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 31 章

        

周围的人都散开了,楚韵叫住张大志:“你一会儿先别回家,我去跟你爸妈解释。”

        

张大志嘿嘿一笑:“楚老师,没关系,我不怕李春丽。我早就看李大柱不顺眼了,来我家蹭吃蹭喝,还凶巴巴的,讨厌得很。”

        

楚韵笑了:“那好,回去大人问你,你就让他们来找我。算了,也别着急回去,晚上你和你妹妹去我家吃饭。”

        

张大志挥挥手:“知道啦知道啦。”

        

曾洪玲去年带一年级,今年带二年级,依然还是王沐他们的老师,她跟楚韵说:“张大志这个孩子调皮了一点,小孩本性还是不坏的。”

        

楚韵点点头。

        

李大柱被公安抓了,张强和李春丽很快知道了消息,因为公安上他们家去了。

        

小舅子因为自己考不上山上的财务学校,就欺负楚老师家孩子,还诬蔑楚老师给自己人走后门?邻居街坊看热闹的表情,就像一记狠狠的巴掌扇在张强脸上。

        

李春丽一向讨厌这个弟弟,这时候李大柱被外人教训了,她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公安同志,很抱歉,这事儿我之前不知道,你们看要怎么办?”

        

一个公安淡淡瞅了这夫妻俩一眼:“这事儿你们要去找楚老师协商,给楚老师道歉,你们处理得好,人很快就能放出来。”

        

夫妻两送走公安,回到家里,关上门,隔绝外面人好奇的眼神,张强努力控制住脾气:“李春丽,你弟弟还真是好样的。”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李春丽沉默。

        

傍晚,王家吃火锅,张大志和张小花兄妹俩,以及钱小虎都在,为了照顾小孩儿的口味,楚韵专门熬了一个番茄锅,这个符合小孩儿的口味。

        

一家人坐下吃饭,王建业拿起筷子:“今天吃这么丰盛?”

        

楚韵冲他笑:“我这不是暑假太忙嘛,刚好今天有时间,咱们家吃顿好的。”

        

“这几个孩子是……”

        

楚韵淡定道:“这几个孩子,我请来的,谢谢他们今天帮王沐。”

        

王建业看向大儿子:“怎么了?”

        

王沐就等着爸爸问呢,王建业一问,他一顿噼里啪啦都倒出来:“李大柱朝我吐口水,太不讲卫生了,恶心,还骂我兔崽子。”

        

王林站起来给哥哥夹了一个肉丸子:“没关系哒,我帮你吐回来了,吐了好多。”

        

王沐一脸嫌恶:“你吐口水了?”

        

“昂~”

        

楚韵给他们一人夹了一片午餐肉:“现在是吃饭时间,你们可以闭嘴了。”

        

张大志、张小花和钱小花端起碗埋头苦吃,这么好吃的火锅他们还没吃过呢,嘴巴忙得很,没有空闲说话。

        

楚韵吃得慢条斯理,刚吃到半饱,她对面的几个熊孩子都吃撑了,靠在椅子上,抱着肚子,一副还想吃的样子。

        

楚韵使坏,故意吃的特别香:“哇哦,这个午餐肉好香呀,我都看到里面的肉粒儿了,啧啧,一口咬下去,都爆汁儿呢。”

        

王建业给她夹了一根她爱吃的竹笋尖:“这是罐头肉,哪里来的什么午餐肉?”

        

楚韵连忙点头:“你说得对,就是罐头肉,好吃的都让我胡说八道了。”

        

王沐馋的流口水,一边捧着胀鼓鼓的小肚子,一边哼哼唧唧:“妈你别说了。”

        

楚韵跟孩子们正闹着呢,钱小虎的妈妈来了,说话的声音特别洪亮:“这个臭小子,下午回来扔下一句不回家吃饭就跑了,我还寻思他上哪儿去了,没想到是来楚老师家蹭吃蹭喝来了。”

        

钱小虎小脸一红:“妈妈。”

        

楚韵招呼钱小虎妈妈坐下吃点儿:“小虎可勇敢啦,今天王沐被人欺负,还是他来给我报的信,上次也是,我请小虎吃顿饭是应该的。”

        

被自己最喜欢的楚老师夸奖,钱小虎真的害羞了,跑到妈妈背后躲着。

        

钱小虎妈妈咧嘴笑:“还是楚老师会教孩子,我们家小虎经常和你们两个孩子玩儿,胆子都大了,也不会动不动就哭。”

        

钱小虎跺脚:“妈妈!”

        

钱小虎妈妈连忙安抚儿子:“好好,不说你的丑事,我们小虎不好意思了。”

        

张强和李春丽爬上坡来,看到院子里一团和谐的样子,不知道该不该进去,直到张小花看到爸爸,喊了一声,院子里的人都朝张强看过去。

        

楚韵看到李春丽,也觉得挺没有意思的,不等她说话,就说:“你的弟弟对我以及江东专业财务学校的名誉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还有你弟弟一个成年人欺负我家小孩儿,是个家长都忍不了。”

        

李春丽低着头道歉:“楚老师,这事儿我们有错,请您原谅。”

        

楚韵放下筷子,看着这两口子:“万幸没有给我家孩子留下心理阴影,否则,这事儿绝不可能善了。看在你们家张大志份上,这事儿也能处理,带着你弟弟,到会计广场当众给我们家王沐、学校以及我道歉,如果态度诚恳,这事儿就了了。”

        

楚韵也没有心情招待他们,张小花很敏感,拉着哥哥跟爸爸一起回家。

        

钱小虎也没有多留,被他妈妈带走了。

        

王建业皱眉:“财务学校本来就挂在县高中名下,要不你让刘校长挂个名吧,明面上刘校长来管。”

        

王建业见不得别人这样污蔑她,私下说她的坏话也不行。

        

楚韵甜蜜地冲他笑:“我知道你心疼我,但这点小事还不足以让我退缩,都是小事情。”

        

想起上辈子在职场上经历的那些事情,就算背后说她坏话的不止李大柱这样的人那又怎么样?这点风言风语,连她的毫毛都伤不着。

        

李大柱在公安局关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求着公安他要去当众道歉,昨天都是他胡说八道的,他知道错了。

        

公安也是很无语,早上上班的时间,李大柱站到会计广场,大声跟楚韵道歉,还说都是他没考上财务学校才胡言乱语污蔑楚老师和学校的名誉。

        

楚韵没有去现场听,她去买菜的时候在菜铺遇到熟人,大家都争先恐后地跟她说。

        

“楚老师你可别往心里去,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大家都很感谢你办了这个学校,咱们家的孩子也能多条出路。”

        

“就是,楚老师,我们都相信你,你肯定是公开公平公正的人。”

        

“要不然也不会因为家里亲戚参加考试,就让那个刘校长他们出卷子。”

        

楚韵本来也没放在心上,被大家这一安慰,瞬间就眉开眼笑的,谢过大家的支持,让他们有事儿赶紧去忙,她心里敞亮的很。

        

有那些嘴笨不会说话的人,从自家菜篮子抓了一把菜,二话不说,塞到楚韵篮子里就跑。

        

其他人也有样学样,楚韵来不及说话,菜篮子里都被塞满了,她都没来的及叫住人。

        

楚韵哭笑不得地提着一大篮子免费蔬菜回家,回家的路上遇到李二和曹大姐夫妻两人,这次他们找到十多块老茶砖。

        

楚韵都想回去看看黄历,是不是今天日子好,旺她,今天尽给她带来好事。

        

这次李二不仅给她带来了茶砖,还给她送了一大袋晒干的牛肝菌,也叫见手青。

        

曹大姐笑道:“上次见你喜欢这个,我们那边山上多的很,加上今年雨水好,我婆婆和家里的孩子不怎么下地,见天去山上捡菌子,家里存了好多,就给你送些过来,桌上添个菜。”

        

其实他们后面山上也有很多菌子,只是楚韵平时比较忙,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捡,曹大姐送这个可是送到楚韵心坎儿上了。

        

楚韵大方收下,去屋里装了三斤花生油给他们:“你们拿回去吃,我有个朋友能弄到油,你们也别跟我见外,要不我都好意思要你们的东西。”

        

楚韵因为茶叶认识了这两口子,他们的关系变成现在这样也是没想到。

        

曹大姐笑着说:“我们那里杀猪熬猪油要等到年底去了,你这三斤油可帮了我大忙了。我就不跟你客气了。香料你要不要?我婆婆还摘了很多山花椒、还有八角大料什么的,山里的各种野菜干也晒了不少。”

        

楚韵都要:“你们家吃不完的都可以给我送来,我家也有一些别的地方朋友送的东西,我们换着吃,都能尝尝其他味道。”

        

好久没来,李二问起县里的会计广场:“上次来都没看见,没想到山上修了座学校,还修了路。”

        

楚韵指了指家里左边那条小路:“学校就在我们家左边,是我修的,是一座专门教人做账的学校,县里人都叫它会计学校。你们家如果孩子初中或者高中毕业了,都可以来参加考试,考上了就能读,毕业了还能找个会计的工作。”

        

李二摆摆手:“我家孩子不行,都还在读小学,都不是读书的料。”

        

楚韵去屋里拿了两份报纸:“你们拿回去给亲朋好友看看,让识字的人给念一念。”

        

“好。”李二接过报纸随手塞背篼里。

        

楚韵留他们吃饭,这次两口子依然没有留下,推说还有事儿,赶着时间呢。

        

楚韵送他们下山,让他们有空来坐坐。

        

回到家里,看到那么大一麻袋牛肝菌,楚韵分装了三分之一出来,等有空的时候给公婆送去。

        

楚韵没有时间去市里看公婆,正想去问问李香兰回不回去,李香兰一口答应,态度积极得不行。

        

楚韵疑惑:“你最近有什么好事儿发生?”

        

楚韵这么一问,李香兰平时挺大方的一个人,突然变得娇羞起来,脸都红了:“我上个月找了个对象,已经谈上了,还是刘老师介绍的。”

        

“我婆婆,给你介绍的老师?”

        

李香兰害羞地点点头:“是王老师高中的老师,有一次我帮你去送东西,遇到周勉,就聊了两句,后来周勉就跟刘老师打听我,我们就见了个面。”

        

“他名字叫周勉?”

        

李香兰眼睛里都散发着光:“嗯嗯,他叫周勉,他还说等明年他找机会调到江东县来,说处对象最好还是在一个地方。”

        

楚韵羡慕了:“啧啧啧,你这是妻唱夫随啊!”

        

李香兰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们还没到那一步。”

        

楚韵想起前几年,她和王建业结婚后,两人就分隔两地,虽说有客观原因在吧,但有李香兰这个对象在这里比着,楚韵还是在心里骂了一句狗男人。

        

“那你这周回市里?”

        

“回。”

        

“正好,帮我带点儿山货给我公婆,有个这么好的对象,可要多跑几趟谢谢媒人不是?”

        

李香兰被调戏到了,一跺脚,扯着楚韵的胳膊撒娇,楚韵受不住:“跟周勉撒娇去,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李香兰红着脸:“讨厌!”

        

啧啧,看来是真喜欢了,去年和卫北那个渣男处的时候,被劈腿了都还能冷静地分手,一脚蹬开渣男。

        

下午王建业下班回家,发现媳妇儿的表情不对了,谁惹她生气了?

        

王建业把目光转向两个傻玩儿的儿子,两兄弟连忙摇头:“不是我们哟,我们刚劳动回来。”

        

“爸爸你忘记了吗?我么读二年级了,我们下午要参加劳动的。”

        

“那谁惹你们妈了?”王建业偷偷看媳妇儿表情。

        

楚韵回头瞪了他一眼:“饭都做好了,不知道端上桌?都等着我伺候是吗?”

        

王建业挨了骂,乖乖去厨房端饭,王沐两兄弟也不敢废话,也跟着爸爸的屁股后面去厨房帮忙拿碗筷。

        

饭桌上,只有碗筷相撞的声音,楚韵微微翘了一下嘴角,又恢复成面无表情的样子。

        

吃了饭,不用楚韵说,王沐和王林抢着洗碗挣表现,王建业给楚韵端热水去后院洗浴间,还把她的睡衣找出来。

        

楚韵一边洗澡一边哼着歌,王建业端着一盆热水过去,想敲门问她还要不要热水,刚好听到了。

        

天黑了,楚韵正舒服地靠着枕头看书,嫩生生的脚翘着,自在得很。

        

王建业进来,抽掉她手里的书。

        

“你干什么?”

        

不容人拒绝,王建业把她按下就是亲,这个女人,真是欠教训。

        

王建业今天在床上的感觉和以前明显不一样,一看就像要收拾她的样子,楚韵这样的聪明人,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她就跟一条小银鱼一样,从他的撑起来的手肘和床铺的空隙钻出去:“你听我说……”

        

王建业一把把她掳回来,他现在不想听他说。

        

“王建业,老公……我错了,呜呜……我再也不逗你了……”

        

王建业手臂把她箍紧,喘着粗气,额头的一滴汗划过脸颊,从下巴掉落到她的脖颈上:“媳妇儿,这会儿想认错,晚了!”

        

晚了?晚了?

        

楚韵后悔,本来没事儿的,逗他干什么呀?最后还是自己遭罪,她还不敢把他怎么样,失策!

        

又是一夜荒唐不提。

        

第二天早上,王家的饭桌上有一碗蒸蛋,上面滴了一滴香香的酱油,两兄弟都爱吃,兴冲冲地伸出勺子,还没舀到呢,就被他们爸爸端到他们妈妈面前。

        

楚韵白了他一眼:“只有一碗蒸蛋可不够。”

        

“乖,孩子在呢,别闹,你想吃什么,准备好菜,我中午回来做。”

        

楚韵憋气:“谁闹啦?”

        

王建业微微一笑,几下吃完饭,摸摸她散在肩上的长发:“乖,我去上班了,中午我早点回来。对了,我们最近研发的一个小机器验收通过了,已经上了生产线,奖金这个月就会发下来,你的小金库又能厚一点了。”

        

“哼,你也就这点用处。”

        

王建业已经走到门边,听到这话又退回来:“你确定?”

        

楚韵不搭理他,王建业也没有追着不放,笑笑就走了。

        

王沐两兄弟顿时觉得,今天早上爸爸好厉害呀,妈妈都不生气了,还拿他没有办法。

        

楚韵看了一眼挤眉弄眼的两个儿子:“快点吃,你们要迟到了!”

        

“哦。”几下吃完早饭,手里捏着吃了一半的鸡蛋,背起书包就往学校跑。

        

逗王建业不成被反杀,楚韵也没有把这事儿记在心里,她今天也要去学校上课了,忙着呢。

        

高一升高二,楚韵还是带着那几个班,都是老熟人了,不用什么寒暄,走进教室,瞥了一眼刷的干干净净的黑板,楚韵朗声说了一句:“上课!”

        

一节课四十五分钟,楚韵感觉到班上的学生比上学期认真多了,楚韵下课的时候欣慰地点点头:“今天你们状态挺好的,继续保持。”

        

梁静偷笑,他们哪里是状态好,完全就是因为想考山上的财务学校,才这么努力听讲。而且,楚老师只上他们一二三班的数学课,其他班级想听楚老师的课都还听不着,可不就是更珍惜这样的机会了嘛。

        

下课之后,楚韵把梁静叫到办公室:“原本我以为只有你和李香兰想上中级财务课,没想到第二届毕业的学生里面还有好些想上,所以我想,干脆就等到开寒假班的时候给你们一起上。”

        

梁静点点头:“我知道了。”

        

楚韵多问一句:“你们家什么情况?你没有去实习的钢铁厂上班,你爸妈他们有没有不高兴?”

        

梁静在钢铁厂表现得非常好,钢铁厂的领导不在意她高中没毕业,力邀她去钢铁厂上班,最后还是被梁静拒绝了。

        

“我爸爸没有,我妈和我哥哥有点埋怨我吧。不过没关系,我一点也不在意,我毕业了照样能找到这样的好工作。”

        

楚韵点点头:“有什么事儿可以跟我说,最近就不要去打扰你香兰姐了,她现在沉迷处对象不可自拔。”

        

梁静哈哈大笑,也就只有楚老师会这样说香兰姐。

        

话说李香兰,好不容易熬到了休息这一天,头一天下午下班,赶紧赶最后一班车回市里,刚下车就看到周勉,她惊喜地跑过去:“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

        

周勉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我不知道,就是过来看看。”

        

从上次分开后,他就一直想她,他想,明天休息,她要赶得及的话,说不定今天也会回来,就来碰碰运气。

        

李香兰欣喜不已,跟个小姑娘一样踮着脚走路,笑出了声。

        

周勉耳朵一红,她是不是猜出了他的想法?

        

此刻,外面天色已经暗了,李香兰大着胆子去牵他的手:“走,我们去王老师家,楚韵姐叫我给王老师他们带了东西。”

        

周勉捏着她的手,全身都绷着:“明天送,你肯定饿了,我带你去吃晚饭。”

        

“外面天都黑了,人民饭店肯定都关门了,上哪儿去吃?”

        

周勉小声说:“去铜锣巷。”

        

铜锣巷有一家私人在偷偷做生意,日常会接待熟客,周勉跟着一个朋友去过几次,都已经熟了。

        

两个正在热恋期的人,手握的紧紧的,周勉牵着她绕远路,走过了一条又一条没有灯光的小巷。

        

外面天色已黑,他们两人的心却是炙热而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