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 28 章

        

□□和肉饼子吃到饱,最后来一碗汤溜缝儿,这神仙日子,给个皇位也不换啦!

        

一家人吃饱,楚韵站起来准备收拾桌子,被向红赶紧拦下:“楚韵你忙了一上午了,休息一会儿,洗碗的事儿我来。”

        

“大嫂你上午下地也辛苦,洗个碗而已,不碍事。”

        

“那不行,你教他们写作业还费脑子呢。”

        

楚卫东哎呀一声:“别争了,楚从文、楚从武,快点去洗碗。”

        

“哦。”

        

“哦。”

        

楚韵笑了,这两个侄子,家里真是一点没惯着,挺好。

        

“王大娃,王二娃。”

        

被妈妈叫名字,两兄弟利索从葛优瘫的状态爬起来,帮着表哥收拾桌子。

        

家里大人坐一坐回屋休息,下午地里还有那么多活儿等着。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楚韵也午休了半个小时起来,整个下午,楚韵把卷子整理了一遍,针对每个人的弱项重新出了题,就让春玲给它们辅导。

        

从卷子上就看得出来,他们这小半年确实在学习上下了功夫的,后面两道提升的大题已经是高中水平了,初中数学知识学得好,绕点弯路也能解。这个难度的题,楚春玲刚刚初中毕业都会做,算是很优秀的了。

        

至于其他人,有三分之一的人没有做完全卷,但是把倒数第二道大题做了。这三分之一人里面,有五个人数学成绩好一些的,努力把最后一道大题的一小题做了。

        

楚韵收起卷子,楚春玲的卷子放在最上面。她很确定,楚春玲的数学水平和梁静差别不大,稍微培养一下,以后也是个做财务的人才。

        

只是,不知道春玲的性子跟不跟得上,毕竟,做财务不只是做会计,心性差了,做不上去的。

        

楚韵做完这些,从屋里出来,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两个孩子跑出去玩了。

        

楚韵关上门,从空间拎了一只野鸡出来,利索宰杀了丢进锅里炖上,鸡杂清理干净切好腌一腌,用来炒上午摘的菌子。

        

晚上的晚餐是手擀面,鸡汤打底,面条上面来一勺鸡杂炒杂菌,又饱腹又美味。一碗下肚,一天的辛劳都是值得的。

        

太阳下山了,楚家大队家家户户的厨房都冒起了青烟,晚饭后,楚春玲、楚良他们都溜达着过来找楚韵。

        

楚韵在院子里歇凉呢,看到他们来了,招呼一声:“王大娃,把屋里桌上的卷子给哥哥姐姐拿出来。”

        

“哎。”王大娃放下手里的玻璃球,跑进屋拿卷子。

        

楚韵当了这么多年的数学老师,又有上辈子打底,她分析每个人需要查漏补缺都很到位,还有什么不懂的现场问,现场解答。

        

姜灵他们三个又来找楚韵,姜灵看到楚韵懒散地靠在椅子上,随意地瞟了一眼卷子,简明扼要地指出问题,哪个知识点理解的不够清楚,哪个知识点还不会熟练运用,她讲的明明白白。

        

“讲完了没有,讲完了让开,姑奶奶你看看我这个方程式……”一个编着大辫子的姑娘把前头那个男娃挤开。

        

姜灵就站在那儿,一言不发地看了好久,天色越来越黑,院子里的人也没看到站在门口的三个人。

        

白霜被蚊子咬了,一巴掌拍过去,她小声说:“楚韵好厉害,我在读高中的时候,那个高中在上海排名前三呢,我的数学老师还是留过学的,感觉都没有她厉害,讲的好清楚。”

        

姜灵也有这种感觉,她已经脱离书本好多年了,不太记得知识,还有以前没搞懂的地方,就站在门口听她指点,她感觉自己都明白了。

        

姜灵心里想了很多,等院子里的人慢慢散了,她最后还是踏进了院子。

        

“楚老师你好,我是姜灵,我有一些数学上的问题想请教您,不知道您方不方便?”

        

楚韵微微挑眉,昨天这三个人气焰还挺高的,今天倒是有点求学的意思。

        

“可以,这几天我在楚家大队,你们有问题随时可以来问。但是你们能不能报名参加考试,这个就不归我管了。”

        

“我们知道,谢谢楚老师。”

        

白霜扭捏半天:“楚老师,我为我昨天的态度道歉。”

        

楚韵微微一笑:“小事情。”

        

楚韵没把白霜昨天出言不逊的事情放在心上,但是态度也很明确,不会帮他们,不管是他们想通过招生还是招工进城,楚韵都管不着。

        

今天晚上来这一趟,让他们彻底死心,楚韵看着态度挺好,但真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三人回到知青点,其他人都在院子里聊天。

        

“哟,回来啦,攀上关系了没有?”

        

“白霜那张嘴,得罪人第一名,还能说好话攀关系?”

        

其他几个知青笑了起来。

        

白霜按捺住性子,不行,她不能生气。

        

楚家大队知青点这几年通过各种关系回城的有四个人,现在知青点还住着十二个人,他们大部分都来自南方,但都不是一个地方,只有姜灵他们三个来自上海。

        

姜灵去屋里端了个板凳出来坐下,平心静气地说:“也不是没有收获,有个机会,我们或许可以试试。”

        

院子里的人都看向姜灵:“怎么试?”

        

“我们知青点之前走了两个人,是因为社员投票选出来,通过工农兵名额读大学走的,你们知道吧。”

        

“所以呢?”

        

“楚老师的那个会计培训学校名额多,考上了就能去县城读书,结业了说不定就能分配进工厂参加工作,你们说,这是不是个机会?”

        

一个人迟疑道:“我们是知青,应该不能离开楚家大队去读书吧。”

        

白霜忍不住了,着急道:“怎么不行,知青小组发的通知,只要基层推荐,通过审批就能参加招工和招生,我们去联系其他大队的知青,写联名信和知青小组负责人谈判,肯定能成。”

        

姜灵来得早,在楚家大队知青里面年纪比较大,说话做事也稳重,其他人都想知道她的意见。

        

“姜灵姐,你怎么看?”

        

姜灵淡淡道:“白霜说的对,以前除了工农兵大学没有其他的门路参加招生,现在有个培训班,我们怎么也得试试,多少是个机会!”

        

下乡这么多年,没有人不想早日离开这里回城,说干就干,大家商量好,明天一大早就去联络其他大队的知青,赶在上工前回来。

        

知青们的动作,肯定瞒不过楚家大队的人。平日里他们干活就不积极,今天上工更加懒散,一眼就看得出来。

        

几个楚家的小孩儿跑去找楚为家:“我们早上去路口摘野桃子,看到他们从外边回来,他们肯定干坏事了。”

        

楚为家摸摸小机灵鬼的脑袋:“我知道了,你们去玩儿吧。”

        

“嘿嘿,我才不玩,我去山上挖野菜。”

        

“乖孩子,别跑远了,注意安全。”

        

“知道啦。”一群小孩儿光着脚跑了。

        

大队会计也是楚家人,他拿着记分本儿过来:“知青昨晚上干什么去了?”

        

楚为家挽起袖子,露出粗壮的手臂:“刚才小二他们过来说,他们一大早从外边回来,估计是去其他大队找人了。”

        

“也对,一大早去镇上买东西,人家供销社也没开门。”

        

“我去地头干活了,你记完分有时间跑一趟咱们隔壁大队,问一声就知道了。”

        

“哎,我十一点前回来,不会耽误工作。”

        

楚为家摆摆手,让他自己看着办。

        

姜灵他们的小动作肯定瞒不住的,中午楚为家就知道知青在打什么主意。

        

“咱们怎么办?”

        

楚为家的院子里,好几个的年轻人都跑来问,知青万一真去参加考试了怎么办,知青肯定比他们读多的书多啊!

        

楚为家生气,张口就是骂:“你这群小兔崽子,人家读了初中高中,难道你们没读?他们好多年都没有摸过书本了,你们天天学着,还有楚韵单个给你们补课还考不过人家?我们楚家怎么会有你们这群不中用的兔崽子!”

        

楚良经常被爷爷骂,早就骂皮实了:“哎呀,多几个厉害的竞争者肯定不好,我们考上的机会就小了呀。”

        

楚为家建起根棍子就要揍人,楚为家一溜烟跑了。

        

一个和楚为家同辈的人说:“哥,你也别生气,楚良也没说错,我们要不要……”

        

楚为家摇摇头:“他们也挺不容易的,十几岁就离家到乡下干活,现在说是有回去的机会,家里有门道把他们捞回去的能有几人?他们如果有本事说动知青小组那边,就随他们去吧。”

        

/>    至于那群小兔崽子们,补了这么久的课还考不上,那活该吃不上这碗饭,回家种地吧。

        

楚韵知道姜灵他们的动作,也没有什么反应,还是一切照旧,该怎么着就怎么着,等到八号下午,楚韵要回江东县,身后跟着二十来个小年轻,都是拿了介绍信要跟她去考试的。

        

这些人里面,除了几个高中生,剩下的全是初中生,还有两个小学生,楚家年轻一代的能读书的希望大部分都在这里了。

        

楚韵:“爸妈,你们别送了,忙去吧,我们先走了。”

        

李桂芳舍不得外孙子,送了老远,终于放下外孙子的手:“从文、从武啊,路上看着点你们弟弟,注意安全,啊?”

        

楚从文点点头:“我们知道了。”

        

楚从文和楚从武还是个小学生,他们不参加考试,就是去姑姑家住两天,等他们考完试就跟着一起回来。

        

楚良哼哼唧唧:“我出门去考试,我爷爷奶奶,我爸妈,我哥嫂,一句贴心话都没跟我说过。”

        

楚春玲鄙视他:“江东县才多远?坐车几个小时就到了。我们今天去,明天休息一天,后天考试,最迟大后天就回来了,一共去三天!”

        

楚良不高兴:“你管我,我就不高兴。”

        

旁边一个叫楚月姑娘挽住楚春玲的手臂:“哼,春玲姐,我们不搭理她。”

        

楚良控诉:“你们两个女的合伙欺负我!”

        

楚月朝他做鬼脸:“略略略,那你欺负回来呀!还想欺负小姑娘,不要脸!”

        

楚良被气着了,旁边的楚自强看不过眼,拉着他:“我们走快点,要不然到江东县都天黑了。”

        

“我们走快点没用,要看一会儿司机开车快不快。”

        

楚良又说:“咱们这么多人,晚上睡哪儿啊?楚韵姐家的院子都不够我们打地铺的。”

        

楚韵笑了笑:“给你们打地铺的地方还是有,不过不用打地铺了,我新修了一座学校,你们到时候直接住宿舍。”

        

楚韵只想着他们可以住宿舍,倒是忘了给他们准备被褥,还是昨天她妈问起来,楚韵才想起这事儿。为了解决睡觉的事情,楚春玲他们身上都背着凉席和枕头。夏天嘛,也用不着多厚的被褥。

        

不过,还有一件事她忘了,那就是买高低床,希望王建业还记得这个事儿。

        

“哇哦,楚韵姐你自己修的学校?”

        

“嗯,自己修的。”

        

楚家一众小年轻瞬间觉得楚韵的形象又高大了一点,自己能有钱到修学校,是多有钱啊?

        

楚春玲暗暗给自己打气,等她有钱了,也修房子,修大房子,她带着妈妈,以后想住哪间住哪间。

        

楚韵有修学校的想法,是因为她想把财务学校办成私立的,自己的学校自己做主。但是她没考虑到这个时代没有私立学校,为了把学校办起来,不得不挂在县高中名下。

        

但是无所谓了,先这样吧,修学校的钱她给得起,就当花这个钱买地皮了,等以后日子好过起来,山上的地皮肯定越来越贵,修别墅的首选啊。

        

今天开车的师傅是个急性子,不管路烂不烂,照样开得飞起,楚韵不得不把坐窗边的王二娃抱在怀里,生怕这个小子脑袋撞车窗上了。

        

汽车一路飞奔,到江东县还没有天黑,这时候正是下班的时间,楚韵带着一群年轻姑娘小子走在路上,可吸引眼球了。

        

谢大姐看到楚韵:“哟,楚老师回来啦?”

        

楚韵笑着点点头:“后天就要入学考试,该回来做准备了。”

        

谢大姐笑眯眯地看着这群年轻人:“这是你们老家的?也是来考试的?”

        

“对,听说这边有会计学校,家里的长辈都支持他们来考试。”

        

“挺好的,挺好的。”说起考试和会计培训班,谢大姐兴趣大的很:“我们家云柳啊,到厂里上班还没有十天呢,老会计和厂里的领导都跟我夸了好几次了,都是楚老师教的好。”

        

楚春玲他们听的正来劲呢,楚韵还忙着回家:“谢大姐,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家做晚饭,等有时间我们再聊。”

        

“行呢,行呢。”

        

楚韵拉着两个孩子:“你们跑快点,让你爸先别做饭,我们这么多人,等我回家再做。”

        

“那我们跑前面哦。”两个孩子甩开腿儿就往山上去。

        

二十几个人吃饭,不能往精细里做,只能做简单方便的,楚韵打算做面疙瘩汤,好吃饱肚子做起来还快。

        

楚韵他们回到家,王建业正在院门口等她:“我以为你明天才回来。”

        

王勤从屋里出来:“婶婶你们回来啦。”

        

“回来了,王勤什么时候到的?”

        

王建业拿过她手里的包袱:“王勤前天就到了,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吃东西还方便,我想着你要带那么多人过来,家里吃饭就不方便了,就找了个大婶帮忙做饭,还找了个看门的,平时也能帮帮忙。”

        

这里人多,楚韵不好意思亲他,只能不经意地捏了一下他的手:“考虑的挺周到嘛。”

        

王建业回握她的手,嘴角露出了笑容。

        

楚良挠头:“楚韵姐,那我们一会儿去学校吃饭?”

        

楚韵摆摆手:“不用,今天你们就在家里吃饭,吃了饭我送你们去学校。”

        

楚韵扭头问了一句:“床你买了吗?”

        

“买了。”王建业也发现了,她做事儿有时候大大咧咧的,说一句要修学校就撒手不管了,剩下的事情都是他在操心。

        

楚韵嘿嘿一笑:“做得真棒,晚上给你奖励。”

        

楚良、楚春玲他们耳朵都竖起来了,什么奖励?

        

楚韵双手叉腰,回头瞪他们:“站在门口干什么,赶紧把东西放下,准备做饭,你们这么多人,还等着我伺候不成?”

        

“后院有菜园子,春玲你们去摘菜,晚上做疙瘩汤,你们想吃什么菜就摘什么,地里还有西瓜,想吃也摘几个。楚良你们去烧火,王建业去柜子里舀两盆面粉。”

        

楚韵一顿吩咐,大家都动起来,各司其职,王二娃跑过来:“妈妈,我做什么呀?”

        

“你们一边玩儿去,别挡路。”

        

“哦。”

        

楚韵把王勤叫过来:“学校那边能洗热水澡吧?”

        

王勤点点头:“有,我去看过,左右两边寝室一楼都有洗澡的地方。”

        

“那你跑一趟,叫负责做饭的大婶烧几锅热水,一会儿你们吃完饭过去正好洗澡。”

        

“行呢。”

        

家里有二十几个人,煮了两大锅面疙瘩才够吃,吃完晚饭歇了一会儿,楚韵叫他们拿上行李,送他们去学校宿舍那边住。

        

走之前,楚韵叫楚良、楚自强、王勤他们从家里的柜子里搬走了一袋面粉一袋玉米粉,还有半袋小米。

        

“这是你们这两天的粮食,让学校的大婶给你们做。要吃菜就来家里菜地摘。”

        

按照楚韵的规划,这一期会招收一百名学生,可以预见,很多学生不是他们县城的,住校的话吃饭问题肯定是在学校里解决。按照县高中的规矩,每天卖甲乙丙三个等级的餐,她觉得不太好,还是按照以后大学食堂那样,想吃什么自己选最好。

        

不过这都是等学生来了之后的事情了。

        

去学校的路上,王建业听完楚韵的安排:“这样做确实好,大家都可以选自己想吃的菜,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现在很多人根本吃不饱饭,他们不需要那么多选择。”

        

楚韵愣了一下:“我可以给他们提供助学贷款,等他们毕业工作了再还给我。”

        

“咱们家有那么多钱吗?”

        

“行的,本来学生就不多,基础会计班几个月就能毕业,吃不了多少钱。”

        

“那你要不要跟刘校长他们聊聊?”

        

楚韵想了想:“我会跟他们通个气,但是财务学校这边,肯定不会全部按照县高中的规章制度来。”

        

学校到了,王勤带着楚良把粮食放到食堂那边去,然后带他们去寝室。

        

王勤:“男左女右哈,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都是两层楼,你们随便住。”

        

走进学校,楚韵看到完成版的学校,房子看着很有这个年代的风格,学校的大操场是夯实的泥地。

        

楚韵跺跺脚:“以后下雨了怎么办,操场都没办法走人。”

        

“你总不会想打个水泥地吧?这个价钱就高了。”

        

楚韵也舍不得,现在她手里只有几千块钱了,她还想搞助学贷款,确实没有多余的钱花在这里。

        

>    “我们可以去弄一些细腻的河沙来,操场上铺上河沙,也不怕下雨没法走人。”

        

“想法挺好。”

        

这会儿楚韵脑子里转悠的都是钱的事,看到守门的大爷,她拉住王建业:“等等,他们的工资谁发?”

        

王建业笑了:“县高中那边发,你不是说只办寒暑假班吗?寒暑假县高中放假,他们来这里上班也不耽误,还能多领工资。食堂里现在只有一个人,过两天等学生到了,还要来两个。”

        

楚韵放下心来,能省一点钱是一点吧。

        

暮色降临,楚韵和王建业站在操场的中央,左右两边的宿舍都亮起了灯光,传来少男少女们的笑声。

        

夜色掩照之下,楚韵回头抱着王建业的腰,趴在他的胸口:“我觉得我现在做的事,在不久的以后肯定会有价值的。”

        

王建业摸着她的头发,温柔道:“会的,现在就已经有价值了,你给了他们过好日子的底气。”

        

楚韵无声地笑了,有他的支持,她会更加义无反顾地在这条路上前行。

        

楚韵望着这个崭新的学校,等到后天考完试,将有一批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来到这里,开启新的学习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