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 32 章

        

李香兰在市里和周勉过了一个甜甜蜜蜜的休息日,回去的时候,给楚韵带回去了一个好消息。

        

她到江东县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她来不及回家,迫不及待地往山上跑。

        

她喘着粗气跑到院门口,大声喊:“楚韵姐,你出名了!”

        

家里刚吃完晚饭,楚韵正和王建业在院子说话呢。

        

楚韵懒洋洋地回了她一句:“我有名我自己知道,就说江东县,只要家里有读书孩子的,谁不知道我呀。”

        

李香兰着急:“不是,真的有名,市里的大学联系报社那边,说要邀请你去大学作报告。”

        

去大学作报告,难得啊,现在才七五年,敏感时期还没过呢,大学的老师还在小心做人当中,谁做主请她去做报告的?

        

李香兰以为楚韵不信,连忙说:“真的,路阳今天早上去看望王老师和刘老师,我们在那儿碰见了,他原本要亲自跑一趟的,看到我,就让我带个话。”

        

“你别慌,快过来坐坐,既然路阳都没有打电话过来,说明这事儿一点不急,只说了作报告,连作哪方面的报告都没说,说不定大学那边自己都还没想好请不请我。”

        

李香兰皱眉:“不会吧,没定下的事情就来传话?”

        

楚韵微微一笑:“谁知道呢?”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请人去演讲的主人都没有亲自来,找人带话还这么随意,即使她现在只是一个名不见经转的小人物,她也没心情上赶着搭理他们。

        

楚韵没把这个不郑重的邀请放在心里,依然和往日一样,正常上班上课。要她说,她还是喜欢给高中上课,教学的内容就写在那里,都不用她费心,每节课讲完就走。

        

但是给财务班上课就不一样了,从教案到讲课,到每一次小测验以及最后的结业考试等等,全部都要她操心设计。

        

要不是空间里面带来了她读书时候的全套财务书,这个工作她干不干还不一定呢。

        

说真的,有王建业这么一靠谱的丈夫,她发现在自己的上进心远远比不上上辈子。要不是有既然来了一趟不乘着东风积累一点家业干点什么的冲动在,她肯定躺平,当个合格的废材。

        

又上了一周课,到了月底领钱领票的时间了,上午上完课,楚韵去学校会计那里领了两份工资,一份是县高中的工资,一份是江东专业财务学校老师的工资。

        

中午去了一趟税务局,她现在依然还是税务局的特聘员,工资一分不少。

        

李香兰也在她后面排队领工资,看到楚韵兜里厚厚的一叠钱票,流下了羡慕的口水:“楚韵姐,你领了几份工资啊?”

        

楚韵笑眯眯地装好钱:“你猜!”

        

“哼,不要猜我也知道,我们县里赚的最多的女人估计就是你的,啊啊啊,好嫉妒呀!”

        

楚韵拍拍她的肩膀:“别嫉妒了,掉钱眼里怎么得了,年轻人还是要踏实一点哈!”

        

“啧啧,站着说话不腰疼。”

        

楚韵嘿嘿一笑,走了,别站在这儿招人嫉妒了,她还赶时间回家数钱,他们家王工程师的奖金才是大头。

        

楚韵走后,贺副局长端着茶杯过来:“楚老师这个月领的工资,够她借给财务班那些学生的助学贷款吗?”

        

有知道的人在心里算了一下:“估计不够,三十二个学生呢,不说学费,只说两个来月吃的粮食就不是小数目,何况楚老师还尽量让他们吃饱吃好,她就算领了三份工资也不够。”

        

“可不是,学校开学的时候我们还去看过,隔了两个月结业考试的时候我们再去监考,班上的那些半大学生,肉眼可见的就圆乎了,还长高了。”

        

李香兰签字领工资:“你们忘了,楚韵姐家还有一个很能挣钱的王工程师。”

        

众人会心一笑,听说王工程师是个耙耳朵,家里的事情都是楚老师做主,平日里兜里干净的没有一毛钱,想买瓶酱油都要找楚老师申请。

        

贺副局长笑了:“咱们税务局啊,以后和楚老师打交道的时候多着呢,能帮忙的时候你们多伸伸手,比如粮站那边,你们有和那边熟的,也可以搭个话嘛。”

        

众人都点点头,心里有数。

        

排在队伍后面的几个人,都是江东专业财务学校的第二届毕业生,这个月才通过税务局考试进来的,听到贺副局长的话,不由得想起了前两个月的好日子。

        

他们其中有两个人,也申请了助学贷款,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存钱,早点还上楚老师的借给他们的助学贷款。

        

以后他们也要好好工作,不要辜负楚老师付出和期望,争取以后也能给他们带来更好前程的学校帮上忙。

        

王建业回到家,看到家里桌上的摆着的钱和花花绿绿的票,立刻上道地掏出自己刚领的工资:“给你,都在这里了。”

        

楚韵心情甚好地接过钱,崭新的钱,看到就让人高兴。

        

“干得不错哈,继续努力呀,作为一个工程师,可一定要努力为国家和人民多研究实用好用的机器啊。”

        

王建业:“知道,我会努力工作,多赚工资。”

        

楚韵满意地点点头,招手让他过来,搂着他的脖子,给他一个甜甜的亲亲。

        

王建业心情超好:“你慢慢数,我去做饭。”

        

“我饭菜都做好了,汤还在锅里,你舀出来装汤碗里就行了。”

        

“嗯。”

        

楚韵掏出账本,把这个月的收入记录好,把钱收进空间的时候顿了一下,这么新的钱,她要收藏个几套,还有粮票、肉票、邮票等等各种票,不求以后能卖多少钱,多少是个纪念。

        

家里要真穷到卖这些小玩意儿补贴家用,她估计气得能打断王大娃和王二娃的腿。

        

王大娃和王二娃两兄弟放学跑回来,看到他们妈妈在阴测测地笑,两人身上一激灵。

        

“妈……妈,你怎么了?”

        

楚韵瞥了他们一样:“我又没有揍你们,怂什么?还是你们闯祸了?”

        

“没有,没有,我们没有闯祸。”

        

“没有闯祸就好,去洗洗手,我们准备吃饭啦。”

        

“哦。”

        

刚发了工资,下午下班的时候,县里的菜铺、肉铺、供销社、百货大楼这些地方就热闹起来,都想给家里加餐吃顿好的。

        

楚韵下午去了一趟小树林,连小树林都比平日里热闹,不要票的肉还贵了一毛钱。

        

供需关系又倾斜了一点点啦!

        

九月一过,马上就是国庆节,国庆节过后,第二届去各个单位实习的学生都回学校报道了,楚韵站在讲台上,听他们叽叽喳喳闹了半天,她听了一耳朵各个单位的八卦。

        

她明明开的是财务学校,现在验收成果的时候,发现自己好像培养的是一群专业打听八卦的狗仔队!

        

学校里现在也没有食堂,楚韵也没留他们,简单交代了几句,就让他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这里的好多人都还在学校读书,请了一个月假,回去上学还要补课。

        

解散了学生,楚韵领着楚春玲他们回家:“今天人多,不好做饭,你们吃面疙瘩还是吃粥?”

        

楚良举手:“吃粥吧。”

        

他们知道楚韵姐给学生补贴了好多的助学贷款,肯定没有以前富裕,他们还是要懂事一点,给楚韵姐减轻一点负担。

        

楚良说话声还没落地,楚春玲他们都跟着点头:“楚韵姐,我们就喝粥,撒一点玉米碎煮一煮就行了,随便吃一点,我们下午还要回家。”

        

楚韵看出了他们的小心思,微微一笑:“行,今天中午吃皮蛋瘦肉粥,肉在厨房,我去捡十个皮蛋出来,你们负责煮饭,没问题吧。”

        

“没……没问题吧。”

        

哟呵,楚韵姐不愧是他们楚家最后出息的人,家底儿真厚啊,现在还能吃上肉。

        

中午的主食是皮蛋瘦肉粥,楚韵爱吃青菜,又去后院拔了一篮子菜回来,炒了一大盘蒜蓉青菜。

        

在家里休息到下午三点,没那么热了,楚韵送他们去坐车。

        

楚良摆摆手:“楚韵姐,我们自己去,不用你送。”

        

“就是,我们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能走丢了不成。”

        

“楚韵姐你回屋,外面太阳晒得很。”

        

一群人叽叽喳喳,楚韵都插不上话,一眨眼就窜到山脚下了。

        

送走他们,楚韵的又开始半天上班半天休息的日子。

        

十月中旬这天,下了一晚上的雨,地上全是稀泥,下山的路不好走,吃了早饭,楚韵和王建业牵着孩子绕路去学校那边,从那边走石阶下山。

        

他们刚走到学校大门口,看到两个穿着干部装的中年男人站在学校门口,其中一个她看着还有点眼熟。

        

楚韵辨认半天,试探着喊了一声:“吴老师?”

        

那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转过头看,严肃的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楚韵!”

        

楚韵非常惊喜,快步走过去:“吴老师,您不是在北京吗?怎么来这里了?”

        

吴清风苦笑一声:“一言难尽。”

        

楚韵当时在北京读大学的时候,吴清风相当于是给他们上思想课的老师。楚韵和他接触得不多,但是因为她的数学老师郑月和吴清风是邻居,郑老师带楚韵回家给她开小灶的时候,偶尔会碰到他,就慢慢熟悉起来了。

        

六九年的时候,郑老师去世,楚韵去晚了,到的时候人已经下葬了,她晚上偷偷去祭拜的时候,遇到了吴清风,那时候他还在大学当老师。

        

楚韵看懂了他的眼底的风霜和愁绪,没再追问,她给吴清风介绍:“吴老师,这是我的爱人王建业,这是我的两个孩子,大的叫王沐,小的叫王林,调皮得很。”

        

王建业恭敬地跟着楚韵叫了一声吴老师。

        

王沐和王林乖乖叫人:“吴爷爷好。”

        

吴清风脸上笑出了褶子:“你这样好,有家有口的,不像你郑老师,到走的那天都是单身一人,清明节的时候,连个上坟的都没有。”

        

这个话题有点沉重,吴清风说了一句就不再说,转而给她介绍身边的人:“这是青大的副校长林堂。”

        

楚韵笑着问好:“去年我和王建业带着孩子回市里看公婆,还去青大转了转。”

        

林堂和善道:“看来楚老师对我们青大那是轻车熟路,想必这次我们邀请楚老师去青大做一场报告,你肯定有兴趣了。”

        

楚韵故作惊讶:“真的是青大邀请我做报道呀?前段时间,我有个在报社工作的朋友说你们学校邀请我,后来好多天没听到消息,我还以为他是开玩笑的。”

        

吴清风揶揄了一句:“那可不,这话传来传去的,明明挺好的事情,搞得跟小道消息一样,不靠谱。”

        

林堂笑了笑:“老吴,咱们还是不是一道来的?”

        

吴清风哈哈大笑:“难得,还能见到你这个老狐狸尴尬的时候。”

        

楚韵和她的江东专业财务学校,不管版面大小,一连上了好多次报纸,引起了领导们的注意,特别是市里税务局的领导们,上个月市里开大会,市长问起来,青大的校长听见了,就说要邀请楚韵做一场专业的报告。

        

林堂反对,她认为楚韵这样大学都没有上完的人,数学底子肯定说不上好,让这样的人到大学作报告,那不是误人子弟嘛。

        

十月初,第二届学生实习完,各个单位都是全部好评,林堂知道后,才对这个野路子出来的财务学校上了心。多方打听之下,他又看了楚韵自己编写的会计培训书籍,他才承认楚韵是有来大学做报告的实力的。

        

他动了心思,知道吴清风在北京教书的时候是楚韵的老师,昨天就拉着他来江东县。晚上入住招待所之后,林堂就跟人聊了起来,谁知道只要提到楚韵,一群人围上来,你一言我一语,把楚韵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

        

楚韵看了一眼手表:“两位老师,这会儿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如果不着急,我们中午谈谈怎么样?我现在赶着时间去上课。”

        

吴清风摆摆手:“上课重要,我们下午才回去,有的是时间。”

        

林堂说:“吴老师说的对,反正我现在没事儿,我去看看你上课行不行?”

        

楚韵笑了笑:“当然行,那我们就一起吧。”

        

到了山下,楚韵的上课时间快到了,王建业跟她说:“你先去学校,我送儿子过去。”

        

“好,中午早点回来吃饭。”

        

“嗯。”

        

楚韵上午有三节数学课,她上课的时候,吴清风和林堂就端一张小凳子坐在后头听讲。楚韵的上课水平,就算是数学老师来听都挑不出毛病,何况是吴清风和林堂这样离数学课已经很远的人。

        

但是,他们毕竟是长期在大学接触数学系的人,多少还是能听出一些东西。

        

林堂跟吴清风说:“是我们青大的学生比不上你们北京的学生?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吴清风怀念道:“也不是,楚韵虽然大学没读完,但是她的数学天分好,要不然当初郑月也不会拿她当关门弟子对待。”

        

林堂叹息一声:“可惜了。”

        

这一声可惜,不知道是可惜郑月早逝,还是可惜楚韵这样的好学生中断学业,只能在这样的小县城磋磨时光。

        

刘校长得知这两位是青大来的老师,还是楚韵的老师,课间休息的时候邀请他们到办公室休息。

        

刘校长张口就夸:“你们学校真是为祖国和人民培养了优秀的人才啊,楚老师一个人就搞起来了我们的江东专业财务学校,现在可是我们江东县最响亮的招牌啊!”

        

林堂尴尬地笑了笑:“楚韵不是我们青大的学生。”

        

吴清风笑得开怀:“楚韵是清大的,不过多了三点水,我是楚韵以前的老师。”

        

刘校长尴尬了,假装刚才的事情没发生过,拉着两位老师尬聊,直到楚韵进来才稍微缓解了尴尬。

        

楚韵:“老师,咱们都是熟人,我就不请你们去人民饭店吃饭了,我亲自下厨给你们做一顿?”

        

林堂迫不及待地站起来:“你做,我和你吴老师给你烧火。”

        

“行呢。”楚韵转头跟刘校长说:“校长,那我就先走了。”

        

刘校长迫不及待道:“好,下午学生要参加劳动,不用你来,照顾好两位老师就行,快走吧。”

        

他们回去,还是走的财务学校那边,又一次爬上去,站在校门口,吴清风感慨了一句:“你现在这样挺好的,郑月知道你能一个人办起一座学校,在天之灵也能感到安慰。”

        

楚韵故意笑着说:“我当初还想把这所学校挂在我自己的名下呢,结果上面不批,最后还是挂到我们高中名下了。我这个校长就是嘴上叫叫,没有啥实际权力。”

        

吴清:“……你这志向还真远大。”

        

回到家里,楚韵去厨房看了一眼:“吴老师,我前段时间自己炒了一点甜面酱,我们今天中午吃杂酱面吧。”

        

吴清风愣了一下,然后说了声好:“好久没吃杂酱面了,我来给你烧火。”

        

老北京杂酱面,五花肉、干黄酱、甜面酱,再来一些葱姜蒜、八角、冰糖、黄酒炒制面酱,和煮好的面条拌一拌,最后码上配菜黄瓜丝,就成了。

        

揉面和炒酱要费一些功夫,等楚韵的面条下锅时,王建业和两个孩子都回来了。

        

“快过来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哦。”王沐和王林跑得快,他们闻到了香香的肉酱味道,妈妈嫌做这个麻烦,上次做了一次之后就再也没做过了。

        

面端上桌,吴清风一口面吃下去,好险差点当着孩子的面哭出来。

        

吴清风又吃了一口,嗓子就像被哽住了一样:“好吃,是那个味儿。”

        

楚韵笑了笑:“是吧,好吃就多吃点,我偶尔想起炸酱面的味道,就自己做出来吃一吃。”

        

这一碗杂酱面,吃的人感慨莫名。

        

两个孩子也感觉到大人的情绪不对,吃了饭也没在家多呆,拉着爸爸的手就去学校了。

        

楚韵收拾完厨房,去屋里拿了一点普洱泡上,三人在院子相对而坐,楚韵给他们倒茶。

        

“我对茶叶没什么研究,我将就泡一泡,你们将就喝一喝,别嫌弃。”

        

林堂端起茶杯咂巴了一口:“正春茶吧?”

        

楚韵点点头:“认识山那边一个茶农,春天的时候给我们家送来的。”

        

“味道挺好,外面很难弄。”

        

“我家里还有不少,下午你们走的时候给你们包一点。反正等明年开春,人家还要给我送新茶。”

        

“那我就不客气了。”

        

喝了一会儿茶,才进入正题,今天他们来,主要是跟她沟通报告要讲的内容。

        

他们希望,楚韵报告讲的内容最好有水平一点,紧贴国家当前的问题,给学生一些启发。但是也不要太超前,有些事点到即止,别一个报告还没讲完,就被人贴大字报了。

        

楚韵淡淡道:“我知道分寸,我也不是那种为了什么就奋不顾身的人,人活着才有以后,才有未来。”

        

一个报告罢了,还想她讲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吗?

        

林堂放下茶杯:“冒昧问一句,你办这个财务学校的目的是什么?”

        

“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现在无论是厂矿单位还是机关单位,现行的财务系统都很多的毛病,但是因为缺乏专业的财务人才,这事儿一直拖着没解决。就比如复式记账,六五年的时候就开始推行,结果呢?我想做的就是先培养出一批基础的会计人才,再慢慢培养出中级、高级财务人才,通过他们,慢慢去改变现行老旧的财务系统。”

        

楚韵看向两人:“国家如果想往好的方面发展,数学、财务,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对她的所言,林堂没有作出任何评价,他朝楚韵伸出手:“楚老师,受教了!”

        

楚韵握住他的手:“客气!”

        

三人一直畅聊到下午三点,林堂和吴清风才意犹未尽地告辞。

        

林堂请她十月二十号一定要到青大来,届时,会把青大最大的教室腾出来给她做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