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 29 章

        

楚韵以为姜灵他们想来江东县参加会计班招生考试的事情应该很难办成,没想到,第二天下午,楚韵在县城遇到姜灵他们,正在县高中门口报名。

        

姜灵也看到了楚韵,她走过来打招呼:“楚老师好。”

        

楚韵笑道:“恭喜你们,获得了这次参加考试的机会。”

        

姜灵苦笑,虽然他们经过了知青小组的同意,赶在最后的时间点请假到江东县报名参加考试,来到报名现场之后,她心凉了半截,觉得他们这群知青,考上的几率微乎其微。

        

学校只招生一百人,现在现场报名的人都已经快一千人了,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在读高中生,不仅有江东县的学生,还有其他县和市里的学生,更有甚者,还有在税务局上班的人报名,听说领导非常支持他们,只要考上,就能带薪学习进修。

        

和这些人一比,他们这些知青可以说毫无优势。

        

楚韵鼓励道:“第一次来考不上也没什么,先试试水,寒假再来。”

        

“谢谢楚老师鼓励,我们会努力的。”

        

楚韵离开报名点,去办公室找刘校长,明天的考试主要由他主持。当然,为了公平起见,还请了税务局孙局长他们一起监督。

        

刘校长看到楚韵,脑袋都大了:“楚韵啊,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报名参考,我们完全没准备那么多卷子,今晚上还要加班加点印呢。”

        

楚韵笑了:“没事儿,现在还有时间,来得及。”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刘校长故作生气:“你倒好,一走那么多天,我们为了考试忙得不行,你这个校长倒是悠哉。”

        

楚韵也很冤枉:“这不能怪我嘛,我们家亲戚也会参考,入学考试这个事情我不适合参与。您也不要跟我说卷子的事情,等考完了我来帮忙阅卷行不行?”

        

路阳笑着走进来:“楚校长避嫌避的真彻底。”

        

楚韵回头看到路阳,也笑了:“那可不,还要麻烦路大记者多多宣扬出去,我可没有给我们家亲戚走后门,考试是什么题目我都不知道,这次出题人都是县高中老师。”

        

刘校长这时候站楚韵这边:“我可以给楚老师作证。”

        

路阳拍拍跟他一起搭档负责照相的同事老黄的肩膀:“我和楚韵是同学,你是这里唯一的外人,楚老师的名誉就交给你了。”

        

老黄哈哈一笑:“我们搞新闻的,就是要实事求是,放心,我们不会让别人污蔑楚老师。”

        

几人寒暄一阵,路阳说,今天的事情肯定上不了新闻,再等一等,等到第一批学生实习结束再发一篇报道。

        

楚韵问他:“李香兰找过你没有?”

        

“找过,她说她要投稿,到时候走正常渠道,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楚韵意味深长道:“提醒你一句,你的新闻可以稍微押后一点,等她的投稿见报了你再发。”

        

路阳挑眉:“你这是看不起谁呢?我们报社那么多记者吃的就是这碗饭,外面的人投稿多的很,能见报的却是寥寥无几。”

        

楚韵微微一笑:“别说,李香兰写的东西,你们报社真不见得有人写的出来。”

        

楚韵这话,给路阳心里留下了一个印子,他回去可得找李香兰问问,是不是她合伙楚韵又在打什么主意。

        

楚韵问他:“你知不知道今天来报名的学生都是些什么人?”

        

“你们江东县的学生,市里和其他县的学生,还有工厂上班的,不过这部分人少。”

        

楚韵补了一句:“还有知青,陵山县的知青写联名信给知青小组申请,得到了来报名的机会,但是他们考上的可能性估计不是很大。”

        

路阳多敏锐的人,瞬间就发现了新闻价值。自从六九年下发通知,下乡一年以上的知青可以通过各种招工等渠道回城后,知青几乎是他们最关注的群体之一。这几年,为了回城也没少闹妖蛾子,走极端的人有把自己弄病、弄残疾的,想办个病退回城的人屡见不鲜。

        

“你要想采访,我可以带你去认认人。”

        

路阳也不贫嘴了,立马站起来:“你带我去看看。”

        

楚韵跟刘校长点点头,带着路阳和老黄去找姜灵。

        

楚韵找到姜灵的时候,他们已经报完名,在商量今晚上住哪儿。他们来的不算早,江东县仅有的两个招待所都住满了。

        

“楚老师。”

        

楚韵嗯了一声:“你们没找到地方住?”

        

“没有,要是实在找不到地方住,晚上我们就在学校门口靠着墙休息一晚,反正夏天也不怕冷。”而且,他们也带了凉席,往地上一铺就成了。

        

“你们如果不介意就去山上财务学校睡,宿舍都是空着的。你们也可以跟其他没找到住的地方的人说说,都可以去住一晚。”

        

姜灵感激道:“谢谢楚老师,真是帮我们大忙了。”

        

楚韵给姜灵介绍:“这是路阳,市里来的记者,他想跟你们聊聊。”

        

路阳露出亲和的笑容:“外面太阳太晒,我们去教室里坐一坐吧。”

        

楚韵还有事儿,就没有多呆了,交代他们采访完就在这儿等着,一会儿她让楚春玲来接他们。

        

今天江东县特别热闹,路上的人多,楚韵去肉铺路上遇到熟人,都纷纷给她打招呼。

        

“楚老师去买肉啊?我刚从肉铺过来,已经没有了。”

        

“好,谢谢啊。”

        

楚韵转头去城外小树林,半个小时后,提着一斤肉出来,她又从空间里拿了两斤,凑够三斤提回家。

        

一斤肉放到厨房,提着另外两斤去隔壁学校找楚春玲,交代他们一会儿去山下接人。

        

“放心,交给我们。”

        

楚韵:“我买了肉,一会儿交给食堂,明天早上给你们做肉包子。”

        

“啊,楚韵姐真好。”楚春玲大着胆子抱了一下楚韵的腰,撒腿就跑了。

        

隔得老远,楚韵都还能听见她的笑声,不由得摇了摇头,还是个小丫头。

        

第二天正式考试,楚韵睡了个懒觉,早饭都是王建业做的。

        

吃了早饭后她也没有出门,从空间里面扒拉出一本言情小说,看得津津有味,到了中午做饭的时间,还有点意犹未尽。

        

哇哦,她也要变身小作精,折腾一下王建业。

        

做好饭,还没等到王建业回家给她表演的机会,一群考完试的少男少女都冲进院子里,一个个心事沉重,连数学成绩最好的楚春玲都觉得自己可能考不上。

        

楚韵不得不化身靠谱的知心姐姐,开解他们。不过这人吧,就是这样,你越安慰他越来劲,最后楚韵烦了:“都考完了现在后悔有什么用?谁再唉声叹气都给我滚出去!”

        

院子里安静了,楚春玲小声试探着说:“我觉得我好像考得还行。”

        

楚韵瞪她一眼:“一天天的不干正事儿,尽传播焦虑,都给我滚回学校吃午饭去。吃完午饭睡一觉,下午成绩就出来了。”

        

“哦。”

        

因为参考的人太多,今天的考试在县高中里面进行,这次阅卷也不像之前只有几十份,一千多份试卷还是要耗费一些时间。

        

楚韵抓紧时间吃了午饭就去学校那边帮忙阅卷,而此时,阅卷的办公室里已经挤满了人。

        

“楚韵快过来,你和赵老师负责批最后一道题,批完了之后再交叉审核一下。”

        

试卷太多,今天阅卷采用的流水式作业,他们阅卷的时候,税务局那边还有人来监督,他们还负责最后的统分排名。公平、公正、公开可不是说说的。

        

阅卷阅到最后统分的时候,路阳来了:“学校大门口已经聚集了好多学生,都是来看分数的。”

        

楚韵揣着手站在一边,看刘校长他们忙活:“别急,再等一会儿,成绩马上出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税务局那边最后一次复核分数:“没问题了,最后的成绩出来了。”

        

旁边的老师挤过去:“快给我看看,这次的第一名是谁。”

        

“急什么,给你看嘛。”

        

“第一名,楚春玲,这是个姑娘的名字。”

        

那个老师回头跟楚韵说:“楚老师,和你一个姓。”

        

楚韵笑了:“是我们楚家大队的孩子,这孩子数学成绩一向好。”

        

路阳挤进去,扫了一眼榜单,前十有七个看起来都是姑娘的名字:“楚韵,你这个人是不是旺姑娘啊,上一届培训班,入学考试到最后毕业考试第一名都是女学生,这次入学考试第一名又是。”

        

楚韵哭笑不得:“这不是意外嘛。”

        

孙局长摸摸小巴:“楚老师是个福星,和她靠上的都旺,希望我这个老大叔也能沾点好运气。”

        

懂的人都懂,哈哈一笑就打住了。

        

重新用红榜抄录一份成绩,准备张贴到学校门口。为了以示公正,张贴红榜的都是税务局的人。

        

“开门了,开门了。”

        

“快看,是不是成绩出来了,我看到红榜了。”

        

“应该就是,第一届也是贴的红榜。”

        

一群人叽叽喳喳地议论,下意识又往上挤,被人拦住了:“别急,榜都没有贴好,你们挤上去有什么用?”

        

等榜单贴好,招呼人家别急的人,一马当先挤过去,过了一会儿又挤出来,鞋子都掉了一只,激动的脸色通红:“爸妈,爷爷奶奶,我考上了,我考上了,我要当会计了!”

        

旁边的人没有笑话他失态,反而一脸羡慕地看着他:“你多少名?”

        

“我九十九名。”

        

“哇,倒数第二名,运气真好,倒数第一是谁?”

        

楚良摸了一把脸,倒数第一名是他,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反正吧,能考上也是好事一件。

        

第一名楚春玲,当之无愧的第一名,比第二名高了五分。排在她后面的第二名是市里的一个高中生,名字叫窦德辉。

        

窦德辉骄傲地昂起脑袋:“谁叫楚春玲?”

        

众人看了他一眼,哟,心气儿高,难道想和第一名比一比?

        

楚春玲没有看到窦德辉,和楚家一群年轻人正在庆祝呢。

        

楚月激动:“哇,楚良那个吊车尾都考上了,是不是我们都考上了?”

        

旁边一个人白了她一眼:“楚良不是吊车尾,我没考上。”

        

“不会啊,我记得你考及格了。”

        

及格确实及格了,但是只要前面一百名,他排名一百二十三。

        

楚月尴尬地笑了笑:“没事儿,反正你还在读初中,寒假再来考呗,再不行就等明年高中再来,本来考的就挺难的,很多你没学过不会做也正常。”

        

“可是楚春玲也刚初中毕业,她是第一名。”

        

楚月不可思议道:“你跟春玲比?”

        

“……”

        

旁边围观的人哈哈大笑,算了,这次没考上就没考上吧。

        

楚家这次一共来了二十几个人,考上的一共有十五个人,这个比例不算低了。这个成绩拿回去,大队长肯定不会削他们。

        

和楚家这边的欢声笑语相比,姜灵他们那边一片惨淡。陵山县来了六十多名知青,成绩最好的人排在一百零九名,没有一人上榜。

        

姜灵安慰他们:“没事,我们这次没准备,成绩差也在我们的预料之内。再说了,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我们多久没看书了?另外,是不是还有些人原来成绩也不好。”

        

他们说的是知识青年下乡,实际上他们这群人里面,敢拍着胸口自称自己是名副其实的知识青年的人,应该也没几个,只能骗骗不识字的社员。

        

白霜和于解放也觉得泄气,他们太看得起自己了,以为自己缺的就是个机会,实际上,他们更缺的是实力。

        

“回去好好学,既然我们能来参考,等到寒假的时候,肯定会有更多的知青报名,到时候竞争压力更大。”

        

明天就是休息日,这些考上的同学明天回去休息一天,准备钱票还有被褥,后天到学校报道开始学习。

        

另外也通知了助学贷款的事情,想参加助学贷款的人,可以提前做个登记。

        

助学贷款,这可是新鲜事情啊,一些家庭条件不太好的,纷纷找老师了解,这个助学贷款怎么贷啊?

        

助学贷款是无息的,贷款期限一年,这个助学贷款只能用于学费和生活费,工作后必须在一年内偿还,或者学校将到户籍地追缴欠款,还必须加上利息。

        

这个助学贷款条件优厚,可以说解决了很多乡下学生的燃眉之急,一个学生等老师说完,连忙说:“老师,我要申请,我要申请,我是陵山县高中的,楚老师认识我,教过我高一,我肯定不会逃跑的,我肯定还。”

        

楚韵听到有人喊楚老师,扭头看过去,看到一个满身补丁的男生,她笑了,跟负责登记助学贷款的老师说:“马一鸣,这是我的学生,成绩好,品行也好,是个好苗子。”

        

马一鸣嘿嘿一笑,阳光得不行:“楚老师,你还记得我呀。”

        

“这么好的学生,我怎么不记得,以后也要好好学习啊,老师看好你!”

        

“嗯。”马一鸣侧过头,假装不经意地擦掉奔涌而出的眼泪。

        

楚韵也扭过头,假装没看到,小心地维护这个少年的自尊心。老黄站在后面,拍下了这一幕。

        

照片里,一个头扭向左边,一个看右边,两人互相没有交流,但是温馨的情感,早已经把两人之间的空间填满。

        

看过成绩后,不管考没考上,所有的学生收拾收拾行李,外县和市里的学生,还能赶最后一班车回家,姜灵他们也没有多留。

        

楚韵叫住楚家没考上的几个:“你们再住一晚,明天再走,今天要回陵山县的学生不少,车上坐不下了。”

        

“没事儿,我们站着回去也行。”

        

“不行,明天回去,听我的。”

        

“哦。”

        

江东县到陵山县坐车要几个小时,路况又不好,一路站回去更加辛苦。等他们到了镇上,肯定还要走夜路回去,楚韵不放心。

        

周围的人都散了,楚韵带着他们回家,路上楚良激动的蹦蹦跳跳的,一点都不稳重。

        

“楚韵姐,我能考上,肯定是今天早上那个肉包子的功劳,哎呀,本来我倒数第二题我都不会的,突然脑子跟开窍了一样,硬生生把第一个小题做出来了。我后头那个人就比我少了两分,肯定就是这一道小题帮了我的忙。”

        

楚韵今天没打击他:“你厉害哦,这次招生考试的第一名和最后一名都是我们家的人,都给我长脸了。”

        

楚良皱眉思索:“楚韵姐,你这是在夸我吗?我听了怎么没觉得高兴呢?”

        

楚春玲他们哈哈大笑,楚韵也勾起了嘴角。

        

这个傻小子!

        

第二天一早,楚韵送没考上的孩子坐车回家,楚从文和楚从武两兄弟也跟着一起回去。

        

楚韵给了好大一包散装饼干,还有一大桶菜籽油:“饼干不能放,等回潮了就不好吃,让爷爷奶奶别节约,尽早吃了。还有这桶油,让你们妈炒菜多放点。”

        

楚从武直点头:“姑姑放心,我肯定让我妈炒菜多放点油,我可吃够了水煮菜了。”

        

楚韵笑了:“你妈如果舍不得放,你们就自己学着做饭,想放多少放多少。”

        

“嗯,我们知道了。”

        

楚韵不知道,她随口一说这句话,被两个侄子记在心里,想吃好吃的,靠着他们妈估计不行了,还是自己会做饭好,想放多少放多少。

        

以至于,一个月后的某一天,两兄弟突发奇想想吃油炸土豆条,一动手就炸了半盆土豆条出来,一桶油用了一小半,可把向红心疼得直抽抽。

        

要不是老两口拦住了,楚从文和楚从武肯定要挨一顿揍。

        

送走一群孩子,楚韵去了一趟校长办公室,没想到人还不少。

        

刘校长把申请助学贷款的名单递给楚韵:“你看看,一百个学生,申请助学贷款的有三十二个,就算只管学费和生活费,这也是个不小的开支啊,要不我们找孙局长商量商量?看看他们能不能出一笔钱?”

        

楚韵仔细看助学贷款的名单,申请的学生,大都是像马一鸣那样的农村孩子,成绩好,家里条件差的,城里的学生也有几个,占比很小。

        

“得了吧,孙局长那边每年都入不敷出,钱都到不了他们手里又得安排出去。您别操心,三十二个学生,两三个月能花多少钱?我家王工程师能干,这点家底还是有的。”

        

现在这年月,有肉票猪肉都才七八毛一斤,青菜一两毛钱能买十斤,面粉也才几毛钱一斤,这点钱还是给得起的。

        

楚韵不知道,她随手一个举动,就能给那些穷困到只余下一口气的家庭多大的帮助。

        

昨天晚上马一鸣回到家,高兴地跟爸妈说自己考上了江东专业财务培训学校:“校长是我高一的数学老师楚老师,她可厉害了。”

        

得知儿子考上了那个上了报纸的学校,马一鸣父母又是高兴又是难过。儿子暑假剩下的时间要去县里读书,学费生活费又是一大笔钱,晚上两夫妻愁得睡不着觉。

        

“他爸,我们明天去队里借点钱,不能耽误一鸣读书。”

        

“夏收的粮食也快分了,不知道我们能分多少。”

        

马一鸣的妈妈叹气:“提前借了钱和粮食,我们下半年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两夫妻愁的睁眼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马一鸣收拾好他那两件换洗的破烂衣裳,把枕头凉席捆上,一副准备好要出发的样子。

        

“你别慌,等会儿你爸吃了早饭就去队上借钱给你交学费,还要借点粮食。”

        

马一鸣一拍脑袋,笑着道:“都怪我昨晚上太高兴了,有件事儿忘了跟你们说。”

        

“什么事啊?”

        

“我们校长给我们提供助学贷款,学费和生活费学校都包了,等我工作之后这个钱再慢慢还。”

        

“真的?”马一鸣妈妈不敢相信。

        

马一鸣猛点头:“真的,你们放心,我一定好好学,到时候找个好工作,我们家的日子就好过了。”

        

马一鸣妈妈高兴的泪眼婆娑:“真好,楚老师真是大善人,等我们日子过好了,以后要好好报答她。”

        

这样的事情,同样也发生在其他申请助学贷款的学生家里,以至于第二天开学典礼上,楚韵看到学生的精气神都棒棒的,还夸了两句。

        

一群朝气蓬勃的学生嘿嘿笑起来,马一鸣大声喊了一句:“楚老师,我们会努力学习早点毕业的,还要早点还你借给我们的助学贷款。”

        

他们已经知道了,助学贷款不是学校出的,是楚韵私人出的钱。

        

楚韵微微一笑,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