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 35 章

        

火锅大餐让李香兰吃极其满足:“楚韵姐,你做的火锅真好吃,是我吃过最好吃的。”

        

楚韵给两个孩子夹了两颗肉丸子:“那可不,只有我们家这么舍得放调料了。”

        

李香兰哈哈大笑:“说真的,楚韵姐,我认识的人里面,你们家的伙食标准是最高的,每次来你们家吃一顿饭,等我再回去吃食堂,那简直食不下咽。”

        

楚韵瞥了一眼周勉:“你们啥时候结婚呢?结婚后两口子住在一起,让周勉给你做?要是周勉不会,免费让他到我家来,让王建业给他培训。”

        

李香兰娇羞:“那啥,我们还没说结婚的事情。”

        

周勉给她夹了一片土豆:“那我们等会儿就谈,现在也可以谈,我准备好了,你想什么时候结婚就什么时候结婚?不过我觉得,等寒假好不好,等这学期的课程结束,寒假我就搬过来。”

        

楚韵夸张地哇了一声:“周勉不错嘛!”

        

说不错的时候楚韵还故意看了王建业一眼。

        

王建业叹气:“对不起,我那个时候在东北,好多年一直让你一个人操心孩子,你受累了,别生气,以后我好好补偿你,好不好?”

        

楚韵甜甜一笑:“好呀!”

        

李香兰噗嗤笑了:“楚韵姐说那么多,我还以为是替我说的,合着是替你自己说的,声东击西啊!”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楚韵略显得意:“过奖过奖,我也是为你问的。人家说寒假结婚呢?你不回应两句?”

        

“我才不回应呢,谁会这么随便在饭桌上说这个事情,一点都不庄重。”

        

楚韵懂了,扭头跟周勉说:“记得一手拿戒指,一手拿鲜花,单膝跪地,问她愿不愿意嫁给你?”

        

“求婚啊?”周勉结结巴巴。

        

“对啊,求婚!给咱们李香兰同志一个终生难忘的记忆,等你们老了的时候,她还能说出去,显摆给你们的孙子孙女听。”

        

听楚韵这么一说,李香兰和周勉对视一眼,脸都红了!老了,孙子孙女,这样的字眼,真的是让人浮想联翩。

        

李香兰用手给自己扇风,试图给红得跟红霞似的脸颊降温:“哎呀,吃火锅太热了,我脸都熏红了。”

        

周勉附和道:“真热,你给你夹片肉,晾凉了再吃。”

        

楚韵嘿嘿地笑,这小两口真有意思。

        

王建业在桌子下面握住她的手,让她别折腾人家。

        

王大娃和王二娃不知道大人在说什么,只听到结婚两个字,王大娃眼冒精光:“李阿姨,你结婚了是不是要发喜糖呀?”

        

王二娃:“我想吃那个苏联糖,还有花生糖。”

        

“大白兔也可以嘛!”

        

李香兰脸上刚下去的热意又爬上去了,周勉贴心,问两兄弟:“苏联糖是什么糖?”

        

“就是苏联糖呗!”

        

周勉:“苏联糖买不着,花生糖哪里有卖?下午我们去买?都给你们吃好不好?”

        

“好呀,好呀,花生糖我知道哪里有卖。”

        

两个孩子的注意力被周勉带走,一大两小商量着吃了饭,下午就去街上买花生糖。

        

楚韵笑而不语,吃了饭歇了一会儿,就让他们快去。

        

年轻男女光天化日之下肩并肩一起逛街游玩,少不了要被人多看几眼。带着两个小孩儿一起去玩,那就方便多了。

        

楚韵没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两个孩子下午提着花生糖回来说的,李阿姨和周叔叔带他们去看电影了,还去百货大楼了,周叔叔给李阿姨买了一个铁盒子,和妈妈的擦脸的那个一样。

        

王建业现在已经被楚韵□□的很会了,当即说明天他就去百货大楼给她买两盒。

        

楚韵嘴上不肯要:“我可没说要你买。”

        

王建业无奈:“对,你没让我买,是我想给你买。”

        

楚韵嘿嘿直笑:“既然你诚心诚意地想买,那我就勉强接受吧。”

        

王建业发现,自家媳妇儿最近怎么还爱上和人攀比呢?以后还是少让周勉来家里。

        

王建业最近工作非常忙,自从楚韵带他进空间,他见识过几十年后的机器,就沉迷研究不可自拔。

        

十一月份,王建业折腾出新的磨面机改进图纸,这个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研究出来的新型电机,让机械厂研发小组的成员兴奋不已。

        

机械厂的总工程师兴奋地拍着王建业的肩膀,夸奖他是国家的栋梁之才。

        

王建业只能推脱说,都是大家的功劳,他不过是总结了大家的经验,才研究成功。

        

这话说出来,大家都以为王建业是在谦虚。

        

磨面机研究出来后,大家就放下了,转而干其他工作,只有王建业还在想办法改进机器和电机,让产品更接近他们当初的设计。

        

王建业给出的电机图纸,所需要的技术和材料很高端,他们江东机械厂没有办法生产,这份图纸很快被上报上去了。

        

中央的研发小组拿到电机图纸,连忙召开了研讨会,大家一致觉得,这个设计特别好,别看这个电机小,里面包含的技术成果可不少。

        

“这个王建业是个妥帖人,电机设计稿里面还有几张磨面机、去壳机的设计稿。”

        

中央研发小组的一个负责人拿着设计稿看:“这样方便好用的东西生产出来,放在哪儿都好卖,我看啊,可以把这个放在我们的出口名单里面,你们看呢?”

        

这个系列的机器,是用电带动的小型家用机器,他们国家农村的绝大部分地区没有通电,用不上。城市里都是统购统销,买米买面都是直接去粮站,也不实用。

        

这样的好东西自己用不上,就这么放着也是浪费,用来赚外汇那是相当可以啊!

        

负责人敲敲桌子:“先把这个系列的每个型号生产一个样机出来,看看效果。”

        

另外,这个小型电机的图纸复制一份,送到其他研究机构,看看能不能给其他研究大型电机的兄弟单位一点思路。

        

王建业把图纸交上去后就没有再管了,小型电机搞出来,他又沉迷搞大型电机。楚韵在书房翻了好久,终于找出一份资料,她大学的时候做过一次电动车的行业调查,里面夹着一份电机的分析报告。

        

“我也不懂这个,你看看对你有没有帮助。”楚韵把研究报道递给王建业。

        

“电动车?”

        

“嗯,以后的汽车比现在的自行车还普及,汽车的烧汽油对环境的负担太大,后来电动车就慢慢流行起来。电动车有那种小的,两个轮子,和自行车差不多,也有四个轮子的,就是电动汽车。”

        

王建业一边听她说一边看资料:“这份资料对我很有用,里面写的很多东西我不太明白,还需要时间研究。”

        

“你慢慢研究吧,技术上面的我也不懂,其他你需要我帮助的尽管问我。”

        

王建业捏捏她的手,转而沉下心研究这份报告。

        

楚韵的书房摆了一张一米八的大桌子,现在王建业也经常来空间,他们两个经常就是各据一方,各自忙自己的工作。

        

在这件事情上,两人已经形成了默契。为了楚韵的安全,空间的秘密只能他们两个人知道,连两个孩子都不能说。

        

空间里面的东西,王建业可以自己研究,研究出成果之后再报上去,但是不能直接把东西拿出去。

        

王建业在电机上研究越发深入,到某个关键的节点,他一直弄不懂,就找机械厂研发小组的人商量,除了总工程师能和他聊一聊,其他人连他说的是什么东西都理解不了。

        

王建业的研究进程就被拖了下来。

        

王建业不知道的是,他上次上报上去的小型电机和磨面机等设计稿,中央研究小组已经全部生产出来了,商务部的领导看了试用之后,断定这个产品必定热销全球。

        

同时,关于王建业个人和家庭的全面调查报告,已经交到上面领导那里。大家研究之后,纷纷觉得,王建业这样大学毕业的高素质人才,那件事情发生后还能跟着老师下放东北,在东北做出成绩后,为了老婆孩子又回老家那边一个小县城工作,这样既有技术水平,还人品过硬的研究人才,挑不出一点毛病。

        

再看他的家庭,爸妈都是老师,媳妇儿也是老师,还是一个特别有想法的老师,自己掏钱修学校,办会计班,为当地厂矿单位培养优秀的会计人才。这一家人都是一心为国的栋梁之才啊!

        

上面听说王建业研究大型电机遇到瓶颈,商量过后决定给王建业组建一个研发小组,协助他的研发工作。

        

王建业也从一个普通的工程师,升职成总工程师。

        

机械厂的同事们得知消息后,纷纷恭喜王建业,王建业也很高兴,回到家里后,楚韵朝王建业扑过去:“王建业,你给我画的大饼煎好啦!总工程师的工资涨到多少啦?”

        

按照工资标准划分,王建业现在领的是总工程师这个级别的三级工资,基本工资二百二十一块五,再加上各种补贴以及奖金,这个工资,啧啧啧,不知道他是不是全江东县收入最高的。

        

王建业拍拍她的头:“想什么呢?我们机械厂另外一位总工,他拿的是二级工资,基本工资二百五十六块五。”

        

楚韵一副财迷的样子:“你少糊弄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他虽然基本工资比你高,但是他的研究成果没有你多,补贴和奖金比你差远了。”

        

“你怎么知道?”

        

“呵,你当你们机械厂能有什么秘密不成?”

        

王建业他们厂里,楚韵只和谢大姐关系好,谢大姐是机械厂的工会副主席,机械厂流传的小秘密就没有她不知道的。

        

现在的人没有那么强的隐私意识,每家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在大家的眼里都是透明的。

        

楚韵也知道,外面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她和王建业挣得多,但是她之前修了学校,后来又给学生提供免息的助学贷款,那些好事者的眼睛才从他们家转移走,觉得他们家的家底应该已经被掏空了。

        

“我以为你不屑关注这些八卦。”

        

“那你想错了。女人嘛,就没几个不爱八卦的。”

        

王建业升职加薪,那必须庆祝一下呀,楚韵从空间里面掏出她冻冰箱里面的三斤牛腩。

        

楚韵:“牛腩烧土豆还是烧竹笋?”

        

“烧竹笋吧,你爱吃。”

        

楚韵扑上去亲了他一口:“小伙儿还挺上道的。”

        

三斤牛腩她切成两份,一份做竹笋烧牛腩,另一份做番茄烧牛腩,两个小子特别爱吃番茄烧牛腩,用勺子把盘子底都刮干净了,用米饭一拌,香的很呢。

        

王大娃:“妈妈,都冬天了,我们家还有西红柿?”

        

番茄在这边叫西红柿。

        

>

        

王二娃吃的满脸都是酱:“看到啦,我和哥哥烧的火。”

        

王大娃扒拉一下碗里的西红柿:“看起来怎么不像酱啊。”

        

“怎么不像?这几块西红柿没有切碎,看起来才大坨了一点。”

        

王建业问两个孩子:“元旦节去哪里过?”

        

这都十二月了,元旦节也不远了,两个孩子听到元旦节,想了想:“我想去外婆家,也想去奶奶家。”

        

楚韵:“那请一天假,我们上午去奶奶家,吃了午饭,下午去外婆家住一晚,第二天吃了午饭回家。”

        

王建业不确定自己到时候是不是走得开:“再等等,等到二十多号我们再看。”

        

“好呀,我没问题。”楚韵耸耸肩,她的时间本来就相对比较自由。

        

王建业下面组建的新团队还没有完全到位,他这段时间忙着带学生。

        

原本领导说的是给他分配一些老研究员,再分几个新研究员。老研究员在原单位还有工作要交接,有的还拖家带口的,最早也要等到十二月中旬才能到岗。

        

新研究员都是从学校才出来的,没什么研究经验,也没有工作牵扯,分配工作后马上就能到位,王建业后面的时间就是带他们。

        

为了带这些新研究员,王建业每天埋头工作的时间都少了,为了弥补工作进度,王建业晚上又开始在空间加班。

        

楚韵有时候睡到半夜,伸手一摸,这个臭男人还没上床睡觉,她就要从床上爬起来去催一催。

        

王建业舍不得媳妇儿半夜起床折腾,后来就慢慢自觉了一点。

        

一直到十二月二十来号,老研究员到岗,王建业手里的工作分了一些出去,他的生活才回归正常,下午才能正常下班,晚上还能和媳妇儿交流交流感情。

        

楚韵捏着他的腹肌威胁他:“我跟你说,你现在不抓紧时间陪陪我,等过几年情况好转了,我出去搞事业挣钱,一走就是半年一年的,我看你不空虚寂寞冷。”

        

王建业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别离我太远,钱我会挣。”

        

楚韵靠在他的胸口:“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也就是现在你们做研究的工资高,等到□□十年代以后,最能挣钱的都是投机倒把的,你熬干心血一年挣的那点钱,还不够人家一点零头。”

        

王建业陷入深思,以后的社会会变成这样吗?

        

楚韵纤细的手指摸着他的眉心:“放心,你比一般人能干太多了,我吃的不多,就算只靠你,我们家也能过上小康生活。只是吧,既然来一趟,不挣点钱给我们的晚年生活多点保障,不给子孙存点家业,说得过去吗?”

        

王建业微微一笑,不再纠结那些还没有到来的事情:“只要你一直陪在我身边,什么都好。”

        

楚韵偷笑,小声嘟囔了一句:“傻男人!”

        

元旦节还没有来,税务局的调令先来了。

        

孙局长如愿以偿地进入市税务局当副局长,原来的贺副局长转正,李香兰由秘书转成副局长。

        

虽说这个事情在大家的预料之内,但是等到消息真正发布出来,税务局上下一片欢喜。

        

市局里面有了真正的自己人,以后有好事儿还能不优先考虑他们江东县?本来他们江东县就是数一数二的,上头再有人帮衬着,以后差不了。

        

孙局长走之前,还专门提着礼物到楚韵家来了一趟。

        

孙局长:“楚老师,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以后但凡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吱一声,能办的我一定给你办。”

        

楚韵微微一笑:“孙局长,我可不跟你瞎客气,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我们的江东专业财务学校。”

        

“那肯定的,我们都是看着学校修起来,一步步打出名声,我还盼望着我们的江东专业财务学校为国家和人民培养更多的人才。”

        

都是成了精的狐狸,有些话不用说的太透,两人相视一笑,一切都在不言中。

        

孙局长走后,即将上任的贺副局长也来了一趟楚韵家,就一个意思,虽然局长换他当了,以后还是一切照旧,他们税务局和江东专业财务学校还是兄弟单位。

        

楚韵答应他,不会有其他单位来摘桃子的。

        

贺副局长说这个话也不是空穴来风,江东县也不止他们税务局一个机关单位,凭什么每次学校出风头的时候都捎带税务局的人,他们县政府的人难道不配吗?县长和书记难道不够格?

        

楚韵一开始选中税务局就有她自己的打算,以后都是用得着的。至于县政府那边,只要她的学校名声在外,县政府的那群人就不会拿她怎么样。

        

最后来的是李香兰,她挑眉:“楚韵姐,你现在不得了了,即将走马上任的市税务局副局长,还有咱们县的税务局的局长和副局长,都要上你家来拜码头。”

        

楚韵嗔笑:“胡说什么呢?你这几天感受如何啊?回到家里,你爸妈没把你捧起来?”

        

说到这个李香兰就忍不住得意:“我哥嫂现在在我面前,屁话都不敢说。以前我大嫂还暗中挤兑我呢,上周我回去,看到我除了笑就没有其他的表情。我爸还和我谈讨论什么政策,我大哥就只能在旁边乖乖听着,我妈还专门给我泡了一杯蜂蜜水,我哥嫂都没有!哈哈哈,现在想起来,我心里还爽着呢!”

        

楚韵问她:“你升职的事情也定了,马上寒假了,你有什么安排?”

        

李香兰哈哈一笑:“当然是准备结婚啦!周勉还说我们先订婚,再结婚,我才不愿意呢,我要早点把我们家周老师娶回来当我的压寨相公,每天在家给我煮饭洗碗做家务。”

        

楚韵哭笑不得:“祝你早点和你的周老师修成正果。”

        

“嘿嘿,放心,很快啦,到时候肯定要请你和王工的。”

        

李香兰最近爱□□业双丰收,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爽。楚韵也高兴,一切都按照她计划那样在推进。