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 30 章

        

说起来感觉花不了多少钱,但是养活一群半大小子,楚韵还想让他们吃饱饭别耽误长身体,在找粮食这件事情上,楚韵都花了不少功夫。

        

既然学校挂在县高中名下,采买粮食肯定也用县高中的路子,刘校长看到楚韵报上的采购明细:“这是两个月的粮食?”

        

楚韵摇摇头:“这是一个月的。”

        

刘校长吃惊:“你们学校加上教职工也才一百零几人吧,这么多粮食?”

        

不怪刘校长吃惊,现在大多数人每顿吃个半饱的不在少数,楚韵想学生吃饱,这个粮食要的数量就不少。

        

但是他们学校人少,要的粮食总量不算多,粮库那边也批给他们了。

        

只有粮食不行啊,还要菜和肉,菜那边也是走的县高中的路子,肉的话,楚韵专门找肉联厂负责人谈。楚韵两辈子都没有干过这个事,为了吃点肉求爹爹告奶奶的,好在人家肉联厂最后还是同意了。

        

会计培训班更名为江东专业财务学校之后招的第二届学生,学习生活慢慢进入到正轨,一百个学生不仅为楚韵的知识折服,同时还有学校丰富的伙食,让他们欲罢不能。

        

能考进来的学生,至少也是个初中生,学校食堂什么样谁不知道?

        

谁知道他们财务学校就是不一样,米饭馒头限量供应,但是菜的种类多啊,一样吃到饱。还有隔几天就有扎实的肉菜,那么多大肉片得买多少肉啊,楚校长上哪儿弄的,真是牛啊。

        

财务学校一周放一次假,第一周学生放假回去,一周没见,家长明显感觉自己家的孩子脸色好了不少。 记住网址m.lqzw.org

        

马一鸣的妈妈捏着他的胳膊:“你是不是长肉了?”

        

马一鸣摇摇头:“没有吧,就算伙食好,一周也长不了多少肉啊。”

        

马一鸣妈妈又打量了一番:“我感觉你真的长肉了,他爸,你快来看看啊。”

        

一家人围着马一鸣,问他在学校吃什么?

        

马一鸣来劲了,掰着手指头数:“在学校可以吃馒头,蔬菜鸡蛋汤,隔几天还有一顿肉菜,楚老师有时候在后山上抓到野鸡野兔子还会拿过来给我们加餐,晚上有时候吃杂粮面,有时候和蔬菜粥、大碴子粥、杂粮粥,都是稠稠的……”

        

“我的老天爷,你这哪是去读书啊,你这是去享福啊!”

        

马一鸣哈哈大笑,他也觉得,学校的伙食是真的好。

        

时间很快进入到八月,第一批去各个工厂以及税务局实习的学生马上就要回来了,就在这个关头,李香兰酝酿几个月的那篇报告投到报社。

        

路阳没有提前看到这篇报告,这篇报告是主编直接审读的,路阳第一次看到这篇报告,是在内刊上。指导老师写的楚韵,作者李香兰。

        

这一篇报告看下来,路阳终于明白,楚韵那个意味深长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主编知道路阳和楚韵的关系,有一次端着茶杯路过路阳桌前:“你这个老同学,是个能人,以后啊,我们市里肯定能听得到这号人物的名声。”

        

李香兰这篇报告在全国机关内部引起了多大反响不提,路阳第二篇关于江东专业财务学校的报道见报,还是头版头条,学生们这一个月的实习成果摆出来,所有去各个单位实习的学生都给所在的工厂做出了贡献,各个单位都抢着要。

        

还有上个月第二届的入学报名图,人头涌动,摩肩接踵。从各个地方来的学生汇聚在这里,只为学到更实用的财务知识,还有一部分特殊的参考者,知青。

        

他们克服了很多困难来到报名现场,脱离书本多年,他们所有人都在这次考试中全军覆没,没有一个人考上,想通过考试回城回家的渴望,和考试失败的黯然,看了不由得让人心情沉重。

        

少小离家老大回,他们回得了吗?

        

这一篇深度报道,又让江东专业财务学校和楚韵火了一把。

        

此时,江东财务学校变成了江东县的一张名片,有亲戚住在江东县的人,都会写信去问,江东财务学校是个什么样的学校?

        

江东县的人也为他们有这样一个独特的学校感到自豪。

        

学校修在山坡上,修学校的时候搬运砖头都是走楚韵他们回家的那条小路上去,然后再绕路从楚韵家搬运到左边学校地基上。

        

现在为了进出学校更方便,县高中发起正在过暑假的学生,和财务学校的学生一起重新修了一条路,搬来石块,从山脚下到学校修了长长的石阶,站在石阶地下,仰起头就能看到学校的大门。

        

路修成那天,刘校长得意地找人搬来一块大青石放到山脚下,有空的时候,就拿着他的锤子和铁钳去那里敲敲打打,每到傍晚,吃了晚饭去遛弯儿的人,都会去瞅一眼进度。

        

哟,这敲打出来的,是江东专业财务学校的名字。

        

等到刘校长把学校名字刻好那一天,他端来大红漆,给名字刷上鲜亮的红漆,就像在大家心里打上了一个不可磨灭的标签。

        

从此,县里的人傍晚歇凉有了新去处,因为山上就是江东专业财务学校,山下面地方也宽敞,这个地方被大家亲切地称为会计广场。

        

傍晚的时候,在广场后面的台阶上一坐坐一排,一群熟人朋友街坊,聊天,看孩子,就挺好的。

        

楚韵有时候回家,站在回家的小道上,望向左边那条宽阔的石阶从山下通向山上的学校,看多了,她也觉得,这所学校要一直办下去才好。

        

李香兰上了内刊之后,好多地方邀请她去做报告,她把报告做完回江东县,已经是八月底了。这一次回来,她年后升职的事情和孙局长一样,都是板上钉钉了。

        

李香兰:“快两个月没回来了,我刚才过来找你的时候,看到那条又宽又阔的石阶路,真敞亮,谁修的?”

        

楚韵笑道:“刘校长组织的,大家一起修的。你没看到山脚下那块圆润的大青石?上面的字都是刘校长刻的。”

        

“那我回去的时候再去瞅一眼,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好几个小孩儿坐在大青石上玩儿,估计字被他们坐在屁股下面了,我没看到。”

        

楚韵哈哈大笑:“刘校长前天专门爬了老长的石阶到学校找我,后悔说那块石头选小了。昨天他的小儿子去广场那儿玩儿,去晚了,愣是没挤上去,站在大青石下面,差点没哭出来。”

        

李香兰也跟着哈哈大笑,简直太逗了。

        

这时候,梁静拿着书本过来:“呀,香兰姐回来啦,你们在笑什么呢?”

        

楚韵就说刘校长和学校山脚下那块大青石的事情,这事儿梁静也知道,也跟着笑了起来。

        

八月初梁静实习回来,在家没事儿做,经常来楚韵这边玩儿,楚韵干脆让她去学校那边帮忙。每次上午她上完课后,让梁静负责给其他学生答疑解惑,这事儿梁静干得还挺顺手。

        

梁静熟门熟路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老师,你说我们现在学的初级财务知识,你什么时候教我高级的?”

        

楚韵想了想:“等九月县高中那边开学了再说吧,到时候这批学生也毕业了,我才能抽出时间。还不是高级,你先把中级学完吧。”

        

暑假班这种连续集中上课的模式,比梁静他们那时候每天晚上上课效果更好,战线也不用拉那么长,两个月的时间就能学完他们之前用小半年才能学完的课程。

        

李香兰问:“这一批学生也要实习?”

        

“看他们自己的意愿吧,他们好多人还是学生,为了财务学校这边的结业考试还要跟学校那边请假,如果还要参加一个月的实习,估计学校那边不会同意他们请这么长的假吧。”

        

不过,现实情况和楚韵估计的还是有点出入,报名参加结业考试后实习的学生有九十三个人。大家对于实习这个事情看的还是挺重的,就算还在学校读书的学生,特别是高中生,都跟学校多请了一个月的假期参加实习,这可关系到他们以后的工作。

        

考试前最后一节课,楚韵讲完课,放下粉笔:“还有什么想问的?”

        

窦德辉举手,楚韵示意他问。

        

窦德辉:“楚老师,我听小梁老师说,后面还有中级财务课?这个班什么时候开课?也要考试吗?”

        

听到窦德辉的提问,楚春玲不禁翻白眼,这个人从入学考试到后面每次小测验都排名在她后头,总想找机会压过她。

        

楚韵微笑道:“目前确定要跟我学中级财务课程的有两个人,如果你们之中有人想学,结业考试前十名可以免考,排名十名往后的人,可以通过参加考试拿到入学名额。”

        

教室里的大部分学生,有心思学习更多财务知识的是少数,他们的眼光看不到那么远,只觉得能成功通过现在的结业考试,拿到毕业证书,然后被推荐到工厂实习,这就已经是他们全部的期望了。

        

/>

        

以楚春玲为首,一群楚家的年轻人雄心勃勃,准备在结业考试上考个好成绩。

        

楚春玲和窦德辉对视一眼,两人都战意熊熊,一定要拿下第一名。

        

最后的结业考试如期而至,县高中来了一批老师负责监考、阅卷,一百份卷子,当天下午成绩就出来了,窦德辉以一分之差名列第二,楚春玲哈哈大笑。

        

楚春玲叉腰,得意得不得了:“窦德辉,姑奶奶我还是第一名,你服不服气?”

        

窦德辉看到成绩单皱眉,转头看到她被太阳晒的汗津津红扑扑的脸蛋笑了:“服气,以后你就是我的姑奶奶。”

        

楚春玲感觉自己有尾巴的话,尾巴肯定翘起来了。

        

成绩出来后,贺副局长来找楚韵商量,这次考试的前五名都给税务局。

        

楚韵震惊:“你们税务局满员吧?”

        

贺副局长笑了:“原来是满员,暑假过后,那几个上过会计培训班的都被调到其他县市去了,我们税务局的人手不够。”

        

按理说,招人这事儿应该是孙局长来办的,不过嘛,孙局长高升已经是定局了,贺副局长就自己来了。

        

楚韵看了一眼名单:“第一名估计不行,春玲刚刚升高中,她肯定要回学校读书,其他学生你去问问。”

        

“行。”

        

机关单位来学校选人了,还有什么说头,已经毕业了的人肯定愿意啊。马一鸣和窦德辉成绩排名也很靠前,但是他们高中还有一年,让他们请一个月假实习是可以的,但是现在去税务局上班估计是不成了。

        

最后选来选去,那些成绩排名十多二十名的学生,因为早就毕业了捡了好处,这些大哥大姐,笑嘻嘻地说要请楚春玲、窦德辉他们这些小弟弟小妹妹吃个饭,谢谢他们让出来的机会。

        

楚韵提醒他们一句:“别得意忘形,别等后天参加税务局的上岗考试被刷下来。”

        

几个比楚韵年纪小不了几岁的男男女女纷纷拍着胸口保证,指定不能丢学校的脸。

        

第二届的学生实习的实习,回去上学的上学,工作的工作,山上学校的大门关上了,山下县高中的大门又打开了。

        

r />    开学前几天,学校组织学生进行思想课学习,楚韵这个数学老师每天去学校点个到,其他时间都可以休息。

        

楚韵躺在院子的椅子上,伸个懒腰,哎呀,好久没有这么放松了,这个暑假忙起来,连王建业和两个儿子都顾不上,这几天要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他们。

        

楚韵微阖着眼,山风吹过来,额头的碎发俏皮地随风飞舞,一串儿菜单在她脑子里过,最后抓起一道菜,她想吃火锅。

        

火锅底料空间里有现成的,还有她爱吃的午餐肉、牛肉、竹笋、冻豆腐、藕、海带结空间里面都有现成的,还需要搞一些蔬菜和鲜肉回来,家里除了她都是吃肉大户,鲜肉丸子要搞一盆。

        

说干就干起来,楚韵把空间里面有的菜和火锅底料都拿出来,细心地把包装袋处理好。收拾完这些就下山去买肉,这个时候还没有到正午,不知道肉铺还有没有五花肉。

        

楚韵去屋里拿了肉票和钱下山,刚走到山脚下碰到钱小虎哭唧唧地跑过来:“楚老师,王沐和王林和人吵架,要打起来了,你快去救他们呀。”

        

楚韵扶额:“他们在学校吗?”

        

“在前面会计广场。”

        

小学也才开学,今天小学生们上午没上课,都参加劳动去了。九月开学,两兄弟已经读二年级了,学校的劳动都必须参加。

        

今天他们的任务是打扫会计广场前面那条街,原本干的好好的,一个长得有点胖的男人突然冲王沐吐口水,王沐都懵了。

        

王沐的同学们冲上去拉着那个吐口水的人,找他要说法。

        

“滚开!”那人毕竟是成年男人,一把推开缠着他的小学生,一下摔倒了好几个。

        

这下不得了了,周围的学生都围了起来,还有学生跑回学校去找老师。

        

楚韵到的时候,一群小学生叽叽喳喳地给王沐讨公道。

        

“你是不是有病,管不住自己舌头了吗?”

        

“你是个坏人,欺负小学生。”

        

“我要告诉老师,还要告诉我爸妈,居然敢推我,我要揍你。”

        

看得出来,这个在家也是小霸王,受不得欺负那种,只有他欺负别人。

        

一个小姑娘挥舞着扫帚要打他,那人躲开,一脚踢过去,力道太猛,小姑娘被扫帚带倒,摔倒在地,哇哇大哭。

        

楚韵把小姑娘抱起来:“别哭了,小姑娘掉金豆子就不漂亮了。”

        

小姑娘抽噎着忍住眼泪,故作坚强:“好,我不哭。”

        

这时候,学校的老师也赶过来了,大声呵斥:“你是哪个单位的,干什么的?”

        

那个男人看有大人来了,表情有点怂,虚张声势大吼一声就要跑:“你管我哪个单位的。”

        

楚韵眼疾脚快,一只脚伸过去,把他绊了个狗吃屎,一群小学生有老师做主,胆子也大了,蜂拥而上你一脚我一拳头,虽然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那人捂住脑袋就要跑,被几个老师扭住不准动。

        

“说,你是谁,是不是间谍坏分子?”

        

这个年代,间谍坏分子是极其恐怖的指控,被这么一吓,他赶紧解释:“我不是间谍也不是坏分子,我就是看这个小孩儿不顺眼,再说,我又没有动手打他。”

        

说到最后,他又有底气了:“你们放开,否则我要去报公安,你们仗着人多欺负我。”

        

王沐跳起来:“你胡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才是以大欺小,我也要找公安叔叔,把你关进去改造。”

        

“对,我们作证。”

        

“你就是坏分子。”

        

“你欺负小学生,你还把花花打哭了。”

        

花花就是刚才那个被扫帚带倒的那个小姑娘。

        

那个男人不肯透露他的名字,这时候,张大志举手:“老师,我举报,他叫李大柱,是李春丽的弟弟。”

        

老师都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李春丽难道不是他后妈吗?这样直呼名字好吗?

        

李大柱挣扎:“我吐王家的狗崽子口水怎么了?张大志你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敢举报我,我让我姐打死你。”

        

楚韵冷声:“这么说,你认识王沐,欺负王沐是有预谋的了哦?”

        

“没错,我就是认识王家的狗崽子,他妈不当人,给自家人走后门,抢了我的入学名额,要不我现在就是国营厂的会计了。”

        

押住李大柱的几个老师都愣住了,这欺负人家孩子,当着面叫骂,难道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就是楚韵本人?

        

楚韵大声道:“江东县的人都知道,招生考试是县高中老师出的试卷,还有税务局的人监考阅卷,你这纯粹是污蔑,没有任何证据。”

        

“我有证据,一百个考上的人,楚家考上了十五个,怎么可能?连知青都考不上,他们一群泥腿子怎么考得上!”

        

一个老师问他:“你口口声声说楚家人抢了你的入学名额,你排名第几啊?”

        

李大柱蛮横得很:“你管不着,你们松开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几位老师面面相觑,这反应,一看就考的很差,自己不行,就觉得别人肯定走的后门。

        

楚韵没心情跟这种人掰扯,直接叫住一个围观的熟人帮她报公安,她的学校名声在外,绝不能让这种人,让学校的金字招牌蒙灰。

        

县城不大,公安来的快,楚韵把事情交代清楚,这个人污蔑学校以及她本人的名誉,这事儿她不会善了。

        

这个时候,李大柱才知道这个长得漂亮的女人就是楚韵本人,憋红了脸想要说点什么,还没来得及就被警察押走。

        

入学考试报名那一天,李大柱没见过楚韵,包括第二天考试和出成绩,楚韵要么在家要么在学校办公室,没有露过面。

        

一直到李大柱考试失败离开江东县之前,楚韵都在家里和山上学校两点一线,都没下过山。

        

这次也是偷懒不想上工,跑来大姐家蹭吃蹭喝,路上看到王家的崽子,李大柱以为自己出口恶气罢了,反结果一脚踢到铁板,他的运气也是挺背的。

        

王林趁妈妈在和老师说话,小跑过去拦住公安的路,直接呸出口水。

        

可惜,准头不好,他又呸呸呸,吐了李大柱一身的口水。

        

公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