        

“但是,你们毕竟喊我一声楚韵姐,还有叫我姑姑、姑奶奶的,也不能让你们白叫不是?这几天我亲自抓一抓你们的数学。”

        

院子里又是一阵起哄,几个特意过来找楚韵的知青听到里面的动静,在门外停住了脚步。

        

姜灵回头跟白霜和于解放说:“我们明天再来吧,今天好像不太合适。”

        

白霜皱眉:“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就打听一下招生考试,我们如果能参加,考上培训学校后,说不定就能自己找门路招工回城。”

        

姜灵:“我说过了,我们就是来问问,我是下乡知青,就算考上了,也不可能让我们请这么久的假去读书。”

        

于解放不同意:“姜灵姐,话不能这样说,楚家人也是乡下户口,他们都能拿到介绍信去城里考试,我们怎么就不行?”

        

白霜:“就是,他们敢阻止我们,我就举报他们。”

        

姜灵、白霜、于解放三个人都是从上海过来这里插队的,姜灵比白霜和于解放早来两年,比他们年纪大,再加上家庭成分不好,早就懂了人情世故,和白霜、于解放这两个人说不到一处儿去。

        

姜灵苦笑,也是,她家里出过地主,和白霜、于解放这样的工人家庭出身的人大不一样。

        

白霜没管这些,楚家的大门是打开的,她直接进去:“请问,谁是楚韵啊!”

        

院子里二十多个人都齐刷刷看向白霜。

        

白霜心头一抖:“我找,我找楚韵。”

        

楚韵打量她一番,下地干了一天的活儿,看起来还挺齐整,衣服也是干干净净的,要么是刚才回家换了衣裳才过来的,要么就是下地的时候偷懒了。

        

现在刚刚才下工,她显然没有时间回去换衣服洗漱,那就是后面那一种。

        

“我就是楚韵,你是谁,找我什么事?”

        

白霜看向说话的那个人,真的是跟报纸上一样年轻。

        

白霜:“我们是下乡知青,我也是高中生,也想参加招生考试,想问问我们应该怎么报名?”

        

楚韵淡淡一笑:“这个你不该问我,我做不了主。”

        

事实上,从七十年代开始,国家就允许知青逐步回城,比如参加招工、考试、病退、工农兵学员等等,但是通过参加考试读书重新回城究竟在不在回城的方式之一,楚韵就不知道了。

        

不过还是那句话,虽然现在有了回城的希望,但真正能够回城的人都是家里有关系的人。白霜他们现在还留在楚家大队,基本上就能说明家里在他们回城这件事上帮不上什么忙。

        

楚韵清楚,姜灵、白霜、于解放三个人也清楚。

        

白霜:“肯定能行,你们农村户口都能请假进城参加考试,我们还是城市户口,怎么不行?”

        

楚韵不跟她扯这些:“你先去问问管理你们知青的单位,他们同意就没问题,我欢迎所有有学识的人来学校读书。”

        

姜灵听出了楚韵的不耐烦,好言好语地跟楚韵道谢,拉着白霜就走了。

        

楚良皱眉:“这几个人会不会坏事?”

        

楚韵望着他们的背影:“坏不了事,你们现在都还在学校读书,暑假去亲戚家补课顺便读个书怎么了?”

        

一群小年轻嘿嘿直笑,还是楚韵姐有算计,让大队长找关系,上半年就让他们重新考试进学校。

        

这就是有家族的好处,不管他们家里有没有钱,只要能考上,族里勒紧裤腰带也要让他们去读。

        

楚韵让他们明天再来,时间不早了,都回去吃饭吧。

        

有楚韵在,楚家的伙食差不了,三斤肉楚韵切了一斤半下来,炒成肉臊子,搭配上劲道的手擀面,一家人吃得唏哩呼噜。

        

楚卫东打了一个饱嗝:“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面了。”

        

向红挤兑他:“那我也没见你以前少吃呀。”

        

楚韵微微一笑:“没事儿,尽管吃,都是王建业买的,别客气。”

        

李桂芳笑着埋怨一句:“建业花钱也是个没数的,你怎么不管一管?”

        

“妈,这你可说错了,王建业花钱比我有数,一年都难得买点什么东西回来。”

        

王大娃声援妈妈:“对,钱都在我妈那里。”

        

一家人哈哈大笑,楚韵勾唇:“难道不应该把钱交给我吗?”

        

王大娃和王二娃早就被他们妈养熟了,赶紧说:“该,等我们以后挣钱了,也把钱交给妈妈管。”

        

“呵,你们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

        

楚韵以前做精算师的时候,接触过不少有钱人,见过的败家子数都数不过来。他们的富豪爹妈对不争气的儿子只有一个期望,至少学点啥,以后家里败落了,不至于去讨饭。

        

楚韵见过最牛叉的一个富二代,他曾经十分真诚地跟楚韵说,他觉得他的核心竞争力就是长得帅,以后家里要是败落了,他就去当明星,当模特,再不行就去白龙马会所打工。

        

楚韵记得,她当时非常诚恳地夸奖他,对自己的认识十分到位!这么清楚核心竞争力的人,以后应该不会吃不起饭。

        

楚韵回来了,手里还有一大摞卷子,第二天一早找堂叔楚为家商量,要去参加考试的人上午就不上工,让他们考一次试,让她摸摸底。

        

这有什么好商量的,楚为家一挥手就同意了。

        

吃了早饭,楚家的年轻人都自己搬着桌子板凳过来,坐好准备考试。

        

楚韵:“不会做的都尽量做,能做多少做多少,让我看看你们的真实水平。”

        

“好,我们知道了。”

        

都是知道轻重的人,楚韵也没空给他们监考,让王大娃王二娃两兄弟在院子守着,意思意思就行了。

        

两兄弟欣喜地接过这个任务,拍着胸口保证:“我们一定好好监考。”

        

“你们做得好,中午给你们做肉饼子。”

        

还有肉饼子吃呢,必须好好干!

        

王大娃和王二娃学着他们的老师,手里拿着一根小棍棍,双手背在后头,在院子里走过来走过去。

        

王大娃一脸严肃:“别作弊,诚实考试,你们的小动作我站在讲台上看的一清二楚!”

        

王二娃:“哥哥说的对!”

        

笑点低的人,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王大娃挥舞着小棍棍:“你们都严肃点!”

        

楚韵去后山上碰运气,走到深山里,靠着空间作弊,抓了两只兔子一只鸡,她只准备拿一只兔子回去,其他放空间。

        

山里的蘑菇多,楚韵放开手捡了一大篮子才罢手。

        

楚韵上山的时候,在地里干活的白霜看到楚韵上山,她回头跟姜灵说:“你看,楚韵上山了。”

        

姜灵擦了一下脖子上的汗:“她不用下地,上山怎么了?”

        

“你没发现吗?今天上工点名的时候,楚家好些年轻人都没来。”

        

姜灵没说话,这个还用发现了?一个大队上,都是熟人,今天谁没来,一眼就看得出来,何况缺了那么多人。

        

于解放小声说:“楚韵肯定给他们开小灶了,说不定还作弊呢,提前给他们透题。”

        

白霜赞同地点点头。

        

姜灵机警地观察了一下左右,没人,她这才回头厉声道:“没有证据的事就闭嘴,不管是楚家人还是楚韵,都不是我们这样的外来知青能惹得起的。”

        

白霜不服:“他们敢乱来我就举报他们。”

        

姜灵无语:“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真出事了,你有机会举报?想想外面传的那些下乡知青的消息,活不见人死不尸的还少?”

        

白霜脸色刷白:“……不,不会吧。”

        

姜灵警告她:“你管管你的嘴,别什么都往外说,你自己倒霉不说,还牵连我们,你也不是第一天下乡了?你当我们知青过的容易?楚家人算是好相处的,你别作死把我们一起害了。”

        

姜灵因为出身的问题,在知青里面从来不冒尖,也不出头,一直都是老老实实做人,不跟人发生冲突。

        

认识这么多年,白霜和于解放第一次见姜灵这样声色俱厉,有点被镇住了。

        

楚韵下山回家,白霜看到楚韵一手拎着篮子,一手拎着兔子,再不敢乱说话,当作自己没看到。

        

“感觉怎么样?”

        

考试之前楚韵就把参考答案给楚春玲,考完试大家自己对照着答案阅卷,这会儿成绩已经出来了。

        

楚楚春玲笑了笑:“我有个地方粗心,扣了两分。”

        

楚良懊恼:“我考了六十一分,后面的大题我有一半都不会,选择题做对的里面还有一道题是蒙的。”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连蒙带猜,反正考及格了。”

        

“你们等等,我马上过来看看。”楚韵把蘑菇和兔子放进厨房,洗洗手走过去。

        

从试卷上来看,除了楚春玲这种特别拔尖的极少数,百分之二十左右的人成绩在八十分以上,剩下的绝大多数在六十到七十分左右,低于六十分的有三个人。

        

这个成绩楚韵已经很满意:“看得出,你们这半年没有偷懒。”

        

“我们哪儿敢偷懒啊?只要放学回家,全家人都盯着我学习。”

        

楚韵:“卷子先放在我这儿,你们下午该干活干活,晚上过来,我挨个跟你们分析分析后面几天突击补课的重点。”

        

“那行,楚韵姐你先忙,我回家做饭去了,我爸妈快要下工了。”

        

“那我也要走了。”

        

楚韵把卷子放到屋里,撸起袖子去厨房做饭,王大娃早就看到了兔子,不用楚韵叫,自觉地就去厨房帮忙烧火。

        

r />

        

土豆烧兔子,鲜肉饼,再来一锅丝瓜汤,今天的午饭齐全得很。

        

楚从文和楚从武洗洗手就跑去厨房,看到一大锅肉,馋的就差咬舌头了。他们就知道,姑姑回来家里就有好吃的。

        

楚韵正在煎最后一锅肉饼子:“你们站在那儿当门神吗?快点把菜端出去啊!”

        

“哎,姑姑,我们来啦!”

        

此时,知青们也在吃饭,白霜嘴里嚼着干硬的馒头,心里想着楚韵抓的那只肥兔子,好久没吃了,不知道兔子是什么味道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