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 33 章

        

楚韵第一次去大学做报告,在她看来小事一桩,上午去下午回来,都不耽误什么。

        

王建业不这么认为:“你第一次去做报告,怎么能没有家里人捧场?你放心,我已经请假了,明天跟你一起去。”

        

楚韵停下收拾衣裳的动作:“你在说啥?你当我是没断奶的小姑娘嘛?想当年……”

        

“停,你也别想当年了,你没有当年了,你只有现在。我没听过你上课,现在你去做报告我还不能去听一听?你不是说过吗?夫妻之间就是要相互理解相互支持,我都不懂你,怎么理解你?”

        

“反正你就是要去呗?”

        

王建业笑着捏了她一下手:“不仅我去,两个儿子也去,我们顺便回去看看爸妈。”

        

王大娃和王二娃趴在门口,冲楚韵笑,那意思是,别想扔开我们两个进城玩。

        

好吧,她还能说什么,就去呗。

        

第二天楚韵拖家带口出现在青大门口,吴清风正等着她:“吃早饭没有?距离做报告的时候还有二十分钟左右,还能去食堂吃顿早饭。”

        

“谢谢吴老师,我们吃过早饭才来的。”

        

楚韵和吴清风走在前面,边聊边走,王建业带着两个儿子跟在后面。 记住网址m.lqzw.org

        

王二娃左看右看:“爸爸,大学就是比我们的小学大呀!”

        

王大娃撇嘴:“去年不是来过吗?”

        

“我不记得了呀!”

        

楚韵到达教室的时候,林堂和几个老师模样的人已经到了,林堂看见楚韵,朝她招手:“楚韵快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数学系的老师商立新。”

        

楚韵看向商立新,瘦瘦弱弱的样子,模样很文雅:“商老师好,我是楚韵。”

        

商立新微笑:“你好,我看过你写的财务课的教案,财务不太懂,但我看得出你的数学功底很过硬。”

        

“多谢夸奖。”

        

楚韵顺势坐下,两人聊了起来,商立新意料之外地健谈,他还主动透露曾经去苏联留过学,不过他是公派的留学生,家里也穷,背景干净,要不也会好生生地坐在这里当大学老师。

        

商立新跟楚韵说:“你给我的感觉不像是单纯学数学出身的,反而像是搞经济的,我认识一个朋友,他去欧洲留过学,他对搞经济很有想法,可惜……最近听说他下放到我们这里的陵山县,我如果知道他具体在哪里,我真想带你去见见他,你们肯定很聊得来。”

        

楚韵顿时闭嘴了,别有深意地看了商立新一眼,跟才认识十几分钟的人说这些事情,合适吗?

        

商立新也觉得自己有点着急了,按下这个话头,转而聊起了今天她做报告内容。

        

这时候时间差不多了,教室里坐满了学生,楚韵整理了一下衣裳,走上讲台。

        

对于一个上辈子就是专业搞财务和金融的人,这个行业的发展她再清楚不过,随便选一个小方向,就能发散出去讲几个小时。楚韵今天讲的都是大而空的东西,论数学和财务人才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性。

        

说她讲的全是假大空也不对,虽然每个地方都点到即止,但真正的聪明人,对国家现状有了解的人,都必须承认,她说的对,她提的改进方向非常有实践的可能性。

        

可是,是不是讲的太浅尝辄止了?

        

楚韵哼笑,想听更深入的东西,她敢讲,你们敢听吗?资本主义的尾巴还在割呢。

        

这场报告基本达到了预期,虽说在场的人大多是推荐来上大学的,不管自身学识如何,想要更好的前程那是一定的,楚韵的报告给他们指明了一个方向,或许,自己可以往这方面努力一下。

        

绝大数人还是有自知之明,他们的水平,毕业后去当个数学家?别逗了!去当个数学老师?听起来好像没有楚韵说的好,去做个牛逼哄哄的会计或者财务专家比当数学老师更有逼格。

        

报告结束,已经十二点多了,商立新一定要请楚韵一家吃饭,楚韵知道他的意思,但是她好不容易拖家带口来一趟市里,肯定要和公婆吃一顿午饭。

        

“商老师,您下午有时间吗?”

        

商立新点点头:“我下午没有课。”

        

“既然如此,那我们下午约个时间聊一聊吧。”

        

“一言为定。”

        

br />

        

楚韵摸摸儿子的脑袋:“商老师,我们先走了,下午见。”

        

等楚韵一家走了,商立新去找吴清风:“老吴,你这个学生,靠谱吗?”

        

吴清风点点头:“人是靠谱的,不仅自己的专业学的好,在人情往来方面也有一手,我们和老林去了一趟江东县,她的名声,在当地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在陵山县也差不了。”

        

“她能帮我找人吗?”

        

吴清风叹了口气:“在这方面上,我两不相帮,她不管答不答应,我都不会帮你说话,你知道的,在个年头,能走到她这一步不容易,不用问,我都猜得到,这一步步算计过来不容易。就算看在她是郑月的面子上,我都不能害了她。”

        

林堂拍拍商立新的肩膀:“你放心,楚韵这人的人品应该是信得过的,她既然答应你下午见面聊,那她心里肯定是有谱的。”

        

商立新的师弟范德人,确实是研究经济方面的人才,只是他运气不好,赶上了,家里的人都去了港城,只有他一个人走的迟了,被抓到下放到农场。

        

商立新托人去农场找了几次,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后来辗转几次才知道,范德人以前得罪了人,人家知道他们在找范德人,半路上更改了他下放的地点,才让他们这么多年没找到人。

        

今年好不容易得知范德人还活着,人就在他所在的市,但是,他不敢去找人。他目标太大,他一旦行动起来,肯定是瞒不住背后想整范德人的那个人。

        

也就是上次开会的机会,让他知道有楚韵这么个人,在陵山县和江东县都很有影响力,她的学生来自各个县的都有,就打上了楚韵主意。

        

楚韵心里当然有谱,商立新太急了,他的意图一丝一毫都藏不住,就是想通过她帮忙找人。楚韵也知道他要找的人不是一般的人,不外乎是有海外关系的,或者被打倒下放的知识分子。

        

明着来他们不敢,楚韵也不敢,但是私下来,楚韵的办法多得很。她打定了主意,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都七五年的秋天了,他们这群人头上的乌云,很快就要过去了。

        

>

        

楚韵嘿嘿一笑:“来市里有事儿,去青大做个报道,一会儿我还要去见个老师,咱们随便吃点什么,不讲究。”

        

“那可得赶紧的。”别耽误儿媳妇儿的时间。

        

王杰听说去青大做报告,顿时来劲儿了:“怎么邀请你去作报告呢?”

        

王建业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媳妇儿:“爸,你让她喝口水,一会儿说。”

        

王大娃蹦蹦跳跳地举手:“爷爷,我知道,好多人坐在教室里,听我妈讲课,他们都说我妈讲得好。”

        

王二娃补充:“还有上次来我们家的吴爷爷,还给我糖吃。”

        

是了,楚韵在上面做报告没注意到,吴清风偷偷给了他们好多糖,现在兜里都还是满满的。

        

王杰笑道:“我猜,是不是请你去讲你那个财务学校的事情?”

        

楚韵点点头:“差不多吧,算是给他们数学系的学生指了一个就业方向吧。”

        

王建业笑了:“我在下面看的清楚,听了你的报告,数学系那些毕业后就准备当数学老师的人,好多人都决定去当个会计试试,要不然去税务局上班也好。”

        

王杰瞪眼:“当数学老师有什么不好?你们两个都是我培养出来的。”

        

楚韵:“当数学老师确实没有什么不好,你们别看他们是大学生,我估计他们大多数人不一定能进的了税务局,也不可能轻易就当上会计,最后的结局,说不定也只能去当个老师。”

        

楚韵这个会计班已经办了两届了,市里绝大多数厂矿机关单位,她的学生都去实习过,见识过受过专业培训的会计的厉害,胃口养刁了,一般两般的人,还不一定竞争得过她的学生。

        

楚韵听李香兰说过,市税务局的领导亲口说的,以后税务局招人,有江东专业财务学校毕业证的学生优先考虑。

        

上行下效,其他单位招人的时候肯定会越来越要求专业水准。不知道到时候,那些只在大学混到个文凭,只会贴大字报攻击别人的水货大学生,经不经得起比较。

        

王杰听楚韵说完自己的想法,赞赏地点点头:“这样是对的,不管什么出身,既然站在那个位置上,就必须要有相应的能力,否则,那不是名不副实嘛!”

        

楚韵现在还不知道,用不了多久,她所猜测的事情很快就会变成现实,后来甚至引发社会讨论,一个大学生被一个初中生在专业方面按在地上摩擦,国家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培养出来的大学生,价值究竟在哪里?

        

中午吃了午饭,两个孩子留在家里,王建业陪楚韵去见商立新。

        

商立新是个耿直的人,毫不保留地把事情全盘倒出来:“我师弟那真的是无妄之灾,我敢担保,他没有做过任何有损国家的事情,完全是被那些小人陷害的。”

        

楚韵想到了王建业的老师和师兄师弟们,转头去看王建业,王建业没有说话,回握她的手。

        

楚韵:“商老师您放心,这事儿我应下了,回头我就托人去陵山县打听,争取早日找到您的师弟。”

        

商立新眼眶都红了:“谢谢,真的谢谢。”

        

说完正事儿,楚韵笑道:“我吴老师呢?他怎么没在?这么大的事情他没给你出主意?”

        

商立新哈哈大笑:“你们吴老师护着你呢,说这事儿他不插手,你要是不同意就算了。”

        

楚韵笑道:“您跟他说,我同意了,让他也不用纠结了。”

        

楚韵是个行动力很强的人,这天回去之后继续按部就班地上班上课,等到第二周休息的时候,她买了两斤肉,带着两个孩子准备回娘家。

        

回娘家之前,她先去了一趟陵山县,见见以前的同事和朋友,还去一个关系好的朋友家吃了顿午饭,去陵山县的百货大楼买了两丈布,两个人欣喜地平分了,一人一半。

        

买完布料,楚韵送她回家,又坐了一会儿,一直等到这个朋友的老公下班回来了,她才离开。

        

楚韵去自己屋里看了一眼,跟楚春玲打了声招呼,就赶最后一班车回楚家大队了。

        

楚为民和李桂芳看到闺女带着外孙子回来,高兴的不行:“今天不是还上班吗?不年不节的,怎么这时候回来?”

        

楚韵笑了:“上周我们去市里看公婆,王建业说让我抽时间回来看看你们,他倒是想着一碗水端平,可就是辛苦我跑来跑去。”

        

李桂芳哈哈大笑:“建业是个好的,你们当初相亲的时候,我一眼就看上了他当我的女婿。”

        

楚韵撇嘴:“您省省吧,他人又不在,你说他好话他也听不见,我是不会帮你转告的。”

        

“我就乐意说。”

        

楚韵从包里提出一块肉:“这也是你女婿给的,咱们晚上吃顿肉饺子?”

        

“行,必须吃。”楚卫东抗着锄头过来,裤腿上都是稀泥。

        

楚韵挑眉:“哥,你这是干什么去了?”

        

“河里淤泥多,我们赶在这时候清理一下河道。”

        

“我给你们买的长筒靴呢?这时候不用,你用来供着吗?”

        

“没事儿,这才十月末,天都还不冷,不碍事儿。”

        

楚韵回头找大嫂撒娇:“大嫂你也不管管。”

        

向红心里很受用,故意埋怨一句:“你哥主意大,我可管不着。”

        

王大娃悄悄说:“舅母,舅舅不听话,今晚上不给舅舅吃肉饺子。”

        

楚卫东一把抱起他,吓得王大娃尖叫:“好小子,都敢当着舅舅的面说坏话了,看我不掏你胳肢窝。”

        

王大娃使劲儿挣扎,就是逃不过舅舅的大掌,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王二娃机灵,赶紧跑到外公身后躲着。

        

楚为民脸上带着一点笑意:“别闹了,快回去做饭,天都要黑了。”

        

楚卫东应了一声:“得嘞!!”

        

楚韵只请了一天假,和休息日连在一起,一共两天。所以,她只在家里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带着孩子就准备回去了。

        

不过,回去之前,他去了一趟马一鸣家。

        

马一鸣看到楚韵很诧异:“楚老师,您怎么来了?”

        

楚韵微微一笑:“抽空回了一趟陵山县,路过你们家就顺道来看看你,提醒你别一毕业就把知识还给我了。”

        

马一鸣摸着头傻笑:“不会的,我还想参加中级会计班呢。”

        

楚韵微微一笑:“不请我进去坐坐?”

        

马一鸣连忙道:“楚老师屋里请,我爸妈都下地了,不在家,我去叫他们回来了。”

        

楚韵摆摆手:“不用,我就是来看看你。”

        

进屋后,楚韵和马一鸣聊了两句他明年高中毕业后的安排,马一鸣早已经决定好了:“我想寒假的时候上完中级会计班,等明年一毕业我就参加招工,只是,我欠楚老师的助学贷款,要明年才能还得上。”

        

马一鸣结业考试排名在前十以内,属于免考就能读中级会计班的人。

        

“我不缺这点钱,我们当初签了合同的,等你上班之后再还。”

        

两人聊了一下,楚韵说:“我还没来过你们大队呢,你带我转转。”

        

“好啊,不过都是乡下地方,没什么好转的。”

        

楚韵牵着两个孩子转了一圈,走到牛棚那里,一个脸色苍白的中年男人躺在一张破草席上,看起来奄奄一息。

        

楚韵按照商立新给的照片对照了一下,这人瘦脱了象,她不太确定。

        

楚韵上前一步:“请问,是范德人先生吗?”

        

胡子拉碴瘦弱不堪的男人微微睁开眼:“你是谁?”

        

楚韵微微一笑:“是商立新托我来看你的。”

        

马一鸣惊讶地张大了嘴,楚韵回头看了他一眼,他反应过来,拉着王大娃和王二娃的手,张口结舌道:“哥……哥哥带你们去前面玩。”

        

楚韵笑了,又回头看范德人:“什么病?”

        

范德人咳嗽一声:“感冒,前几天下雨,牛棚里面漏雨。”

        

楚韵从包里掏出一把白色药片:“挺巧的,你有病,我刚好有药,要吃吗?”

        

吃!他都病的要死了,就算是对家派人来弄死他,他也就认了。

        

楚韵把药给他,眼睁睁看着他把药片干吞下去,他太用力了,干裂的嘴唇冒出血丝,看起来狼狈的不能再狼狈了。

        

楚韵这时候没办法给他变出一瓶水,只能让他慢一点。

        

等他吃完药,楚韵自言自语道:“刚才那个小子看见了吧,是我的学生,我会接他的手给你送些东西过来,你只管收着。对了,那个小子也是个机灵的孩子,在数学上还比较有天赋,你有心情也可以指点他两句,就算帮你温故知新了。别等到拨乱反正那一天,国家请你回去,你把知识全都忘了,那可太遗憾了。”

        

范德人听到这话眼冒精光,就像一个垂死的人突然回光返照那样精神:“你说的真的?我还能回去?”

        

楚韵肯定道:“能啊,怎么不能,你很久没看报纸了吧,现在外面局势一天天好转,你等到那一天到来,就是你最大的胜利。”

        

这句话,就跟一剂强心针刺中了范德人奄奄一息的意志力:“我行的,我一定要等到那一天。”

        

楚韵确定他暂时没问题了,也没再多呆,转头回去。

        

马一鸣牵着两个孩子守在路口,看到楚韵过来,才松了一口气。

        

回去的路上,马一鸣鼓起勇气问:“楚老师,你是不是认识那个人啊?”

        

“嗯,是我曾经大学老师的朋友,是个很有学问的人。”楚韵扭头直视他的眼睛:“我现在有件事要你帮忙,你愿意吗?”

        

马一鸣心里已经知道楚老师要他帮什么忙,想了想,他还是视死如归地点点头:“我愿意。”

        

楚韵笑出了声:“放心,没你想得那么复杂。这个人叫范德人,以前是大学老师,研究经济的,对数学很精通,我只要你偶尔照顾一下他,给他送点吃的穿的,被人发现了也不要紧,你就说你能考上财务学校都是他指点的。”

        

马一鸣顿时明白了楚韵的意思:“这样好,队上好多人问我怎么考上财务学校的,还能借钱读书,我如果说是范老师教我的,他们肯定就会对范老师好,请范老师也教他们。”

        

楚韵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回到马家,楚韵从包里拿出一袋大米,一袋奶粉,还给了马一鸣十块钱和两斤肉票:“你们家如果有空,麻烦给他炖点儿骨头汤喝一喝,给他补补身体。”

        

“嗯,楚老师放心。”

        

楚韵安慰他一句:“如果情况不好,就不要做,别给你们家带来麻烦。”

        

马一鸣答应,一定以自己的安全为重。

        

快中午了,楚韵赶时间回家,走之前交代他有事儿就来江东县找她,车费她出。

        

r />    楚韵带着孩子回到家,王建业刚刚下班。

        

王建业:“怎么样了?”

        

“找到人了,还挺巧的,就在马一鸣他们大队,人都病的奄奄一息的,要不是我去的及时,估计他都很难熬过这一关。”

        

“那你给商老师他们递个消息过去?”

        

“嗯,商老师他们能估计担心的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