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 34 章

        

这段时间李香兰的心全部都在周勉身上,每周只要一放假就去城里和周勉过周末,楚韵就让她帮忙带封信给商立新。

        

第二天,李香兰带了一大堆东西回来,有商立新给的钱和票,一些吃的穿的,看得出是给范德人准备的,另外还有一包东西是给楚韵的。

        

楚韵:“谁给的?”

        

“你大嫂给的,她跟王老师打听的我家地址,让我给你带来的。我跟你说,态度老好了,一看你们妯娌感情就差不了。瞧瞧,给你带的啥,有肉、有米还有奶糖,好家伙,还有一块布,啧啧,够做一身衣裳了吧。”

        

楚韵轻笑:“关系还过得去吧。”

        

张素芬也给她写了一封信,主要是谢谢她对王勤的照顾,王勤已经在钢铁厂上班一个月了,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就想感谢她一下。

        

李香兰没把张素芬的事情放在心上,她关注的是:“楚韵姐,你什么时候和大学老师关系那么好?我去送信,好几个老师问你的事,还问咱们的财务学校缺不缺老师,咱们寒暑假开课他们也放假了,还能来学校给咱们上上课。”

        

“行啊,挺好的,顺便让那些孩子感受一下,有我这个老师他们简直捡大便宜了,大学老师上课都没有我上得好。”

        

李香兰哈哈大笑:“楚韵姐,你真行,自信心满的都快要溢出去了。”

        

“自信是好事,但是还是要低调一点。你说,你最近是不是太醉心谈恋爱了?前两天我去税务局办事,我听到好多人在聊你,你升职的事情都没办下来,你可别玩脱了。”

        

李香兰哼笑:“我知道谁在背后说我,左不过就是那个女人,放心,她那点儿妖风,还掀不翻我这艘船。”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你心有数最好不过了!”

        

李香兰回到单位,工作照做,恋爱照谈,作风一点都不低调,有一天下班还专门跑到家里跟楚韵说:“前两天忘了跟你说,周勉这周要来看我,我不会做饭,估计就只能带他去吃人民饭店。要不,我们上你家蹭蹭饭?你也瞅一眼周勉,看看行不行。”

        

楚韵斜了她一眼:“你现在正上头,我要说看不上周勉,你可不得和我吵起来。”

        

“哈哈哈,那不会,我相信周勉不差,你肯定看得上。”

        

楚韵微微一笑:“那就来吧。”

        

李香兰走后,楚韵把家里的缝纫机搬出来,最近降温降得快,单薄的衣裳已经穿不住了,她囤了不少布,再加上大嫂送的,够她给家里人一人做一身衣裳。

        

不过她不打算给自己做,她把空间里面那一件塞柜子底下的黑色灯芯绒外套拿出来,将就着穿吧。别说,样式挺大众款的,和这个年代的衣裳一看就差不多。

        

楚韵对着镜子试了试,还挺合身的。挺好的,也就灯芯绒看着高端了点。现在这个时候也有灯芯绒布料卖,就是不配布票,一般人很难买的着。

        

有一年她踩着高跟鞋,光着脚踝,穿着长裙和羊绒大衣回家,她奶奶见了,怕她受冻,就去镇上给她买了这一件灯芯绒的外套,花了一百八十块钱。

        

楚韵叹气,把衣服脱下来放床上,收拾好准备裁剪布料做衣裳。

        

花了一个小时把衣服的样子剪出来,又开始折腾棉花,等王建业下班回家,她已经做好两套了。

        

王建业放下手里的笔记本:“你忙了一下午?”

        

楚韵眼睛还在衣裳上,低声应了一声。

        

王建业一看就知道是给他和两个孩子做的,他拉了一张板凳过来,在缝纫机旁边坐下:“你给我们做,你的呢?”

        

“你别管,我有衣裳穿。”

        

王建业坐在那儿没动,也没说话,楚韵收好最后的针脚,看他一眼:“怎么了?你抑郁了?”

        

王建业去握她的手,她的手冷冰冰的,他干脆把她一双手捧在自己手心里给她暖着:“你是不是……”

        

“我是不是什么?”

        

“你从上辈子过来,是不是还和上辈子有什么连接?或者你还能回去?”

        

楚韵心头一颤:“你什么意思?”

        

王建业抬眼看她:“我怕你哪一天突然就走了。”

        

王建业是个挺心细的,她偶尔拿出来的那些小东西,比如精钢制造的指甲剪、特别好用的剪刀、供销社都没有的牙膏牙刷香皂等等,她用的洗发水、一些私人用品、那些小点心、厨房里各种各样的食用油、调料,以及上次她脱口而出的午餐肉等等,他都看在眼里。

        

她在大的方面很谨慎,但是在这些小东小西上就容易暴露,家里有时候有外人来,他在家的时候,都会细心地检查一遍,把这些东西都收起来。

        

楚韵:“有这么明显?”

        

王建业:“嗯。”

        

楚韵自己确实没想到,她以为他不会注意到这些小东西,因为她自己也没把这些放在心上。

        

但是生活中好些小东西确实缺少不了。

        

就比如指甲剪,现在家家户户基本上都是用剪刀剪指甲,那个剪刀还不锋利,楚韵第一次尝试用剪刀剪指甲的时候,真的是浑身一激灵,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还有一些日用品,明明她根本不缺这些东西,让她消费降级她做不到。

        

楚韵从他手里把手抽出来,摸着他的头跟他说:“乖乖,你就当没看到哈!”

        

王建业把她调皮的手拉下来:“老实点,跟你说正事。”

        

楚韵无辜地眨眼睛:“我老实着呢。”

        

“问你呢,你会不会离开我?”

        

“你说,你回答我,我以后都不问了。”

        

“你不说,你是不是想走?”

        

“楚韵,你说话。”

        

“你是不是想走!”

        

楚韵:“……都是你在说,你让我说了吗?”

        

王建业勉强控制住内心的恐慌:“那你说。”

        

“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也离不开,我只是……我也不明白,当时出了一点意外,我把我的家带来了,你明白吗?”

        

他们相处了这么久,楚韵对王建业有信心,既然聊到了,她也愿意说给他听,反正她有这条退路,她没什么好怕的。

        

王建业一脸懵逼:他不明白,什么叫把家带来了?

        

楚韵想了想:“晚上跟你说。”

        

两个孩子回来了,王大娃看到新做好的衣裳,跑过去抱起来,一脸沉醉地把脸埋进去:“哇塞!新衣裳啊!好软呀,妈妈我明天要穿!”

        

王二娃急的跳脚:“妈妈我也要。”

        

楚韵把另一套小的衣裳给小儿子:“这是你的,自己抱回你们房间,晚上洗完澡试试,不合适妈妈给你改改。”

        

王建业也把他的新衣裳放回卧室,帮着楚韵把缝纫机收好,准备做晚饭。

        

楚韵还在想做个什么菜,王建业往锅里倒水:“吃面,这个快!”

        

楚韵哭笑不得:“你着什么急?”

        

王建业一脸认真:“我很急。”

        

刚才话说到一半,被吊胃口,要不是顾及家里还有两个儿子在,他非要她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可。

        

自从他发现媳妇儿的小秘密,他内心的恐慌一天比一天严重,特别害怕她哪一天就消失不见了。所以,她想修房子、办学校,无论她想做什么他都支持,她越喜欢这里,离开的几率就小了吧。

        

这晚上吃饭跟打仗一样,王建业快速吃完晚饭,就去准备洗漱的热水,王大娃和王二娃刚吃完,一个饱嗝都还没打出来,就被他们爸爸拎到后院洗漱,洗漱完了就直接塞床上,关灯:“今晚上不准闹腾,好好睡觉,明天早上起床给你们糖吃。”

        

两兄弟缩在被窝里,爸爸看着这么严肃,没有糖他们也不敢折腾啊!

        

小孩儿闹腾也是会看时候的,这时候他们就知道不要惹爸爸,爸爸好凶啊!闹腾会挨揍的!

        

楚韵还在洗脚呢,王建业已经洗完走过来:“洗完了吗?”

        

楚韵坐在凳子上抬头看他:“洗完了。”

        

王建业一把抱起她,放到床上,回头就把卧室的门关上,卧室的窗户都关上了,他朝她扑过来,楚韵被他按在床上:“现在你可以说了。”

        

楚韵推了他一把,没有推动。

        

楚韵挑眉:“你压着我,我怎么跟你说。”

        

“用嘴说。”

        

楚韵:“……你先起来。”

        

王建业不情不愿地放开她,楚韵拉着他下床:“快点,把拖鞋穿上。”

        

王建业不明所以,她又想搞什么事情。

        

楚韵拉着王建业的手:“准备好了吗?”

        

/>    “嗯。”

        

王建业这个字还在喉头滚动,他们两个已经出现在一个新的地方,他转了一圈,是个院子,院子里停着一辆特别漂亮的车,院子全面被白雾笼罩着看不清楚,院子背后是一栋挺大的房子。

        

车子漂亮,这个房子也漂亮,墙面上贴着光滑的砖,他摸完车又去摸瓷砖,光滑得很。

        

楚韵笑出了声:“别摸了,这就是贴墙普通的瓷砖,小伙子,快过来,姐姐给你看个好东西。”

        

王建业勾着她的腰:“叫谁小伙子呢,嗯?”

        

“哈哈,别闹,你不是想知道我们家那么多小玩意儿、小点心是哪儿来的吗?今天就带你看看。”

        

楚韵按下开关,小超市的卷帘门自动缓缓上升,露出里面的玻璃墙,玻璃墙里面丰富漂亮的各种物品慢慢出现在王建业眼前。

        

楚韵扭头看他:“我以前给爷爷奶奶开了一家小超市,让他们打发时间。”

        

王建业目不暇接地看着超市里的东西:“这还是小超市?”

        

这个超市不说面积,就说超市里面的东西,比北京最大的供销社卖的东西还丰富。

        

“对啊,这就是个小超市,开在村里的超市你还以为多大?等以后日子好了,一栋楼,好多层都是卖东西的超市,你逛到腿软都逛不完。”

        

王建业被超市里面的东西吸引了,拿起门口的一个小盒子问她:“这是什么?”

        

“上面不是写着的嘛,避孕套。”

        

王建业看到下面那几个小字,这个东西以后可以放到柜台上公开卖?

        

王建业想起一件事情:“还记不记得我们才来江东县的时候,有一次,你说没有这个。”

        

楚韵不用回头看他的表情,只从他的语气里面,也充分领会到他的怨念。

        

楚韵准备糊弄过去:“那啥,那时候我不是想着保守秘密吗?”

        

王建业:“现在不用保守了吧?”

        

楚韵:他是什么意思?

        

王建业放下盒子,揭过不提,转而问她超市里的其他东西,楚韵一个一个给他介绍,感觉自己跟超市的销售员一样。

        

过了好久,楚韵终于成功把王建业从超市里拖出来之后,拉着他去后院:“你看,我做两份工,我不仅在外面的家里养鸡养鸭,我还在空间里面养,可辛苦死我了。”

        

王建业淡淡地笑:“外面的鸡难道不是我每天在养?”

        

王建业每天负责喂鸡喂鸭,家里有多少鸡鸭都是有数的,他们家吃鸡鸭吃得多,每次她都说在黑市上买的,王建业都没有追问她。

        

原来,不是在黑市上买的,是空间里的。

        

都带他进空间来了,楚韵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顺便带他去仓库里面看看,还去看磨米的机器:“我没看过你们研发出来的磨米机,和这个一样吗?”

        

王建业眼睛都被这台小机器抓住了心神:“样子有点像,但是比你这个差远了。”

        

他们最开始的计划是做一台小型的机器,用来磨米去壳以及给各种谷物磨粉,但是现在的技术做不出来小型的发动机,也因此导致整个机器的体型都很巨大。

        

“也没关系,你多研究研究,争取以后改进,做的更好。”

        

王建业问她:“我能把这个电机拆下来研究研究吗?”

        

“可以啊,你原样给我装回去就行了,不过你也要悠着点,别弄坏了。没有这个机器,我们家以后就吃不到那么干净的米了。”

        

王建业只能说:“我尽量。”

        

“你那么喜欢机器,我带你去看看,家里还有电冰箱、空调、微波炉、电视、电脑啥的?”

        

“这些都是以后每家每户都有的东西?”

        

“嗯。”楚韵点点头。

        

王建业看了一圈家里的家用电器,最后拿着备用的一套五金工具,去后院折腾那个磨米机了。

        

楚韵在楼上看书看睡着了,打了个盹儿起来,王建业还在研究那个电机,楚韵拉他起来:“别干了,回去睡觉,你明天还上班呢。”

        

王建业手里拿着笔和纸在画图:“你等等,我先把这个画好。”

        

楚韵揣着手又等了一会儿,王建业收起笔和纸,站起来去拉她的手:“走,我们回去吧。”

        

/>    楚韵连忙后退一步躲开:“脏死了。”

        

王建业笑,不顾她的反对,搂着她的腰,亲了一口:“弄脏了我洗!”

        

楚韵想歪了:他说的是洗啥?

        

身上都弄脏了,也别出去了,就在空间里面洗个澡。

        

楚韵一边吹头发一边跟王建业说:“我冬天一点都不想在我外面洗头洗澡,没有浴霸简直太冷了。”

        

王建业湿漉漉地走出来,楚韵随手抓了一条软糯的毛巾给他:“擦擦。”

        

“浴霸是顶上的那个灯?”

        

“嗯,你也想研究研究?”

        

王建业笑:“先研究电机。”

        

从这天之后,王建业每天晚上下班回来,随便做点什么吃的,吃完饭把孩子弄上床,他拉着楚韵就去空间里研究他的机器。

        

楚韵每次都提醒他早点休息,后来提醒的多了,她也烦,就给他弄了一个闹钟,让他自觉点,到点儿就自己去洗漱,到二楼睡觉。

        

一般要等第二天早晨,两人才从空间出来。

        

这天早上,楚韵也不想做饭,就拿了几个小面包出来,再泡一杯牛奶,一家人将就着吃了。

        

王大娃看到桌上的早饭,哼哼一声:“我要吃饭,我不要吃这个。”

        

楚韵把牛奶往他面前一推:“赶紧的,吃了快去上学。”

        

“我不要吃这个,我要吃饭,吃包子,吃菜,吃馒头。”王大娃再次强调。

        

王二娃声援哥哥:“就是,妈妈好久都没做好吃的。”

        

楚韵拍桌子:“哟呵,还敢造反了?馒头和面包长得不是挺像的,怎么就不能吃?再说了,没空做饭这事儿也不怪我,都怪你爸爸!”

        

王建业赶紧拦着:“别闹,今晚上爸爸不忙,妈妈也不忙,给你做好吃的行不行?你们不是想吃猪蹄吗?让妈妈给你们卤几个,让你们抱着猪蹄啃。”

        

王建业给楚韵使眼色,楚韵答应了:“下午做猪蹄。”

        

王大娃还是不满:“早上不想吃这个,甜唧唧的。”

        

“你们原来不是挺爱吃各种点心糖果的吗?”

        

“那也不能天天吃啊!”

        

“有天天吗?”

        

楚韵和王建业对视一眼,这段时间为了配合王建业的研究时间,她也忙着整理中级会计的教案,他们家早晚饭都很随意,基本上就是超市里卖的各种小点心,麦片之类的配牛奶,好像确实吃了好几天了。

        

楚韵自我检讨了两分钟:“行,都是爸爸和妈妈不对,我们马上改行不行?”

        

楚韵指使王建业:“去坛子里掏一碗榨菜出来,给他们配面包吃。”

        

“还有我们的鸡蛋呢?”

        

“鸡蛋马上煮。”

        

虽说没有米饭吧,有鸡蛋和榨菜,也行吧!两兄弟暂时原谅爸妈了,至于能不能彻底原谅,还要看下午妈妈做的猪蹄好不好吃。

        

楚韵中午下班,直接拆了几包速食米粉煮了一大锅,两兄弟吃的超级香,下午去上课的时候还不忘提醒妈妈:“晚上要吃猪蹄哦。”

        

“好,我一会儿就去买。”

        

楚韵早上去肉铺买猪蹄,另外一个大妈也要买,人家是给家里媳妇儿下奶的,楚韵就让给了人家。一会儿她去小树林看看。

        

去小树林买肉的人,花了高价还是喜欢买大肥肉,猪蹄、骨头这些就没那么受欢迎,都被楚韵一锅端了。八只猪蹄,还有一扇排骨,都被楚韵收入囊中。

        

找了个地方把肉收进空间,回家起锅烧水就开始做,到半下午的时候,卤猪蹄的香气就出来了。

        

楚韵去后院摘了一把刚长起来的小白菜,烧了一锅面疙瘩白菜汤,主要是白菜和汤,面疙瘩都是小手指头那样大小的。

        

楚韵估摸着时间,就开始上菜,王建业带着两个飞奔回家的孩子,刚好到院门口。

        

王大娃和王二娃兴奋地跺脚:“好香呀!我要吃到饱。”

        

“先去洗手去。”

        

“去了去了。”下午被老师组织着去劳动了,浑身上下都是脏兮兮的。

        

深褐色光泽油亮的猪蹄,被卤得刚刚好,拿到手里,上头的肉颤颤巍巍的,王大娃跟猛虎扑食一般,一口咬下去,好吃得眼睛都眯上了。

        

“妈妈呀,真好吃!”

        

楚韵笑了:“好吃就多吃点,我可是把八只猪蹄都做了,随便吃。”

        

小孩儿都是眼睛大肚皮小,猪蹄就摆在那里,楚韵就看着他们,一口肉一口汤,一个猪蹄吃完,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楚韵给他们又添了一点汤:“来来来,再来一口。”

        

王大娃气鼓鼓地扭过头:“我不喝,汤都喝饱了,我都不能吃肉了!”

        

楚韵偷笑:“没事儿,明天吃也行嘛。”

        

两兄弟靠着椅子,捧着肚子:“再等一会儿,等一会儿我再吃。”

        

“行啊!”行个屁,楚韵吃完饭,直接收拾完桌子。

        

晚上王建业拉着楚韵又想进空间,楚韵没让,直接从枕头下面掏出一个小盒子:“你不是想试试几十年后的套套吗?我现在有时间,陪你体验体验。”

        

王建业被她一个含情脉脉的眼神撩得把持不住,工作都忘到脑后去了,直接亲过去,楚韵抱着他的头,哼哼唧唧,一晚上被翻红浪且不提。

        

剩下的卤猪蹄,第二天早上,楚韵直接做成了猪蹄面。

        

为了吃起来方面,楚韵把里面的骨头全部提前弄出来了,结果两个熊孩子不领情,一边吃面一边说:“妈妈,我还是喜欢吃一整个猪蹄,下次别切了行不行?”

        

“呵呵,行啊!”她还懒得动手呢。

        

楚韵到底心疼孩子,中午给他们炒了好大一盘回锅肉,晚上还做了一盆酸菜鱼,鱼吃个够,剩下的鱼汤还能泡饭吃,美滋滋得很。

        

第二天休息,楚韵准备弄火锅吃,倒不是她今天不想休息,是李香兰的对象周勉今天要到家里来吃饭。

        

为了丰富烫火锅的菜单,楚韵起了个大早,还去买了好些新鲜蔬菜。

        

家里两个孩子都能吃辣,楚韵今天煮的就是牛油的火锅底料,这个味道煮起来,简直叫一个香。

        

说好的十一点来,马上就十一点了,还没见到人,两兄弟站在院子外面等人,远远看到李香兰上来了,都跳着脚大喊:“李阿姨,快一点呀,吃饭啦!”

        

>    李香兰去牵周勉的手:“咱们走快一点,楚韵姐肯定做什么好吃的了,两个小孩儿都等不及了。”

        

周勉温柔一笑:“马上到了,别急,慢慢走,别摔了。”

        

李香兰嘿嘿一笑:“不会摔,摔着了背后不是还有你垫着嘛。”

        

周勉正色道:“可是,我舍不得你摔倒。”

        

楚韵听到两个孩子叫人,也出来看看,看到两人手牵手甜蜜的样子,用手肘怼了王建业一下:“你看看人家。”

        

王建业搂着她的腰:“怎么了?”

        

楚韵哼哼一声:“放开,人来了。”

        

王建业没再逗她,放开她的腰,去厨房端菜了。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今天让大家久等啦!祝大家节日快乐,假期愉快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